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風雨同路十五載記雲飛入行十五周年


    十五年前的2002年6月,一個大三的逗逼工科大學牲正在暑假即將來臨時,在廣州百貨大樓新翼實習。

    那時候的實習,是無聊而蛋疼的,每天的工作就是清理這棟新蓋好的百貨商場的空調機組,具體點就是把水泥和髒物封住的百葉窗用錘子敲開,讓百葉窗和空調回風機能順利運作。

    就是在這麼無聊蛋疼的情況下,那個苦逼大學牲用不多的零花錢買了幾張對現在這個時代來說是老古董的上網卡,用占據電話線撥號上網的方式,開著自己的小電腦開始了看小說。

    那個古老的年代,連那個時代大名鼎鼎的《小兵傳奇》都沒開始連載,遠古大神玄雨還隻是一個當美術老師毒害小學生的小胖子,寫著《夢幻空間》。

    那個大學牲看完了所有像樣的網絡小說,當看完了佳作,然後把排行榜上五十位之後都渣作都啃了,發現啃不動時,就萌生起了‘我去寫都比這些家夥好’的神奇想法,並付諸行動。

    於是,這個世上少了一個準備下工地的三流大學牲,多了一個不入流的作家。

    寫了一套名為《霸王之槍》的種馬文的第一章,於2002年6月30日正式刊登。

    其實別怪這個作家寫種馬文,因為當年混的就是工科院校,一個班40個人,32男8女,唯一漂亮的女生還比這個作家要高幾公分。而這貨從來不喜歡爬樹的感覺。

    在這種壓抑的情況下,這個作家寫出了一本蕩氣回腸,開篇不久就讓數萬大軍不X的神書……

    咳咳!

    想想都覺得好羞恥。

    呃,這也是某種自我公開處刑了吧!

    不用在點娘找了,找不到的,這玩意不封書才有鬼。

    嗯,接下來,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本著這套書,某人在自己找到的台灣小說出版網站鮮網出版了自己人生中的處女作《霸王之槍》!

    大學沒畢業就賺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然後無恥地背叛了自己的大學同學,從此跟建築行業絕緣了,甚至在大學的畢業論文答辯時,還祭出了自己的小說。

    還記得當年某人狗屁不通地答辯時,冀老師語重心長地說:“既然你不幹這行了,我們也不為難你。答辯就算了,來談談你的小說吧。”

    三分鍾的答辯,2分半在吹小說,某人還無比心虛地不敢告訴老師,主角第一章就推了一條龍女。後麵答辯的那哥們隻能一麵苦逼地在自己說,看著下麵三個老師在看某人的實體版小說。

    啊!果然英明偉大之人就是好心有好報的,後來冀老師當了我們土木工程學院的書記。

    後來,某人就走上了寫小說的不歸之路了。

    緊接著2003年畢業後,在台灣出版了科幻類小說《飛雲星誌》,這套小說更是在兩岸三地都有發售,隻不過大陸是盜版,在香港和澳門則改名《流氓艦隊》。

    可惜,再後麵因為文青發作,也不適合市場化需求,陸陸續續出版了《火鳥》、《流氓騎士》、《水星小子》等近十套不溫不火、純粹混口飯吃的繁體小說,也在2009年試過寫網絡小說《狼主》,一直就沒紅過,也就僅僅比撲街好了一點點而已。

    隨著2010年之後,台灣繁體市場的沒落,更是一度陷入了絕望了。

    從2011年開始,一次又一次投稿被拒絕,甚至到了2013年,自己一直混的出版社鮮網都倒閉了。

    人生一下子到了最低穀。

    所有的積蓄已經花光,不得已,被家人逼著找了一份餓不死也養不肥的閑職混日子。

    然而,即便是在這段最黑暗的日子,依然沒想過徹底放棄寫作。

    沒錯,這家夥就是我餘雲飛,一個曾經撲街撲到地核去的寫手。

    那段日子,混得很慘,不會寫網絡小說,不適應爽文的寫法。網絡小說界混不了,也不被台灣其它出版社所接受。

    曾有過一個網絡巨神想‘拉’我一把,或許是看在同出鮮網的份上,施舍我,讓我去當他的槍手。

    隻不過我最後的驕傲,讓我拒絕了他。

    你是巨神不假,但我哪怕餓死也沒想過當你的槍手。

    或許,這就是一個寫手最後的矜持。

    沉沉浮浮,不斷撲街,不斷嚐試。

    直到2015年2月,我的兒子出生,不得已,看著幹癟的荷包君,看著滿是期盼的老婆大人。

    我橫下一條心,再次踏上了寫作之路。

    這一次回歸起點,距離我2009年撲街,已經足足有六年之久。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還適應這個小說世界,自己寫的東西是否還有人願意去看。

    曾經的老哥們建議我寫都市,好吧,都市就都市,然後華麗地撲街了。

    曾經的專業繁體出版作者,寫了一套都市小說,你們猜怎麼著?

    直接被起點拒簽了!

    拒簽我小說的,後來我才知道是我現在的責編丹青……

    說真的,當時的感覺是崩潰的。

    準備了2個月,然後又花了一個月寫了10萬字,結果是拒簽!不信邪的我,換了家網站,寫到20萬字,結果還是讓我絕望……

    簽約是簽約了,寫吧,每個月寫24萬字,確保銷售達到多少多少,每個月可以有1200塊。

    忽然苦笑!

    這根本不夠。

    才幾個月大的兒子嗷嗷待哺,兩百多塊一罐的奶粉錢。當然,關鍵是結婚時因為裝修和擺酒欠下的十幾萬巨款,每個月光是信用卡的循環利息就足以讓我愁得幾乎跳樓。

    看著那可憐的工資單,我足足三天失眠,每天都是渾渾噩噩的。

    最難過的時候,我真是絕望到差點要跳樓了,隻不過想到會留下孤兒寡母,又舍不得。

    最後一咬牙,決定拋棄了一切節操,哪怕是背著罵名,被以往愛看我書的老兄弟責罵,我都隻能去進行市場化寫作。

    所以,就有了去年我真正回歸起點的第一套書《暗影神座》。

    沒錯,這是一套爽文。

    或許,不會有人想象到,我是頂著那種可怕的心理壓力下,寫出這樣一套書。

    我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因為我總是在想,大家看小說,是因為平時已經夠累夠苦了。沒必要再給大夥心添堵了,所以在小說的雷文就是一個幸運的逗逼。從頭到尾就沒真正苦逼過。

    能夠帶給大家樂,順便我賺點稿費,這就足夠了。

    《暗影神座》最後寫了276萬字,這比我預算中已經多了很多。原本就想著,哪怕有500均定,我跪著都要寫到一百萬字。無論是大綱還是劇情設計,都是一百萬字的結構。實際上,因為我以前從未寫過百萬字以上的小說,寫到150萬字開始就有點駕馭不住了。後麵幾乎是強行壓住劇情寫下去的。

    沒辦法,我筆力不足。這也是我第一套過百萬字的小說。

    我盡力了。

    無論如何,好歹算是有了個完美的肥皂劇的happyend。

    現在這套《暴風法神》,盡管我想過有精品的話,就寫到500萬字,但我還是小看了大家對於魔獸世界的熱情,成績比我預想中好了一倍。

    即便有不少熱情的讀者希望我寫到一千萬字,甚至有個盟主希望我寫到天荒地老永不完結。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姑且不論暴雪爸爸拚命吃書,自己推翻自己的設定,還拚命把遊戲版本更新下去。

    我自己的身體也扛不住。

    在2015年3月開始回歸起點,我就沒休息過一天。每年從大年初一到年末的年三十,真的沒有一天是斷更的,最爛都有2000字更新。數字上顯示的斷更,是因為點娘大姨媽,愣是把我的更新卡到12點後,結果才有兩天斷更顯示。

    曾經的我,在絕望中是一邊上班,一邊每日萬字更新。從《暗影神座》跟過來的老讀者都知道我喜歡晚上更新,就是這個原因。

    我以為自己還年輕,還能熬……誰知道,熬得了一時,熬不住一輩子。回歸寫網絡小說2年,已經比以往13年的總更新量還多了。

    身體差了好多,動不動就是重感冒,光是剛剛這個六月,我已經兩次中暑。

    非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就是弱不禁風……

    一回頭才發現,我這個36歲大叔已經不年輕了。

    無限唏噓。

    我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偉大,也沒有那麼文思泉湧,所有的點子,都不過是用時間積累出來的。我隻不過是一個為了扛起自己小康之家而奮鬥的中年男人,一邊養家應對不斷增加的支出,一邊碼字還債。

    現在看了看,原來我欠銀行的債都還得差不多了。過了這個七月,就是無債一身輕了。

    終於能以一個更平靜的心態去碼字。

    有讀者問我新書,我還沒想好,因為那是明年2018年的事了。

    最近暴風的數據在掉了,我也沒辦法,這就是同人屬性作品的枷鎖了。全部一樣就會被罵還不如看原著。如果跑太偏,後麵也沒法接得上。

    早期活下來的強者叼人太多,結果變成現在局麵卡住。我也很難寫。

    反正我話放在這了,哪怕最壞局麵是一個讀者都不剩,我都會多寫兩百萬字好好把《暴風法神》完本的。

    這是我身為一個從不太監的作者的矜持,也是我最後死活不肯丟的節操。

    同樣是為我從2005年到2009年五年魔獸生涯畫上一個最完美的句號。

    接下來關於下麵的劇情,因為魔獸世界5.0熊貓人我沒玩過,估計寫也寫不好,大部分劇情會跳過,隻剩下懟腦殘吼那一段。

    6.0腦殘吼複辟……我想說,假如杜克明知道腦殘吼會複辟,還放了腦殘吼出去,那是我腦殘,杜克腦殘。所以不會有所謂的6.0的劇情!!!

    還翻盤?翻你妹!

    ('-')(掀桌子)

    ┬─┬ノ{擺好擺好)

    (再他媽掀一次)

    暴雪爸爸太能拖了,我是拖不起了。為了不把暴風法神弄成有生之年係列,7.0懟死薩總,全書完本。所以也沒有了虛空大君,各種設定上也會更改。

    這樣的做法,你好我好,大家好!

    至於更新,我隻能說在身體允許的狀況下盡力而為。

    最後想說的是,15年斷斷續續的寫作生涯。

    成功過,失敗過,又再次崛起。

    不管是經曆、年齡,還是心態上,我已經成熟了許多。

    好希望能夠一直這樣寫下去,寫到60歲,甚至寫到80歲。跟大家一同分享文字的歡欣與喜悅。

    我不知道5年、10年後,大家是否還記得我,記得《暗影神座》,記得《暴風法神》,但是隻要大家曾經因為同一套書在一起露出過同樣會心的笑容。

    這已經足夠了!

    風雨同路十五載,希望你我攜手再創輝煌!

    

Snap Time:2018-06-24 18:44:05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