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帝尊》全文閱讀

作者:水秀山青  紫陽帝尊最新章節  紫陽帝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紫陽帝尊最新章節第2132章聖境一重天(18-05-12)      第2131章好的不靈壞的靈(18-05-11)      第2130章聖境九重天(18-05-11)     

第1715章我就是媒人

  
  步淩天恨不得撲上去,一掌把秦族那糟老頭子給拍死!
  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這些年的遭遇,讓他變得成熟,讓他學會了隱忍。
  他和找來投奔他的兄弟們,一起布置了彩禮,正式向趙氏宗門提親。
  可結果卻被趙氏宗門掃地出門。
  “連個像樣的媒人都找不到,你這樣的小癟三有什麼資格娶我趙氏宗門的千金?滾!”
  再次被趙氏宗門掃地出門後,步淩天開始搜腸刮肚,思索和尋找他能請得動的,修煉界有頭有臉的人物。
  但整整一個月過去,根本沒人想給他做媒人,更別提證婚人。
  粗獷耿直的步淩天,遇到了有生以來最大的一個難題。
  無奈之下,步淩天隻得硬著頭皮,再次來到琥珀城,再次登門,這一次他根本就不是來提親的,而是來迎親的!
  “特麼的!根本沒人給我當媒人當證婚人,老子特麼自己來!”
  步淩天心發狠的想。
  自古男女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步淩天一沒父母,二沒媒人,隻有孤家寡人一個,這樣的人即便他戰功再顯赫,又豈能入了趙氏宗門法眼?
  趙氏宗門,不管怎麼說都是聖武大陸修煉界的二流宗門,雖比不得鳳凰宗和雪毅門,但也比之尋常宗門世家要強盛許多。
  步淩天也知道這一點,不過,他從沒想過要攀附趙氏宗門,他隻想把那個對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娶回家,好好和他過日子。
  轟隆隆
  一陣響動,將步淩天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他抬頭,便看到了趙氏大院那兩扇巨大的紅漆大門。
  不過,紅漆大門並沒有打開,打開的是側門。
  一個麵白無須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口大石獅子下,瞅著步淩天一行人,嘲笑道:“魔崽子,你這還要幹什麼?八抬大轎都抬來了,你這是要來搶親呀?”
  中年男子是趙家大院的門房,因為久居趙氏宗門的緣故,頗有些趾高氣揚,狗眼看人低的架勢。
  “不,我不是來搶親的,我是來提親,並迎親,把我婆娘接走的。”
  步淩天從高頭大馬上跳下來,很認真的對門房說道。
  “切!你這是死性不改,就憑你一個魔崽子,有什麼資格讓我們大小姐嫁給你?我們宗主早就說過了,你小子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門房不耐煩的擺手道:“你還是趕滾吧,趁我們宗主還沒回來,你趕緊滾得遠遠地,越遠越好,否則,小命不保。”
  步淩天咬了咬牙,雙瞳中閃過一絲殺意。
  不過,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特麼的!一個看門狗叫喚個什麼勁?讓你們宗主立刻將把我們嫂子送出來,如若不然,我們兄弟衝進去,把你們什麼狗屁宗門屠個精光!”
  步淩天身後,一頭大黑馬上,端坐的光頭大漢指著門房的鼻子,破口大罵道。
  步淩天轉頭瞪了他一眼:“騾子,住口!”
  那名叫騾子的光頭漢子,立刻閉上了嘴巴,把頭側到一旁。
  白麵無須的門房不樂意了,他雙手叉腰,指著光頭漢子,趾高氣揚道:“哪跑出來的禿光蛋?也敢跑趙氏宗門來撒野?竟敢說大爺我是看門狗?特麼的,大爺我讓人弄死你!”
  步淩天見此情景,心中暗道糟糕。
  便在門房咋咋呼呼,回頭向大院招呼人之際,街道上忽然傳來萬馬奔騰之聲。
  隆隆隆隆……
  數百名勁裝侍衛,簇擁著一頭獨角金睛獸,自另一個方向浩浩蕩蕩,奔騰而來。
  “哈哈哈,是宗主回來了,魔崽子,你這次死定了!”
  門房幸災樂禍道。
  來人正是趙氏宗門門主趙山河,他端坐在獨角金睛獸上,雙眼微眯,嘴角上掛著一抹笑意。
  這一次打獵,收獲頗豐,趙山河心情很不錯。
  卻沒想到,剛回到琥珀城,來到自己家門前,就看到了他最不想見的人。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
  步淩天遠遠望著,端坐在獨角金睛獸上的趙山河,由遠而來,他心中泛起一絲苦澀。
  這就是他女人的老爹,曾經一巴掌險些把他打廢,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還手複仇,隻得陪著笑臉,求人家把女兒下嫁給自己。
  轟隆隆一陣巨響。
  兩扇巨大的朱紅大門緩緩敞開,有數十名下人迎了出來。
  每一個下人的穿著,都比步淩天身後那些兄弟們的衣著,要好好幾倍。
  直到這個時候,騾子等人才震驚的發現,何為宗門世家。
  以他們的修為,在趙氏宗門隻有資格做一名下人。
  趙山河幹脆閉上了眼。
  眼不見心不煩,他坐在獨角金睛獸上,由數百侍衛和下人簇擁著,向大院內行去。
  “前輩,請等一等?”
  步淩天踏前一步,攔在了獨角金睛獸之前。
  趙山河慢慢睜開了雙眼。
  “怎麼?你想死不成?”
  兩道駭人精光,陡然自趙山河眼中射出,落在步淩天身上,壓迫的步淩天一連後退三大步,方穩住身形。
  “前輩,請聽我一言,我是真心喜歡小嵐的,還望前輩能夠成全我們……”
  “住口!不許提我女兒的名字!”
  趙山河怒斥一聲,胸前胡須無風自動,他是動了真火。
  四周看熱鬧的人這麼多,步淩雲幾次三番跑到自家大門口來,這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老臉!
  那間!
  四周陷入了安靜。
  所有圍觀之人,全都震驚的望著這一幕。
  林毅在一旁,也在瞅著這一幕。
  噗通一聲!
  步淩天雙膝跪倒,跪在獨角金睛獸之前,跪在趙山河腳下。
  “還望前輩成全!”
  步淩天完全豁出去了。
  他這一生不跪天,不跪地,甚至連父親生前他都沒跪過,為了自己的女人,他不惜跪在趙山河麵前祈求。
  趙山河坐在獨角金睛獸背上,輕蔑的瞅著步淩天,冷笑一聲,道:“你若真想娶我女兒也未嚐不可,但是,你總得找個像樣的媒人吧?可你呢?我給了你一個月時間,你居然連個媒人都沒找到,你說你做人有多失敗?”
  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陣哄笑。
  步淩天的兄弟們,全都氣得幾乎要發瘋。
  步淩天狠狠咬了咬牙,正欲說什麼。
  便在這時,一個清雅淡然的聲音突然傳來:
  “誰說他沒有媒人?我就是他的媒人。”
  林毅一步跨出,已然越過人群,出現在步淩天身旁。
  

Snap Time:2018-11-22 04:53:28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