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2018章恩佐斯的招呼(18-06-21)      第2017章沙雕(18-06-21)     

第646章‘下毒手’


    他明白伊露希亞的傷感是怎麼回事了。

    出身於破落的巴羅夫家族的伊露希亞,在看到庫爾提拉斯國王戴林將吉安娜半賣半送之後,這位敏感的女孩子立馬有種本能的自卑。曾以為她和溫雷莎一樣都是偏向溫柔型的女子,杜克現在才驚覺,出身貴族的伊露希亞可是比風行者家族的女子脆弱得多啊!

    風行者家的女子,無論什麼時候都是自信滿滿的。

    別看溫雷莎一副溫柔似水的樣子,在戰場上可是毫不含糊。萬一杜克真的掛了,又或者是跑去當食屍鬼了,溫雷莎絕對是那種含著淚也要先幹掉食屍鬼杜克,然後戰鬥結束再去哭的類型。

    伊露希亞……明顯需要安慰。

    杜克一把將伊露希亞抱住:“我發誓,我絕不會娶吉安娜當老婆!”

    伊露希亞直接渾身一顫,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實在不懂,為什麼杜克會放著如此高貴且能成為政治助力,又年輕貌美的吉安娜不要。

    可下一瞬,伊露希亞就自己腦補了。

    “謝謝你,杜克,哪怕這是一句謊言,我死了都甘願了。”說罷,轉過身來,愣是把腦袋埋首於杜克的胸膛上。

    杜克……有理無處說啊!

    從穿越到艾澤拉斯第一天開始,杜克就牢記一個真理艾澤拉斯的公主都他媽是坑!

    從艾爾文森林的那頭名為‘公主’的雌性野豬開始,到秘血島被關在籠子的熊怪公主止鬆,到坑了獸人一把的大地公主密斯萊爾,再到卡利姆多大陸瑪拉頓那位三圍比例是40、80、40的公主,再到貌似最為正常的賣爹公主吉安娜……

    坑爹的例子數不勝數!

    反正伊露希亞是絕對無法理解杜克這種怕公主如同怕鬼的感情。幸好,這無礙於她體會到杜克的決心。

    杜克能感覺到懷玉人兒的心完全醉了,如果要推倒,大概伊露希亞不會拒絕。但禽獸杜克不多的良知在作祟啊!

    盡管杜克不是什麼好人,在幻想中也出現過“三年血賺,無期不虧”,但到了實處,18歲以下的女孩還是超出了他的狩獵範圍。

    沒看到穿越前都寫著女性結婚不得低於20歲嗎?

    好吧!哪怕穿越了也不能跟國家政策作對,萬一有機會穿越回去把自己的故事寫成小說,然後被封書了怎麼辦?

    作者菌哭都沒地方哭!

    這一刻,杜克是正直可靠小郎君!

    這一刻,杜克是人見人愛節操君!

    杜克竟然真的忍住了,就這樣輕輕拍著伊露希亞的背,安撫著這位敏感的女孩。

    貼在杜克胸膛上,伊露希亞能夠清晰感受到杜克的激動與再次平靜,她緩緩抬頭,凝望杜克深邃的黑色眸子,臉上盡是羞澀的緋紅:“杜克,其實我……可以……”

    杜克輕輕地搖頭,然後在伊露希亞耳邊吹了口氣:“我答應你,在你18歲的時候,我給你一個真正的成人禮。”

    這一次,伊露希亞是真正的俏臉紅透了,緩緩閉上眼睛:“我要你一個承諾,不是口中上答應的那種。”

    杜克哪還不會意,直接虎唇印上去。

    “嗯……嗯……啊……”

    一個法式濕吻,足以讓這小妮子情迷意亂。

    杜克調笑道:“明明就是‘口頭’承諾嘛!”

    伊露希亞羞得不行,飛一般跑了。

    看著佳人的背影從視線消失,杜克一轉頭,頓時扶額。

    尼瑪,要不要那麼神出鬼沒啊?

    視界出現的,是兩對高等精靈特有的白花花大長腿,風行者姐妹竟然不知何時坐到了房間的橫梁上了。

    “呃,你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奧蕾莉亞裝模作樣地用右手食指點著自己尖尖的下巴,一副思索的樣子,然後轉頭問自家三妹:“是啊!我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溫雷莎笑顰如花:“從小伊露希亞疊被子開始。”

    “噗!”杜克噴了。

    你妹啊,那豈不是從一開始就在?

    杜克抱怨:“別嚇人啊!遮蓋住自己的氣息躲橫梁上幹什麼?”

    “沒有躲啊!我們一直就在上麵,誰叫你看都不看,一進房門就往小伊露希亞身上撲呢。”奧蕾莉亞樂於看到杜克發窘。

    “姐姐說,想看看你是不是被小吉安娜迷得神魂顛倒了。”溫雷莎毫不客氣地把姐姐賣掉。

    “妹妹,別以為你是我親妹就可以隨便出賣老姐我!”奧蕾莉亞裝模作樣地揮舞起小拳頭。

    “救命啊,杜克,姐姐要對付我!”說罷,溫雷莎驚叫著跳下來。一陣風承托著她纖細的身軀,溫雷莎緩緩飄下。這樣連杜克的小身板都能輕易打橫一個公主抱保住溫雷莎。

    看著溫雷莎一對光潔的小腿在自己視界右邊甩啊甩地,杜克笑了:“別吃醋,耐薩奧的好東西,怎可能少了你們的份。”

    杜克一揚手,直接從空間袋拿出一對顏色其實不怎麼亮眼的長靴。

    但杜克知道,溫雷莎一定喜歡。作為需要隱匿的遊俠,鮮豔的顏色反而不實用。

    這對棕色為底色的長靴,沒有綠色那麼好用,也相當不錯。

    “這是【休眠夢境之靴】!絕對比你那對精良品質的好多了。”

    溫雷莎也不下去,就這樣在杜克懷,拿起靴子就照穿上:“真棒,感覺整個人都輕靈了不少。”

    “我的呢?”奧蕾莉亞就坐在橫梁上,十指交叉抵著下巴,凝望著自己的愛人。

    杜克直接把一條腰帶一拋,奧蕾莉亞就接住了。

    “這是【摯友腰帶】!”

    “噢!太陽井在上,原來我們隻是摯友嗎?我太傷心了!”奧蕾莉亞開始演戲模式,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杜克臉都黑了,不過一轉念,同樣回以一副悲痛的表情:“我也曾經把你當成大姐姐,當成我的摯友的!誰知道你竟然用你驚人的美貌誘惑我,要知道,當年的我隻是一個孩子啊!你居然……你居然還下如此毒手……”

    影帝杜克是如此情真意切,不明真相的話,還真以為奧蕾莉亞是女色狼呢。

    “噗呲!”這次輪到溫雷莎笑得肚子都抽筋了。

    奧蕾莉亞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你這小混蛋!撿了我們姐妹的便宜還說風涼話!?好啊你!我這就下來對你下‘毒手’!”

    三人頓時嬉鬧成一團。

    

Snap Time:2018-06-22 22:58:18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