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63章最可怕的痛


    看著布蘭妮氣得眼睛發紅,瞧著就要哭出來的模樣,蕭雪趕緊把布蘭妮攔到身後:“好了,布蘭妮剛才也幫忙了,蕭恩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顯然她不知道自己也很沒禮貌地噴了太多口水,”蕭恩指著眼前的空氣,歎了口氣,“如果你們能看得到,就不會這麼多話了。”

    布蘭妮愣愣看著蕭恩,臉色眼圈雖然還是漲紅,但已經被蕭恩的話分開了注意力:“你是說真的?看得到?”

    蕭恩點點頭。

    “哥,我也很臭麼?”蕭雪偷偷用中文問道。

    “不管多臭,習慣就好。”蕭恩笑了笑,“手機給我下,我看點東西。”

    聽到哥哥說自己也臭,蕭雪也被嗆到了,氣鼓鼓拿出手機丟過去。

    蕭恩隨手接過,華麗地劃開屏幕,坐回床上。

    “他是不是有潔癖?”布蘭妮拉著蕭雪坐回沙發,偷偷問道,“還是真的被雷擊出超能力了?”

    蕭雪鼓鼓嘴,還沒回答,門被推開,一個保安探頭進來看了下,沒說什麼就轉身。

    外麵的慘叫聲還是那麼撕心裂肺,蕭恩很愉地躺回床上,在手機上翻找出電子地圖來看。

    走道上還是一片熱鬧紮堆的場麵,不過核心還是那三個滾在地上慘叫的混混,還有三個醫生正蹲邊上做檢查。

    “先送到下麵去吧,這人太多了!”查理斯皺眉起身,招呼著護士們和住院醫生實習生們做事。

    三輛救護床被依次推來,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哈桑三人架上去。

    可隻要一動,又是一連串的慘叫。

    “哦上帝!”

    地上好幾灘水漬,散發著惡臭。

    “是屎吧?”有人猜測,邊上的人早就掩著鼻子走開,現在要叫清潔人員過來打掃了,還得用消毒水拖地板,這可是特護區。

    607病房外麵站著好幾個醫院的安保人員,估計也都明白這三混混是衝著某個病人來的,究竟是哪個,這病房的人嫌疑最大。

    “韋斯特恩醫生,這三個人怎麼辦?”安保部長低聲問道,這種事得聽一下主治們的意見,是當成普通病人搶救,還是先關起來。

    韋斯特恩看著已經被抬上救護床的三個人,在他們的慘叫聲中探頭對安保部長說道:“亂用藥物比不用藥物更有危害,我覺得先觀察一段時間。”

    “但他們的聲音已經影響了醫院的秩序。”安保部長猶豫說道,“還好我們是公立醫院。”

    韋斯特恩點點頭表示讚同,要是私立醫院,這場麵至少帶來半年的蕭條期。

    “真的不能用麼?讓他們別叫得跟殺豬似的,我聽說有這種藥。”保安部長悄聲問道。

    韋斯特恩一臉正色:“我是絕對不會隨便給不知道病症的人開藥的,止痛藥也不行!如果他們覺得我們作法有問題,可以去別的醫院,我的天,這是什麼味?”

    “他們痛到失禁了!”保安部長後退一步,拿出手絹堵住口鼻。

    “我知道,趕緊拉走,找個單獨的房間看起來,報警了麼?”韋斯特恩招手讓小的們幹活,這方麵他的耐受力比一般人強很多。

    作為主治,他隻操刀,不抬人,那都是多年之前的事了。

    “警察正趕過來。”保安部長嗡嗡說道。

    …...

    房間,蕭恩抱著雙肩笑意盈盈對著蕭雪:“這就是規則的力量,痛死沒人管還不用承擔責任。”

    蕭雪皺著眉,今天的事讓她一個女孩子有點承受不來,混混們居然帶著刀子上門了,他們是想做什麼?是殺人,還是綁架?

    蕭恩看看她:“放心吧!隻要哥在這,你就不會有事!”

    “阿哥,要不要我們回家吧,你反正病好了。”

    “明天再說吧!”蕭恩淡聲說道。

    他看看這病房:“一會我讓韋斯特恩給我們換個房間,今天晚上還得在這。”

    蕭恩乖乖地應了聲,就被布蘭妮叫過去了,好像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評論,估計也是點擊轉發數據又增長了。

    “思諾,有首歌你聽過麼?華語的。”布蘭妮輕輕哼了幾句。

    蕭雪覺得這旋律好耳熟。

    布蘭妮再次哼了一下,蕭雪啊地輕叫:“聽出來了!傳奇!”

    “什麼?”

    “華語歌,歌名叫傳奇。”蕭雪拉著她坐上沙發,“上網找找吧,你哪聽來的...”

    布蘭妮眉眼微掃一旁。

    蕭雪聳聳肩,突然微愣,仔細打量著布蘭妮:“他對你唱這歌了?”

    “嗯哼!”布蘭妮含糊點頭。

    蕭雪眉頭微蹙,眼帶疑問:“真的?”

    “我肯定對她沒意思!也不是對她唱的。”蕭恩在一邊淡淡用中文說道。

    “蕭恩說什麼?”布蘭妮開始痛恨這種在自己麵前不用英文說話的場麵。

    “沒什麼,我給你找歌。”蕭雪也不傻,才不會把蕭恩的話翻給布蘭妮聽,誰都要個麵子的,今天布蘭妮在蕭恩麵前吃癟可不少。

    “應該是這首了!”蕭雪在網站上找到了那首歌。

    “居然免費?”布蘭妮驚訝看著蕭雪點擊,然後音樂聲起。

    前奏有點長,布蘭妮仔細聽著,等著自己熟悉的那個旋律響起。

    “隻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

    “就是它!就是它!”布蘭妮興奮拍手,扭頭看看蕭恩,臉一板,轉頭微笑,“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懂中文。”

    蕭雪看看她,按下暫停,欲言又止,點開網頁上的翻譯功能,把這句話複製進去,示意布蘭妮自己看。

    “哦...嗯?哼哼!”

    “毛病!”蕭恩淡哼一聲。

    蕭雪無奈扶額。

    …...

    蕭恩輕輕撫著下巴,看著窗外的天空,晴朗但風速不小,雲層也在堆集,新聞上說西太平洋上有熱帶氣旋正在形成,會對南加州造成一定的影響。

    看這風量,有可能會變成颶風,蕭恩更關心的是晚上的行動,月黑風高殺人夜,雖然他已經改了主意。

    殺人才不是最令人痛苦的,卻是令社會最容易震動的。

    年輕沒有經驗隻有一腔怒火的蕭恩滿心的殺機,換成了蕭世平的思維之後很變成了更加深沉老道的念頭。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可怕的痛!

    而麵對著一群慘叫連連的傷員,這個社會可能都不會多看幾眼,沒死人算什麼大事,混混們天天都在打架。

    

Snap Time:2018-05-21 05:23:55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