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一十七章匆忙中比賽開啟,形式急段陵上場(18-08-09)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陽波瀾將起,見國公互贈禮物(18-08-09)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為名,為融合夥夫開始(18-08-09)     

第七十二章廢兩人風雷成名,救眾人蕭鳳獨鬥


    幾人做好準備,那風雷箭立時轉瞬即來。

    正衝在前,孔元措首當其衝成為了風雷箭第一個目標。

    大抵是因為速度太甚的原因,以青銅所製造出來的它已然蒙上一層赤紅火焰,於前方層層疊疊的空氣早已經凝滯起來,此刻那貌似空虛無物的空氣已然如同銅牆鐵壁一樣,然而風雷箭的速度卻絲毫未曾降低,反倒因為尾部區域那不斷噴射而出的濃烈火焰,令其速度越來越。

    最終,“砰”的一聲刺破空氣,正中那被寶劍凝聚起來的山峰之上。

    鏗鏘有力的撞擊當即響起,那足有三尺有餘的厚實山峰,立時被這風雷箭戳中。強烈的火光不斷響起,刺耳般的聲音更是讓人難以忍受,終於本是堅若生鐵的山峰之上,被這風雷箭硬生生鑽出一個足有手臂大小的空洞,內無數的土石被整個轟了出來,而在空洞的邊緣地區,則是呈現出琉璃狀的玻璃結構。

    而自那空洞之中一縷利芒驟然爆射開來,自孔元措身邊掠過,將旁邊的丈許長的巨石整個崩斷。

    餘威消散,塵土滿地!

    雖是因為及時運起玄功護住自己僥幸逃脫一命,但是被風雷箭所帶出的衝擊一掃,孔元措立刻感覺身體如遭錘擊、胸前骨頭立時斷折、儒袍亦被整個撕碎,嘴巴一張數滴鮮血立刻吐出,很顯然也不算是真正逃脫性命。

    以他現在真元耗盡、身負重傷的模樣,顯然是不能繼續戰鬥下去了。

    且看著身邊一切,孔元措不免心中失神,呆愣愣站在原地,對遠處的蕭鳳更是心生懼意,目光轉眼間瞧著不遠處惱怒至極的赫和尚拔都,心中卻是暗想:“那女子怎麼就得到了風雷箭?莫非大汗是想要借她的力量,將我們這些人全部鏟除?”想到此節,他更是害怕,心中畏懼之下戰意立時消散,不複之前勇猛精進之舉。

    另一邊,那郭城也沒有意識到孔元措的變化。

    他在將掌心之中那濃烈火球凝聚成形之後,當即朝著那風雷箭轟去。

    這戰陽焚天當真厲害,尚未被發射出去時候,已然令郭城周圍溫度陡然提升數十度,空氣漸漸扭曲起來,地麵亦是被烤的皸裂開來,掌心之中那團烈焰更是渾似太陽一般,將所有的光芒全都收斂起來,凝聚成為一輪足以焚燒一切的火球,並且這火球還在持續曾生,並且由赤紅色化作了蔚藍色,並且最終化為了靛白色。

    之後,他將雙掌平平推出,這火球當即掙脫束縛,朝著那風雷箭直接衝去。

    一經釋放,這烈陽焚天立刻化作一道碩大無比的光波,近乎純白的光芒似乎要將眼前的一切全都吞沒,更是猶如那犁刀一樣,自懸崖之處硬生生挖出了一道裂痕來,迎麵中無數的空氣被強硬的衝破排開,形成了一道道席卷一切的狂風。

    強橫至極的衝擊力,還有那足以焚燒萬物的溫度,對他來說這個世界就沒有“戰陽焚天”所無法滅殺的存在。

    但是在那溫度堪比太陽的溫度之中,風雷箭依舊筆直衝來,仿佛那戰陽焚天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不可能,我的招數竟然無效?”

    驚愕之中,郭城睜大眼睛望著刺來利箭,半點避開的力氣都沒有。

    強行使出“戰陽焚天”,已經消耗了太多的真元,此刻的他根本就和嬰兒無誤,勉強抬起右臂企圖擋在麵前,已經是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果不其然,那風雷箭當即掠過郭城,“砰”的一聲自左肩之處,整個手臂立刻化作一陣血霧,無論是那堅韌無比的肌肉,還是那強壯的骨頭,全都被那風雷箭卷入風暴之中,徹底的化作了一灘血霧。

    而它依舊餘勢未定,斜斜衝入懸崖之中,隨著一陣地動山搖,終歸是歸於平靜。

    “我,還是太弱了!”

    腦海之中,一縷意識閃過,昏昏沉沉郭城立時跌落在地,左臂之處血湧如泉,渾然不知生死。

    “風雷箭?是從天佑那搶到的嗎?”

    望見遠處射來的利箭,妙善歎息一聲。

    以他的目光,自然知曉這風雷箭的玄妙所在。

    這風雷箭和烈陽箭乃是那神霄派鎮派法器,其中風雷箭以速度著稱,而烈陽箭以威力稱雄。能夠和這兩種箭矢稱雄的,也就隻有全真教天罡箭,南宋應天學院承天箭技壓一籌,這四種神箭並稱為當世四大神箭。

    而自神霄派得了蒙古襄助之後,這兩種法器便被大規模製造,令其名頭一時無兩,就連那北地第一宗派全真教,也被逼得無法動彈。

    如今看來,能夠威脅地仙一流的法器,當真有其玄妙之處。

    麵對這威脅極大的風雷箭,妙善知曉根本不是逃跑所能解決的,原因無它就是因為這風雷箭速度太,等到你見到它的時候,它就已經命中了。

    若非之前蕭鳳尚需以念力調整方向,好令其射中目標,否則這風雷箭一經射出,哪還會給對方逃脫的機會?

    曉得此節,妙善立時將神通運轉到極限,青光於身體之上漸傳升起,一隻隻手臂自背後緩緩伸出,或是做出拈花之意、或是做出揮兵之舉,或是做出法印凝聚……,萬千姿態、一一呈現。

    被這一弄,於妙善周圍,空氣立刻凝聚起來,渾如一座銅鍾模樣,將他罩入其中,方圓足有三丈有餘。

    帶到此時,風雷箭也應聲襲來,正好撞在那金鍾罩之上,雖是氣勢凶悍,然而此刻卻似身陷泥沙之中,其速度陡然見降低下來,雖是如此卻依舊一點點排開那凝滯無比的空氣,朝著妙善射來。

    目光清冷看著要射到身前的風雷箭,妙善忽的笑了起來,說道:“佛有拈花一笑!”背後一隻手臂立刻越過肩膀,正好將那風雷箭捏在手中,這清光所形成的手臂貌似脆弱,然而那纖細手臂卻將箭矢死死捏住,令其分毫動彈不得,之後輕輕一丟,就將這風雷箭碾成塵土,不複存在。

    “亦有怒目金剛!施主既然不願聽從佛門教誨,如今我也隻能如同那怒目金剛,行那懲戒之舉了。”

    抬起頭,妙善卻看向遠處高踞白麟的蕭鳳,自目中閃過一絲怒色,很顯然也被蕭鳳這挑釁之舉惹動起來。

    此刻,正借著幾人抵抗風雷箭的時候,蕭鳳早已經來到了李常、趙誌等人身前,曾經多達百人的隊伍,如今時候隻剩下了眼前的不到二十多人,傷亡者超過百分之八十,由此可見此地戰鬥究竟多麼殘酷。

    “待會兒無論遇見什麼事情,你等斷然不可踏出此圈,知道了嗎?”

    且看著眼前之人身上傷勢,蕭鳳不免感覺心疼,手中長槍微動於身前一掠,立刻在地上化出一道火圈,那足有丈餘長的由清淨琉璃焰匯聚而成的火圈,正好將一行人保護在其中。

    之後,她催促戰馬走出火圈,盯著眼前重新聚集起來的幾人,冷笑不止:“此戰乃是生死之戰,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若是不能了卻後顧之憂,我如何能夠盡展全部實力,將爾等滅於此槍之下?”

    一人獨對三人,這般威風也算是了得。

    

Snap Time:2018-08-21 18:06:45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