《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74章我要打電話


    佩妮來到一樓,都不用問人,直接順著聲音就來到安置三個混混的房間,這是臨時被騰出來的一個四人間,四張病床,三個混混五個醫生一個護士兩個警員。

    三個混混光在床上有氣無力地翻滾,兩個醫生,護士在抽血,實習醫生,正在自顧自地檢查,東看看,西看看,這按一下,那點一點。

    一個警員,站在窗口,看報紙。

    另一個警員,玩手機遊戲。

    好一派無法形容的畫麵。

    佩妮推門進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味道鑽進她的鼻子。那三個混混都是光著的,渾身都是紋身,汗尿屎臭,完全不能忍。

    她趕緊拿出口罩戴上,接著拿出證件示意近處的警員跟她出門。

    “這三個人,是什麼情況?”

    那警員聳聳肩:“醫院報了警,我們就過來了,具體什麼情況,沒搞清楚,現在這三人帶的刀子我們都收起來了,還有手機。不過沒法執行逮捕。”

    佩妮點點頭,理解,逮捕需要有明確的理由,現在不比幾年前,警方也是很謹慎的,就算心知肚明這三個混混就是要來幹壞事的,但還是隻能先這麼看著。

    “沒逮捕就沒法用手銬了。不過...”警員看看屋,“醫生說他們已經沒能力傷害別人了。看那樣子,夠慘的!”

    “還沒查出來是什麼原因麼?”

    “我又不是醫生,”警員聳聳肩,“誰喜歡這地方,我寧可去巡街。”

    “好吧!你們要看到什麼時候?”

    “一直看著吧!需要等這些人有力氣說話時,我們得問幾個問題。到時候再看是不是...”他沒再說下去。

    “別讓他們打電話。”佩妮囑咐道。

    警員點點頭:“看他們脖子上的紋身就知道是米德利那邊的,如果他們能打電話,說不定會出大事!手機我們放在袋子,袋子還有他們的衣服,護士們裝的。”他挑挑眉。

    佩妮笑笑:“那你們兩個人夠麼?”

    “需要的話可以叫增援。”警員看看她,“這事和聯調局有關?”

    “或許吧。我們也在查。”佩妮呼了口氣,感覺透不過氣來了,“我先走,有事你打我電話,這是我的名片。”她拿出一張名片交給那個警察。

    “好的。”

    佩妮又看了一眼房間頭,沒什麼變化,就是三個混混好像已經痛暈過去了,這是人體的自我保護機製,斷片休克。

    佩妮轉身,離開這,她得回局,還有好多事,申請搜查證,匯報工作,幫米勒請假,匯集新的信息。

    沒有搭檔,感覺有些無力。

    …...

    房間說是五個醫生,其實是三個實習醫生和三個實習生,就是來漲經驗的。

    別問為什麼主治不在這,那些良好市民納稅公民都治不過來,難道還給這些上門鬧事的混混插隊?

    敢冒這種念頭的人都應該被花式吊死!

    小韋德和亞力克斯有些精疲力盡的感覺,現在基本已經檢查出來了,問題出在三個人的下腹盆腔內,那就可以排除食物中毒、胃穿孔、腎結石這類病因。

    “前列腺炎發作時會這麼劇烈麼?”亞力克斯問道。

    小韋德凝神想了一會,搖頭:“尿頻尿不斷,尿道灼熱,會陰隱痛,但能忍下來,絕對不可能這種症狀。”

    “我也是這樣判斷的。”

    戴著手套的手在哈桑的下腹上輕輕按了一下。

    “啊!!”原本已經昏迷的哈桑猛地彈動著叫了出來。

    這聲音把全屋子的人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哈桑睜開眼,發現自己還處在可怕的痛境之中,簡直是痛無止境!

    白大褂,藍口罩,冰冷目光,白色的房間,警服...他確定這不是什麼夜總會的製服遊戲,呻吟著:“我這是怎麼了?”

    “還在檢查,發生了什麼事?”小韋德直接問道。兩個警員也傾耳聽著,有時候這些混混麵對醫生反而能說點實話。

    “我...我不知道...就是突然...痛起來,法克,感覺鳥被咬掉的那種...”

    兩警員互視一眼,聳聳肩,這形容,很有內涵啊。

    “給我打止痛針,麻非有麼?”哈桑汗水淋漓,哀求道。

    “對不起,我們還沒有處方權。”小韋德抱歉地搖頭,“所以你真是感覺那玩意被咬掉一樣?之前被咬過麼?”

    “當然...沒有...”哈桑喘著氣,“我隻是聽說這種很痛!”

    亞曆克斯看看他:“你那玩意還在。所以不是被什麼咬到。我們懷疑是尿路結石並發炎症。”

    哈桑微微扭頭看到左右兩個死人一樣的兄弟:“同時?”

    警員和醫生不動聲色看著他,你們生活什麼樣自己不知道麼?同時有什麼奇怪的。

    “我...哈桑...”中間的一個混混慢慢睜開眼,掙紮地開口。

    “丹斯...”哈桑叫了他一聲,接著無力看天花板,又特麼痛了,麻了還痛。

    “得打個電話...找律師...”丹斯有氣無力說道。

    所有醫生看看警員,警員互視一眼,不作一聲。

    “我要打電話!啊!”丹斯剛吼出來就牽動痛處,又哀哀叫了起來。

    兩警員同聲嗤笑:傻逼玩意,又沒逮捕你們,想打就打嘍,叫什麼叫。

    “我...手機呢?”哈桑強忍著痛問道。

    所有的人都在聳肩,一臉你問我也不會知道的表情。

    “法克!”哈桑默默地在心中痛罵,他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會借手機給他的,“我有權打電話。”

    “你沒有被捕。”看報紙的警員不耐煩地打斷他,“你想打就打,叫什麼叫。”

    “電話呢?”

    “誰知道你電話在哪,也許被人撿走了吧,這年頭混混很多的。醫院一天幾十個報案。”另一個警員陰陽怪氣道。

    “大廳有公共電話,你可以去那打。”警員笑著說道。

    丹斯咬牙要起身,才一動又一陣劇痛,痛得人往後倒,牽扯更多,就更痛,一個惡性循環下來,又昏了過去。

    小韋德轉過身,對著警員豎起大拇指。

    其實,手機就在房間角落的清潔袋,麵還有臭不可聞的衣物。

    隻不過,誰也沒有義務告訴這三個混混,能給你們看個病就算不錯了,還指著幫你叫同夥叫律師,當我們是你幫的小弟麼?

    

Snap Time:2018-02-20 23:31:14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