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06章這就是我需要的靈氣

  
  韋斯特恩扭頭看去,一個女孩出現在門口,身上被雨淋得濕透,長黑發絲貼在蒼白的小臉上,還在滴著水珠,地上很多出一灘水漬。
  沒等韋斯特恩說話,女孩緊走兩步繞過他,這個角度就可以看到病床了。
  蕭雪看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身體,熟悉的臉,身子一下僵住了,顫抖著不敢接近,胸口起伏著,眼眶通紅,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你是誰?”韋斯特恩感覺自己應該知道這大概是床上那個雷擊受害者的親人,但嘴還是嚴肅地問了一句,目光掃過地上的水漬。
  對於燒傷患者來說,需要在一個無菌室進行康複,但這位現在隻能在這,因為無菌室滿員了,醫療條件總是不那麼充分。
  空氣中充滿著各種各樣的微生物,韋斯特恩不知道病人的免疫係統在雷擊後是不是已經全完蛋了,不過白細胞指數看起來增長是正常的。
  “阿哥!”蕭雪仿佛完全沒有聽到那個金發醫生的問話,隻是僵硬地緩緩靠近床前,看著這個光頭,身上蓋著幾塊藥味濃重棉布的人。
  那張熟悉的臉,是自己的哥哥,蕭雪鼓起勇氣,哆嗦著向著那支攤在床邊的手臂伸出手:“阿哥…你怎麼了…”
  “咳!”聽不明白這女孩說的是什麼,好像是中文,可能是男孩的名字,韋斯特恩說道,“他被雷擊了,受傷很嚴重,但還活著。不過你消毒了麼?”
  蕭雪顫抖著握住蕭恩的手,按在臉上,淚水順著手腕流下:“阿哥,你醒醒啊!阿哥!”
  “女士,他…”韋斯特恩還沒說完,就看到床上的人眼皮動了動,他吃驚地張開嘴,慌忙叫道,“等一下!”
  蕭世平緩緩睜開眼,他不是很想睜眼,因為這要消耗很多能量,但蕭恩的意誌他不想違背,現在的蕭恩就是他,他就是蕭恩,而那聲音……是他最後一個親人的!
  小雪在哭!
  “小雪,你…來了…”蕭恩緩緩開口,聲音低不可聞。
  “阿哥!”蕭雪淚水止不住往下流,看到哥哥醒來,心情更是激動,“阿哥,你怎麼了?”
  “我沒事,”蕭恩輕輕掙開手,在妹妹臉上撫去淚水,“你…怎麼…來了?”
  “有個警員打電話給我,說你在這家醫院。怎麼….怎麼會被…”
  “意外…你…別哭了…”蕭恩輕輕呼了口氣,忍著身體上巨大的痛楚,“我沒事…隻是被雷擦了一下...”
  “女士,請讓一下,我需要給這病人再做一個檢查!”
  韋斯特恩有些激動地說道,他才不管這兩人是什麼關係,有什麼最後的話要說,現在看出來前麵的治療有點效果,如果要寫好一篇能上《柳葉刀》的論文,那就得多收集一點數據。
  蕭雪慌張地讓到一邊,韋斯特恩走過來站在蕭恩身邊:“我是韋斯特恩,你的主治醫生,現在你感覺怎麼樣?”
  蕭恩看看一臉緊張的蕭雪,輕聲說道:“活著...”
  韋斯特恩語塞,沒見過病人這麼回答問題的,這不是哲學問題好不好,頓了一下,又問道:“我是指,你感覺身體哪些地方有問題?”
  哪些地方有問題?
  哪都有問題!
  蕭恩看看他,輕輕喘了兩口氣:“我之前做了什麼檢查?”
  “你在擔心醫療費用麼?”韋斯特恩看看這年輕人,又看看那個女孩,“看得出來你們不富裕。”
  “我們…很窮。”蕭恩嘴角掛出一絲冷冷的笑意,“而且沒有全額醫保!”
  “阿哥!不要擔心錢,”蕭雪急切地打斷他的話,對韋斯特恩說道,“應該怎麼治好我哥哥!請你一定要治好他!”
  蕭恩知道妹妹會為了自己付出什麼,但他不想這樣,略帶嚴厲的目光止住蕭雪的話:“小雪,你別說話。”
  在這,沒有人情這個說法,有的隻是交易。
  學校收學生是為了政府的獎學金,為了數據,醫院是為了醫療費,如果它們突然很慷慨,那一定是另有所圖。
  蕭恩之前並不是毫無意識,他聽到了這個醫生與護士的對話,知道他們在自己身上試用了不少的猛藥。
  也可能自己被加到了什麼特別的實驗計劃之中。
  自己對這個韋斯特恩來說,並不是無足輕重的病人。
  這是自己手的武器,也是籌碼。
  “至少我們已經救了你,對麼?”韋斯特恩才不關心費用問題呢,他在意的是自己的論文還有新藥的效果。
  目光從韋斯特恩身上掃過,慢慢轉到正在一滴滴緩緩注入自己身體的那些液體,蕭恩嘴角輕輕撇起:“新藥?”
  韋斯特恩莫名冷了一下,用藥不是不可以,但新藥如果沒有得到病人的簽字授權,確實會有麻煩,還可能是很大的麻煩。
  他輕輕摘下口罩,露出一張還算年輕的臉,沒說話。
  “是為了治好我?而不是為了做實驗?”
  站在一旁的蕭雪不明白哥哥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眼眶湧紅,滿臉擔憂地看著自己的兄長,腦子亂得無法思考,那種失去最後一個親人的可怕想法讓她身子發木又微微顫抖。
  但哥哥,永遠是哥哥,就算他學習成績不好,就算他沒有出眾的外表,他也永遠是自己的哥哥,就算他現在傷得很重,他仍然想著把自己擋在一切危險之後。
  這是個奇怪的病人,韋斯特恩腦子閃過一個念頭。
  蕭恩在等著他的回答,目光始終與他對著。
  “阿哥,你…他們做了什麼?”蕭雪不知道這發生了什麼,好像有什麼事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你…別…擔心,我隻是…和這個醫生討論…我的…治療方案...”蕭恩的聲音緩慢微弱但卻還算清楚。
  “當然是為了治好你!當然不是為了做什麼實驗!”韋斯特恩加重語氣說道。
  很好,蕭恩輕輕咳了一下:“有一陣子,…我覺得…很舒服,…那個時候…你在做什麼?”
  “什麼?”韋斯特恩一臉不解。
  “告…告訴我…你之前治我的方法,……我…就告訴你…哪個有用…”蕭恩用冰冷的目光盯著韋斯特恩,聲音卻依舊是輕弱無力。
  “嗯,這個,好吧,先是心肺複蘇,CT全身掃描,輸鹽水。”韋斯特恩沒有在意之前這兩兄妹的互動,很隨意地說了幾個之前的治療程序,他覺得眼前這小子完全是無理取鬧,不過反正再怎麼鬧也得死。
  他回避了幾個藥物的事,理由是說了病人也不懂,無非是鎮痛消炎。
  心肺複蘇?不是那個....
  輸鹽水?不是...
  CT全身掃描?
  應該是了!
  蕭恩大概知道什麼是CT掃描,但他沒有見過,隻是知道醫院有這玩意。掃描,自己躺在那,有嗡嗡輕響,安靜的環境,記得很明顯。
  沒錯,就是它!
  蕭恩微微閉起眼考慮了一下又睜開。
  “再給我掃一次!”蕭恩看著韋斯特恩,輕聲卻堅定地要求。
  “什麼?”
  “全身掃描,CT!”蕭恩又重複了一次,目光對上了韋斯特恩。
  韋斯特恩和蕭恩的目光對了一下就敗下陣來,摸著鼻子道:“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簽字,我去開單子。”
  …...
  醫院外一輛黑色越野車,一個黑人拿著手機看著丹斯被押上警車,撥通了電話:“老大,丹斯被條子帶走了。”
  這個笨蛋!阿姆拉斯差點把手機砸出去。
  “他帶家夥了麼?!”
  “沒有!”
  “他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我們可以告這醫院歧視麼?”
  “......”
  “老大,還要找麼?你不會是聽錯了吧?杜安街,或許是德恩街,我知道北區有這個地方,那是意大利人的地盤。”
  阿姆拉斯想了想,搖搖頭:“瑪法德不會去那,這件事得問那個受傷的黃種人。”
  “老大,雨這麼大,反正那家夥在醫院也跑不了。”
  “先回去!”
  “丹斯怎麼辦?”
  “讓他在麵呆一晚上,這個笨蛋,這點事都辦不好!”
  

Snap Time:2018-11-21 11:51:36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