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60章幹就沒錯了(18-07-17)      第2059章幹就沒錯了(18-07-17)      第2058章神跡(18-07-17)     

第1691章要的隻是複仇(二更)


    不得不說,阿納斯特安為了這個新老巢,真的下了不少工夫。在人力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可謂把機關學發揮到了極致。

    隻是他貧乏的想象力限製了新幽暗城的建設。

    他萬萬想不到,賴以為絕對屏障的百米岩層,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被打破。

    他布置在新幽暗城外圍的陷阱再多,又有個卵用嗎?

    人家根本不通過你的陷阱,直接打入你的老巢內部最深處。除非你在自己家藏著一堆大炸逼,早就準備好同歸於盡,否則這一次參與了背叛的被遺忘者跪定了。

    看著獸人和血精靈大軍從本應是岩層的城市穹頂降下來,那種下餃子似的氣勢,把每一個被遺忘者都嚇住了。

    “啊!不要殺我!我是被劫持的……”有被遺忘者如此大叫著。

    可惜,迎接他的,是血精靈聖騎的黃金戰錘,是血精靈遊俠的神聖金箭,甚至是獸人戰士的巨斧。

    被劫持的?

    無辜的?

    或許是吧!

    但誰都知道,真正跟大藥劑師普特雷斯沒瓜葛的家夥,早就在天災城一戰當中被他的新型瘟疫給坑到死,重歸巫妖王的麾下了。

    剩下的這些,要麼就是他的鐵杆同黨,要麼至少是明知道發生什麼卻不去舉報的‘中立者’。

    薩爾不是沒想過把這些家夥甄別出來,畢竟部落還是需要被遺忘者的法師的。

    沃金卻提醒了他,獸人被背叛的怒火,唯有以毀滅與死亡來熄滅。

    不管怎樣,黑石氏族又一次被背叛,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上一次要追溯到二十年前的黑手兄弟事件。

    為了榮耀,為了軍隊的紀律,也為了部落的穩定,早已出發去諾森德的瓦羅克*薩魯法爾一定會鎮壓著殘存的黑石獸人和其它當天在天災城被坑了的其它氏族獸人。

    但每一雙眼,都在關注著大酋長的一舉一動。

    獸人可以允許意見不合者離開,但絕對不能容忍這種在戰場上的背叛。

    所以,以霜狼氏族為主導的精銳突擊部隊,他們下手比血精靈更狠。

    何況你說自己無辜,卻在宣布背離部落的當下,在新幽暗城的城區擁有自由行動的權利,你騙鬼啊?

    還呆在新幽暗城的被遺忘者,沒有無辜者!

    巨大的戰斧下來,那些肌肉早已失去韌性的不死者們直接身軀四分五裂。

    頭顱被劈成爛西瓜,手臂和大腿像折斷的柴火一樣斷開,身軀像爛掉的破布袋般讓麵發黑幹枯的髒器掉出來……

    到處是慘叫,到處是絕望的哀嚎。

    獸人如此,血精靈的手段亦是如此。

    沒有投降者,所有被遺忘者的屍體都被徹底搗爛。跟進的血精靈牧師和聖騎士直接大灑聖光和聖水,將一切可能成為怨靈的靈魂統統淨化掉。

    “哈哈哈!”希爾瓦娜斯揮舞著神器長弓【索利達爾*星辰之怒】,意地斬殺著被遺忘者們。

    對,不是射箭,而是利用長弓本身的近乎弧形戰刃的結構,以仿如砍刀的武技,一下一下地砍殺著逃亡的被遺忘者。

    直接被內部攻破,加上大炸逼巨大的爆炸,震塌了不少通道,被遺忘者們就像盲頭蒼蠅一樣亂竄,然後被追上的聯軍砍殺殆盡。

    “不!大酋長,不要殺我,我可以為您效勞……”被逮住的皇家大藥劑師普特雷斯驚叫著。

    “效勞?你下地獄去給你背叛的部落同胞當奴隸贖罪億萬年吧!”當著隨行的巨魔法師的麵,在魔法鏡像的全程直播下,薩爾揪住了普特雷斯的衣領,將他狠狠地摔在地上。

    沉重而巨大的戰靴一腳踩在普特雷斯的腰上,發出清脆的“哢嚓”聲,那貨整條腰椎骨和盤骨全部爆裂。

    “這就是叛徒的下場!”薩爾霸氣四溢地吼著,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毀滅之錘】。

    通過魔法鏡像,依舊在諾森德休整的獸人清楚地看到,自家大酋長的黑色錘子狠狠地砸下,把那個該死一萬遍的叛徒的腦袋砸成了爛西瓜。

    嗯,還是過期腐爛的爛西瓜。

    每一個獸人都在這一刻高舉雙臂或者手上的武器,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幹得好!”

    “殺死叛徒!”

    “這就是背叛的代價”

    另一麵,希爾瓦娜斯找上了恐懼魔王瓦瑪薩斯。

    幾乎是見到他當麵時,希女王就心生一種仿如宿命對決的恍惚感。她並不知道,眼前這個麵目猙獰的惡魔,在原本的時空會成為她的部下,她更不知道,在那一次的天譴之門,他背叛的也是她。

    這個時間節點上的希女王隻知道,眼前這個令人厭惡的家夥,就是當年有份參與毀滅永歌森林和銀月城的罪魁禍首之一。

    “不不,我可以……”恐懼魔王沒有節操。

    或許其它惡魔討厭死亡,卻不會太過懼怕死亡。

    瓦瑪薩斯不同,他當年是作為天災軍團的監軍進入艾澤拉斯的。後來在阿克蒙德掛了之後,他和其它幾個恐懼魔王先是投靠了阿爾薩斯,後來又被阿納斯特安所策反。

    說他是三姓家奴也毫不為過。

    他不死還好一點,一旦死去,靈魂就會被迫回到扭曲虛空當中。雖然燃燒軍團三巨頭現在都跪了,但誰敢保證幾個老大將來複活什麼的,不會回頭清算他?

    所以他當場就對希女王跪了。

    可惜,如果希爾瓦娜斯是原本曆史上剛剛接手被遺忘者、極度缺乏力量和幫手的被遺忘者女王,或許還會容他。

    現在她貴為艾澤拉斯半神,精靈族的正牌女王,以及聯盟統帥杜克的伴侶,需要收這種三姓家奴當小弟?

    別逗了!

    希爾瓦娜斯鳥都不鳥他。

    她要的隻是毀滅與複仇。

    “天災軍團也好!被遺忘者也好!惡魔也罷!統統給我毀滅吧”風元素徹底在希女王身上爆發開來。

    狂暴的氣息,滿溢的神性,幾乎填滿了這個黑暗殿堂的每一個角落。

    當看到希女王神器長弓中迸發的電光,恐懼魔王再無僥幸之心,他狠狠地撲了過去,一揚手就是一大團散發著惡臭的【腐臭蜂群】砸過去。

    很遺憾,耀眼的雷光轟然而至,將偌大一個房間中,所有在射擊路線附近的一切存在都化為烏有。

    暴強的雷霆,摧毀了一切……

    

Snap Time:2018-07-21 13:35:03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