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三十八章米鋪的變化

  
  遠處斜陽好似那熟透的柿子一樣,已然要落地。
  走在街道之上,蕭鳳卻是有些踟躇,心中暗想:“我今日入宮之事,那朱玉真定然看在眼中。若是就這麼告訴她,隻怕也是不妥。唉,先拖一段時間再說吧。”打定心思,也沒準備回鳳梧府,便走到禦街之上,欣賞此地的景色。
  這臨安城倒也不愧是天子腳下,明明已經臨近傍晚,但那些人卻還沒有回家,依舊在這寬闊的街道上遊玩。
  街道兩側的商鋪的商家,也在店前早早的就掛上了燈籠,略微有些暗沉的燭光照亮了街道,也讓那些人兒臉上添了幾分喜色,整個城市充滿著瑰麗的色彩。
  不過蕭鳳畢竟是穿越來的,對於夜景之色早就疲倦,所以也就見怪不怪了。
  但是此行除卻了和宋朝聯盟一事之外,最重要的卻是是否能夠從這堨普}商路,獲取赤鳳軍急需的糧食、布匹、鹽巴等重要物資,以目前關中一帶的競技水平可支撐不了赤鳳軍的軍事行動,所以才迫切需要宋朝援助。
  隻見蕭鳳走到一邊的糧鋪之中,指了指那些粟米,問道:“商家,這米多少錢一斤?”
  “八十一斤!”那商家張口便道。
  一邊的大娘有些驚訝,問道:“八十?昨天不還是七十五嗎?”
  “沒辦法,現在糧食緊缺,大家都在抬價,我如果還不抬價,隻怕會被那些行長給罵死。”那商家搖搖頭,訴道。
  那大娘急了,連忙道:“說什麼糧食緊缺?我昨天還看你往鋪中運了十大車糧呢。一句話,七十五,賣不賣?”
  “七十五?你去看看別家商鋪,誰不是八十一斤?我若是不漲,還怎麼活我?”商家擺擺手,示意那大娘離開。
  大娘也是惱了,喝道:“八十一斤?你當我這錢是當鋪媊悛熄隉H我看你就是存心喝血,還有沒有良心了?”
  但商家卻是始終堅持,反駁道:“誰不知道張家糧鋪最大,他家也是八十一斤。你讓我七十五賣?那我豈不是找死嗎?一個字,八十一斤,要麼買、要麼滾蛋。”
  “這該殺的濁河龍王,不是在埋汰人嗎?八十一斤,也不知曉究竟是怎麼搞的。”那大娘雖是碎碎念著,但人畢竟還得吃飯,她也隻好硬著頭皮自兜中掏出錢幣,付了錢之後便將自己的米袋遞上去,讓那商家稱好之後便從此地離開。
  蕭鳳在旁邊瞧著稀奇,正見那大娘欲要離開,連忙喝住問道:“你說那濁河龍王究竟是誰?聽你們的話兒,似乎很厲害?”
  “你不是本地人?”那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蕭鳳,問道。
  蕭鳳頜首回道:“初來乍到,所以不是很明白。”
  “哼哼。張家米、嶽家茶,趙家的鹽巴無人沾,朱家的布匹不敢穿。”那商鋪忽的冷笑一聲,充滿譏諷的說道:“你竟然就連這四家都不知曉?”
  蕭鳳頓生好奇,問道:“哦?這其中,莫非有什麼玄機嗎?”
  “哼哼!這張家便是那清河郡王張濡。至於那嶽家,則是嶽珂那老混蛋。他們祖輩倒是凶猛,隻可恨這幫家夥久居臨安,早就忘記了昔日祖先鏖戰沙場的雄風,剩下的也就隻是欺壓老百姓罷了。”
  那商家似是想到痛處,立時就咬牙切齒的罵道:“但若論盤剝之能,這兩家卻還是屈居其下。而誰不知曉,當今官家之弟,也便是榮王府趙與芮,更是直接占據了整個鹽引!一張鹽引十萬貫,輕輕鬆鬆便奪了別人百年基業。至於那朱家?其祖朱熹倒也有些威名,隻可惜傳承至今也是墮落了,以官府手段強奪布鋪,這廝也是有一手的。”
  “原來是這樣?”蕭鳳了然。
  正所謂壟斷締造腐敗,她在前世時候便屢見不鮮,對這種事情隻需要稍稍一想,就知曉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錯。”那大娘一聲長歎,哀歎道:“誰不知曉,這臨安城之中,一半以上的糧鋪都是屬於清河郡王張濡府中的?”
  “清河郡王?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會稱他為濁河龍王。”
  蕭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濁河龍王乃是蔑稱,完全就是類似於那些諢號一樣,而且還並非是好名聲。
  那大娘哀嚎一聲,訴苦道:“若是那張家能夠布善好施也就罷了。但是他們卻仗著自己乃是郡王之後,不僅僅廣置田產,如今已有百萬餘畝。單單是每年租米,便多達近百萬石。如此之多的糧食,若是能夠用來救濟災民也就罷了。但是他們卻以此欺行霸市,不僅僅聯絡其他米行,若是米價有所降低,便會收縮糧食,以求能夠抬高米價。若有不從者,便勾結官府,將我等治罪。我等無奈,也隻好隨著他們一起進價了。如此一來,這臨安城之中,米價居高不下,咱們還咋活啊。”
  “如此一來,這張家倒也不愧是濁河龍王。”蕭鳳不禁皺眉,對那張濡卻是起了幾分戒心。
  當初見到此人之後,還以為這人乃是什麼彬彬有禮之輩,但現在且看他對待這城中百姓,便知曉此人隻怕也是善於偽裝之人。
  那商家亦是訴起苦來,道:“你們也罷。但是你可知曉我這米多少錢進得?”
  “多少?”蕭鳳看去。
  那人一張手,比劃了一下:“八十三一斤!”
  “進貨的比賣貨的更多?”蕭鳳眉梢微挑,訴道:“這麼說來,那廝是存心打壓你們?”
  “沒錯。誰讓他張家壟斷了整個臨安城糧食通道?咱們米鋪又沒有別的進貨渠道,若要生存下去,也隻有從他手中進貨了。隻不過這麼下去,我這米鋪啊,遲早要玩。”搖著頭,那商家似是感覺心煩,將那米稱好之後遞給大娘之後,便直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兀自生著悶氣。
  那大娘亦是一臉憂愁,訴道:“唉。若是你家也倒閉了,那我難不成到那張家米鋪嗎?”
  “怎麼了?莫非這張家米鋪,也有問題?”蕭鳳繼續問道。
  “沒錯。那些個混蛋,就知道望米中摻沙子,一斤買回去最多也就九分。唉,這日子是越來越艱難了。”搖著頭,大娘接過米袋,也朝著自家回去。
  蕭鳳搖搖頭,卻自懷中取出一錠銀子,遞給大娘之後訴道:“這些算是你陪我說話的謝禮。”然後也不管兩人驚訝,便從這娷鰶},又是朝著遠處行去,一邊走一邊看著兩側的情況。
  “之前沒怎麼注意到。不過這麼一看,這堛瑤T是落寞了。”
  蕭鳳這才有所了解,側目看向了那些商鋪,卻覺得這些商鋪稀疏了許多。
  偶有商鋪緊閉,其中毫無燈火亮著,很明顯其主人隻怕也是難以經營,隻好將這商鋪給放棄了。
  也不知曉究竟是怎麼回事,大抵是因為心中念著那大娘所說的話,陰差陽錯之下蕭鳳卻又來到了一個糧鋪之前,隻見那高懸的“張”字標記,很明顯便是張家名下的糧鋪。
  這糧鋪倒也大氣,其中的客人也遠超之前的米鋪。
  隻不過那些人皆是麵有慍怒,隻是始終隱忍不發而已。
  而蕭鳳一經踏入,那正在忙活的商家雙目一亮,已然迎了上麵,口中稱道:“這位客官,你今日到這堥茞鰜D是買米的?”見到蕭鳳目光落在那堂中大米,他趕緊訴道:“不過這些米乃是尋常之米,想必絕不適合客觀口味。而在內中還有上等的大米,不如且隨我一來?如何?”
  “那你就在前麵帶路吧。”
  蕭鳳神色不動,稍稍點頭示意對方帶路,隨後側目掃過那些放在米倉之中的米粒,果然在其中攙著一些塵土和碎石。
  待到走入內堂之後,蕭鳳又是凝目望去,便見在這內堂之中也是有一些人,不過這些人比之外麵少了許多,而身上穿著的也不是粗布衣衫,皆是和她一樣的玲瓏綢緞。
  “原來如此。是通過衣服看出我的身份嗎?難怪對我如此殷情?”
  側目看了一下那商家,蕭鳳心中了然。
  若以這察言觀色的本領,這一位自然要超過之前那一位,不僅僅沒有抱怨自己心中的無奈,反而始終都維持著笑意,即使這笑意隻是針對她一人而來的,甚至還明白差異化銷售!
  “你這米多少錢一斤?”
  蕭鳳走到那些米倉之前,伸出手抓了一把。
  粒粒飽滿、顆顆晶瑩,這些米果然如這商家所言,乃是上等的大米,比之之前那位也要超出許多來。
  “這米乃是產自寧化的貢米,隻有大內才有,和外麵那些占城稻可不是一個等級的。所以價錢也不便宜,一斤三百!”商家連忙點頭訴道。
  蕭鳳頜首回道:“確實也不貴。”眉梢微皺,又是側目望去,問道:“不過你說的占城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占城稻?”
  那商家一時詫異,旋即訴道:“這占城稻乃是真宗所推廣的,因為其高產、耐旱、早熟,所以被廣泛種植。但是這占城稻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其所產米粒甚是幹癟,不是很飽滿,吃起來特別糝牙,所以也就平明百姓才吃這個,對於你這種非富即貴之人來說,也隻有這等貢米,才是您最佳的選擇。”
  

Snap Time:2018-10-19 08:22:25  ExecTime: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