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作者:餘雲飛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  暴風法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暴風法神最新章節第2021章雙龍爭鋒(18-06-22)      第2020章疲憊(18-06-22)      第2019章【諾甘農的預見】(18-06-21)     

第122章惡魔之王的氣場(求月票)


    麥迪文的指尖所指之處,都是一片大盛的紫蘭色奧術光輝。伴隨著一條條從上往下流動的神秘光芒脈落,杜克、洛薩和迦羅娜三人視界的東西在高速構築著。

    無法用科學去理解和衡量的力量湧動而出,周遭的場景猶如褪下了畫布的油畫,展現出其真正的姿態。

    等待最後一輪耀眼的光彩綻放開來,這一切都變樣了。虛無混沌的天空,變成了麥迪文的工房頂部,陽光從七色的琉璃窗戶中透入,讓整個工房充滿一種宛若教堂的聖潔味道。

    工房的四周豎著十二根巨大的大理石立柱,在外圍形成一個回廊。

    而工房的正中有一個直徑二十米的大池子,麵灌滿了蔚藍色的液態物質,緩緩翻湧著。杜克隻看一眼就明白那是什麼。

    魔力!

    高速濃縮的魔力!

    超越了魔力本身的氣態形式,化為液態。

    每一次液態魔力的翻滾,若是把全部心神放到上麵,會赫然發現不停有耀眼的光芒在自己的眼底爆炸開來,仿佛是一朵朵正在盛開綻放的光之花,不停地重複著含苞待放、花開、花落與凋零的過程。

    這當中蘊含的力量是如此恐怖,杜克甚至能想象到,若是這個池子的魔力一旦失控,當內交織的、堪比核彈的光能噴薄而出時,頃刻之間就會波及四周,將方圓千的土地化為死地。

    與這個驚人的魔力之池相比,被麥迪文放在池子旁邊那堆足足有三人高金屬部件就顯得不足為道了。

    看到眼前的一切,在杜克的腦海當中再次確定了一件事被譽為星界法師的麥迪文,在使用【空間】要素方麵的造詣,絕對是登峰造極的。

    【時間】與【空間】,這幾乎是所有人心中公認的最強要素。

    事實上,哪怕是帶著洛薩和迦羅娜走到麥迪文的麵前,杜克依然是頭皮發麻,不知道要如何去收拾薩格拉斯附身的麥迪文。

    唯一的幸運是,被傳送到工房的隻有他們三個,麥迪文並沒有收拾洛薩的手下。

    這時候,麥迪文說話了。

    “!”麥迪文笑了,笑聲中有著說不出的邪魅:“既然口口聲聲說老朋友,你又何必用劍鋒指著我的胸膛呢?”

    洛薩的視線微微落到站在魔力池子邊上麥迪文的腳下,他的目光很仔細,很緩慢地從腳到頭從麥迪文身上掃過。

    當他的視線再次與麥迪文對視時,洛薩的聲音變得很溫和。

    “對!我的劍不該對著我的老朋友。不該對著相交相識,互為知己的麥迪文。”洛薩“噌”一聲,把劍收回了劍鞘:“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是高高在上的守護者,隻要不退位,你就可以擁有近乎無盡的壽命。而我和萊恩隻是兩個貌似高貴,實則卑微的凡人。我們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呢?”

    “是啊!為什麼呢?”麥迪文的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他甚至無視了正在他左後方悄悄移動的迦羅娜,也無視了右後方毫無動作的杜克。

    “就是因為你的謙遜以及寬和取得了我們認可。還記得二十年前,你剛剛又一次保衛了艾澤拉斯,還受了傷回來,你卻硬扛著,製造一塊冰塊給一個貧民區的發燒小孩子額頭降溫。”

    “還記得那一天……”

    “還記得……”

    洛薩輕聲訴說著他跟麥迪文以往種種值得回味的往事,麥迪文也不打斷他,就這樣含笑聆聽著。

    不知過了多久,洛薩終於從回憶中出來。等待洛薩話語的最後一個字落下,麥迪文的臉上終於泛出戲謔的表情。

    “很動聽的故事,不是麼?可惜……這毫無意義!”麥迪文的臉色終於一沉,下一瞬,整個工房空間都戰栗起來。

    “毫無意義!?不!我所說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因為我始終堅信,我所認識的那個寬厚仁慈的麥迪文依然以某種形式,在某個地方活著。而你薩格拉斯,我馬上就會把你從我的老友體內揪出來,讓你從哪來滾回哪去!”

    洛薩的聲音如同雷鳴一般在空曠的工房滾滾奔流,左右回響。他聲音中所包含的怒火,仿佛要在一那間把薩格拉斯肮髒罪惡的靈魂燃燒燒盡。

    洛薩再次拔出了王者之劍,劍身上璀璨的金光恍若黎明時沿著整條地平線將黑暗驅走的晨曦之光,將眾人眼中灌滿了麥迪文可怕魔力的整個工房一分為二。

    洛薩的氣勢很驚人,但在麥迪文那略帶戲謔的眼睛深處,卻充滿了不屑。

    薩格拉斯的聲音顯得平靜而無所謂:“洛薩,這就是你的底牌?很可惜,你拿出來太早了,否則說不定還能給我點小驚喜。”

    “真正的王者無須隱匿自己。”洛薩斬釘截鐵。

    這也是王者之劍的一個小小的弊端。王者本身走的就是堂堂正正的王道。暗箭傷人或者抽冷子陰對手什麼的,索拉丁大帝流熒在劍上的意誌可不會允許持劍者做出這麼沒品的事。

    而且,從一開始,洛薩就沒打算真正隱藏自己。

    “哼哼!所謂的王者,在我這個無敵的諸界之王麵前連螻蟻都算不上。”一股無比恐怖的意誌在麥迪文身上擴散開來。

    作為直麵薩格拉斯的洛薩絕對是首當其衝,惡魔之王的意誌並不是單純的恐怖。無數個大大小小、或連續、或斷續的畫麵在洛薩的精神海當中閃過,不停衝擊著洛薩的意誌。

    那不是普通的畫麵,那是過去一萬多年來,被薩格拉斯的燃燒軍團毀滅的一個又一個世界的影像。

    殘暴瘋狂的惡魔,把一個個美麗的星球化作寸草不生的焦土,將千千萬萬各種各樣的生靈置之死地。

    殺戮!

    破壞!

    毀滅!

    這就是燃燒軍團的主旋律。

    在這一刻,洛薩聽到了億億萬萬生靈的哀嚎,品味到他們的悲傷、痛苦與絕望。洛薩不知不覺已經單膝跪在地上,他臉色慘白,額頭上、發梢處無一不是冷汗淋漓,雙目中有種即將眩暈掉的漆黑。

    洛薩隻覺得自己就好像在無邊怒海中孤零零的一葉扁舟,在那漫無邊際的黑色風暴下,絕望地承受著狂風暴雨的侵襲,隨時會船毀人亡,徹底跪伏在薩格拉斯的恐怖意誌之下。

    

Snap Time:2018-06-23 08:49:47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