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三十七章持續暴走的局麵(18-05-23)      第三十六章對策(18-05-23)      第三十五章大清洗(18-05-21)     

第二十八章四方齊聚福順齋,諸位漢侯存爭執


    幾日時間轉瞬即逝,很便到了嚴實六十大壽的年齡。

    大概是老天爺也感覺不好,在連續幾天陰雨之後,這一日大名府也終於迎來久違的晴朗天氣。

    這一刻,整個大名府都沸騰起來,街道之上每一位百姓都堆著笑容,而那大道之上一個個隊伍魚貫而入,讓嚴忠濟忙的是腳不沾地的,以至於和水川先生、宇文威還有蕭月三人都很少聯係。

    蕭月亦是為自己沒曾受到對方騷擾而感覺慶幸。

    而為了避免受到別人騷擾,她感覺以修行武功為由,直接選了一個偏僻的地方獨自修行。至於水川先生和宇文威兩人卻沒曾消停,而是仰仗著身後的嚴實威名,在這大名府之中四處行走,也不知道究竟在搜索著什麼東西來。

    另一邊,嚴忠濟也在福順齋門前,代替父親迎接列位客人。

    “紫芝兄,多日不見,不知道你如今境況如何?”

    迎麵中走來一人,一位儒生朗聲說道。

    而在他的背後,則是跟著三個神情陰鬱之人,若是蕭月來到這便可以知曉,這兩人分明便是“黃河五鬼”之中的殺渾天、算無命、甲無傷。然而此刻,殺渾天沒有那股桀驁,算無命不敢露出陰險,甲無傷亦是沉默不語,一並跟在這儒生之後畢恭畢敬,由此可見這儒生應該也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來。

    嚴忠濟雙目一亮,立刻笑道:“原來是仲庭兄。你不在安素公麾下做事,今日怎麼來到我這來了?”很顯然,他對前來之人異常熟悉,而且看兩人樣子,顯然也是摯友一般的人物。

    要知道,此人便是安素公張柔長子張宏聖,亦是那數次和蕭鳳作對的張弘範的兄長。

    畢竟是能夠役使黃河五鬼之中的人物,除卻了張柔的幾個兒子之外,也沒有別的人能夠做到了。

    “今日乃是魯國公壽辰,父親於他同朝為官,數次並肩戰鬥,豈能忘記?隻是他近日久在前線爭鬥,不便回來。故此令我攜帶禮物來此,也好為魯國公慶祝壽辰。”張宏聖朗聲回道,手一揮身後的三人不敢怠慢,當即走上前將兩件禮物呈上。

    嚴忠濟隨手接過禮物,吩咐侍從將其送到偏殿之後,就連連謝道:“多謝公子來賀,還請麵請。”

    “自然如此。”張宏聖挽手稱謝,隨後就婉言拒絕道:“隻是紫芝兄多有勞累,還是莫要相送了。”

    “不過數年未見。沒曾想仲庭兄還是如此仁德,二郎在此先行謝過了。”嚴忠濟朗聲道謝之後,送走張宏聖之後,又重新回道大門之處。

    畢竟這壽宴一事,涉及繁瑣,朝堂諸公也需要謹慎對待。

    他可不願因因為自己某些行徑,平白無故在這朝堂之中,多處一些敵人來。

    正在這時,迎麵來又走過來一位中年漢子,方臉闊口、頜下三寸黑須直如鋼針,身上亦是穿著一件盔甲,當真是虎虎生威。再其身後,亦是同樣穿著數位黑甲士兵,肩膀之上挑著一個個碩大的箱子,光是看著就相當沉重,不知又是那家之人前來。

    嚴忠濟看的清楚,連忙走上前去問道:“不知這位可是史權前輩否?”

    眼前的這位乃是和他父親同級別存在,鎮陽王史天澤的叔叔史權,他的實力固然比不上地仙一流的人物,但是久曆戰陣一身武藝相當厲害,便是當年的斡烈兀林答還有吳曦,也未必是此人的對手。更因為其乃是史天澤叔叔關係,此人在史天澤軍中向來擔任要職,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而那史天澤年輕時候也是一個天才,而立之年便成就地仙一流人物,一身修為也是了得。縱然輩分上差上嚴實不止數籌,但是論及實力、地位還有影響力,史天澤卻是要遠勝嚴實。

    若是他親自過來,縱然也有尊崇之意,卻未免會有喧兵奪主的可能。

    他讓這位過來道賀,顯然也是做足了麵子。

    “正是咱家。”

    漫不經心應和一聲,史權卻抬起頭死死盯著道路,而那道路遠方,剛才剛剛到來的張宏聖已然消失無蹤。

    嚴忠濟看的疑惑,問道:“既是史前輩,那還不知曉二郎有什麼能夠幫忙的嗎?”

    “你告訴我,之前那張宏聖是否到來了?”

    猛地挪動頭顱,史權死死盯著嚴忠濟。

    雖然這不過是尋常關注凝視罷了,然而嚴忠濟卻感覺自己仿佛被老虎盯住,全身動彈不得。勉強咽口氣,他方才指了指遠方,說道:“就在你來之前,仲庭兄就來到這了。現在時候,想必他已經來到了這福順齋了吧。”

    “那就好。”

    一揮手,史權身後跟隨的那些大漢具是將東西放下,沉甸甸的箱子落在地上,立刻驚起一陣煙塵來。

    隨後幾人跟在史權後麵,步履匆忙踏上了石階,也是一樣朝著內堂走去。嚴忠濟瞧著古怪,也不敢置喙,隻好放棄繼續招攬客人來。

    對於牽涉到張柔還有史天澤兩人的事情,他可不願意牽扯進去,以免讓自己平白無故丟臉。

    正在這時,一個明亮鳴鏑之聲頓時響起,尖銳聲音讓在場的眾人具是感覺耳朵仿佛正在顫抖。隨後,陣陣鼓聲飄蕩而出,沉重的鼓聲和著那尖銳鳴鏑,顯得特別地尖銳,更令人感覺置身於沙場之中,肅殺的煞氣充盈其中,讓人感覺特別的不舒服,仿佛隨時隨地都可能死亡一樣。

    “這模樣?難道說是?”

    嚴忠濟心中一喜,旋即擔憂起來。

    能夠做出這般行徑的,除卻了那位之外,也沒有其他人了。

    而正欲踏上石階的史權亦是停住腳步,轉過頭麵色稍有不滿,看著遠方正在朝著這邊走來的一列隊伍。

    他不禁低聲咒罵了一下:“奸佞小人,無恥當道。莫非你當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出眾人物嗎?”很顯然,他對這人表現相當的不滿,甚至於都溢於言表。

    此刻,在那寬闊的大道之上,眼前的隊伍相當龐大,僅僅是隨行人員就有上百餘位,當中更是有兩架寬敞馬車朝著這邊攆來。龐大的車隊逼迫的眾人不得不朝著兩側退去,以免衝撞了這個貌似華麗的車隊來。而在馬車後麵,一列大約有十六人的隊伍正在敲著鼓聲、吹著鳴鏑,馬車兩側則是拿著寫著“肅靜”、“回避”字樣的牙牌,一個個排列整齊正似那雄壯軍隊一樣,朝著福順齋走來。

    “哦?沒想到他居然親自過來了。不過這般架勢,倒也不愧是梨花烈神槍真傳,北地齊王之子。”高踞福順齋,張宏聖看著這支隊伍,不由得露出一絲懊惱起來。

    顯然他對此人如此張揚個性,也是相當的抵觸。

    “齊王來訪,諸人回避!”

    正在此刻,一個尖銳聲音頓時響起,讓在場的各位都是露出難堪的表情來。

    隨後,一行四匹戰馬拉著一輛大車停在福順齋麵前,一色白馬毫無半點異色,而那馬車亦是楠木造就,朱紅門框之上鎏金雕花,兩側門窗緊緊閉住,不讓人看清楚麵的任何風光,很顯然這大車之中正有一位尊貴之人來到此處。

    嚴忠濟瞧著這般狀況,雖然對此人驚擾自己父親壽辰有所不滿,但也曉得這人的性情,當即信步走上去:“在下忠濟,叩見齊王殿下。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無妨無妨!”

    朗朗聲音頓時響起,卻有一人打開左側門扇,從大車之中走出。

    此人臉龐狹長猶如馬臉,下巴極其尖瘦,唯有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一對大耳亦是垂肩,雙手修長無比,足以抵達膝蓋位置,倒是頗有那劉玄德之相。他也沒管周圍眾人,卻是走到了右側紗門,輕輕扣了一下,問道:“愛妃。我們已經到福順齋了。您可以下來了。”

    “既然殿下說了,那我就下來吧。”

    輕聲說道,那門窗當即打開。

    隨後,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自其中走了出來,此人雖是身著綴滿珍珠的華服,頭上亦是帶著綴著寶玉的鳳冠,但是卻也難以掩飾眼角之處的魚紋。但看年齡,這女子分明已經是三十以上,正是年老珠黃的時候,其相貌比之那些絕色佳人,實在是差的太多。

    一個是尊貴無比、統轄齊魯一地的齊王,一個是年近三十、人老珠黃的婦人。

    真不知究竟因何原因,他們兩人竟然結成婚約?

    見到兩人,嚴忠濟連忙拜倒在地,頭低的死死地,口中念道:“在下不敢。隻是今日齊王怎麼有興致來到此處?”

    “愛妾就在大漠之中,未曾見到中原風景。所以我就帶著她四處巡視,也好讓她也能夠漸漸這中原風景。今日路過大名府,方才聽屬下言道,今日乃是嚴老相公六十壽辰,故此前來拜訪一二。”齊王哈哈笑道,當即挽著身邊的愛妻,一並朝著山上的福順齋走去,沿路旁邊早有士兵隨侍身邊,以保護他們的安全。

    即使眼前的這位齊王,也是一位地仙境界的武者,他也依舊要做出如此行徑。

    炫富、鬥氣,追求權勢,似乎這就是人類的通病,縱然是修行有成的武者,也無法避免。

    

Snap Time:2018-05-23 03:11:35  ExecTime: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