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五十七章心難安楊禪出手,旅途中舊怨再掀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內,楊禪洗漱完畢之後正欲休息,卻聞門外有叩門聲。
  推開門,他便見常忍、成風兩人一臉忐忑立於門外,此刻正是寒秋到來時候,每逢深夜時候,定然是秋風瑟瑟、冷意襲人。這兩人卻分毫不顧氣溫寒冷,來到此處又是所為何事?
  不等楊禪詢問,常忍已然道歉起來:“深夜前來,實在是打擾了。隻是我等實在是心有所願,所以還請楊道長諒解。”
  “無妨!隻是外麵天氣寒冷,還請到堛暀@敘。”隻見此二人正因寒冷摩挲著身體以便取暖,楊禪便拉開門讓這兩位走入房舍之中。
  一股暖氣撲麵襲來,當即讓兩人頓生如沐春風之感,曾經冰凍的身軀也稍微恢複了一點溫度。
  “這該死的天氣,真的是越來越冷了。前些年堨i就沒這麼冷過。”成風連連跺腳,好讓自己的雙足也稍微恢複一點熱量。
  “沒錯。”楊禪應道:“依著往常時候,這天氣本不該如何寒冷。可是最近卻不知道怎麼了,竟然是一年冷過一年。若非有這火爐取暖,隻怕我軍中士兵少不得會折損三成有餘啊。”而於廂房正中間,一個暖爐正立在那堙A上麵支著一個煙囪,穿過屋頂升到外麵。
  暖爐之內,漆黑的煤炭正在被那濃烈的火焰所舔舐,化作一縷縷蒸騰的焰氣,讓整個房間維持著一定的溫度。
  現在乃是九月授衣時節,就算天氣會漸漸轉涼,然而這天氣卻下降的太過厲害,已然讓人感覺仿佛置身於冰天雪地之內,根本禁受不住。
  幸好之前蕭鳳就提前儲備了大量的暖爐還有煤炭,方才讓軍中士兵不至於被這寒冬所傷到。
  “也幸得主公提前做好準備,讓我等在這城中多備煤炭和火爐,倒也讓我等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足以能夠度過這個冬天。隻可惜……”
  提及那人時候,常忍頓時愣住。
  成風更是懊惱:“隻可惜現在主公暫且隱退,便是我等也不知道去向。否則的話……”
  在他們看來,若是有蕭鳳在這堙A豈會容許那些肮髒卑劣之人攪亂軍心?
  “我知曉你們兩人的憂慮。”楊禪開口應道:“但是你們也應知曉,主公離去必然有其離開的緣由。而且我等本是赤鳳軍一員,按理說應該幫助主公穩定軍心的。但是我等若凡事皆要稟告主公,那主公又能有多少時間,去處理他自己的事情呢?”
  “這倒也是。”
  撇撇嘴,成風隻好作罷,隨即想起自己的事情便道:“對了楊禪。你也知曉趙誌現在已經被掉往橫水鎮去了。而此地距離橫水鎮少說也有上百堣圻a,更兼那蒙古大軍正在此地肆掠,沿途之中少不了有劫掠場景。趙誌實力不夠,縱然有銃槍護身,僅憑他一人之力也絕難護住自己的安全。所以我兩人想要請你幫忙,跟隨趙誌一起出行,可否?”
  “你是要我保護他?”
  掃過兩人,楊禪帶著探究問道。
  “沒錯。你曾經是平陽府清虛觀觀主,一身武藝皆在我兄弟之上,便是在赤鳳軍之內,也甚少有人能夠和你匹敵的。正是如此,所以我兩人想要請你幫忙,護得趙誌安全。”常忍、成風兩人登時拜倒在地,殷切求道。
  “也不是不可。”楊禪卻覺疑惑:“不過你們兩人能否告訴我,這究竟是為什麼?”
  “實不相瞞。昨夜時候我兩人正欲睡覺,卻見枕頭之上卻留有一個字條。根據字條描述,會有人來劫殺趙誌。”神色一頓,常忍隻好將自己猜測的東西全數告知楊禪:“而以趙誌的實力絕難對抗,故此想要確保其安全,估計也隻有楊道長出手,才能夠護得他安全。”
  “蒙古高手?是誰?”
  “默罕德,還有巴格達迪!”
  啞聲說著,常忍在見到這兩個名字時候,也是帶著不可思議。
  這名字他甚是熟悉,曾經在重新奪回潞州城的時候聽過這兩個名字,並且牢牢地記住了當初那一地死屍的場景。
  若以凶殘好殺而論,這兩人可謂是窮凶極惡,毫無禮義廉恥之心。
  楊禪頓感驚訝,低聲問:“這般名字,卻不是中原形式,莫不是異域人士?”
  “沒錯。”常忍回道:“根據那紙條所寫,這兩人乃是泰西人士,因蒙古大軍攻破其棲身城市,便加入蒙古軍中,並曾經隨著那蒙古二王子忽睹都出現在潞州城,並且以一手詭異邪功屠戮生靈,以固自身根基。”
  僅聽這所述之事,楊禪便是嗔怒不止:“這般邪門之法,我中原大地久不曾出現,而且修行此法的也莫不是攪亂一方安寧的邪門歪道。這幫異域之人,當真是不知廉恥,竟然以邪功禍亂中原大地!”
  當初時候,他那清虛觀便是被張柔麾下的武林高手所破壞的,連帶著也對投靠蒙古的強者也充滿不屑了。
  常忍欣喜無比,繼續問道:“那不知楊道長可願前去?”
  “自然願意。”楊禪朗聲回道,又見天色越發黯淡,星空之中繁星點點,便道:“隻是今日已然深夜了,你們兩人還需些休息。畢竟明日尚需處理軍中之事,若是精力不夠可就麻煩。至於那趙誌?我明日一早便會出發,以我的輕功不需半日功夫,應當就能夠趕到。至於你們兩人,無需為他擔心了。”
  “那多謝道長了。”
  兩人這才放緩心來,自房中退去,回到自己房間之內休憩。
  史天澤大軍尚在城外,他們還需要抗擊這強橫存在呢,可不能因為身體出現問題,而導致整個前線功虧一簣啊。
  楊禪隻見兩人離去,卻是讚道:“這兩人也是一番赤子之心,我可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隨手一招,隻見那正被掛在牆上的劍鞘傳來一陣清嘯之音,“錚”的一聲,卻見利芒忽現、灼人眼目,旋即化作一柄清弘長劍立於楊禪身前,銀光乍現、撒落一片珠華,當真是不類凡物。
  握住劍柄,楊禪隻覺於劍柄之處,一縷劍芒緩緩流動,納入他的丹田之內,而這長劍似是歡愉一樣不斷顫抖,發出陣陣嘯音來。
  “清冥啊!”
  被這長劍引動,楊禪也覺鬥誌再起,似是回到昔日縱橫江湖時候的意時候,朗聲笑道:“從現在開始,你便隨我繼續戰鬥吧。”
  十載修道,一朝為炬,浮塵難掩珠華光,負劍長歌走江湖,莫問生死,意人生。
  …………
  翌日,狂風呼嘯,陰雲蔽日,更有連綿小雨,打的人濕漉漉的,隻得四下尋找休憩之地,免得感染風寒。
  趙誌背負草席,走入一間小店之中,叫道:“店小二,先來一壺酒來,然後再給我來兩碗清湯麵,知道了嗎?”大抵是因為戰事太甚,這店媊悃繭L多少客人,便是那桌子也是沾滿油汙,不知道多長時間未曾清洗。
  挑了一個座位坐下,趙誌便將身後草席解開,放在身邊之處。
  卻不妨一隻手橫插而來,就扣在了那草席之上。這一下立刻唬的趙誌猛地一摁,就將那手整個拽住,低喝道:“你幹什麼?”直到此刻,他方才注意到眼前這人,不正是這間小店的店小二嗎?
  被這一拉,店小二立時慌了,連忙解釋道:“客官,我這不是幫您把這東西收好嗎?要知道這媯s匪甚多,沿途多有強人出沒,你若是不將這東西收好,隻怕會被人給奪了去。”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些將我的清湯麵準備好。知道了嗎?”雖覺疑惑,趙誌卻未曾多問。
  他自昨夜時候就開始趕路,一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近一天時間,此刻腹中甚至饑餓,若是在不吃點東西,那就當真要忍不住了。
  至於這草席之中,卻是他隨身用的火銃,因為其樣式太過古怪,為了避免惹人注意,便帶了一張草席將其裹起來,好避免被別人看了去。
  隻是這般偽裝,卻反而讓人更生懷疑,以至於以為這媊悁陬菑偵簻繹Q東西來。
  “我,我明白了。”
  那店小二忙不迭的道歉著,便回到後堂之中開始準備清湯麵。
  至於那草席,他自然是不敢觸摸,便是望也不敢望。
  卻在這時,於店外卻傳來一陣聲音。
  “沒想到在這堜~然還有一個小店!默罕德,巴格達迪。今日奡N由我來做東家,請你們兩位在這媕|一嚐這堛漪食如何?”伴隨這粗壯聲音,一個中年大漢走入小店之內。
  此人僅僅穿著一見粗布衣衫,衣衫有些破舊上麵還布滿補丁,偶然從那缺口之處可以看出,此人那一身虯結的傷疤異常猙獰,單是看起來就並非尋常之人。
  隨後又有兩人走進來,臉上也帶著和煦笑容,應道:“既然是血狼王請客,我們兩位豈敢不從?”
  “是他們?”
  眼眸掃過,趙誌隻覺全身冰涼。
  隻因這兩人他曾經遠遠見過,正是那曾經在潞州城之中製造出屠殺慘案的默罕德、巴格達迪兩人。
  隻是當初他們光複潞州城之後,這兩人就尾隨忽睹都直接逃了,四處找尋也沒有找到兩人,沒想到今日時候他卻是在這個時候見到這兩人了。
  似有驚訝,那默罕德卻注意到趙誌存在,輕咦一聲問道:“哦?沒想到這媮晹酗@人?”
  “他?店小二,你給我滾出來。”血狼王一聲咆哮,當機嚇得那店小二連滾帶爬的滾出來,又是喝道:“誰不知道我血狼王到此吃飯,向來都不喜歡別人在場的,更何況今日還有兩位恩客在場。你這廝卻給我弄出這趟子事情,信不信我現在就宰了你?”
  連連拍著腰間掛著的環首大刀,這血狼王渾然一副山大王的本色。
  不過說起來,他本身就是盤踞在附近的山大王,向來以打劫路旁商旅為生。
  之前因為赤鳳軍橫掃潞州時候著重打壓土匪、賊寇,他為了避免被赤鳳軍抓住處死,所以就跑到外麵去避禍。
  隻是世事輪轉,赤鳳軍在太原城慘遭戰敗,更被張柔、史天澤還有李明昊三路大軍逼迫,又重新回到潞州境內。正是因為見到這般場景,這血狼王覺得機會來了,便投奔了為張柔、史天澤兩人麾下,願意為兩人麾下軍隊帶路,好徹底殲滅赤鳳軍,重新奪回整個潞州。
  如今時候,此人仗著身邊的默罕德、巴格達迪,氣焰更是囂張起來,隻想要在這些黎民百姓麵前,一逞昔日雄風。
  趙誌瞧著此人模樣,冷笑不止:“你這廝倒是猖狂,然而你可知曉你這般行徑,若是被那赤鳳軍聽了,少不得要在黃泉路上走上一遭。”
  若非今日他有重任在身,早就亮出武器,一槍崩了此人。
  “!”血狼王卻得意洋洋,朗聲笑道:“天下間誰不知曉那赤鳳軍就要完了。你這廝還在這堶J吹大氣,你爺爺我“有證據嗎?”
  “!那家夥都那樣說了,難道不是?”
  “名利使人困惑。你確定你看到的是真相?”
  “你是懷疑我兩眼瞎了嗎?你這是什麼意思?”劉衝立時惱怒,張口斥責道。
  楊禪見他這般德行,心中不免嘀咕了一下:“本以為這廝性子衝動,是一個好糊弄的主兒,沒想到卻對這方麵這麼在意?看來以後須得躲著他,以免被這家夥找上門來。”也沒什麼想要掩飾的,隨口應道:“沒什麼。隻是跟你說一下,你太容易被人蒙騙了,有的時候需要好好的看著旁邊的人,知道了嗎?”
  “哼!無聊至極。”
  被這般看著,劉衝雖是氣惱至極,卻也知曉赤鳳軍軍紀不容觸怒。
  他隻好扭頭,從這娷鰶},不知道到哪堨h生悶氣了。
  而楊禪將眼一掃,便見街道之上滿是人群。
  此刻已然接近黃昏,所有人也從田中離開,重新回到自己家中燒火做飯。
  這一幕場景,若非赤鳳軍在前線奮力抵抗,是決計無法實現的。
  然而在戰火的波及之下,還有那有心人的推動,整個城市已然被繳入一個風暴之中,曾經閑適的生活也即將結束,城中百姓就連這般卑微的祈求都無法實現,這世道當真讓人無奈啊。”
  

Snap Time:2018-10-21 13:54:44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