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一十七章匆忙中比賽開啟,形式急段陵上場(18-08-09)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陽波瀾將起,見國公互贈禮物(18-08-09)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為名,為融合夥夫開始(18-08-09)     

第一百七十六章夜襲


    懷揣著複雜心思,周宇重新踏入武靈叢台。

    “喂。周宇,你怎麼這麼晚才來?莫不是拉肚子了嗎?”遠處的段陵側目看來,話語中似有所指。

    周宇不可避免的微微皺眉,心中暗暗吐槽起來,這家夥還是和那樣的心思敏銳啊,口中應付道:“沒辦法,昨天吃壞了肚子,所以待的時間長了點。”踏步來到眾人之前,他探了探頭,掃了一下沙盤,又是問道:“隻是你們討論的如何?有沒有做好完全的計劃?”

    “當然已經完成了!”

    段陵一臉得意,隨後帶著挑釁的看著周宇,又問:“不過你不是一直都被諸位學子稱之為‘鋼之堅城’嗎?不如幫我看一看,我這計劃可有漏洞?”

    在學校之中,他和周宇以及嚴誠三人並列,並且因為各自的風格,所以被戴上了各種外號。

    比如說段陵,就因為素來擅長以狂風暴雨一樣的狂攻徹底擊敗對方,所以被被稱之為“雷龍王”。

    嚴誠,則因為擅長采取各種手段迷惑敵人,進而讓對方在一團糟的情況下失敗,所以被稱之為“神之幻術師”。

    周宇能夠在兩人的進攻下穩住陣線,所以也就被賦予了“鋼之堅城”的稱號。

    而今時候,段陵重新提出這個事情,明顯是生出了挑釁的意思。

    周宇雖欲拒絕,但旁邊同僚卻是一臉好奇,連連催促起來,隻好硬著頭皮回道:“好啊,那就讓我看看吧!”

    走上前,他仔細看了看段林的計劃,雙眉不禁皺起,卻是輕咦一聲。

    段陵眼見如此,心中莫名一緊,升起幾分醋意,口中問道:“你察覺到了什麼嗎?”

    “沒什麼,你的計劃的確不錯,若是敵人的話,定然會被你所擊敗。”周宇笑了笑,但是他的臉色卻有些凝重,眾人皆感心中一緊看了過來,而他又是搖了搖頭。

    “隻是”

    拉長的尾音,將一行人全都吸引過來。

    段陵更絕著急,逼問道:“隻是什麼?”

    “這個,還是不說了。要不然,隻怕會被你責備。”周宇開始故弄玄虛起來。

    他極為了解段陵性格,若是直接來勸隻會引起對方的反感,所以便采取這種手段,來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哼!你我皆是同僚,有什麼好責備的?隻是你若是繼續這樣,那就莫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段陵佯裝憤怒錘了周宇胸口一下,口中依舊問道。

    “好吧!那我就說了!”

    周宇稍作安心,立時便將手指指著一枚紅旗,那棋子正是毛仁宇的部隊,口中也是說了起來:“關於這一步,你不覺得這一步過於冒險了嗎?”

    “冒險?為什麼?”

    段陵靠了進來,若是別人說話他並不在意,但若是周宇的話,卻是需要考慮,畢竟他往常和周宇對陣時候,始終都無法攻破對方陣地,當然相應的對方也無力發起進攻,一直都是平手狀態。

    這種樣子,讓他稍微高興之下,卻也隱隱感到不滿。

    周宇說道:“若是我,斷然不會因為一兩隻軍隊進攻,就貿然展開行動。除非對方至少損失一半以上的兵力,才可能!”

    “你是說三百人,少了嗎?”

    段陵為之一愣,雖是感到懊惱,但不知為何卻有些慶幸。

    周宇道:“沒錯。三百人,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若是赤鳳軍的話,自然能夠做到。但是別忘了,他們並未經過完整的訓練,根本無法維持基本的紀律。若是我,非得等到你發動三次進攻,並且每一次都派出三百人。這樣的話,你城中兵力也就會減弱,然後無法維持城中防禦。這個時候,我才會發動進攻。”

    “一千人嗎?若是以一千人的話,的確無法阻擋!”段陵陷入思考之中。

    他卻是沒有注意到,這起義軍終究不是赤鳳軍,遠遠沒有他所想像的那樣堅韌,若是被漢附軍一衝擊,隻怕就會直接潰敗,哪能夠起到偷襲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你的打算是什麼?”

    驀地抬起頭來,段陵死死的盯著周宇。

    既然那偷襲難以辦到,那他的計劃自然也就宣告失敗,為此自然也需要第二套計劃,以周宇的謹慎,自然不可能毫無準備。

    周宇稍作思考,隨後道:“其實我的計劃和你的大同小異,都是以城中糧食作為誘餌,吸引敵人入城然後一舉殲滅。隻是負責偷襲的,並非毛仁宇他們,而是我們!”

    “我們?”

    段陵一時驚住,旁邊將士也皺起眉梢來。

    的確,若是論素質,他們卻是遠勝於這些起義軍,但數量也就隻有三十人,如何可能戰勝三千兵馬?

    周宇點點頭,回道:“沒錯,就是我們。隻不過並非僅僅是我們,而是自軍中挑選,然後在我們的指揮下展開偷襲。每一次偷襲人數也不多,隻有一百多人,這樣方便撤退。而且目的也並非為了摧毀糧草,僅僅在於騷擾對方,給對方以壓力。”

    “這種邊邊鼓鼓的,能起到什麼效果?”段陵有些不屑。

    這種偷襲雖是能夠保存實力,但未免要花上太長的時間,並非為他所喜歡。

    周宇回道:“當然沒多大效果。但是卻可以起到訓練士兵的用處,讓他們更為適應戰場,不至於被對方一攻擊,就直接潰敗。現在城中糧草還算充裕,至少一兩個月內不用著急。既然如此,為何不趁著這個時候試一試呢?”

    “好吧,那就采取你的計劃吧。”

    段陵雖是不悅,但旁邊眾多參謀都讚同,他也不好反對。

    赤鳳軍推崇的乃是集體決策製度,他便是身份再高、後台再硬,也不可能和眾人硬懟。

    這隻會讓自己的威望下降的更!

    “段兄。這一次,承讓了。”

    周宇聽罷之後,心中卻是為之一鬆,想著:“總算是解決這件事情了。隻希望接下來,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吧!”

    邯鄲城外。

    騎著戰馬,張望著那高大的城牆,雙眉已經擰緊:“這叛軍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能夠支撐到現在?”

    他自恃乃是張弘範之子,出身於名門世家之中,一身家傳絕學也是了得,所以此番奉張弘範之命,以為能夠手到擒來。

    沒想到三月之後,對方依舊屹立不到。

    這一點,讓張頗為在意。

    “你是初來乍到,所以還是不知曉。要知道根據我的調查,占據此城的叛軍,乃是王踐行和雞澤鄉毛仁峰兩人。”

    立在身邊,孔湞搖著扇子,故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來。

    “王踐行和毛仁峰?我再到來之前,早就知曉此事了。難道說,這兩人來曆不凡?”張朗聲長笑,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屑。

    畢竟在他眼中,那王踐行和毛仁峰不過是兩個年近五十耄耋老者,雖是占據了邯鄲城,但和自己乃至於家父相比,都要差遠了。

    孔湞回道:“這兩人倒也沒那麼誇張。但是你可知曉,在二十年前,這兩人曾經和那赤鳳軍首領蕭鳳接觸過。”

    “赤鳳軍?蕭鳳”

    聽聞這熟悉的詞兒,張當場色變。

    他自幼時時候,沒少聽到父親提及此人,而且每一次都搖頭晃腦,如今時候那赤鳳軍更是擊敗了他們心目中戰無不勝的蒙古,這更讓他們心中充滿著驚懼,就怕這赤鳳軍會如當初秦師一樣,橫掃天下。

    他身邊的那些侍衛也是身子一顫,顯然是害怕無比。

    “沒錯。要不然,你以為他們所使用的火器,究竟是怎麼來的?”孔湞壓低了聲音,對著眾人威脅道。

    張咽了一口唾沫,卻是開始後悔起來,當初自己為何要冒險領兵過來。

    “這麼說來,他們應該是得了赤鳳軍的幫助了嗎?”

    赤鳳軍終究不是尋常叛軍可以媲美,此刻的張甚至已經開始暗暗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撤退了!

    剿匪事小,生命為大!

    他現在可不願意為了蒙古江山,平白無故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孔湞眉間黯然,朗聲回道:“隻怕是這樣的。”隨後就察覺到眾人似是因為聽到這個消息,整個氣氛瞬間就顯得低沉了許多。

    生怕一行人失去鬥誌,孔湞又是鼓勵道:“但是你們也不用擔心。那赤鳳軍遠在千之外,更何況剛剛經過一場鏖戰,國中定然空虛,必然無法在勞師遠征!所以我們隻要好好籌謀,趁著這個時候解決掉他們,那自然是萬事平安了。”

    “若是這樣的話,那倒是能夠接受!”張吐出濁氣,胸膛之中的心髒,也漸漸的恢複了平靜。

    天曉得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究竟有多麼的緊張。

    孔湞又是笑道:“沒錯!所以我們隻需要按部就班,將整個邯鄲城徹底封死,令其無法從外界獲取糧食,那他們自然會失敗。”

    說這話的時候,孔湞的臉色顯得有些陰森,卻是毫無一星半點身為儒家子弟、孔氏後裔應該有的仁慈之心。

    “哦?那就依你所言吧。”張重新振作起來,看著那邯鄲城,目光也變得銳利起來。

    雖然那赤鳳軍無法對抗,但是現在就先從解決你們開始,然後一步步成長起來,直到最終能夠和赤鳳軍對抗。

    張在心中暗暗的發誓起來!

    孔湞也是笑道:“而且依照我的推算,對方為了避免軍糧被斷的被動局麵,必然會出兵偷襲。”神色一凜,卻是對著手下眾人喝道:“所以爾等自此之後,務必要謹守軍陣,不得讓對方侵入軍陣之內,知道了嗎?”

    “末將知曉!”

    眾位將士皆是一震,全都是昂首回道。

    見到這一幕,張也是開心無比,大聲的回道:“有你們的幫助,我們定然會贏得勝利的。”

    手中銃槍一一豎起,皆是朝著天空,連番的槍聲,也讓所有人臉頰赤紅,以為那勝利就在眼前。

    遠處的夕陽還未升起,初春的淩晨也顯得分外寒冷。

    借著黑幕的掩護,周宇已經率領包括毛仁宇在內的一百餘人潛伏到距離漢附軍軍營不到百米距離之內。

    他凝聚雙目,看向遠處的軍營,想要知曉麵的狀況。

    大概是因為還沒到天亮,所以白天時候總是在訓練的士兵還在睡眠之中,並沒有蘇醒過來,軍營透著一種讓人感到窒息的寂靜。

    唯有豎起的火盆之中,依舊劈啪啦的響著木柴被烤焦的聲音,跳動火焰也將整個軍營照的是通透無比,偶然的時候有身影閃過,卻是那正在巡邏的士兵。

    這種狀況,簡直就是最佳的偷襲時候。

    雖是如此,但周宇卻更為緊張,甚至手心都開始冒汗了,越是即將成功的時候就越會失敗,這乃是他的人生信條,今日時候也不例外。

    “準備好了嗎?”

    壓低聲音,周宇生怕驚擾了遠處的寧靜。

    “所有人,都做好了準備!”

    毛仁宇也點點頭,表示已經明白,然後對著身後揮揮手,身後的草地一片寧靜,但他們卻知曉在這片草叢之中,藏著一百多位死士。

    周宇張開口,濕熱的氣息凝結成霧,納入肺中的冷氣,讓他神經為之一振,隨後吩咐道:“很好,那就隨我一起進攻!”

    說吧,他便一馬當先直接衝了出去,深厚的真元讓他的身形猶如旋風,便是有高大的柵欄也拒馬也難以阻擋,眨眼間便落入了軍營之中。

    拔出腰間利劍,周宇猛地一揮,無形劍氣橫掃而出,立刻就將那火盆盡數掃落在地,而那用來阻擋人馬的柵欄也“砰”的一聲變得一地碎片。

    這番動靜,立刻就驚起了那巡邏的士兵。

    從遠處,陣陣腳步聲混著鐵甲撞擊聲,朝著這邊衝過來。

    眼見篝火熄滅,毛仁宇心知時間短暫,立刻站直身子,雙腳猛地用盡,朝著那軍營衝去,口中喝道:“所有人,跟我一起上!”

    於草叢之中,頓時站起了上百道身影,一個個全都邁開步伐朝著那軍營衝去,口中也是高升喊著“殺”,隻為了能夠將這軍營之中助紂為虐的漢附軍盡數鏟除!

    

Snap Time:2018-08-21 13:46:13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