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702章黑暗之門異變


    仿佛經過無數次演練,在剛剛那個分身被耐奧祖用詛咒瞬發一指點死之後,三個新冒出來的杜克一口氣對耐奧祖打出了【畢格比擒拿掌】、【畢格比金剛拳】和【畢格比粉碎掌】。

    在旁人看來,耐奧祖是被尚未出現在東部王國大陸上的新職業武僧給痛毆了。

    一掌打得耐奧祖重心不穩,加文拉德一錘子打飛起來,然後杜克二號補上一記擒拿重新抓住,再近距離用大如水缸,高度凝結魔力的拳頭補上一記零距離重擊,最後以升龍拳的姿勢一掌轟到耐奧祖下巴。

    一連串的動作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直到打飛了耐奧祖的時候,大家赫然發現,原來杜克分身的一記升龍掌,正好把耐奧祖送到了從天而降的巨大聖光之錘那邊啊!

    【終極聖光裁決】!

    “!”

    那是天崩地裂似的一記悶響。

    哪怕隔著衣物、皮膚、肌肉,大家依然能清晰看到,提奧的聖光完全滲透了耐奧祖的身軀,從頭頂一直透到了的腳底。

    “嗚……”甚至連慘叫都沒,耐奧祖張開了滿是獠牙的猙獰嘴巴,卻沒半個字發出來。

    成了!

    誰都知道,魔法回路對於一個法係職業者的重要性。

    在黑暗之門元年第一次碰到獸人術士之後,達拉然的魔法師迫不及待地等了好久,才成功拿到一具獸人術士的屍體,在解剖之後得出結論獸人術士跟人類和精靈一樣,都是具有魔法回路的。

    既然結構都一樣,那麼提奧這一記聖光透體,可謂是絕了耐奧祖的生機。

    一個法係的魔法回路,被不屬於自然元素領域的聖光給肆意衝進來,會有什麼後果!?

    後果就是,比【沉默】禁魔更嚴重的無法施法狀態。

    沒有人知道耐奧祖到底有多少個魔法回路,可很明顯,以脊椎為中軸的那些魔法回路,已被超高純度的聖光衝擊得盡數崩潰。

    或許還會有其它小一號的魔法回路。

    主回路絕對是打崩了!

    加文拉德反手又是一錘,這不是普通的聖光攻擊,而是加了雷霆之力的收命一擊。對,趁他病要他命,跟杜克混久了,加文拉德也有點學壞了。

    就在這時候,耐奧祖腰間幾根獠牙飾物驀然崩碎。

    幾個黑乎乎的影子霎時間跳出來,射向兩位聖騎和兩位遊俠。

    【群體死亡纏繞】!

    【死亡纏繞】堪稱是術士的救命大招,隻要被打中,不光自己會因為恐懼而無法自控身體,陷入癱瘓狀態,強大的黑暗能量還能強行把造成傷害的20%轉化為術士的生命力。

    這還不是一發,而是足足四發【死亡纏繞】。

    最關鍵一點,沒有生命的死物,是無法觸發【死亡纏繞】的。

    可以想象,如果四個英雄同時中招被吸收生命力,那麼耐奧祖絕對能一下子恢複過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四個家夥的動作竟然出奇地一致,空出來的左手,直接逃向腰包,把一隻白絨絨的東西丟向那個有著黑色骷髏頭模樣的【死亡纏繞】。

    “吱”不分先後的小動物慘叫,讓耐奧祖臉上血色盡褪,隻剩下絕望。

    【死亡纏繞】打中了沒錯,可惜打中的是一早準備好的小白鼠。

    可憐的替死鬼四腳一身,就變成老鼠幹,頹然地從半空中墜落。

    耐奧祖的心跟這幾隻小家夥一樣,從半空墜向絕望的深淵。

    居然連這個都預算到了!?

    不甘!

    不願!

    不忿!

    耐奧祖怎麼都沒想到,好好一次碾壓式的踩場子,居然變成了自己像個白癡一樣踩進墳墓。

    這是怎麼回事?

    是奈法利安一早就沒安好心讓我來送死嗎?

    他又憑什麼知道,我一定打不過卡拉讚的人?

    還是說他料到了紅龍女王的存在?

    不懂!滿腦子的不懂!

    不懂又能如何?

    太!晚!了!

    再沒有給他翻盤的機會!

    勁厲無匹的狂箭到了。

    完美地繞過了就在耐奧祖身邊的兩位聖騎士,射中了想射的地方。

    “突突突突!”恍若被釘在靶子上掃射的標靶,一瞬間耐奧祖就被射中超過三十箭。

    整個人被足足半米多長的鋼錐箭釘死在堅實的花崗岩地麵上。

    這並不是結束,兩個聖騎士直接一錘子下來。

    “!”兩記沉悶的錘擊同時砸中,發出的聲響恍若一擊。

    耐奧祖在短暫的麻痹之後,明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右肩連同右肺已然完全坍陷。而中了重錘的腹部,更是在左腰爆出一個豁口,自己的腸子仿若逃亡似的從傷口擠出去!

    “不”從肺部飆出來的血液和肺葉的碎渣迅速擠滿了耐奧祖的喉頭。他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然而,神秘者發動魔法,不一定需要語言。

    在自己尚未完全崩塌的精神海,耐奧祖說出了幾個字:

    黑暗之門……救我!

    一個杜克絕對不想看到的意外發生了,耐奧祖心中所發出的最後一個音調變成了一聲悠遠的嗥叫,非人,非生物的嗥叫。

    那是一份靈魂層麵的嘶鳴。

    可是,卻引起了遠在詛咒之地的黑暗之門的反應。

    “沙沙沙!”

    在詛咒之地,沿著黑暗之門南方紮營的每一個獸人都驚恐地跑出帳篷,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來自黑暗之門的震動。

    酋長們驚愕萬分地看著黑暗之門兩邊立柱上,那個巨大的持劍法師雕像竟在微微顫抖。

    地上,赤紅色的砂礫如同海浪般此起彼伏。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預兆著什麼。

    突兀地,詛咒之地上的黑暗之門霍然關閉,困守於此地的部落,一下子失去了來自德拉諾的所有支援。

    獸人們驚叫了起來。

    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人是杜克,他瞪大著赤紅的眼睛,眼睜睜地看著虛空中有一個巨大錐子一般的不明物體戳穿了平台上空的空際。

    一個恍若黑洞的深邃空間通道霎時間打開了。

    黑暗之門回應了耐奧祖的呼喚,正用它無比蠻橫的力量,企圖把耐奧祖從卡拉讚的空間拉回去。

    

Snap Time:2018-06-24 18:46:11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