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作者:越州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  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085、照片(18-07-11)      084、麵基(18-07-11)      083、大公(18-07-11)     

073、殺夫證道


    告別安妮斯朵拉又在東方自由港吃了一條街的美食後,塔洛斯才回到魔法莊園,興匆匆地將科洛弗競技場包廂中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桑德拉,重點就是口袋維度。

    大概是塔洛斯的錯覺,在聽完他的描述後,桑德拉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黑海領主很少有情緒外露的時候,能被塔洛斯這種心思不怎麼細膩的人捕捉到,情況可以說是相當罕見。

    “以後不要再和那個叫做安妮斯朵拉的牧師見麵。”桑德拉告誡道。

    塔洛斯非常疑惑,但麵對桑德拉的目光,他還是滿口答應:“沒問題。”

    年輕娜迦的爽主要出於兩個方麵考慮,第一,這是桑德拉明確提出的要求;第二,對他來說安妮斯朵拉終究隻是一個才見了兩麵的陌生人,還有一段距離才能達到“熟悉”,至於說“朋友”,那就更加遙遠。

    而且,潛意識,塔洛斯認為安妮斯朵拉對他的態度有些奇怪,太過熱情了,才第二次見麵就邀請他在豪華包廂中觀看競技,並將三階會議的內容和盤托出。

    這些都遠遠超出一個人情可以解釋的極限,何況還是不經意間欠下的。

    越想越奇怪,越想越疑惑,於是塔洛斯理所當然地將問題拋給桑德拉。

    作為一名母親,桑德拉不敢說是世上最優秀的,但無疑是合格的,非常了解自己這個兒子究竟有著怎樣旺盛的求知欲或者通俗一點,強烈的好奇心這從他還隻是一隻小娜迦的時候就看得出來。

    為達目的,小孩子總有千奇百怪的手段和方法,有時候連桑德拉都不得不承認,它們確實非常好使。

    在兒子用混合著期盼、請求的亮晶晶目光注視前,未來不確定的結果逐漸向唯一一個答案靠攏,桑德拉微不可查地歎了口氣,十分果斷地將中間不必要的環節省略,說道:“我假設你知道聖女是什麼東西。”

    塔洛斯嘴角抽搐了一下,今天桑德拉對教會和牧師的排斥可謂毫不掩飾。

    “當然,教會中擁有和實力不相符地位權力的特殊神職人員,他們往往擔當著承載神靈降臨意誌的重任,是天然的神降容器,在角逐教皇寶座的時候擁有天然優勢。”

    也是普羅大眾會誤認為“聖子/聖女教皇”是一條正常升職路線的根本原因。

    黑龍島冒險時塔洛斯遇到的那個名為阿爾芒的神殿騎士,就是秩序與騎士神殿精心培養的一具容器,極有可能是一名聖子備選。

    “安妮斯朵拉是歡愉派的聖女?”

    塔洛斯並不傻,很明白桑德拉隱藏在正常語句後的潛台詞。

    “答案是肯定的,不過更複雜,考慮到愛情教會分裂的現狀。”桑德拉解釋說,“歡愉派在主物質位麵確實有不少支持者,但改變不了正統地位和底蘊無法和守貞派相比的事實。更重要的是,歡愉派的教義、思想過於偏激、片麵。”

    “一位牧師如果無法準確領悟闡述信仰神靈的教義和神職領域,進階道路必然會變得非常坎坷,甚至停滯不前。”

    塔洛斯當然知道這些,和其他職業者相比,牧師的進階道路說難不難,說簡單同樣不簡單:

    困難的地方在於牧師們需要按照教義、聖典以及教會的指導從根本上領悟、理解並發自內心地認同信仰神靈的理念,在言行舉止中恪守教義教規,一旦認知出現偏差,意味著進入歧途,事倍功半。

    因此偽裝信徒可行,偽裝牧師是不可行的,無法發自內心認可信仰神靈根本不可能獲得神術,無法獲得神術意味著無法成為牧師,黑鐵階位的輔祭也不行。

    簡單的地方在於一旦獲得神恩,牧師便能瞬間提升一個或多個階位,實力突飛猛進。

    “可歡愉派還是有樞機主教,甚至還出過多位教皇。”

    這意味著歡愉派牧師對愛情女神神職領域的理解固然因為太過偏激、片麵存在偏差,但自成一個體係,至少沒有錯誤,不然無法晉升五階。

    對此桑德拉毫不客氣地評價:“除了曆代教皇,其他樞機主教都是五階中最弱的一批。”

    如果將牧師和神靈各自的理念三觀均視為一個圓,兩個圓相交重疊的地方就是牧師能夠汲取的力量上限,重疊的地方越多,就越是從本質上貼近神靈,上限越高,進階同樣相對越。

    普通牧師和神靈重疊的地方相當有限,教皇、神眷祭司、樞機主教或許可以達到20%,一旦超過30%,就是聖靈的領域。

    同樣兩位愛情教會的樞機主教,她們的實力高低通常取決於重疊部分的麵積大小。

    “所以”

    “歡愉派中一些被高層看重、潛力巨大的人會通過一種特殊方式將因為認知偏差導致的缺失部分強行補上。”

    “比如說聖女?”塔洛斯試探著說。

    “不錯,每一代聖女在學習歡愉派教義外,都會在大陸上遊曆,尋找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桑德拉看著塔洛斯,“現在告訴我,塔爾,如何定義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死亡!”

    塔洛斯脫口而出,他本來想說陰陽相隔、生離死別,甚至羅密歐與朱麗葉的,不過鑒於語言問題,最終選擇了一個簡單詞匯。

    隨後,四臂娜迦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如果答案真的是死亡,歡愉派聖女的做法豈不是赫赫有名的“殺夫證道”!

    先以守貞派的方式墜入愛河,再親手將他殺死,既用暴力手段在已經成型的認知中強行加入部分不會動搖本方教義的傳統愛情觀點,擴大兩個圓相交麵積,提升未來上限,又從根本上避免倒向守貞派的可能,一舉兩得。

    年輕娜迦一個激靈,終於明白桑德拉剛才的臉色為什麼不是很好看。

    “安妮斯朵拉選擇的那個人是我!?”

    塔洛斯整隻娜迦都不好了,一想到安妮斯朵拉熱情態度背後隱藏的可能是殺意,他心中有些惱怒,但另一方麵,雖然很不想承認,又有幾分沾沾自信和洋洋得意。

    從保守人士的角度看,歡愉派的作風太過放蕩荒淫,但需要明確的是歡愉派牧師從來就不是什麼高級妓|女,不是誰都有機會成為她們入幕之賓的。

    毫不客氣地說,歡愉派牧師的眼光相當高,實力如何、有無爵位、長相是否年輕英俊、發展潛力……

    普通人根本不用肖想能和一位歡愉派牧師扯上關係,從頭到尾就不存在那種可能,花錢就能春風一度的是流浪在街頭的夜鶯,而不是歡愉派牧師。

    當然啦,要是你帥的一塌糊塗,她們也不介意偶爾使用一根人形*****換個口味,一個玩物而已,用過就扔了。

    在這方麵,她們的某些觀念和娜迦、美人魚、黑暗精靈等幾個以女性為主導的種族、國度出奇的一致。

    作為歡愉派精心培養出來、承載未來希望的聖女,安妮斯朵拉的眼界理所當然更加開闊,要求更加嚴苛,這讓塔洛斯在短暫的不後又十分心寬地生出另外一種想法:

    我果然非常優秀,安妮斯朵拉沒有愧對她聖女的身份。

    這是事實,塔洛斯得意地想。

    論家世,母親為傳奇法師,父親是大騎士,本人還即將被授予“戈爾貢王子”的封號,擁有一座海底城市作為封地。

    論實力,沒有正式成年就已經晉升高階血脈騎士,前途無量。

    論長相就更不用說,即便按照人類審美,塔洛斯的相貌也十分不賴。

    一張麵孔年輕俊朗,從左臉一直延伸到脖頸、男性娜迦特有的蛇鱗花紋為他帶來幾分在人類看來別樣的異域風情,血脈騎士高強度的鍛煉讓本來標準的法師瘦弱身體沒有一絲多餘贅肉,身材勻稱,寬肩窄腰。

    至於那條長達九的蛇尾,對部分人類來說可能有些毛骨悚然,但完全符合娜迦一族的審美,粗壯修長不失靈活,肌肉發達富有力量,潮汐娜迦一支典型的大紅、黃色和黑色三種鱗片的組合十分鮮豔明亮,碰撞出色彩斑斕的醒目圖案。

    如果非得挑刺找出一個缺憾,大概是塔洛斯的尾長和身高還沒有達到娜迦一族的平均標準,不過好在他還沒有成年,考慮到桑德拉和萊昂哈德的體型,塔洛斯自信他的尾巴起碼還能再長三分之一,達到十二,十五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六的身高在人類中已經非常挺拔了,要是塔洛斯能將腰腹以下的部分蛇尾挺得再直一些,六五也是可以實現的。

    “我由衷地希望關於安妮斯朵拉的事情我們已經達成一致。”

    老實說,塔洛斯現在的大腦有點混亂,因而下意識地回答:“是的,我保證不會再接受任何歡愉派牧師的邀請。”

    等他完全清醒過來,才發現談話已經結束,剛從桑德拉的房間遊動出來。

    娜迦拍了一下腦袋,有點懊惱,要是沒有記錯,他最初的目的應該是向桑德拉打聽口袋維度的事情,後來怎麼就變成安妮斯朵拉的“殺夫證道”了?

    

Snap Time:2018-08-22 11:13:55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