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

  
  等到剛剛走出縣衙,杜彥圭頓感一股厲芒劈麵襲來。
  護體氣罩憑空現身,這厲芒頓時崩碎。
  杜彥圭凝目一看,便見到一位二十來歲的青年就在縣衙之下,那人身邊圍著躺著十來個衙役,全都躺在地上捂著肚子喊疼。此人也是一臉詫異的看著杜彥圭,顯然為杜彥圭能夠擋住這一招而感到吃驚。
  “你是誰,竟然敢在我縣衙附近撒野?”
  杜彥圭雙目微凝,張口怒斥道。
  那人眉梢倒豎,卻是為杜彥圭這般態度而感到吃驚,直接喝道:“我乃商逸,今日來此正是為了聲張正義的。”
  “聲張正義?哼哼!那你且說說,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竟然惹得你這般舉動?”
  杜彥圭稍感緊張,此人能夠傷到這些衙役足見其武功不凡,自己雖是能夠抵抗,但若是打起來的話,就無法控製局麵。若是惹來參謀部之人的關注,對他來說並不是好事。
  眼見對方氣勢不凡,他又是威脅道:“若是繼續鬧下去,信不信我直接報給華夏軍。到時候丟了性命,可別管我不曾提醒。”
  杜彥圭再怎麼說也是知州,其氣度自然不凡,這麼一說也讓商逸心中微愣。
  過了一會兒,商逸方才會轉過來,衝著杜彥圭叫罵道:“好個狗官。你將那麼多百姓關在城門之外,任由他們被人欺淩,這算什麼正義之舉?就你這般草菅人命的手段,我便是滅了你又有什麼不對?”
  “什麼百姓?”
  杜彥圭眉梢微動,一時間感到困惑。
  他雖非正人君子,但也向來不曾做出這種事情來,實在不清楚對方為何這般指摘自己?
  “哼。你做了怎麼就不敢承認?莫要忘了,就在這均州十之外劉家莊之中聚集的數萬百姓?”商逸張口罵道:“他們可因為你的緣故,終日生活在困頓之中呢。”
  杜彥圭這才了悟起來:“哦。你是說那些逃難來的宋民嗎?”
  “沒錯。”商逸罵道:“他們和你們一樣也是漢人。為何你這般狠心,竟然將他們關在城門之外?”似是難以忍受內心憤怒,商逸踏出一步來,雙拳也是攥出陣陣骨節之聲,仿佛隨時隨地都會暴起。
  杜彥圭輕哼一聲,微眯的雙眼將商逸的行徑看在眼中。
  他說道:“。他們本是襄陽之民,與我均州何幹?更何況我均州雖是人傑地靈、商業繁盛,但也並非什麼安居樂業之地,若是貿然讓外人進入均州,隻怕會讓均州治安為之惡化,若是因此鬧出事情來,那可就是我的責任了。我作為均州知州,做出這個決定有什麼錯的?”
  的確,將那些宋朝流民關在城外並不算是什麼德政,但是出於對城中治安的考慮,杜彥圭也隻能做出這個決定。
  商逸為之一愣,卻也沒想到杜彥圭竟然會有這般說辭來。
  “你,你這是強詞奪理。”
  他張了張口,似乎是想要辯駁什麼的,但也想不出杜彥圭話語之中究竟有什麼漏洞。
  沒辦法,純粹自均州百姓的立場來說,杜彥圭的做法也相當正確。
  對於這個亂世來說,流民代表著什麼誰都清楚,無序、暴力乃至於犯罪,而杜彥圭可承擔不起讓均州打亂的罪責。
  杜彥圭嘴角含笑,邁步上前逼問道:“很好。那你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商逸感到後悔,先前時候他不過是一腔熱血,如今細想起來實在是不妥。
  不說眼前杜彥圭實力如何,便是東方集團軍主力也已經入駐均州,若是惹來了東方集團軍眾人,僅憑他一個人如何能夠對抗?
  自己死了不要緊,若是因此牽連了那些百姓,那可就糟糕了!
  杜彥圭輕笑一聲,又道:“沒什麼意思,隻是告訴你這個世界並非你想的那麼簡單就是了!說真的,我當真懷疑當初究竟是誰讓你跑來衝擊縣衙的。宋人?元人?還是單純你自己這麼想的?”
  充滿神秘的笑意,讓商逸心中起了波瀾。
  “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商逸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杜彥圭。
  杜彥圭回道:“沒什麼。隻是提醒你一下,若是鬧大了對你不好,對我也不好。畢竟你之所以來襄陽,隻是想要讓那些流民能夠有一個休養生息的地方,而我也隻是為了確保均州安全而已。若是就這樣產生衝突,一點也不好。”
  說到後麵,杜彥圭還特意的強調了一下。
  此時此刻,商逸感覺自己的心思全都被看透。
  “若是這樣,那我應該怎麼做?”
  低沉的呢喃,並未逃過杜彥圭的聽力,他說道:“先回去吧,看看你的那些流民真正所想要的是什麼。當然,對於今日之事我可以裝作不知道,但若是還有下一次的話,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氣了。明白嗎?”說到最後麵的時候,聲音也驀地變得嚴肅起來,讓商逸渾身一顫,竟然生出幾分害怕來。
  商逸心中想著:“這就是華夏的實力嗎?隻是一個知州便有這般實力,若是其他人的話還得了?”
  此刻的他已經熄去心中的怒焰,為之前自己魯莽的行徑而感到後悔。
  “我,我明白了。”
  想明白之後,商逸也沒有繼續堅持心中所想,便打算轉身離去。
  對華夏軍的實力,他實在是害怕,以至於根本就連對抗的想法都沒有。
  正當商逸準備離開時候,杜彥圭想起之前的事情,又是張口問道:“對了,你們那有多少人?”
  “三萬多。怎麼了?”
  商逸轉過頭來,有些驚訝的看著杜彥圭,隻是見杜彥圭始終繃緊臉蛋,便感到有些失落。
  杜彥圭擺擺手,回道:“沒什麼,就是問一下而已。”
  三萬人,的確是超過了均州造船廠所需要的人手,但如果考慮到均州造船廠對人員素質的要求,其中能夠符合要求的隻怕並不多,也許隻有五千多人能夠滿足吧。
  想到這,杜彥圭突然升起一些好奇心,想要去了解一下這些流民。
  若是可能的話,也許解決均州造船廠人手的問題,便要落在這些流民的身上了。
  

Snap Time:2018-11-21 05:36:40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