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23章咱們得相互包庇


    最後,蕭雪還是覺得媒體對她更有吸引力,她害怕成天麵對著無數的病人,對於醫院,其實很多人都有一種恐懼,那充滿著悲傷失望絕望哀號,無論天空如何晴好,醫院總有一種彌漫著死氣的感覺。

    蕭恩也不喜歡,如果妹妹選擇護士這行業,他以後就得經常跑醫院了,那絕對不是一種愉的經曆。

    所以最終,蕭雪還是選擇了從事媒體,雖然也可能要麵對各種災難現場,但你可以選擇做幕後工作。

    走在台前的人永遠是少數,大多數人還是默默地在幕後做著瑣碎而重要的雜事。

    蕭雪的樣子在華人應該算是好看的,不過光憑著這一點還當不了主持人,那種工作需要更多的勇氣和付出。

    這的勇氣和付出並不是指的什麼令人感動的內容,而是像很多女明星說過的那句話:我要跟誰睡才能拿到那個角色。

    又或是:我得怎麼一路睡上去才能得到它?

    所以,蕭恩三個月來一直都在苦惱著以後如何麵對這樣的情況,他其實害怕的是蕭雪自己都改變了心態。

    她可能會因為周圍人的成功而放棄了自己的堅持,也可能因為所有人都這麼說而去認同一個看法,環境包圍著人,也隨時改變著人。

    如果我們自己都不能守住那份純淨,那生活還有什麼意義?

    人不能隻是活著!

    他還沒等到和蕭雪認真談話的那一天就被雷擊了,現在蕭世平入駐了身體,情況自然就不一樣。

    不當主持人,也可能當個記者,記者雖然曾經很受尊敬,但現在也有種向著娛記的方向滑坡的跡象,互聯網把一切都變得簡單了,於是沉渣泛沫一片臭氣。

    蕭世平看了看還在沙發上發出些微呼吸聲的妹妹,想到如果她哪天發瘋非要去當什麼戰地記者,蕭恩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打醒她。

    目光轉到這個護士上。

    護士胸牌上寫著她的名字,瑪麗亞.索達特,她簡單地看了一下記錄本,沒看出什麼異常,是個昨天剛進來的傷員,受傷的原因是被電擊。

    電擊是可以致命的,但也可能隻是輕度灼傷。

    看病人的狀態,應該隻是輕度的灼傷,住在特護病房,應該條件不錯。

    但這些藥物,很陌生。

    並不是常用的消炎藥。

    應該是新藥。

    這是醫生開的。

    在醫院,對醫生的置疑隻能來自於醫院,護士是沒有權力的。好在同等的責任也輕,醫生開錯處方導致病人的損失,護士也可以淡然視之。

    連掃了兩次CT,也是件奇怪的事,這不應該,但好吧,醫生最大。

    瑪麗亞放下本子,在儀器那看了一下數據,準備給蕭恩換藥,這需要檢查幾根管子。

    然後她拿起蕭恩的手,看了看插到肉的靜脈針,眼睛瞬間瞪得老大,然後趕緊拔出來重新插好,接著掀開被單,拿起空空的尿袋。

    蕭世平看看她,她看看蕭世平。

    “你還好吧?”她問道,潛台詞就是你是不是感覺自己要完蛋了?

    蕭世平點點頭:“相當好!”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瑪麗亞熟練地調整了一下導尿管,她以為是沒插牢還是怎麼回事。結果看到蕭恩拿眼睛瞪她,大概是自己用力過猛了。

    沒有道歉,瑪麗亞不會為這種尷尬時刻停留:“沒尿?”

    “沒有!”

    灰眼睛毫無表情地眨了下。

    沒尿,如果不是自己拉掉了,那情況有點嚴重啊!

    瑪麗亞算了一下,正常成年人日均排尿量約為一點五到兩點五升。

    人類和脊椎動物隻要是活著的,時時刻刻都在進行新陳代謝,這個過程就會產生廢液,然後必須經由泌尿係統及尿路把這些液體排泄物排出體外。

    排出尿液可調節機體內水和電解質的平衡以及清除代謝廢物,尤其是退化變性的蛋白質和核酸所產生的含氮化合物。

    如果病人不排尿,那是得做檢查的,看看是什麼原因,結石還是前列腺出問題。

    而且特護病房的病人,是要取尿化驗的。

    沒尿她怎麼取?

    往常隻要是輸液的病人,但凡是下麵配了導尿管和尿袋的,總是上麵一包下麵一包,身體在運轉時也要消耗水和能量,還有各種廢物,這時候如果是隻有流體食物,幾十米長的腸道是足以存下不少渣渣的。

    隻是腎存不住水,整個尿路基本就是短得不能再短,所以屎可忍尿不可忍就是說明這個道理。

    而在被插入導尿管之後,病人其實根本控製不住尿的排出,於是隻能很羞恥地看著邊上那個透明袋子一點一滴多出了黃色的液體,然後脹滿。

    瑪麗亞是個負責的護士,她看了整整一分鍾的尿袋,發現根本沒有半滴液體流出來。

    “你不難受?”

    “很正常!為什麼會難受?”

    蕭世平知道她想看到什麼,排尿嘛!

    可他不想排啊,身體反正都需要的物質,還假模假樣地排出來做什麼?有意思麼?

    尿這玩意誰都有,聽著髒,其實比大多數河水都幹淨,百分九十五以上都是水,剩下的就是一些無機鹽和含氮化合物。

    節約水資源其實可以從這方向下功夫,可蕭恩到現在也沒聽說有人弄出家用水循環什麼機,大概是覺得找不到有這麼強大心理承受能力的消費群體吧。

    瑪麗亞接著又問道:“一直沒有尿?”

    蕭世平頓了一下,幹脆說謊:“之前倒了。”

    瑪麗亞呼了口氣,從口袋拿出支筆,在記錄本上寫了幾個字,大概是說這個病人疑似尿路不暢,但身體未見浮腫。

    難以理解,瑪麗亞總覺得這個病人不對勁,她盯著藥液袋上的標簽看了一會,再看看儀器和地上,終於表情怪異地離開。

    在醫院,無論看到什麼奇怪的事都不能大聲嚷嚷,誰都有可能犯錯,大家得相互包庇。或許是那藥的問題。

    當然,最好的情況是病人沒出事也沒投訴,如果發生了,她也當然會把自己知道的情況報告上去。

    ......

    

Snap Time:2018-08-22 15:12:40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