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二十三章鳳梧府

  
  不理會周圍人議論紛紛,馬車在禁軍的守護下,“咯吱咯吱”壓著鋪設好的石板,緩緩駛向前方已經準備妥當的府邸。
  而在府邸之前,李庭芝已經帶著府中的護院、丫鬟們站在門口,見到遠處前來的馬車,心中緊張之下,卻是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所說的也大抵和蕭鳳的到來有關。
  李庭芝眉梢微皺,輕輕咳嗽一下,眾人立時停住話語不敢出聲,身子亦是挺直,唯恐讓人看出自己不敬之處。
  遠處,馬夫眼見已經來到府邸,輕輕拉了一下韁繩,八匹戰馬齊齊停住,而那車子也應聲止在府邸之上,眼見車中之人來到,眾人一時間也是緊張不已。
  李庭芝深吸一口氣,來到了嶽琪身前,微微躬身謝道:“嶽將軍,這一路幸苦你了。”
  “此為國朝重事,而我為忠良之後,豈能容許有歹人壞此良機?所幸一路上平安無事,倒是讓你擔心了。”嶽琪拱手訴道:“如今時候,赤鳳軍統領已經安然抵達,我應該前往官家那述職。而之後府中的安全事宜,就拜托你了。”
  李庭芝頜首回道:“那就多謝嶽將軍了。”
  正在這時,卻自馬車之中傳來一個聲音,聲音清脆悅耳,但卻透著森羅威嚴之色。
  “已經到了嗎?”
  平淡的一句話,頓時讓嶽琪、李庭芝兩人真元一凝,幾乎難以喘息。
  他們兩人立時頜首,訴道:“已經到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應該下車了吧!”
  蕭鳳緩緩訴道,這馬車雖是寬闊,容納三人完全是綽綽有餘,但若是在這麵呆久了,便會感覺分外憋悶,隻是她礙於宋朝禮節問題,故此也不好推辭,便由著對方安排。
  如今抵達安排的府邸,她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從馬車出去,呼吸那自由流動的空氣。
  被這一問,兩人麵麵相覷,互相對了一眼,旋即訴道:“自然可以!”
  “很好。楊鳳還,你且幫我挑開帷幕,讓我出去。”蕭鳳吩咐了一聲,隨後便從馬車旁邊鑽出一人來,正是楊鳳還。
  見到此女,眾人齊齊看去,齊齊歎道:“好一個鍾天地之靈秀的少女。”心中亦是想道:“隻是一位丫鬟便有如此姿色,那赤鳳軍首領又該是什麼模樣呢?”
  楊鳳還剛一落地,餘光一掃周圍人目光盡數集中在自己身上,頓感身子一抖險些跌倒在地,口中連連喘了幾口氣方才恢複下來,這般場景對她來說還是第一次,自然感覺壓力甚大。
  強壓心中緊張,楊鳳還顫抖著雙手,捧著手中玉杖抵到帷幕之前,然互將其緩緩拉開帷幕,訴道:“還請主公下車!”
  這一聲,似是在宣告什麼一樣,令眾人皆是齊齊屏息,靜待著其中之人的道來。
  皓腕自車中探出,於朱紅色的衣衫之下,真如那雪山之巔的白雪一般皎潔無雙,不染絲毫塵埃。其後,眾人卻感眼前一黑,似乎整個天空瞬間暗下,過了一會兒方才恢複,隨後凝眉望去方才見到於府邸之前,正立著一個少女。
  此女身著一件黑袍,但是於袖口還有衣襟之處,卻是以朱紅點綴,隻是尋常的紅黑搭配立時便令蕭鳳全身上下,都透著神秘至極的霸道風采,也將其那獨霸天下的氣質彰顯出來,而她那一襲烏黑秀發簡單的束在腦後,頭上僅僅插著一根玉簪,如此簡單的裝束更是多出出塵之色,將其和別人完全獨立開來。
  “恭迎蕭統領拜訪鳳梧府!”
  且見此人,遠處眾多丫鬟、護院紛紛俯首拜倒在地,口中連連稱呼起來。
  “各位無須多禮,還請起身吧。”蕭鳳輕輕一揮,立時便讓眾人紛紛立起身子,也不理會他們驚詫的神色,便邁開步伐朝著那府邸走去。
  緊隨其後,楊鳳還、朱玉真亦是連連跟上,唯恐落後一步。
  隻是這時,遠處正欲離開的嶽琪卻神色一愣,不由得勒住戰馬,凝目朝著朱玉真望去。朱玉真似是察覺到嶽琪目光,立時便低下頭,將整個臉蛋遮住,步走入府邸之中,不見蹤跡。
  李庭芝並未察覺,隻見嶽琪還待在府邸之前,便問:“嶽將軍不是說要回到宮中述職嗎?為何停在這?”
  “沒什麼。隻是看到許久未見麵的熟人了,所以才一時愣住,若有得罪還請抱歉。”嶽琪連忙躬身謝道,便一拉韁繩,令胯下戰馬帶著他朝著遠處皇宮奔去。
  這一路上雖是波折不行,但是也有許多事情需要告訴官家,自然沒有時間停留。
  李庭芝暗歎一聲:“這一路雖是安全了。但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希望日後能夠稍微有些安穩的日子啊!”臉上全數布滿苦澀,他似乎已經看到這臨安城中,究竟會因為蕭鳳的到來,而掀起多大的波瀾?
  這一切,無人知曉!
  但李庭芝明白,自今日之後,將再無安眠之日了。
  進入府邸之內,蕭鳳一掃府中之景,便感覺一股喜慶之色撲麵而來,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嶄新的,包括房梁、瓦簷還有紅漆,皆是新完成的,可以看見這宋朝究竟廢了多少功夫。
  “沒想到這宋朝做事倒也,居然在月餘時間就將整個府邸翻新了一遍!”楊鳳還就像是那剛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樣,四下張望著,看著這一切;“而且這環境比之咱們的政樞府也是一點不差。看來他們也不想傳說之中的那樣拖遝啊!”
  蕭鳳笑了笑,回道:“殺頭的生意有人做,沒錢的買賣無人幹。若是將大把的銀子灑下來,就算是將整個府邸給你重新蓋一間都有可能,更勿論將其重新翻新了一遍。”
  和赤鳳軍締結盟約,乃是當今政事堂既定的目標。
  而為了能夠讓蕭鳳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那些朝中相公自然砸下諾大的資金,就是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鳳梧府修建完畢。在金錢的刺激下,那些商人如何不會使出各種手段,令這所府邸重新煥發生機?
  “這倒也是!”
  楊鳳還輕輕一笑,訴道:“咱們也沒有跟他們說過這種要求,就連那歡迎儀式也未曾插嘴。沒想到這些人便迫不及待弄出這些東西來,顯然隻是為了從中撈錢罷了。”
  她作為主事,自然也見過許多貪官汙吏來。
  這些官僚最怕的不是有事,而是沒事,畢竟啥事都沒有,就沒有地方撈錢了,但若是有事的話,甭管這事是好是壞,他們一點都不會理會,隻是想要從中上下其手,看看能不能弄出一點錢來。
  翻新這些府邸,便是這個緣由。
  蕭鳳亦是嗤之以鼻,嘲諷道:“沒錯。將百姓獻上的眾多賦稅用於這些華而不實的地方,就是為了能夠滿足我一人住所之用。看來這個朝廷,也算是腐朽至極了。”
  想當初,蕭鳳為了能夠便於處理政務事情,準備修建政樞府的時候,軍中一應人等皆是存有大興土木,建設一座宮殿的意思。
  更甚者,還有建議
  唯有她力排眾議,以長安城之中諸多富豪遺棄的府宅為根本進行改造,方才有今日政樞府之景,
  微微側目,卻見朱玉真眼神飄忽不定,便有些擔心問道:“
  “沒想到這宋朝做事倒也,居然在月餘時間就將整個府邸翻新了一遍!”楊鳳還就像是那剛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樣,四下張望著,看著這一切;“而且這環境比之咱們的政樞府也是一點不差。看來他們也不想傳說之中的那樣拖遝啊!”
  蕭鳳笑了笑,回道:“殺頭的生意有人做,沒錢的買賣無人幹。若是將大把的銀子灑下來,就算是將整個府邸給你重新蓋一間都有可能,更勿論將其重新翻新了一遍。”
  和赤鳳軍締結盟約,乃是當今政事堂既定的目標。
  而為了能夠讓蕭鳳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那些朝中相公自然砸下諾大的資金,就是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鳳梧府修建完畢。在金錢的刺激下,那些商人如何不會使出各種手段,令這所府邸重新煥發生機?
  “這倒也是!”
  楊鳳還輕輕一笑,訴道:“咱們也沒有跟他們說過這種要求,就連那歡迎儀式也未曾插嘴。沒想到這些人便迫不及待弄出這些東西來,顯然隻是為了從中撈錢罷了。”
  她作為主事,自然也見過許多貪官汙吏來。
  這些官僚最怕的不是有事,而是沒事,畢竟啥事都沒有,就沒有地方撈錢了,但若是有事的話,甭管這事是好是壞,他們一點都不會理會,隻是想要從中上下其手,看看能不能弄出一點錢來。
  翻新這些府邸,便是這個緣由。
  蕭鳳亦是嗤之以鼻,嘲諷道:“沒錯。將百姓獻上的眾多賦稅用於這些華而不實的地方,就是為了能夠滿足我一人住所之用。看來這個朝廷,也算是腐朽至極了。”
  想當初,蕭鳳為了能夠便於處理政務事情,準備修建政樞府的時候,軍中一應人等皆是存有大興土木,建設一座宮殿的意思。
  更甚者,還有建議
  唯有她力排眾議,以長安城之中諸多富豪遺棄的府宅為根本進行改造,方才有今日政樞府之景,
  微微側目,卻見朱玉真眼神飄忽不定,便有些擔心問道:“
  

Snap Time:2018-11-21 05:38:53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