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九十九章心憂愁商量對策,為消災了結案件(18-07-11)      第九十八章找李魄詢問真相,抑感性國法為重(18-07-10)      第九十七章神醫出幹戈平息,談摯友方知世情(18-07-10)     

第兩百零二章雙龍會


    摒去心中憂愁,周宇重新打起戰意,也是一般刺向張。

    置身於兩人圍攻之中,張倒也沉得住氣,一柄長槍宛如盾牌一樣,左擋右支竟然一時間內,將兩人擋在三丈之外。

    但張也明白,如此下去自己氣力難以支撐,隻怕等到氣力消耗殆盡時候,就是殞命一刻,槍勢驀地一變,卻要比之前強上三分,卻是打算趁著這個時候,直接將兩人擊退,好抓住這個機會離開。

    此刻形式已變,繼續戰鬥下去,對自己並無好處。

    張十分明白這一點。

    “這家夥,想逃?”

    感覺手中壓力增強,周宇心中了然,他看了段陵一眼,當即借著對方一擊之勢,卻是直接跳入空中。

    這一跳,足有三丈之高。

    置身於半空之中,周宇旋身一轉,劍鋒倒轉之下,盡數朝著張刺來。

    張立刻挺起手中長槍,朝著天空一挑,就將那周宇擋下,長槍為之一軟,對方勁氣旋即卸下,隨後猛地一彈,之前力量全數倒退而回,直接將周宇打退到三丈之外。

    另一邊段陵抓住機會,身形宛如旋風,沿路上也不知道掃開多少東西,手中長刀順勢砍來。

    張措不及防,雖是及時後撤,但左側腰間卻是中了一刀,幸虧身上穿著鎧甲,卻沒有傷到肉體。

    雖是如此,但張依舊感到心驚,若非之前警覺,這一下隻怕自己就交代在這。

    他看著遠處的段陵,不免低聲暗罵:“這家夥,倒是慣會抓住機會!”心知對方配合得當,張也是害怕了,卻不敢如之前那樣燥進,以免中了對方的計策。

    一招得手,段陵卻是得意無比,高聲笑道:“怎麼了?你不是說要教訓教訓我們嗎?怎麼現在,卻畏首畏尾,就和黃花大閨女一樣。既然如此,那不妨給爺笑一個,若是表現的好,我大大有賞!”

    “哼!你這廝倒是牙尖嘴利,莫不是在酒肆廝混過?怎麼今日不上菜了,反倒是開始挑釁客人了?莫不是欠打了不成?”張也不肯懈怠,直接回罵道。

    段陵雖是一愣,有些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又道:“唉。還不是麵杖被人給偷了,結果生意就被砸了。不過我見你這麵杖倒是不錯,不如給爺弄幾個牛肉麵?若是弄的不錯,爺定然幫你推銷推銷!”

    他也不是那肯服輸的人,自然直接頂了回去。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若是沒了柴火,自然也起不了爐灶。我看你這一手砍柴功夫不錯,不妨幫我砍三千斤柴火。”張張口就懟,卻也是絲毫不服。

    周宇聽著兩人對罵,心中不免吐槽:“聽著你們這般罵著,反倒將我肚子給弄餓了都!”

    不過兩人雖是不斷對罵,但手中功夫卻不曾放下,依舊不斷的朝著對方攻來。

    每一招、每一式,莫不是殺向對方薄弱之地,稍微一不注意,就會直接倒地不起,根本就沒有對話之中那般和諧。

    那張眼見糾纏至此,也是感到心急。

    “那孔湞遲遲不曾支援,難不成真的出了意外?”

    若隻是一時半會兒,張倒也將其當做未曾注意到,但直到現在也已經有半刻鍾的時間了,這麼長時間都沒動靜,很明顯是出了問題。

    段陵見對方心思恍惚,立時張口笑道:“還不明白嗎?那孔湞,早已經被我給殺了!”

    “哼!”張沒有否認,手中長槍連刺,將段陵逼的步步倒退,口中喝道:“想要僅憑言語,就令我動搖?你還是先管管自己吧!”數道槍芒匯聚一起,一起朝著段陵刺來。

    論起傷勢以及損耗,段陵不僅僅經過一番鏖戰,而且還耗費真元發動火箭,所以其現在的戰力要比周宇弱的多,而且手中兵械不過尋常之物,自然也就成了張的突破口。

    張也打算集中全力,先將段陵收拾了,然後在解決張宇。

    隻要能夠戰勝這兩人,在這場戰鬥之中,他還是勝利者。

    段陵一時緊張,雖是將手中長刀揮去,但“鏗鏘”一聲,那長刀終究還是未曾承受住,整個裂成碎片,眼見槍芒襲身之後,一道身影驟然插入其中,隻是輕輕一劃,那槍芒頓時潰散。

    段陵嘴中囁嚅,訴道:“多謝了!”

    想著之前的種種行徑,段陵不免感到愧疚。

    “莫要繼續鬥嘴,還是先將此人擊敗再說!”低聲囑咐道,周宇手持龍泉,卻是再度殺向張。

    那張雖是惱怒周宇橫插一杠,但也隻能全力以赴去應對。

    段陵眼見那周宇和張鬥得慘烈,心中略感溫暖,嘴上卻不肯服輸:“你這家夥,剛剛明明是擊殺對方的大好時候,為何偏偏過來救我?”畢竟自己之前雖是命在旦夕,但張卻空門打開,趁著這個時候偷襲,定然能夠將其擊殺!

    隻可惜周宇擔心段陵生命,卻是舍棄了這個機會。

    遠處兩人廝殺正酣,段陵也不肯有所落後,雙手虛握自遠處攝來一柄長刀,縱身一躍又是加入戰局之中。

    張正欲抽搶直刺周宇時候,眼見立刻瞥見遠處襲來刀芒,無奈之下隻好放棄,挺搶護住周身安危。

    “砰!”

    清脆之聲響起,張難以抵禦段陵之力,不免後撤數步。

    那周宇抓住機會縱身一躍,龍泉畫出數點劍芒,刺向張首級。張雖是及時縱身閃過要害,但肩胛骨卻中了一劍。

    數點鮮血飛濺,令張感覺體力漸漸開始流失,眼前竟然出現一絲恍惚感覺。

    “若是這般繼續戰鬥下去,隻會被這兩人弄死。”

    感受到身體變化,張一瞬間也生出幾分忐忑,那孔湞直到現在也沒來,莫不是當真出現了什麼意外?

    正當思索時候,遠處忽然想起陣陣炮聲。

    張凝目看去,卻發現這些炮彈,竟然都是落在了自己軍隊之中。

    “炮台?難不成炮台也給弄丟了?”

    又驚又怒,張在心中早就將那孔湞罵了個狗血噴頭,很顯然依著現在的狀況,他的計策算是徹底失敗了!

    而在遠處,竟然傳來陣陣殺聲。

    “是他們!看樣子,第二道戰線已經構建成功了,我們即將勝利了。”

    周宇餘光一掃,卻見正是王踐行、毛仁峰兩人正帶著部隊趕來,所到之處那漢附軍士兵莫不是節節敗退,再也難以支撐住。

    而那王踐行、毛仁峰等人見到三人正在廝殺,也是連忙趕來,想要助兩人一起擊殺張。

    張已然明白,不免低嗎一聲:“那孔湞,當真是什麼用處都沒有!”

    段陵眉梢一跳,卻是嘲笑道:“看到了嗎?你那炮台已經沒了,你又有什麼手段和我們鬥?”眼見對方在炮擊之下哀嚎不已,隻感到精神一震,再度催動真元,又是壓的張連連敗退,沒有先前力壓兩人的威風了。

    “哼!莫非以為這樣子,就能讓我失去鬥誌?”

    眼下局勢否變,但他麾下軍隊卻尚有作戰力量,並沒有出現崩潰痕跡。

    張明白這一點,隻覺得段陵分外礙眼,足尖猛地一頓,長槍受到段陵壓迫,幾乎彎成圓月一般,隻將槍柄猛地一轉,之前蓄積之力盡數釋放。

    段陵一時難以抵禦,登時被逼退三步,那槍尖淩空一轉,卻是直接刺向他胸膛之處。

    “去!”

    掄起長槍,張竟然渾然不顧周宇威脅,一記極其凶猛的抽射,就將段陵打出三丈之外。

    段陵剛剛穩住身體,頓感胸膛一陣湧動,“噗!”的一聲,嘔出數點鮮血。

    張不肯罷休,槍尖之處厲芒一閃,數點寒星掠去,直接逼向段陵。

    “砰!”

    緊隨其後,一道劍芒飛躍,也將這槍芒擋下。

    “又是這礙事的家夥!”

    張斜眼一看,就見那周宇縱身飛躍,擋在他和段陵之中,張口譏誚道:“哼!放棄殺我的可能,就為了救這個和你爭奪指揮權的家夥嗎?你,未免太仁慈了吧!”說話間,卻微微感到後怕。

    若是這周宇趁著剛才機會偷襲自己,隻怕自己不死也得重傷!

    段陵也是氣惱,低聲罵道:“你這廝,怎麼又放棄了這絕佳的機會?若是在這時打他,那他不死也得重傷!”

    “我明白!但我這不是擔心你嗎?”周宇張口回道。

    段陵老臉一紅,口中依舊強做倔強:“你的這些話,留著戰鬥結束後再說吧。”剛一動彈,卻牽連到身體傷勢,口中又是流下數滴鮮血。

    周宇擔憂無比:“看你這樣,定然受了不少傷勢,你不如就此退下,讓我一個人戰鬥吧?”

    遠處的張有些不耐煩了,數點槍芒飛射,當即打斷了兩人談話。

    段陵、周宇兩人皆是一驚,側目砍向張。

    張當空一喝:“爾等莫非忘了,此地乃是戰場。置身此地,卻心神恍惚,這可不是將軍該有之舉!”

    槍威赫赫,雖是強弩之末,但依舊不墮英豪本色,持槍就是殺向兩人。

    周宇咬緊嘴唇,雖感體力下降的厲害,但還是催動龍泉,再度挑向張。

    隻可惜張自恃有神槍在手,雖是曆經數度交鋒,更是身負數處傷勢,但依舊強壓周宇一頭。

    交手不過數回,張隻是虛晃一槍,立刻就將周宇誘入圈套之內,銀芒一閃眼看著就要戳穿心髒時候,自旁邊襲來的一道刀氣,就將其生生擋住。

    “又是你這家夥?”

    看著重新站起來的段陵,張感到不悅。

    之前他數度都有致周宇於死地的機會,但是每次都被這家夥給擋下來。

    這種感覺,令他感到不悅!

    段陵持刀笑道:“那是當然!你都沒死,我又怎麼可能死?”長刀一閃,瞬身逼近,“砰”的一聲巨響,便是將那長槍擋下。

    張也不願意做多餘的浪費,自然也借著對方一擊,順勢撤退到三丈之外,隻是依舊手持長槍,餘光掃過戰場,暗暗提起了警惕心。

    因為那毛仁峰以及王踐行兩人的幹涉,此刻戰場之上也出現了新的變化。

    他的士兵因為難以抵抗,不得不不斷收縮陣線,好擋住起義軍的進攻。

    而那王踐行、毛仁峰因為擔心周宇、段陵性命,也率領著部下朝著這邊殺來,按照對方的速度,隻怕也就是幾分鍾的事情了。

    段陵也暗自慶幸:“幸好這家夥也沒繼續進攻,要不然隻怕我也支撐不了。”握住長刀的手,此刻已經因為數番交鋒,導致虎口裂開,點滴鮮血將刀柄染紅,也讓段陵感到精神有些恍惚。

    “喂,你死了嗎?”

    踢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周宇,段陵問道。

    被這一踢,周宇這才睜開雙眼,努力的讓自己站了起來,額頭之上已經滿是汗水。

    “放心吧,至少我還沒死!”

    喘了幾口氣,周宇這才感覺自己恢複過來了。

    “沒死嗎?那真的是可惜了!要不然,我就可以順勢成為起義軍的指揮官了。”段陵笑了笑。

    周宇搖搖頭,回道:“那真的是讓你失望了。”

    “喂!”段陵不可否認,直接問道:“你,你還有戰鬥的力量嗎?”

    周宇回道:“戰鬥?若是揮劍的力氣,倒還剩下一點,但你要是讓我單手打會炮彈,那就不太可能了!”

    “就這麼一點嗎?不過,也足夠了!”

    段陵一聲怒喝,雙手握住長刀,卻是再度朝著張殺去。

    “唉!沒想到居然還有和你並肩作戰的一天嗎?”

    周宇心中暗暗慶幸,當即尾隨段陵身後,一樣持劍衝去。

    兩人合力,瞬間逼近張。

    張雙眉蹙緊,顯然是憂心重重,雖是如此卻依舊未曾怯弱,挺起手中長槍,就是朝著兩人刺來。

    隻可惜,周宇卻將屢屢揮動龍泉,將每一次殺招盡數擋住,而段陵則是攻勢如狂風暴雨,每一次皆是朝著張逼近。

    無奈之下,張隻能連連後撤,手上長槍不斷格擋,終究也感覺有些承受不住。

    “叮!”

    一記脆響響起,張隻感覺手臂一酸,那長槍一時脫手,雖是如此但脫手時候,槍尖卻是淩空一劃,直接在周宇胸前開了一條口子。

    所幸未曾穿透皮膚,倒是讓周宇僥幸未死。

    “得手了!”

    段陵一時大喜,當即持刀欺近,刀鋒直接掃向張胸前,隻聞“砰”的一聲,對方鎧甲登時碎裂,卻被一枚護心鏡擋住。

    “這家夥,好東西還真多!”

    段陵雖是驚訝,但手中長刀未曾停留,又是朝著張喉嚨砍去。

    然而半空之中,那長刀終究承受不了,盡數碎成碎片。

    “哼!看來,終究天不亡我!”張口含鮮血大聲笑著,隨手一掌就將段陵震退,另一手淩空虛握,遠處長槍再度入手。

    周宇、段陵兩人皆是驚詫,雖欲繼續進攻,但無奈兩人皆是身負重傷,皆是難以動彈。

    張細眼看著兩人動靜,驀地獰笑道:“想殺我?你們以為可能嗎?”雙足一頓,槍芒為之綻放,卻是直接喝道:“攢武乘龍,禦宇淩霄!”

    霎時間,長槍如龍、銀芒附體,宛如神將臨世,神威不可冒犯,縱然有銃槍射擊,也難以穿透那一層護體罡氣。

    周宇、段陵兩人一時驚愕,暗暗想道:“這廝竟然用出這般招數?莫不是不要命了?”

    他們兩人也是明白,對方所用招數,乃是燃燒真元方才所能起到的效果,其威力絕不比那巨炮微力差,隻是此招過後,十載苦修隻怕就要盡歸虛無了!

    兩人一時緊張,隻能催動僅剩的真元,欲要擋下此招。

    “殺!”

    一臉狂態,張對準兩人就是刺來。

    萬千光輝遮蔽太陽,盡數朝著兩人襲來。

    

Snap Time:2018-07-16 14:41:09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