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十五章身隕開通途,如來定樂土

  
  不提三人,再被那至陽玄心珠一陣攪動,整個大堂一片混亂。
  “拿著此物,些離開這!”
  趁著這個機會,李誌常左手一動立刻將袖中鐵盒丟給張誌敬,右手卻是淩空掐訣,幾點清光於眉心之中竄入那至陽玄心珠之內。
  至陽玄心珠受到刺激,立時自其中射出數十道朦朧黃光,全數納入張誌敬、魏誌陽一行人體內,隨後他們就似完全不存在了一般,憑空中消失不見,隻留下一地衣衫服飾還有他們隨身攜帶著的金銀首飾、雕花玉佩以及門派武學秘籍之類的東西。
  且看著眼前獵物逃走,薩迦班智達立時惱羞成怒:“你這廝竟敢在我眼前耍滑頭,即是如此且看我今日如何收拾你!”念頭一動,身後文殊菩薩當即化作持劍尊者,當空中便是一劍斬出,欲要將李誌常腦海之中一切事物、秘密全都掏出,弄清楚那群人究竟跑到了什麼地方去了。
  “長河耿耿夜深深,寂寞寒窗萬慮沉。天下是非俱不到,安閑一片道人心。”口做偈號,李誌常卻笑了起來。
  因為堪破世情、了悟玄關,所以他笑了。
  這個笑很單純,單純到僅僅是因為自己想笑,所以就笑了。
  然而這笑,薩迦班智達卻看著不舒服,他看著不舒服那就要將其毀滅,在文殊菩薩那甚深波若、無盡智慧麵前,豈能容忍自己居然被這麼一個凡人給恥笑了呢?
  所以他沒有分毫留手,綻放光輝的智慧劍如迅雷,那間已然落在李誌常身前,欲要將這讓他感覺惡心的笑容全都摧毀,一丁點都不剩。
  隻可惜,那至陽玄心珠卻開始動了。
  滴溜溜旋在空中,將那自其中冒出的無盡紫氣全數吸攝住,卻是化作一尊法相。這法相一身朱紫長袍,當真是氣度非凡、而於身後更有萬道金光普照世間,氤氳慶雲縈繞其中,更顯出幾分神秘色彩。
  它似乎是察覺到那智慧劍的敵意,隻將雙手朝空一點,四周圍億萬星辰光華大方,立刻將著智慧劍生生定在空中,隨後又是一扯便將這文殊菩薩合著薩迦班智達一並扯住,星辰一轉立即將其整個困入其中。
  “這是什麼東西?”
  置身此間,薩迦班智達一臉不可思議。
  且看這四周圍,哪還是那富麗堂皇的辯論大堂,分明就是置身於無盡浩淼、亙古無垠的星空之中。
  麵對此情此景,他雖是自詡智慧超人、韜略非凡,然而看到這奇詭狀況,亦是分毫弄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心中焦急之下,他立時指揮身後的文殊菩薩仗劍而攻,便是身下獅子也是咆哮連連,然而如論如何行動,這般貌似強橫的攻擊都在那廣袤無窮的蒼穹之下,起不到分毫作用!
  該死的,早知道就不應該直接動手,中了對方的奸計了。
  懊惱之下,薩迦班智達已是懊惱無比,隻能在這滿天星辰之中苦苦掙紮。
  …………
  “怎麼回事?那薩迦班智達怎麼消失了?”凝目注視那大堂之處,蒙哥問道。
  姚樞亦是皺眉,稍微思考一下便道:“應當是中了對方手段,被那中天紫薇大帝攝入到自身修行而成的玄界之中了。”
  “那如何才能救出國師?”忽必烈問道。
  “要麼國師自己勘破玄界自其中跳出來,要麼由那支持者自行打開通道。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姚樞側目看了一下不遠處色如白紙的李誌常,又闔上雙目,隻是他的話語卻清晰無比,被福裕、八思巴所聽見。
  福裕立時張狂笑道:“哈哈,此人已經是油盡燈枯,既然如此,列位不妨和我一起上,廢掉這廝將國師放出來。而且那滿地遺留的神兵利器、武學心法可就在眼前,若是遲了隻怕會被對方給焚燒了。”話音剛落,他身後法相立時撲出,而那環列眾位僧人也是一般運足玄功,一並圍攻而來。
  且看著那道道銳利光輝,李誌常低喝一聲:“天罡北鬥,萬物盡滅。射!”
  應心而動,虛空之中忽有七道星辰大方光芒,鬥大如牛、氣衝雲霄,億萬星光凝聚成形,轉瞬間卻化作七柄銀箭懸於空中。通體銀光閃爍,無數光輝明滅其中,當真是古怪至極。而它們聽見李誌常那一聲號令,立時化作流光,一支朝著那福裕射去,一支朝著八思巴射去,亦有一支射向姚樞,其餘四支對準群雄,具是殺氣騰騰、直刺項上人頭。
  “好家夥,看樣子你這廝果然是不打算遵守承諾。”
  惱羞成怒,福裕立時運轉法相,那阿彌佗佛立時將手中蓮花丟出,道道白光橫掃而出,當即將那長箭掃到一邊。另一邊,姚樞見到長箭射來,立刻輕咦一聲,隨後運起神通,一道清光當空閃現正如銅牆鐵壁一樣,將那直刺而來的長箭抵住,令其分毫寸進步的。便是那群雄之中,也有人抽出長刀淩空朝著這長箭劈去,亦有人將盾牌擋在身前,企圖將這其攔住。
  惟有那八思巴卻雙手合十,渾然不知將眼前長箭視若無物。
  被那白光掃過,這長箭當即被整個撞片,朝著旁邊掠去。其餘武者一見,也是一般合力,將這長箭打偏。
  縱然這長箭威力驚人,然而若是無法命中敵人,不就沒有半分威脅力了嗎?
  所以見到這長箭被打偏,具是露出舒心笑容來。
  “哼,原來不過是銀槍蠟樣頭,既然如此那我還需怕什麼?”
  福裕輕蔑一笑,正欲向前。
  然而正當他欲一掌將李誌常擒下時候,卻陡然察覺到背心之處寒氣逼人,回頭一看立刻見到本該是被打偏的那柄長箭,竟然重新指向自己,箭尖之處銳利無擋,直刺自己頭顱之處。
  錯愕之處,他正要做出反應,然而這是四周圍卻是冒出七隻長箭,具是一並對準福裕,其速如利芒,完全沒有給福裕半點反應的時間,“砰”的一聲就將其整個洞穿,隻留下一具破破爛爛的屍體跌倒在地上。
  “原來如此,這就是傳聞之中,足以一擊滅殺地仙的天罡箭嗎?看來你們全真,倒也有些門道。”瞧見眼前長箭突然消逝,姚樞問道。依著傳說,那天罡箭乃是七隻為一組,已經鎖定目標,無論對方究竟置身何地,都可以循跡追蹤,更可依著星象直到瞬移來到目標身邊,徹底消滅對方。
  作為專門針對地仙武者研製的法器,它的威力自然是超乎絕倫的,就連姚樞亦是相當忌憚。
  諸位僧人瞧見這一幕,立刻駭然倒退而回,低聲想著:“這廝不過人階巔峰,為何竟然如此厲害?以一人滅兩人,那全真教底蘊當真厲害無比。”目光流轉時候,瞧著李誌常身邊那遺留的眾多武學典籍、法器神兵,更是貪戀至極。
  畢竟李誌常之所以能夠以一人階之流力壓三位地仙武者,全仗著其祖師遺留下來的神兵至陽玄心珠,還有門中秘製法器天罡箭,否則的話以他的能力,如何能夠做到這等用處?
  那薩迦班智達和福裕貌似隻是對抗李誌常,然而卻不異於和全真教全教對抗,會有這般處境也是理所應當。
  隻是李誌常卻赧然苦笑,混無困住那薩迦班智達、擊殺福裕的感,低聲回道:“我自知難逃一死,今日所為不過是為我全真保全火種。諸位,莫要怪我!”語氣一凝,他隻將渾身玄功運至極限,立時將那滿地武學典籍混著衣裳之物一並點起,寸寸燃燒的火焰立刻將其整個吞沒,化作濃烈火焰。
  這武學典籍乃是諸多先賢苦心孤詣創製而出,流傳至今也有千年有餘,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一脈單傳,再無其它副本,便是門派之中的掌教也並無完全學會。
  如今時候,被李誌常這一燒,可以說相當一部分的道門門派都會徹底斷了傳承。
  隻是李誌常卻更知曉,與其讓讓這玄功秘籍落入佛門之手,助長他們肆掠中原大地,還不如將其毀掉來的更好。
  念及於此,李誌常更未停手,隻將整個火焰全數催動起來,越來越高直到那濃黑煙氣直衝大殿,灼熱熱氣烤的地板通紅通紅,也絲毫未曾阻止。
  “原來如此!是法相附體嗎?”
  眼眸之中閃爍光輝,八思巴卻在這時動了。
  他氣定神閑看著那李誌常,並未理會自己的伯父薩迦班智達如今時候生死不明,依舊是那麼的不緊不慢的猜測了起來:“我曾聽聞,若是將法相修煉到極致程度,那法相便可以離體行動,附於他人軀殼之上,從而能夠助別人發揮其超過常人的力量。依照你如今模樣,應當便是法相附體了。隻是我很好奇,這尊法相究竟是誰的?”
  額頭之上冷汗淋漓,李誌常並未回答,勉強控製法相已然困難,強催天罡箭更是傷到內府,如今的他就連說話都辦不到了。
  “它應當不是你師尊長春真人的。畢竟長春真人早已仙逝,而且他的法相乃是真武大帝,根據傳說並非這般模樣。而且觀其模樣,這尊法相比之真武大帝更甚一籌,朱紫為袍、帝王氣派,更有諸天星象相伴左右,我想它應該是中天紫薇大帝,也就是說乃是昔年王重陽遺留法相。即使是身亡,也將這法相納入自己神兵之中,好護住門下眾徒,他也算是功參造化了。隻不過在經曆了數十年世間,這法相究竟能夠存在多長時間呢?”悠悠說道,八思巴已然是透著自信。
  “一個時辰,還是一刻鍾,又或者是就連一盞茶的功夫都撐不住?更何況以你如今重傷未愈的狀況,隻怕時間更短吧。”
  驀然間,於八思巴身上冒出萬道金光,也是一樣喚出法相。
  這法相盤腿坐於金蓮之上,雙手合十口宣佛號,道道金光恰如蓮花層層疊疊綻放開來,寶光十足、梵音不斷,正似那汪洋一般朝著四周席卷而去,凡金光所到之處,皆似鍍上一層薄薄金箔,就連那本來不過是尋常大理石的地板亦在眨眼之間,化作金玉!
  至於那濃烈火焰?
  在被這金光一掃,立刻便被整個掃去,隻留下一地被燒的千瘡百孔的書卷!
  “又或者,現在的你已經死了?”
  輕輕邁步,八思巴正好踏在一個已然綻放開來的蓮花之上,而在地麵之上不知何時湧出無數金蓮,這些金蓮隨著他一步一步綻放開來,正好將其整個托住,不曾墜入凡塵俗世之中。
  走到李誌常麵前,八思巴將那指尖點在其額頭之上,“啪”的一聲那一直立在原地的軀殼就整個破碎,化作漫天的光粒,僅留一個赤金色珠子,正是那至陽玄心珠。
  看著這至陽玄心珠,八思巴一手伸出就要將其捏在掌心之中,然而這珠子上麵,卻掠過一道紫氣,轉眼間消逝無蹤。當空中那薩迦班智達卻被重新丟在這,隻是相較於之前那意氣風發的他來說,如今的他已然是蒼老許多,便是臉上也是多了許多皺紋,兩鬢之處也是白了許多頭發。
  雙目失神,薩迦班智達渾身顫抖、一臉茫然,顯然之前是被那中天紫薇大帝給弄得相當淒慘。
  八思巴搖搖頭,示意身邊僧人將其待下去,隨後便道:“伯父日前已經受傷,為了避免活佛空懸,即日起薩迦寺由我來當住持。”話音之中,更無絲毫的收斂。
  如今時候薩迦派之中僅餘他一人,眾人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選擇?
  “恭喜殿下得償所願。”蒙哥瞧著此間事情已然了結,當即上前恭賀道:“既然如此,這些東西權且交予國師,且看國師能否將其還原?”而他手指所指東西,正是那諸多玄門遺留下來的神兵法器以及武功秘籍,它們雖被李誌常焚燒殆盡,但是仔細搶救卻還是救出其中十分之一來。
  十分之一的東西,也足以讓整個蒙古受益匪淺!
  他們之前能夠征服中原之地,也是得了全真教協力,然而等到支配整個中原之後卻發現這全真教勢力太大、難以轄製,所以就暗中支撐佛門勢力,並且在明麵暗麵上多方打壓全真教,如今時候見著全真教終於被徹底消滅,蒙哥自然無比高興。
  畢竟當年若非那丘處機出麵阻止,他父親如何會被那蕭鳳給害了?
  似這般通外國、吃扒外的家夥,本來就該被徹底毀滅。
  微微一笑,八思巴旋即回道:“多謝殿下。隻是那全真孽種卻未曾徹底鏟除,待到我回去之後,定然會讓‘八相佛陀’助殿下剿滅餘孽,以保我蒙古天下安定。”
  “那就多謝國師了。”蒙哥立時回道。
  他可是知曉,那“八相佛陀”乃是八位修行之人組成,每一人均和李誌常一般實力,彼此修行玄功更是可以互相增益互補,若是合在一處便是地仙一流,也得退避三舍,乃是薩迦派之中精心培育出來的高手。
  若得這些人相助,他們蒙古定然能夠鎮住中原強者,確保其江山地位永葆安康,不出任何紕漏。
  

Snap Time:2018-11-22 04:04:29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