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五十章姐妹情深

  
  “主公!這些菜肴已經髒了,我重新整治一桌來。”
  俯身道歉,蕭星身形匆忙,未等蕭鳳反應過來,便速流星,自這些離開。
  蕭鳳看著這一幕,不免感到黯然神傷,之前那個消息,很顯然對蕭星打擊極為嚴重。
  楊承龍和蕭景茂兩人對視一下,立刻便達成了協議,皆是俯首勸道:“還請主公三思,莫要陷入臨安奸計之中。”他們倆也多年跟隨在蕭鳳之後,對於蕭星、蕭鳳之間的關係,自是心知肚明。
  而那蕭星性格溫婉,在蕭鳳離去的一段時間之內,更是對整個赤鳳軍起到了相當的作用,在軍中威望也是不差。
  若是因為此事,令兩人離心,那才是令人擔憂。
  “放心吧,她的話我自然會處理妥當。隻是你們對於那個所謂的趙孟,有何打算?”微闔雙目看著遠去的身影,蕭鳳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
  “啟稟主公。如今時候推卻此事,已然不行。依我看,不妨先將他迎入長安城。”蕭景茂心知兩人關係,卻因為世俗原因,始終不曾公開,不免為蕭星感到有些憋屈,順便的也對趙孟更是怒火中燒。
  但那廝代表著宋朝,他卻也不可能當真拒絕!
  楊承龍輕哼一聲,喝道:“迎入長安城?難道你當真打算如臨安所願,完婚嗎?”
  “當然不可能。畢竟這隻是權宜之策,之後的話還要看主公如何做。畢竟這乃是主公的婚姻大事,又豈能一如尋常百姓那般隨意?若是沒有一個三媒六聘,還有選定良辰吉日的話,如何能夠現出主公尊貴身份?”蕭景茂緩聲訴道。
  楊承龍恍然大悟,訴道:“你是說,拖?”
  “沒錯。而且在這段時間內,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也猶未可知呢。”蕭景茂嘴角翹起,帶著幾分猙獰。
  蕭鳳聽罷之後,也是若有所思,卻問:“關於鐵路以及軍隊之事,你們可曾準備妥當?”
  “主公!鐵路的話,長安至銅川已然完成,而至寶雞鐵路完成一半,至於汾州於商州鐵路,尚在勘探之中。”蕭景茂一時不懂,張口回道。
  因為赤鳳軍力量有限,所以規劃之中的鐵路被分為一期和二期。
  其中一期鐵路因為大多位於平原地帶,無需跨越高山和河流,所以進展迅速,但譬如汾州以及商州兩地鐵路,卻需要穿越群山峻嶺,建造起來殊為不易,所以直到現在都未曾開工,尚在探討之中。
  “已經進展到這種程度了嗎?”蕭鳳沉思片刻之後,便道:“既然如此,那不如今日便展開行動。”
  蕭景茂再度問道:“行動?什麼行動?”
  “主攻所說,難不成是北伐?”楊承龍心思一轉,立時通透起來。
  “沒錯。”
  蕭鳳頜首訴道:“正所謂兵貴神速,那蒙古定然料不到我竟然會挑選此刻下手,到時候兵鋒所致,便可以一舉拿下陝西諸地。其後,我們便可以利用當地資源,加鐵路建造速度。而等到鐵路一旦完成,便是他蒙古千軍萬馬到來,我們也可以輕易擋住。”
  “原來如此。而且戰事一開,主公勢必蒞臨前線,親率大軍出征。至於所謂婚姻,自然也可以往後推托。到時候,我們便可以采取其他手段,廢掉這件事情。”楊承龍也是一臉陰森,話語之中絲毫不掩敵意。
  蕭鳳點點頭,回道:“既然如此,那長安城便拜托你們了。”
  “主公放心,我們倆定然竭盡全力,確保長安城安然無恙。”
  兩人一起頜首,向蕭鳳送上自己最高的致敬,而在心中更是已然宣判那來者之罪。
  送走兩人之後,蕭鳳鬆了一口氣,目光掠過遠處走廊,眼見地上一處綠色衣,便知曉之前蕭星一直躲在暗處偷聽,遂說道:“星兒,他們已經走了,你可以出來了。”
  清風送香,柳枝橫斜,光影縱橫之中,一襲婆娑綠影緩步踏上悅華亭。
  蕭星放下手中漆盤,卻感雙眸之中,噙著幾分淚水,問道:“姐姐,你又要離開了嗎?”
  此舉雖是為了避開那姻親之事,但卻也早就在赤鳳軍未來戰略之內,屆時無論如何,蕭鳳勢必要離開長安,再度踏上那不知生死的戰場之上。
  她心中擔憂,卻也知曉難以阻擋。
  “沒辦法。畢竟北伐之事事關緊要,若是沒有我坐鎮的話,極有可能失敗。我朝固然發展迅速,但蒙古也非尋常之輩,那阿堣ㄜ翿o四汗國支持,其實力比之當初蒙哥,亦是不減。”拍了拍身邊座位,蕭鳳示意蕭星坐在自己的身邊,滿是歉意的說道。
  蕭星抿住嘴唇,神色有些悵惘,又問:“姐姐。你說這戰爭,什麼時候可能結束?”
  “不清楚。”蕭鳳搖搖頭,一臉的苦澀。
  她今年已經四十多了,隱隱之中已經感到身體已經開始顯現出衰竭之象,若是就此安心休養倒也罷了,但若是繼續征戰的話,或許便有可能導致功體受損,到時候便有天人五衰之象。
  所以她才會感到害怕,想要趁著自己如今實力還在的時候,將這亂世終結。
  蕭星一時神傷,口中呢喃著:“為何要讓這天下恢複和平,卻是如此困難?”
  起初時候,她之所以奮起抵禦,所求者不過是為了父親報仇,然而等到川蜀之戰,徹底粉碎蒙哥陰謀之後,她卻又感到疲憊不堪,不知自己究竟為何要做這種事情,遂直接丟下手中之事,就此隱退下來。
  而在長安定居之後,蕭星也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每日輔助蕭鳳處理政事,順便照顧其起居之事,雖然顯得極為平淡,但卻勝在穩定和平。
  而這些和平的日子以來,實在是蕭鳳平日最樂的時光。
  但因為那蒙古和宋朝,這和平時光,卻也煙消雲散了。
  蕭鳳無奈搖頭,眼見蕭星雙眸含淚,遂直接將其攬在懷中,伸出手將那淚水拭去,卻是對著那明媚眼睛,莊重訴道:“不清楚。但是我對你發誓,傾盡一生之力,定然要讓神州,重新恢複和平。”
  “姐姐。和平什麼的,其實也沒那麼重要。”
  蕭星皓腕不覺握緊蕭鳳之手,目中透著擔心:“隻是姐姐你也知曉,那戰場凶險莫測,實在是危險至極。無論如何,你都要確保自己安然無恙。知道了嗎?”
  “當然。”
  蕭鳳宛然一笑,戲謔般的捏了一下蕭星鼻子,笑道:“畢竟你這麼漂亮,我怎麼舍得丟下?”
  被這一說,蕭星頓時羞紅了臉,輕輕戳了一下蕭鳳胸口,訴道:“姐姐你也真是的,怎麼說這些胡話?”
  “我不僅敢說胡話,還敢做胡事呢。”
  蕭鳳故作怒意,卻將蕭星攔腰一抱,也不管她如何斥責,便朝著遠處閨閣走去,“趁著現在還有些時間,咱倆不如先來個洞房吧。”
  

Snap Time:2018-10-21 14:51:39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