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一十七章匆忙中比賽開啟,形式急段陵上場(18-08-09)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陽波瀾將起,見國公互贈禮物(18-08-09)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為名,為融合夥夫開始(18-08-09)     

第二十二章天淵之隔


    “說什麼為民考慮,還不是怕他們嗎?”

    賈似道不以為意,長袖一甩棄下呂文德,就從此地離開。

    對這些事情,他卻是受夠了。

    看著那遠去身影,呂文德埋怨道:“雖然你姐姐乃是官家寵妃,也是忠良之後。但如今危急情況下,官家可未必就願意為你得罪赤鳳軍!以後,你就好自為之吧。”正說著,自府中又是走出兩人來,其中一人見到呂文德,立時叫了一聲:“大哥!”

    呂文德乍聽有人喚自己,立時側目望去,旋即驚喜起來:“原來是小六子!你怎麼在這?”

    隻因為那人正是他的六弟呂文煥,和呂文德一身武藝不同,這呂文煥頗有才華、猶擅詩文,故此前來臨安,想要一試科舉,看看能否金榜題名,也來一個光宗耀祖。

    呂文煥亦是一臉歡喜,一步上前頗為激動的握住呂文德的雙手,興奮的說道:“我和漢輔兄進京趕考來者,因為見到此地熱鬧非凡,便跑到這觀景。卻沒想到居然在這見到大哥了!”

    “哦?那這一次,你可有萬全的機會?”

    呂文德自是高興,他自恃武藝高超,但無奈學識不行,所以早早放棄了科舉一途,自投宋軍之中另謀出路。

    呂文煥神色一愣,苦笑道:“臨安城中臥虎藏龍,我那些微末伎倆如何能夠進入朝中諸位恩公眼中?”說著身形一側,卻是露出身後之人,介紹道:“譬如我身邊這位,其學問便遠超於我。”

    呂文德仔細一瞧,且見此人身形微拱,應當是長久伏案所製,臉上淨白並無絲毫胡須,顯然也是好潔之人,而起體內更是傳出陣陣如潮如浪般的湧動之聲,很顯然其修為已臻巔峰,當超過自己。

    “那不知這位又是何人?”呂文德暗自驚訝,連忙躬身問道。

    然而此人卻是眉梢微皺,似是有些不悅,正待說話時候,呂文煥連忙介紹道:“哥!此人乃是衢州人士,姓留名夢炎,乃是白鹿洞書院高徒,亦是當今政事堂鄭清之之徒。”

    “哦!原來是白鹿洞書院高徒,呂文德慧眼蒙塵,未曾看出來,實在是失敬失敬!”呂文德趕緊屈身拜道,卻不敢有絲毫懈怠。

    彼時宋朝之內,四大書院並立,其中屢有地仙現世,所培育出來的諸多學子亦是廣播於朝廷之中,彼此互相糾纏,形成了龐大的文官體係,他雖是趙葵門下之人,但畢竟不是親傳弟子,麵對這些高門子弟自然不敢有所懈怠。

    但留夢炎這才微露笑意,下巴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點了一下,算是回應了呂文德:“看來你便是呂文德了?”

    “沒錯,正是在下!”

    呂文德眼見對方態度輕蔑,雙眉不禁蹙緊,但心中一想便旋即鬆開來。

    此刻他不過是一介尋常校官,而對方卻是白鹿洞書院高徒,兩者根本不是同一級別,若是惹惱對方隻怕便會遭到對方的報複。

    “你的事跡我也曾聽過。”留夢炎繼續道:“能在萬軍之中取人首級,你倒是有昔日關羽之勇。隻是可惜若是隻有武勇之力,隻怕你的日子,可就難了!……”一邊搖頭,一邊還嘖嘖稱奇,似乎是在嘲諷著呂文德。

    立在一邊,呂文煥亦是察覺到留夢炎口中譏諷,便從旁勸道:“漢輔兄!我知曉你素來對武將存有敵意,但若非他們浴血奮戰,如何能夠保證此處安寧和諧?你這般說來,是不是過了?”

    “唉!你啊,還是什麼都不明白?”留夢炎看著呂文煥,嘴角之處都充滿著譏誚。

    呂文煥眉間怒氣橫生,先隻是輕輕的搖著頭,旋即驀地抬高聲音,喝道:“對不起。我真的不明白!我隻知道他是我的大哥?知道了嗎?”

    “你若是執迷不悟,甚至包庇縱容你哥,日後自然能會知曉緣由。”留夢炎卻沒興致理會在場兩人,臉上始終帶著那副高傲模樣,施施然的從這離開了。

    呂氏兄弟雖是惱怒,但是這卻並非他們老家霍邱縣,於臨安之中當街暴打進京趕考的士子,絕對會讓當今南朝官家震怒,而最後隻能是他們自己倒黴罷了。

    對於此事,他們兩人也隻能撂到一邊了。

    而呂文煥許久未曾見到自己大哥,心中想念之下也連連詢問呂文德關於前線戰事。

    直到這一刻,他才弄明白這所官府,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在忙碌。

    “原來是赤鳳軍統領要來?”口中念叨著,呂文煥對那人甚是感興趣,能夠以一人之力從蒙古垓心之處拉出一條軍隊,並且屢屢重創敵人,這番宛如傳奇小說之中的情節,自然讓這些學子為之憧憬,呂文煥自然也不意外。

    呂文德頜首回道:“沒錯。她的確是要來。”然而一想留夢炎、賈似道兩人表現,呂文德卻感覺這臨安城之中,似乎出現了數條暗流,而這些暗流明顯是針對赤鳳軍蕭鳳而來的。想到這,呂文德心中但有更甚:“難不成這一次會有什麼大事情發生嗎?”仔細推算一下,卻感覺這個大有可能。

    “哥哥,你也曾經和赤鳳軍合作過,卻不知曉你是否見過此女?”

    呂文煥卻是首次知曉,張口問道:“是不是當真和說書人說的那樣,乃是九天玄女下凡?”

    呂文德頓時笑了,輕輕摸了摸呂文煥的頭,甚是關切的說道:“孔夫子曾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這些不過民間傳說,如何算的是真的?你還是好好休息複習課本,好在科舉之中一舉成名。知道了嗎?”且見那留夢炎的得意樣子,不免感覺露出幾分哀傷,數番苦戰卻比不過對方一朝成名,這實在是讓呂文德感覺心中惱怒。

    隻是四大書院實力何其龐大,僅憑他一人如何能夠對抗?

    “兄長。我明白了。”

    呂文煥連連頜首,想著之前父兄被留夢炎汙蔑之狀,亦感心中怒意橫生,早在心中暗自下定注意,決定在科舉之中一舉成名,唯有如此方能不愧對族中栽培。

    兩人之前本就天涯海角、各在一方,今日在這一見麵,自是感覺無比意,些許朦膿睡意也是驅散,便找了一個僻靜地方抵足相談,一直到東方白肚皮泛了起來方才停歇,各自倚著柱子睡了過去。

    也不知曉過了多長時間,遠處忽然傳來數聲炮聲,頓時讓兩人驚醒。

    “這是什麼聲音?”

    呂文煥整個人如同被灌了一桶冰水一樣,瞬間醒轉過來。

    呂文德凝神一聽,訴道:“是火炮!”

    “火炮?便是你曾經提起來的由赤鳳軍率先製造的火炮?”呂文煥立時恍悟,口中讚道:“沒想到這火炮竟然有如此威力。一發之下、聲震數,難怪蒙軍望風披靡,根本就毫無抵抗能力!”複有有些疑惑,訴道:“隻是這炮聲究竟是怎麼回事?又是從何處傳來的?”

    “不清楚,我們去看看?”呂文德看過來,眼中一副詢問的樣子。

    呂文煥連忙點頭,神色雀躍無比:“沒錯!而且如此大的動靜,若非有官家準許,別人應當不可能進行。莫非是赤鳳軍統領蕭鳳來了?”

    “或許如此!”呂文德亦是微微頜首。

    兩人打定主意,立時便從亭中起來,朝著遠處掠去。大約走了半刻鍾的時間,兩人便來到街道旁邊,旋即就見到於街道兩側之上皆是立著禁軍,他們莫不是身負重甲、手握利刃,冷峻的麵龐上閃著戾氣,管叫那些敢於冒犯的家夥身首異處。

    昂著頭,呂文煥努力的朝著遠處看去,就見一輛豪華馬車正從城門口踏入其中,透過帷幕隱隱之中可以看到其中坐著一位少女,便道:“那便是赤鳳軍統領嗎?”

    “應當是的!”呂文德身軀緊張。

    雖是相距足有一之遙,但他依舊可以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一股威懾之氣,這股氣比之趙葵亦是不遑多讓,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八乘馬車,還有禁軍開道。這赤鳳軍統領好大的氣派,竟然讓當今如此看重?”呂文煥一邊看著,也一邊感到越來越驚訝,不免咂舌問道。

    呂文德回道:“此人修為已然達到地仙,更有蝸皇之力護身,便是當今聖上也難以對抗。而朝堂諸公雖是實力強盛,但莫不是垂垂老矣,若是和此女爭鬥,如何能敵?更何況此女亦非隻是一人,其麾下兩位徒弟亦是和她一樣,成就地仙之軀,麾下帶甲士兵多達十萬,否則如何能夠力抗蒙古,轉戰千將那京兆府給奪了?”

    “哦?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這等天才!”呂文煥更是驚詫莫名,眸中隻剩下羨慕。

    他本以為這世間,留夢炎這等人物便是天才了,孰料這世界居然還冒出蕭鳳這等人物來,如此差距更是讓他心生畏懼,幾乎不敢直視對方。

    呂文德亦是苦笑起來:“沒錯!這個世界總是存在一些人,讓你懷疑自己是否不夠努力。”

    需要知曉,蕭鳳和他也是一樣年齡,皆是雙十年華,然而他現在卻官途被阻,以至於需要在這臨安城中百般通融,以求能夠一展才華,但對方現如今卻是帶甲上萬、幅員千的一方諸侯。

    如此差距,當真是天淵之隔。

    

Snap Time:2018-08-21 18:06:26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