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六十二章風雪盯蒙軍,騷亂惹疑慮

  
  雖是旭日高升,然而在那山野叢林之內,卻還有積雪尚未融化。
  而在一個隱蔽的山坳之中,李太痕和孫武吉就躲在這堙A大概是因為置身於山上的原因,這堛滬毓晙蛪穜j勁,而且溫度也要比太原城低得多,為此他們兩人具是全副武裝,身上穿著厚實的棉衣、手上帶著手套,就連腦袋之上也帶著狗皮帽子,以免被這冰冷的溫度給凍壞。
  他們的任務是監視山下蒙古大軍的移動狀況,所以也不可能擅離職守,隻能在這堮蟑寣C
  大概是因為受不了這麼寒冷的天氣,孫武吉的身體一直都在哆嗦,而自口中也是呼出一股股熱起來,為此他隻好用力的搓著雙手,好讓自己的身體能夠適應這冰天雪地。
  在一邊瞧了半天,李太痕雖覺好笑,不過考慮到對方畢竟是自己同壕的戰友,當即自懷中取出一個陶瓷瓶,遞上前去說:“現在天氣這麼冷,你還是喝點酒暖和暖和一下身子。”
  應了一聲,孫武吉接過這陶瓷小瓶,扭開塞子之後朝著嘴媊捅氻F一點。
  苦澀的刺激味在口中綻放開來,當即讓他感覺舌頭麻麻的,不過再將這液體吞入腹中之後,那原本一直在折磨著他的寒氣也似乎消失了,至少現在孫武吉是感覺自己恢複了一點知覺。
  “這該死的天氣,真他媽的冷。我自出生以來,就沒見過這麼冷的寒冬。”低聲咒罵了一下,孫武吉擤了一下鼻子,隻覺得自己的鼻子都似乎沒有了。
  即是如此,他們還得在這糟糕的天氣之下,繼續監視敵人的行動。
  搖搖頭,李太痕卻嗤之以鼻:“嘿,你這小子,果然是經不起凍!”說的他好像不怕冷一樣。
  “誰說的?隻是這堶歲楔茪j,都差點將耳朵給凍壞了。”抖了抖帽子,孫武吉將那吹入帽子媊悛熙楔籈搘X,然後又重新蓋上。
  李太痕搖搖頭,唏噓道:“你啊,是沒見過更冷的天氣呢。”
  “你見過?”孫武吉有些好奇。
  下巴點了點,李太痕略顯得意:“當然!如果你從這娷鰶},一直北上就能夠達到那蒙古世代生存的大草原。而沿著大草原繼續往北去你就能見到了。要知道那堨i是常年下雪,就算是夏天這地麵也給凍得**的,就算是用刀也撬不下來。若到冬天的時候,那就是撒尿成冰、唾沫成釘,你若是解開衣服,不到一盞茶功夫,立刻給你凍成冰棍了。”
  “這麼誇張?”
  孫武吉倒不懷疑李太痕有假,他自認識此人以來,就知曉此人乃是一個遊俠,也沒有人知曉此人身世,隻知道此人已經年過三十,一身武藝更是精湛無比,在這赤鳳軍之內,也就比蕭氏姐妹、張世傑這等自小修行玄門正宗的天才差,但是和參謀院諸人相比,卻要強上許多。
  而自習得《五星戰世決》之後,他的實力更是一日千堙A隱隱間已然算得上是赤鳳軍中層軍官之中第一人了。
  李太痕頗為得意的回道:“當然!要知道那個地方,就連那群韃靼人也不敢去。”
  “那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去過?”孫武吉卻有些好奇,想要知曉李太痕過去的一些事情。
  “隻是聽別人說的,我也沒有真的踏入其中。”眼中掠過一絲傷感,李太痕似是不想回想起過去的事情,旋即就指了指遠處的蒙古帳營:“所以在你看來,這冬天很冷,但是對於那些長年累月在大草原之上生存的蒙古人來說卻不算什麼。而他們之所以挑選在冬天南下,也正是這個原因了。”
  “原來是這樣啊!”
  孫武吉這才恍然大悟,之前他一直沒見蒙古大軍前來剿滅赤鳳軍還以為是對方害怕了,原來這媊捘晹s在著這種原因啊。
  李太痕微微一笑,又道:“當然。那些韃靼人也不適應咱們的氣候溫度,如果是夏天的話,他們就會感到不舒服,甚至會生病中暑。所以我們隻需要拖,拖到明年夏天的時候,那些韃靼人就會因為高溫而中暑,而伴隨著疾病的發作,就會有更多的人中暑乃至於生病,到時候咱們就算是贏了。”
  “這麼說來,主公目前始終不曾出戰,也是存在著這個目的?”
  孫武吉這才了然,曉得為何蕭鳳一直按兵不動,原來是為了拖延時間啊。
  神色嚴肅,李太痕莊重說道:“沒錯。對方畢竟有五萬兵馬,而咱們也就隻有一萬四千兵馬,若是在這雪原之上和對方硬拚,不是上上之策。要不然當初金兵三峰山之戰,就是咱們的末路。”
  “沒錯啊,所以我們才要在這堸磽u崗位,就是為了防止對方暗中藏著什麼手段來。”帶著期待,孫武吉看了一下李太痕,忽的問道:“對了,你能不能告訴,你為啥加入赤鳳軍?”
  “為啥?就為它敢打韃靼唄!”
  冷哼一聲,李太痕應聲回道。
  眨了眨眼,孫武吉有些詫異:“就這樣?沒有別的原因?”
  “沒錯。不過我更奇怪的是,你咋就加入了赤鳳軍?畢竟你完全可以南下到南宋去,又何苦在這媥D這份罪?”李太痕卻並未提及自己的過往,卻是死死地盯著孫武吉,低聲問道。
  “還不是我那便宜師傅的原因。你可知道,我的授業恩師乃是塵漓道長?”孫武吉長歎一聲,當即回道。
  李太痕驚呼一聲:“塵漓道長?是創造出《五星戰世決》的塵漓道長?”
  “沒錯,就是他!”被提到這堙A孫武吉卻帶著幾分懊惱:“我在小的時候特別喜歡傳奇誌怪小說,所以就一直在山中找尋那些隱士高人,正是因此我師尊覺得我性情堅韌是個可造之材,就將我收為徒弟,並且交手諸多玄門手段。隻可惜我資質駑鈍,無法學的真傳。後來師尊仙逝之後,我秉承師命就加入了赤鳳軍。”
  “原來是這樣啊。你這一身修為雖是薄弱,但卻異常中正醇和,原來是有高人指點。”哈哈笑著,李太痕帶著讚許:“不像我,因為年幼時候無人指導,隻能夠自己摩挲著修行,結果將自己的身體搞的是亂七八糟的,如果不是得到這《五星戰世決》的幫助,隻怕我早就一命嗚呼了。”
  他可是和蕭鳳、張世傑這等出身名門大派、世家豪族之人不一樣,作為一個自小時候就顛沛流離的遊俠兒,能夠勉強修行武功已經算是得天獨厚了,若是沒有名師指導,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讓自己身體重創,再無修行的可能。
  李太痕自然曉得自己如今的身體狀況,所以在聽到赤鳳軍的消息之後,就獨自一人踏著腳步來到這赤鳳軍之中。
  “雖是如此,但是你也不可修習太急,須得按照法門之中所規定的一步一步,如此一來方能奠定踏足更高境界的康莊大道。不然的話,你就會和上次一樣,會走火入魔的。”提及修行之法,孫武吉立時皺眉,低聲斥責道:“當時若非我及時發現,隻怕你早就已經命喪黃泉了。”
  “我知道了!”
  擺擺手,李太痕臉上也浮現出幾分僥幸。
  直到現在,他還記得當初的事情。
  大概是因為初次接觸到《五星戰世決》這等玄門正宗秘籍,他在感到榮幸的同時,也打定主意要努力修行,不僅僅依照秘籍之上的步奏修行,就連私底下也常常遠離軍營,獨自一人嚐試著去修行那些禁忌法門。
  結果他在修行時候一個不注意,行錯了內功路線,若非孫武吉及時發現,這一條性命就當真要完。
  而正是在那次事件之後,他們兩人才從之前的不冷不淡,變為今日的好友。
  …………
  大抵是因為戰火原因,那東城之內的人早已經搬空,隻留下一片片幾成廢墟的空蕩蕩房間。
  於是這個地方就被赤鳳軍征用,作為主力部隊駐紮的地方。
  大概是因為天氣太冷,晉水引水渠早已經結出一層厚厚的冰塊。而為了能夠取水造飯,那些士兵正拿著鎬頭、鐵鍬將冰塊砸開,將底下潺潺流動著的汾水取出裝入木桶之中,然後運到火爐房之中燒開供人飲用。
  此刻正值中午時分,那些戰士在經過一上午的高強度訓練之後,早已經疲憊不堪,在吃飽喝足之後就走入屬於自己的房間之內開始休息。
  房間之內,數個火爐之中被填滿煤炭,煤炭早已經被點燃,為整個房間提供足夠的溫度。
  在這大冬天的,若是不做好足夠的防寒設施,那可是會讓所有的士兵都遭罪的。
  安排好眾多的士兵休息下來,金蒙終於鬆懈了下來,從沁州對抗蒙古鐵騎,再到榆社城大破敵軍,他都奮勇戰鬥在第一線,正是因此被蕭鳳提拔為團長,負責第一作戰旅第一團的指揮任務,雖然也隻不過是相當於千戶長級別的裨將,但是在如今僅僅隻有十二個作戰團的情況下,也可以說得上是位高權重。
  隻是正當他準備休息的時候,門外卻走來一人,對著他說道:“金蒙!我找你有些事情。”
  “是王踐行?你找我啥事?”抬頭一看,金蒙立刻就皺起眉頭。
  “沒什麼,就是想要找你談談。主要是關於你麾下士兵的作風問題。”臉上掛著笑容,王踐行一步踏入房間之中,來到了金蒙的麵前。
  金蒙一聽,立刻就懊惱了起來:“麾下士兵?那群瓜娃子又怎麼了?”
  “根據第二團的士兵說,昨天你們又和他們在廚房打起來了。所以我想要和你談談,讓你約束約束你麾下的那些士兵,讓他們別那麼激動。畢竟按照主公所說的,咱們都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就應該相親相愛,你說是不?”歎了聲氣,王踐行那俊秀的臉立刻布滿愁容,說話時候也是帶著哀怨。
  “那群瓜娃子,咋就怎麼說就不聽呢。”
  整個臉色立時皺起,金蒙立刻將衣衫穿上,跟隨王踐行來到食堂之前。
  果不其然,正如王踐行所說的那樣,在廚房麵前一行人正好將那大門給擋住,不讓別人進入。而在大門之外,正好有十幾位士兵心驚膽顫,而且他們的眼皮之處也帶著淤青,應該是遭受到毆打,不知道這堥s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蒙一看,當即惱怒起來,徑直走上前去,對著那一行人一個個的扇了過去:“媽了巴子,怎麼又是你們這群人這家夥惹事生非?”
  “我沒有。”其中一人高聲叫了起來:“是他們。我親眼見到,是他們殺了成二狗、李三娃還有石狗蛋的。”
  金蒙分毫不理,又是高聲怒吼:“所以你們就違背軍令,打算在這堭N他們殺了?你們幾個,立刻給我滾回去,下次再犯信不信我這就讓你們滾出赤鳳軍?”聲音震得屋頂簌簌發抖,很顯然是動了真怒。
  “原來他們是降軍啊!”若有所思瞥過那幾個被毆打的士兵,王踐行問了一下嚴衛。
  “沒錯!”掃過那幾個顫顫巍巍的士兵,嚴衛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旋即回答道:“所以他們不原因讓這幾個士兵進去吃飯,說是作為漢奸,他們不配也不應該在這媊悁Y飯。”
  “是這樣啊!”
  點點頭,王踐行旋即側過頭,卻是盯住金蒙,然後就落在了眾人身上,朗聲說道:“我知道各位士兵對他們存在意見,畢竟他們曾經是敵人,手上也帶著咱們兄弟的鮮血,所以我明白你們的憤怒,也曉得你們想要報仇的信念。但是各位,你們難道忘了他們究竟是被誰強迫著加入軍中,並且和我們戰鬥?”
  “沒忘!”
  被王踐行這一逼迫,幾人立刻低下頭。
  “那就好。”王踐行深吸一口氣,旋即喝道:“是殘暴不仁的蒙古人,是貪戀權財的那些軍閥,是軟弱無能的官員。是他們製造了這一切,讓我們互相廝殺。所以你們的怒氣應該對準那些蒙古人、軍閥以及官員,因為他們才是罪魁禍首,而這些人不過是和我們一樣,都是飽受折磨的可憐蟲,也是我們應該接受的對象。”
  “但是……”
  幾人立即抬頭,眼中透著刻骨仇恨。
  “我知道他們曾經做的事情!”王踐行繼續說道:“但是我更知道,是誰強迫他們幹那些事情的,隻不過我們開始覺醒,而他們還被蒙蔽著。正是因此,所以我們如果不將怒火對準那些罪魁禍首,反而對準這些和我們一樣飽受折磨的底層士兵,那麼我們就會陷入簡單的複仇,而對方也隻會以為我們是要殺死他們的匪徒,並且永遠不會加入我們。他們飽受怨恨而死,而我們也永遠都無法戰勝那群家夥。你們希望這樣嗎?”
  “不希望!”
  遲疑片刻,幾人張口回道。
  王踐行鬆了一口氣,接著命令道:“那就好。你們記住今天的說話,一定要和他們搞好關係,知道了嗎?”
  “知道了!”
  不情不願,一行人立刻在金蒙的帶領下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
  遠遠望著離開的幾人,嚴衛忽然問道:“你為什麼對金蒙這麼在意?甚至不惜獨自一人深夜出去,也要關注這個人?”
  “很簡單,因為隻有在這個家夥的麾下出現這麼多的排斥事件。這一點,你不覺得可疑嗎?”冷笑一聲,王踐行張口說道:“主公早已經說了,務必確保降軍和士兵之間關係和諧,不得有排斥現象產生。但是即使是在通令下達之後,他的部下卻還是鬧出這些事情,這一點你就不在意?”
  抿了抿嘴,嚴衛卻是感覺有些困惑:“或許隻是憤怒罷了。你會不會想多了?”
  “或許吧。但是人心隔肚皮,你是不會知道那些貌似忠良的人下一刻會做什麼。而且你要知道,赤鳳軍應該且隻能遵守主公一個人的命令,其他的無論是趙晨、張世傑,又或者是蕭氏姐妹以及宇文威都不允許,知道了嗎?”嘴角帶出一個弧度,王踐行旋即就朝著遠處走去。
  尾隨其後,嚴衛隻是無奈歎氣,隻好做罷。
  戰爭隨時都會開始,而他們必須確保軍中的穩定,這就是中華教的任務。
  

Snap Time:2018-10-19 09:25:47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