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2018章恩佐斯的招呼(18-06-21)      第2017章沙雕(18-06-21)     

第149章暴風城之危(下)(求月票)


    在大地隆隆轟鳴之中綠色的狂潮一分為三,鋒利的戰斧在陽光下閃耀著凶狠的光芒,從上空俯瞰下去,猶如艾爾文森林長出了一把巨大的三叉戟。

    洛薩輕輕舉起了左手,速而有力地落下。

    “突突突!”一陣奇異的絞盤鬆動聲過後,洛薩身後那十座高於最高的外城牆的投石機塔上,足足十個籮筐的碎石被投射了出來。

    被裝在一個窩兜的不規則碎石在半空中就散開了,發出令人心寒的尖嘯嗚鳴聲。幾秒後,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這些碎石猶如一片暴風驟雨瞬間籠罩了一大片狂湧的綠潮。

    獸人不是沒用過投石車,卻從未見過如此用作散彈的打法。這些人類拳頭大小的碎石平日獸人根本看都不看。可是現在,高速作用下,碎石也成了致命的武器。

    一個被打中的倒黴鬼首先是臉部變形,然後連帶著伸出來的獠牙一起,整個臉頰和下巴的骨頭在巨大的衝力作用下被碾碎。衝力帶著頭顱扯著魁梧的身軀一起止住了高速前進的身體,並在瞬間開始反衝。顱骨在這個過程中一瞬間化為被血肉粘連著的無數碎塊,同時腦漿迸發,而頸骨也在同時折斷。

    這個獸人被轟得倒飛之後,落下來的就是漸冷的屍體。

    大多數中招者不是直接死亡,就是內髒被重擊撞成粉碎,嘔吐出來的血液當中伴隨著大量的內髒碎片,死亡也僅僅是時間的問題。

    人類的遠程火力之猛,讓黑手大酋長和奧格瑞姆都眯了眯眼睛。

    這僅僅是開始,隨著洛薩抽出長劍,簌地落下。

    三層的城牆以及城牆之間的空隙,同時響起“嗖”的一聲。

    一般來說,很難把嗡鳴聲與昏暗的天空聯係在一塊。但這一聲嗡鳴過後,整片天空都為之一暗。

    奧格瑞姆下意識地抬起頭,隻見人類的巨城上麵升起了一大片鋪天蓋地的黑雨。他馬上認得,這是卑鄙人類的投槍。

    這是對英勇的部落戰士最大的褻瀆。

    好多的戰士不是死在戰場的廝殺上,而是死在這種奇異而惡心的投槍上。一旦被射中,一不小心用大力點就會把槍頭或者脆弱的部分槍杆留在體內。在炎熱的天氣下,哪怕用匕首把槍頭挖出來,也很容易傷口腐爛。

    奧格瑞姆就親眼看過好幾個戰士就是這樣被硬生生拖死的。

    “該死!如果有薩滿……”奧格瑞姆隻敢在心嘀咕。

    部落傳統的薩滿,業已被更為邪惡陰險的術士所取代。現在整個部落遠征軍連一個會治療術的薩滿都找不到。更讓奧格瑞姆怒不可抑的是,他收到了一個消息。

    他的摯友霜狼氏族的酋長杜隆坦前兩天帶著他的妻子德拉卡拜訪了他。

    數個月前,因為懷疑古爾丹和惡魔有背信的交易。古爾丹先下手為強利用大酋長黑手將杜隆坦和霜狼氏族放逐出部落,那是遙遠的冰雪之地奧特蘭克山穀。

    可是在兩天前,杜隆坦告訴了他古爾丹的背叛。

    奧格瑞姆發誓古爾丹的行為將會受到懲罰,並派了他的一名護衛為杜隆坦和他的家人送行。

    最近這段時間,古爾丹失蹤了,印象中超過兩個月沒見到古爾丹公開露麵了。奧格瑞姆要求黑手懲治古爾丹和暗影議會卻遭到了黑手的無情拒絕。

    這讓奧格瑞姆的不滿越發高漲。他所缺的,隻是一個爆發的理由……

    看著黑手拙劣的指揮,奧格瑞姆有點想吐的感覺。

    黑壓壓的標槍豪雨撲麵而至,前麵衝鋒的獸人大隊好像迎麵撞上了一堵無形的牆一樣,頃刻間如同被收割的麥子一樣,大片大片地倒下去。

    草地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釘在地上的獸人士兵的遺體。

    明明開戰之前,奧格瑞姆已經強烈諫言要給士兵們配上足夠厚實的盾牌,畢竟攻城不同於野戰。但黑手說什麼來著?

    “無敵的獸人勇士無懼於卑劣的投槍。”

    這簡直是用獸人士兵去填一個永遠都填不滿的死亡陷坑!

    黑暗之門已經莫名其妙地關閉了,古爾丹又失蹤,獸人遠征軍已經沒有後援了。部落的勇士死一個少一個,黑手居然還這樣浪費勇士們的生命!?

    奧格瑞姆把獠牙咬得咯咯響。

    “城破了!?”前方突然傳來驚喜的呼喊聲。

    奧格瑞姆本能覺得不對,太簡單了,人類布置了這麼久的防線如此輕易被攻破?在暴風城的前一個鎮子的慘重損失,還讓奧格瑞姆記憶尤新。

    黑手得意洋洋地揮舞著他那隻岩石化的拳頭,大吼著:“看吧!部落的勇士是無敵的。”

    近千名獸人從被撞開的木製城門衝了進去,馬上奧格瑞姆就發現不對了。當大量獸人衝進去後,城門上霍然落下一個足足有獸人大腿那麼粗的鋼鐵柵欄。

    下一刻,火光衝天而起。

    整個戰場上陡然響起了上千獸人同時慘叫的絕望哀嚎。

    對!那就是誘敵用的甕城,麵堆滿了鯨魚的油脂,等待大量獸人湧入時,人類士兵放下了加強版的‘千斤閘’,然後點火……

    獸人的確是勇猛的戰士,但是在足足十米高的陡峭城牆麵前,在數千嚴陣以待的標槍手和長槍兵麵前,什麼攀爬都注定是徒勞的。數不清的火把丟下去,輕易把整個甕城變成了火焰的地獄。

    中伏獸人的慘叫,甚至讓在外麵企圖用拙劣木梯攀附城牆的獸人也為之一滯。

    “哈哈哈!燒得好!”盡管那股烤肉的焦臭隔著事先準備好的麵巾依然能清晰傳入鼻孔,萊恩國王依然顯得興奮非常,大聲稱頌著杜克留下來的妙計。

    慘烈的損失,讓大酋長的臉黑得像鍋底。

    “撤!”罕有地,黑手下令撤軍。

    接著,一連七天,部落向暴風城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每一天部落最少都丟下至少三千具屍體,然而部落最好的成績也不過剛剛攻上第二道城牆。

    事態,在第八天有了轉機。

    “找到攻陷暴風城的辦法了!”

    

Snap Time:2018-06-22 23:04:47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