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1131章放置play


    這……這是神馬回事?

    如果有人跟杜克說,黑龍公主奧妮克希亞其實是個膽小的貨,杜克第一個不信。

    膽子小的家夥不會深入敵後玩無間道,玩顛覆。

    前麵她老爸耐薩奧混入聯盟然後掛了,她不照樣在暴風城混得風生水起。奧妮克希亞絕對是劍走偏鋒的狠角色。

    但此時此刻,杜克看到的是一個臉上猶自有著淚痕,眼神遊移不定,視線剛跟杜克接觸又閃爍開,等了一會兒發現杜克沒反應又不得不投來視線的奧妮克希亞。

    飽滿柔軟的龍之峰,已經在壓力作用下成為圓餅,毫無間隙地貼在杜克胸膛上。杜克甚至能夠清晰感覺到龍之心的脈動。

    那是……驚恐不安的紊亂心跳聲。

    “?怎麼了?我的小坐騎。”杜克臉上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用輕佻的聲線調侃著。

    坐騎?

    這個恥辱十足的名詞很顯然刺激到奧妮克希亞的神經了。

    有那麼一瞬,杜克都以為她要馬上變成龍形態拚死咬他一口,杜克甚至早已準備好發動她的靈魂韁繩,給她增加一次深刻難忘的記憶。

    但……她握緊了一下拳頭,全身緊繃,連皓白的牙齒都露了一小截出來,旋即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軟了,眼眶的淚水忽地缺堤了。

    “你明知道的!你分明是故意的!”

    兩分是恨得牙癢癢,兩分嗔怒,三分哀求,還有三分恐怕連黑龍公主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感情意味。

    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環抱著杜克的手臂一直在發抖,凝視杜克的眸子盡是哀求之意。

    如果說,幾天前的降服還有著被迫屈服的味道,現在的奧妮克希亞給杜克的感覺是有了那麼七、八分自願屈從的感覺了。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突然,星象館連接著的虛空裂縫有了動靜。

    半空中一陣水波似的抖動過後,幾條虛空蠕蟲爬了出來,開始徒勞地啃咬著防護罩。

    杜克親手設下的魔法陣,不可能被這種級別的魔獸破壞。接下來的境況連杜克都覺得有點蛋疼。

    這些看上去有牛犢身子大小的蠕蟲,用它們滿是拇指大小尖牙的環狀口器不停啃咬著魔法防護罩,一時發出碾磨砂石的聲音,一時又有點像指甲刮玻璃。這些聲音聽上去挺糟心的。

    奧妮克希亞哭求著:“你是在恐嚇我,如果我不聽話敢在你背後玩小動作,你就要把我丟去給那些惡心的低等生物啃咬是吧?你連死都不會給我死,每次讓它們啃咬完我的身體,又用你的聖光修複我的傷勢吧?別騙我了,我知道的!恭喜你,我的主人,你的計謀成功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我會乖乖聽話的,不要再讓我呆在這了。”

    在心中,杜克目瞪口呆。

    天地良心,杜克想都沒想過要這樣做。在恢複理智之後,杜克想的是怎麼找個安全又不會讓黑龍公主逃跑的地方把她關起來。當時他再不回消息,吉安娜她們都要急瘋了。鬼才有那麼多心思設下這種高明的心理折磨陷阱。

    在對奧妮克希亞調教過程中這也算是無心插柳的驚喜吧。

    比有心為之的成果好了不知多少!

    龍族有著極為強韌的身體和強大的生命力,要想傷害乃至殺死龍族是非常困難的。

    反過來,龍族太過強韌的身軀導致再生修複變得十分麻煩。杜克瞄了一眼,發現係統提示,奧妮克希亞的生命力過了這麼多天,才勉強恢複到2%。

    說她依然在垂死狀態,一點都沒錯。

    任何生物在傷重的時候,意誌力都很容易下降,龍族也不例外。

    就像把她一直關在等同監牢的星象館後一直不聞不問,任由虛空蠕蟲折磨她的心靈,這就是杜克的無心之舉。

    沒想到這會成為對奧妮克希亞的致命一擊。

    如果一開始就對她施上百般刑罰,又或者在第一次馴龍之後不停加大折磨的強度,結果多半是壓迫越大,內心反抗越激烈,最終給她瞧準一個幾乎來次狠狠地反叛。

    當然,還有一種結果就是杜克徹底把她的心靈玩壞了……

    反正根本不會有現在這個比較柔順乖巧的奧妮克希亞。

    杜克不由心道:接下來應該恩威並施,不能一味對她好或是壞麼?

    調教反派邪龍什麼的,杜克也是兩眼一抹黑。除了在心中告訴自己要想辦法免疫那該死的七大罪之外,說到底還是要自己給自己擦屁股。

    既然不能殺掉奧妮克希亞,唯有把這條略帶邪惡感的調教之路一路走到黑了。

    影帝杜克臉上不置可否,甚至有著絲絲的邪魅:“喔!真聰明。這麼說,你真的會乖,不再反叛嗎?”

    奧妮克希亞剛想回答,紅唇卻一下子給杜克用食指抵住。

    “我不希望聽到那些沒有意義的謊言。你的偽裝和謊言騙不過我的。如果你的答案沒法讓我滿意。我會給你換一個……更有趣的地方。”杜克話語聲風輕雲淡,仿佛在跟她聊著家常。

    越是這樣,偏生這條玩陰謀挺順溜的母黑龍越是膽戰心驚。

    她,顫抖著,努力抬頭,對視著杜克的眼睛。

    “我不會反叛了……”說到這的時候,她聲音還是很大的,旋即馬上小聲了下去,補上半句話:“大概……”

    “?大概不會反叛嗎?”杜克的笑容越發迷人了。

    奧妮克希亞慌忙抬起右手,食指和拇指仿佛夾著一顆空氣豆子:“大概……幾率就這麼小……真的!我已經在說真話了,不要再懲罰我……”

    黑龍公主的眼淚流得稀嘩啦的,已經不敢再看杜克了,仿佛小奶貓要尋求溫暖一般,卷縮在杜克的懷,身子一顫一顫的。

    “說得好!看來我要給你點獎賞。”杜克一下子用公主抱抱起奧妮克希亞。

    等公主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在一個溫暖的房間了。有著火焰旺盛的壁爐,有著柔軟幹淨的絨毛被子。

    杜克的聲音再度響起:“喲!坐騎就要有個坐騎的樣子。”

    奧妮克希亞無比溫順地點了點頭。

    

Snap Time:2018-06-23 08:53:18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