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140章注定失敗的刺殺(上)


    論起卡拉讚突襲的參與者,迦羅娜先洛薩一步回到暴風城。

    對此,萊恩一直是不解的。在迦羅娜有點失魂落魄地回來之後,萊恩反複詢問了當時的情況,卻發現迦羅娜的記憶隻是持續到被薩格拉斯用【恐懼術】弄暈為止。

    萊恩和伯瓦爾也沒有過多地指責迦羅娜。

    在戰場上,再勇敢的騎士都不一定能扛住一發【恐懼術】。如果在‘黑暗之門’事件之前,萊恩和伯瓦爾會把迦羅娜視為逃兵。現在……無數次戰例證明,如果不是擁有某種特別強大意誌或者技巧的人,根本無法免疫這玩意兒。

    而且,迦羅娜回來的時候,萊恩已經收到了洛薩受傷但無大礙以及杜克安好的消息。加之麥迪文離世的消息,對於童年好友一死一傷,萊恩實在沒太多心思放在迦羅娜上麵。

    洛薩因為那一戰,盡管沒大礙,卻傷到了腿。不光是扭傷腳踝,事實上在麥迪文弄的大爆炸當中,麥迪文用的防護罩並不完全,還是有好幾塊碎石插進了洛薩的傷腿當中。

    結果是洛薩明明心急如焚,卻誰都不敢讓洛薩坐顛簸無比的獅鷲,加之萊恩的嚴令,洛薩隻能苦逼地坐馬車回來。

    加之戰局的變化,艾爾文森林的戰線正在不斷向暴風城推移。洛薩一行不得不從東往西,幾乎橫穿了整個暮色森林才折往北回到暴風城。

    暮色森林那個糟糕的視野,同樣極大地延緩了洛薩一行回歸的速度。

    當洛薩在沒什麼休養,拚死拚活趕回暴風城的時候,他們已經比迦羅娜晚了足足一個月才回到暴風城。

    看到矗立於萊恩身邊的迦羅娜,洛薩驀地想起了杜克的那番話。

    迦羅娜身為一個半獸人,原本並沒有資格進入暴風王國的權力核心。在先前發來的洛薩口信當中,洛薩隱晦地提醒萊恩要防著迦羅娜,他也偷偷傳口信讓自己的手下盯著迦羅娜點。

    迦羅娜太人畜無害,但迦羅娜的情報太重要了。對於部落,人類是兩眼一抹黑,很多軍情根本繞不開她。

    萊恩也試過先隔離迦羅娜,然後有什麼事就派人跑去問她。

    迦羅娜也不惱,有問必答。

    問題是軍情緊急啊!

    舉個例子,獸人各個氏族的戰力可謂參差不齊。好像黑石、戰歌這些氏族絕對是嗷嗷猛,不光單兵能力強,人數也多。在獸人侵攻時,往往也會以氏族為單位出兵。

    二線氏族就差不少了,比如什麼雷王氏族。

    三線不知名的氏族就更差,那是人數、裝備、基礎戰力的全麵落後。

    在戰力上的差距,可能是一線氏族的戰士一個打10個人類士兵,到了三線就成了1比3了。

    然而獸人的軍旗不光醜,還全特麼是手製的。一個手滑,明明是同一個氏族的旗子就能變成好幾個圖騰的樣子。加之偵察兵的美術課都是體育老師教的。錯上加錯之下,到了後方指揮所這自然容易出事。

    萊恩和高級將領們不止一次被這樣的破事坑慘了。最嚴重那次差點填上一個開戰前就組建好的精銳軍團。

    有迦羅娜就不同了。

    不管是怎麼的鬼畫符,她都能一眼認出是哪家氏族。一口說出那個氏族的特點、人數、戰力。在眾多軍官眼,迦羅娜簡直是上天賜予暴風王國的寶庫。

    哪怕是且戰且退加屢戰屢敗,起碼損失是在減少。

    在馬卡羅留下的杜克的提議當中,還有一次是趁著入夏,天幹物燥,派敢死隊騎馬繞過去一把火燒了東穀伐木場。

    這把火可是爽啊!

    一把火燒了黑石氏族足足3000精銳,而暴風城付出的代價僅僅是五個死士。

    隨著時間的推移,迦羅娜不知不覺已經隱隱成為王國重臣,每一次軍議都必定有她的參加。

    特別是當部落攻陷了暴風城的門戶閃金鎮,即將抵達暴風城下的此時,軍議的召開更為頻繁。

    這一次的軍議,看上去跟以往任何一次軍議沒什麼不同。

    唯一的區別在於,王子瓦安在王後的陪同下,靜靜地旁聽。

    對於瓦安參與軍議,原本萊恩是反對的。王後一席話讓萊恩改變主意。

    “萊恩,瓦安十歲了。在我看來,這場與獸人的戰爭還要打很久。五年後、十年後,你能保證你還能像現在這樣指揮軍隊?你能保證暴風王國的國民的下一任國王是個知兵的優秀國王?”

    萊恩沉默了。凡人終將老去。信念的傳承一代接一代。如果是和平年代,萊恩或許不該讓小孩子過早接觸這些。但這是戰爭的年代,連萊恩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就要親自上戰場了。

    刀劍無眼,誰都無法保證每次上戰場都能活著回來。

    一旦他戰死,暴風王國就需要一個新國王。

    “好吧,你說服我了。”

    這一天,小王子瓦安很興奮,盡管良好的宮廷教育,讓他無比安靜地坐在屬於他的座位上,但他一雙眼睛不時掃過洛薩的身上。

    瓦安特別崇拜洛薩,不光是洛薩教他劍術,還因為洛薩的種種傳奇故事。那灼灼的視線好幾次都讓軍議中的洛薩感到不自在。

    他也對迦羅娜感到好奇。他父王和母後都經常接觸這個奇妙的女性半獸人,也經常提起她的好,但出於安全,他並沒有什麼機會接觸這位迦羅娜。

    軍議在瓦安看來有點無趣,一群將軍為某件事掙個臉紅耳赤,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看法,然後由安度因和伯瓦爾表態,最後讓萊恩總結各人意見後親自拍板。

    就在這時候,迦羅娜突然一副頭痛的樣子,她驟然一手捂住了自己的頭,一手按在軍事沙盤上。

    “怎麼了?”萊恩關心地問。

    下一瞬,軍議桌旁的每一個人的眼底,都閃過一抹淒冷的寒光。

    因為洛薩的堅持,在萊恩的身邊無論何時都有兩個身手最好的王家禁衛全副武裝,一左一右地護衛在旁。

    寒光涼氣的時候,夾在萊恩和迦羅娜之間的那個衛士的反應不可謂不。他一直有意無意地盯著迦羅娜,所以他的反應是最的。

    

Snap Time:2018-06-24 18:47:33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