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三十三章掀起的風暴(18-05-20)      第三十二章老巢(18-05-19)      第三十一章調兵令(18-05-18)     

第七十章陷濟南李難動,聞噩耗發兵濱州


    三月戊午,有旨:“非中書省文移及兵民官申省者,不許入遞。”己未,括木速蠻、畏吾、也可溫、答失蠻等戶丁為兵。庚申,括北京鷹坊等戶丁為兵,蠲其賦,令趙炳將之。辛酉,宗拔突言河南有自願從軍者,命即令將之。遣鄭鼎、贍思丁、答帶、三島行宣慰司事於平陽、太原。簽見任民官及捕鷹坊、人匠等軍。

    敕河東兩路元括金州兵付鄭鼎將之。詔以平章政事、廉希憲,參政商挺,斷事官麥肖,行中書省於陝西、四川。敕燕京至濟南置海青驛凡八所。

    壬申,命戶部尚書劉肅專職鈔法,平章政事賽典赤兼領之。以撒吉思、柴楨行宣慰司事於中都府。

    三月癸酉,命史樞、阿術各將兵赴濟南。遇李軍,邀擊,大破之,斬首四千,退保濟南。

    乙亥,宋將夏貴攻符離。

    戊寅,萬戶韓世安率鎮撫馬興、千戶張濟民,大破李兵於高苑,獲其權府傅,賜濟民、興金符。詔以李兵敗諭諸路。禁民間私藏軍器。

    乙酉,宋夏貴攻蘄縣。

    夏四月丙戌朔,大軍樹柵鑿塹,圍於濟南。丁亥,詔博興、高苑等處軍民嚐為李脅從者,並釋其罪。庚寅,命怯烈門、安撫張耕分邢州戶隸兩答剌罕。

    壬辰,以大梁府渠州路軍民總帥蒲元圭為東夔路經略使。丙申,宋華路分、湯太尉攻徐、邳二州。詔分張柔軍千人還戍亳州。詔安輯徐、邳民,禁征戍軍士及勢官,毋縱畜牧傷其禾稼桑棗。

    甲辰,命行中書省、宣慰司、諸路達魯花赤、管民官,勸誘百姓,開墾田土,種植桑棗,不得擅興不急之役,妨奪農時。

    乙巳,以北京、廣寧、豪、懿州軍興勞弊,免今歲稅賦。詔河東兩路並平陽、太原路達魯花赤及兵民官,撫安軍民,各安生業,毋失歲計。

    丁未,李遣柴牛招諭部民盧廣,廣縛以獻,殺之;以廣權威州軍判,兼捕盜官。戊申,賜諸王也相哥金印。庚戌,賜諸王合必赤金銀海青符各二。免鬆州、興州、望雲州新舊差賦,以望雲、鬆山、興州課程隸開平府。壬子,敕非軍情毋行望雲驛。乙卯,河南路王豁子、張無僧、杜信等謀為不軌,並伏誅。詔右丞相史天澤專征,諸將皆受節度。

    五月戊午,蘄縣陷,權萬戶李義、千戶張好古死之。庚申,築環城圍濟南,不複得出。詔撒吉思安撫益都路百姓,各務農功,仍禁蒙古、漢軍剽掠。庚申,築環城圍濟南,不複得出。

    詔撒吉思安撫益都路百姓,各務農功,仍禁蒙古、漢軍剽掠。

    時宋將夏貴攻邳州,杲哥出降。

    甲子,宋兵攻利津縣。

    望著眼前諸般諜報,史天澤露出幾分頹色,暗想:“隻需要在努力一下,便可以將李斬於麾下,希望不要出什麼差錯。”幾番努力方才將李困在濟南府之中,如今時候正是發動總攻時候,徹底殲滅李。

    然而今日來他卻始終感覺眉心跳動、心情煩躁,故此便有所遲疑,認為最近或許會有大事發生。

    卻在這時於帳外忽有一人走來,待見史天澤雙鬢斑白,傷痛之虞已然單膝跪地,似有哭聲:“啟稟元帥,濱州已被敵人占領。”隨即似有忐忑,麵有悲哀訴道:“根據逃出來的士兵訴說,你的侄子史樞,已經……”

    且聽這話,史天澤隻覺雷擊身軀,驟感心髒被攥住,“騰”的一聲站了起來,似有驚愕:“已經什麼了?濱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根據士兵訴說,就在昨天清晨時分,公子發現於寧海鎮有敵影現身,故此親率三百騎兵巡視,孰料卻遭到半路劫殺,全軍覆沒,更無一人逃出。守城阿術正欲前往,豈料便遭到敵人以火炮攻城,攻勢極猛。不過一個時辰,便被轟破城牆,闖入城中,自己也殞命其中。隻餘幾人逃出,方才將信息傳來。”

    傳令兵頓感那沛然之力,腳步不免顫抖起來,好容易方才將事情全數說清楚。

    “就是說,死了?”

    麵色蒼白,史天澤木然座下,渾濁眼眶之中忽有濁淚落定,沾濕了那案桌上的卷宗。

    他自知刀劍無眼、戰場無情,任誰在這戰場上走一遭,都免不了受那刀兵之災,然而眼睜睜瞧著自己一個個侄兒殞命沙場,這一點著實讓史天澤倍感痛苦,久久不能接受。

    “那你可知,究竟是誰?”

    “根據逃出士兵所言,應當是赤賊!”

    “赤賊?”陡然聽見熟悉名字,史天澤立感詫異,雙目如火,喝道:“他們不是在靜海一代被徹底剿滅了嗎?就連其首領蕭鳳,也未曾逃出去。”

    傳令兵回道:“根據士兵所言,這隻軍隊為首的乃是兩位女子,應當是當初跟隨其左右的徒弟。許是逃出的餘孽,不知為何和李勾結起來,所以才前來攻擊我等。”

    “是這樣嗎?”驀地攥緊拳頭,史天澤惡聲喝道:“既然如此,那就斷然無法容忍了。速招趙柄、鄭鼎,我有要事吩咐。”

    旁邊隨侍侍衛立時出去,很的兩個典型的山東漢子便出現在這,具是俯首問道:“啟稟元帥,不知召見我們又有什麼事情?”彼時他們正在安排士兵,準備趁著李露出破綻時候,一起攻破濟南,好將那李一舉擒殺。

    孰料在這時候,史天澤卻有要事前來,著實讓他們兩人感覺詫異。

    史天澤深吸一口氣,緩聲回道:“根據探子回報。於濱州之處,出現敵人蹤跡。目前已經占領濱州,就連我侄兒史樞、還有阿術,也一並遭劫。吾要你們兩人各領五千人馬前往此地,務必將敵人徹底殲滅。”

    “啟稟元帥。”趙柄卻覺奇怪,問道:“依我看,那賊寇雖是勢大,但也不過蟊賊罷了,隻需遣一偏將,令兵兩千自然能夠將其戰敗,為何卻要我們兩人一起出動?”

    鄭鼎亦是問道:“要知道現在乃是攻破濟南的關鍵時候,若是擅自調離兵力,隻怕便會被那李所乘。屆時若是教他逃了。又該如何?”

    若以戰功、修為而論,他們兩人乃是自史天澤之下最強者,實力已達人階巔峰的人傑,可謂是戰功赫赫。

    而那史樞、阿術不過尋常武者,若非和史天澤沾親帶故,也斷然無法爬到現在階段,甚至因為害怕遭逢劫難,史天澤還刻意將史樞安排在遠離戰事的濱州,說是預防海賊出現。

    然而隻是一介海賊,卻要勞煩他們兩位大將出馬,而且還是如今正處於瀕臨戰爭的時候,自然令兩人心中有所不滿。

    史天澤卻是搖頭回道:“對方若是一般蟊賊倒也罷了。但是你們可知,對方可不是那嘯聚山野、隻知劫掠蒼生的流匪,而是昔日橫掃中原,甚至就連我和張柔一起連手,也被其擊敗的赤鳳軍殘孽。否則我那侄兒,如何會遭逢此劫?”話中怒意,盡數彰顯,顯示出他那無邊怒火。

    “赤鳳軍?你是說那天女魔鳳蕭元鳳!”

    且聽這三個字,趙柄、鄭鼎立時愣住,眸中露出一絲懼意。

    那赤鳳軍所行之事,他們也聽聞過,對其首領蕭鳳諸般事跡,更是一清二楚,自然知曉這女子究竟何等厲害,就連他們的頂頭上司史天澤和張柔連手,都未曾壓製,甚至需要忽必烈、蒙哥、姚樞、楊惟中四人一起出手,方才將其擊殺的強橫存在。

    若是這般存在出現,他們如何能鬥?

    “沒錯。”

    史天澤似是看出兩人擔心,又道:“隻是你們兩人卻不用擔心。經過靜海一戰之後,那蕭元鳳應當已經殞命,應當不會在出現。而這隻部隊的統治者,應當是她的兩位徒弟。以那女子之能,雖是無法力挽狂瀾,但若是保住一些人,還是可能的。”

    趙柄、鄭鼎立時舒心,露出幾分慶幸:“那就好。”

    “雖是如此。但是身為蕭元鳳徒弟,那兩人實力卻甚是厲害,雖是年齡不過二十,但是卻已經是人階巔峰。更因長期伴隨左右,其對戰陣、軍略自有看法,非是尋常之人所能對抗。故此我便派遣你們兩人前往濱州,務求能夠將這些餘孽擋住,好為我剿滅李爭取時間。”史天澤沉聲喝道。

    趙柄、鄭鼎但聞對方乃是女子,心中已有輕視,又聽史天澤命令,不免帶了一些情緒:“擋住?”

    “沒錯。擋住!”史天澤頜首回道:“那赤鳳軍非是尋常軍隊,其軍中實行一種參謀部製度,我與對方對抗時候,諸多戰術布置,全是依賴這參謀部方才能夠運轉,就算是失了首領,依舊可以發揮出相當的實力。正是因此,你們兩人才要小心謹慎,千萬別要陷入對方陷阱,以至於損兵折將。爾等知道了嗎?”

    趙柄、鄭鼎不敢違背,立時單膝跪地,朗聲回道:“我等明白。”

    

Snap Time:2018-05-20 21:39:31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