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349章喝醉酒引發的……


    喝醉酒的男人有一噸重。

    這是每一個無奈要伺候酒醉男的苦逼女子共同的想法。

    唯一的慶幸是,剛出房間,就有杜克的騎士上來扛住這頭聯盟最昂貴的酒鬼。

    “嗯,從這到貴賓房間就交給我們了。”被選為騎士隊長的卡薩*尤拉西斯微笑著接過了杜克。

    在聯盟運作良好,節節勝利的當下,說杜克是聯盟最重要的人也毫不為過。甚至有那麼一種略為誇張的說法,火刃氏族的劍聖暗殺了誰都好,隻要杜克還在,聯盟就不會崩。

    卡薩和另一位騎士一人一邊架著杜克的胳膊,旁邊十二個全副武裝的騎士護衛在旁,把杜克送往作為國賓館的房間。

    在進入房間之前,凡妮莎的表情和儀容都是優雅而符合一個侍女形象的。

    可是當兩位騎士把杜克這個大醉鬼放好在床上,說出“吾主就交給範克夫小姐你了。”這句話後,凡妮莎的臉沒由來地紅了。

    撲通撲通!

    心跳得好。

    本來不覺得有什麼,被那兩個家夥一說,反而覺得會發生點什麼了。

    她一路走來,可是聽太多那些糟糕貴族以前欺淩侍女的惡劣事件。什麼貴族少爺的成人知識活教材,什麼伯爵的情人……

    幾乎下意識地,凡妮莎拉起了自己的侍女裙子,當然不是有福利,純粹是方便拔出綁在大腿上的飛刀。

    下一刻凡妮莎覺得自己真是個白癡。

    “見鬼,我真傷到杜克,我老爸第一個宰了我。”凡妮莎嘀咕著。

    要知道,在剛剛過去的新年,埃德溫*範克夫回過南海鎮一趟。他滔滔不絕地跟她興奮地解說在西部荒野的進展。

    按照杜克的安排,他和格安*斯托曼成功地在西部荒野的月溪鎮礦井建立了根據地。不光成功地在部落眼皮底下拯救了超過兩千人,把他們安全送到南海鎮,同樣地,他們也在礦井站穩了腳跟。

    “利用礦井的複雜地形,我們殺了超過500個獸人,己方損失僅僅是30人不到。所以我們決定要把那命名為【死亡礦井】,這意味著那是所有獸人的墳墓。”

    埃德溫不知道,他讓曆史做了一個有趣的拐彎。【死亡礦井】提前出現了,卻是以另一個形式,一個更為正義、光輝偉大的形式。

    “凡妮莎,我聽說了馬庫斯主人的偉績了,又是幾十萬獸人。噢,聖光在上,我覺得主人的英明幾乎可以媲美索拉丁大帝了。一個人類世界抗擊邪惡外族的英雄!但是你能想象嗎?這麼偉大的一個人居然還沒有子嗣,萬一他發生了什麼不幸,我、格安、還有雷吉納德等臣子對主人的忠誠該如何延續?喔光是想到這,我就覺得心都碎了。”

    感受到老爸對杜克的狂熱崇拜,凡妮莎啞口無言。年紀還小的凡妮莎,對杜克的偉大依然沒有什麼實感,頂多覺得杜克很厲害啦。問題是,現在老爸簡直是要打包送女兒啊!

    想起自己已經14歲,馬上就是普遍認可的15歲可以出嫁的年紀,凡妮莎一陣糾結。

    唯一慶幸的是,盡管父親已經暗示明示得很明顯,但他始終是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沒有直接開口逼迫她。

    回憶結束。

    好了,問題來了,萬一杜克獸性大發,自己從?還是不從?

    凡妮莎無比糾結地用食指戳了戳杜克還算英俊的臉。

    “呼呼呼……”均勻的呼吸聲。

    呃,這個狗屁大公爵的酒品還算好。起碼沒有亂罵人發酒瘋,也沒有什麼獸性大發。

    蹲在床頭,看著杜克平靜而年輕的臉,真無法想象這個年輕的過份的青年,就主導著幾十萬將兵,甚至掌握著整個人類未來的聯盟核心人物。

    “萬一……似乎……還不……”凡妮莎的自言自語還沒說完,霍然聽到門口傳來一陣騷動。

    “讓我進去!我有最最緊急的事情要找杜克!”這是一個凡妮莎也熟悉的女音。

    “抱歉,副統帥閣下剛剛跟庫德蘭*蠻錘陛下拚酒,現在醉死過去了,有什麼事請明天再說。”這是騎士隊長卡薩的聲音,顯然,他和他的人擋駕了。

    “太陽井在上!他怎麼可以在這時候喝醉!不,我必須見他,我一秒鍾都等不了。”

    “讓開,哪怕要用水潑醒他。”這是另一個女子的聲音。

    蠻錘矮人的房子大都是修在山洞。整個國賓館,除了一個逃生用的秘密出口,隻有一個正門,當凡妮莎打開大門的時候,看到了跟騎士們正在爭執的風行者姐妹。

    對,不光有希爾瓦娜斯,還有似乎剛剛趕回來,風塵仆仆的奧蕾莉亞。

    他們的爭執聲驚動了不少人。

    喝得不多的加文拉德、雷吉納德,還有沒怎麼喝過酒的伊露希亞都出來了。

    看到這場麵,驀然想起了杜克那種驚世駭俗的布局,伊露希亞有了明悟。

    這樣的情況估計也在你的預算當中了吧?

    隻不過你自己會喝醉,你想過沒?

    伊露希亞輕輕撥了撥自己的黑色秀發,嘴角泛起一絲可愛的弧度,她罕有地假傳命令了:“馬庫斯師父說過,如果是風行者姐妹要來的話,讓她們進來。如果尤拉西斯閣下不放心,也可以讓風行者姐妹除去武器後進入,當然,尤拉西斯閣下也可以進來。”

    大家都知道杜克跟奧蕾莉亞的特殊關係,誰也沒說破。

    事實上,武器什麼的都不是重點。

    大事當前,奧蕾莉亞非常利索地卸下了自己的長弓和遊俠短劍,交給了隨行的另一位精靈遊俠。

    她和希爾瓦娜斯幾乎是急衝衝地殺進房間,然後就看到了佇立於杜克床頭的凡妮莎。

    凡妮莎開口:“抱歉,大人醉得很厲害。如果可以,我甚至不希望你們叫醒大人。事實上,他醒了也做不了什麼。”

    奧蕾莉亞那張幾乎永遠都自信滿滿,永遠都端莊沉穩、神采飛揚的臉幾乎瞬間垮了。

    “天啊!奎爾薩拉斯即將被攻打!你居然喝醉了!?”

    

Snap Time:2018-06-24 18:45:54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