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作者:越州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  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085、照片(18-07-11)      084、麵基(18-07-11)      083、大公(18-07-11)     

048、烏爾班一世(2)

  
  烏爾班一世的提議非常誘人,這一點毋庸置疑,尤其是在他剛剛非常貼心地為塔洛斯剖析魂火持有者將來需要麵對的敵人後。
  老天可以作證那是多麼可怕的一個陣容,從高高在上、把持主物質位麵全部信仰的諸神,到外域虛空能與諸神爭鋒的邪神,他在不經意間已經站在秩序內和秩序外兩股最強大力量的對立麵!
  隻有天知道在一個神統世界與諸神教會作對究竟有多困難,況且塔洛斯將來要麵對的可是整個神靈陣營。
  一想到這,對於神靈本身的認知就化作重重壓力,沉甸甸地壓在塔洛斯心口。
  更要命的是魂火本身帶來的雙重困擾,一為來自原初欲望的反撲,現在塔洛斯已經知曉古薩丁王朝的王後、烏爾班一世的妻子簡,就是死於暴食。
  七種原初欲望,越到後麵,反撲的力量就越大,想要降服的難度就越高。
  塔洛斯雖然順利將【暴食】、【嫉妒】從身上剝離,但要說能百分百度過來自【懶惰】的反撲,無疑是自欺欺人的一句假話。
  要知道王後簡去世時就是一位高階血脈騎士,身邊還有一位來曆神秘的烏爾班一世幫忙,但結果還不是在饑餓中死去。
  二是與其他魂火持有者不死不休的宿命,注定一人成為另一人的墊腳石。
  今天遇到一個布魯斯,將來呢,萬一遇到的魂火持有者先他一步達到四階呢?
  相較之下,意誌降臨到其他物質位麵收集信仰反而變得簡單輕鬆起來。
  更何況,塔洛斯這一世的身份非同一般,在桑德拉晉升五階成為六臂娜迦、傳奇法師後更是水漲船高,是娜迦王國身份最尊貴的人之一,未來的戈爾貢王子。
  即使從現在開始他在血脈騎士道路上沒有任何作為,這一生也可以過得非常瀟灑,無憂無慮,權力、美色都唾手可得,奉承巴結他的人能從黑海排到哈西瑪。
  然而,這真的是他希望的嗎?
  塔洛斯捫心自問,換做以前,他絕對一百個願意,說真的,整個主物質位麵又有幾人能拒絕要身份有身份、有地位有地位、要金幣有金幣的生活呢?
  聲色犬馬、荒淫無度、好吃懶做、不勞而獲,那簡直是天堂!
  更關鍵的是,塔洛斯不僅能過上這樣的生活,而且還能過上一輩子。
  桑德拉晉升傳奇後,要是不出意外,傳奇階位本身起碼有1000年壽命加成,而娜迦的種族天賦又額外賦予500年。
  不過那都是塔洛斯開闊眼界前的事情了。
  站得高,望得遠,在魂火幫助下當過神使、神靈,接受膜拜、信仰,見識過《七日聖經》、《真理奏鳴曲》後,塔洛斯覺得他的追求不一樣了。
  潛意識可能有愛上被其他生物當成神膜拜的虛榮和滿足感,但塔洛斯確實可以肯定他不僅想要掌握自己的生活方式,還想登上力量的頂峰,去探究整個世界的秘密。
  想通這點後,塔洛斯在烏爾班一世的注視下非常堅定地搖了搖頭。
  布魯斯也是。
  烏爾班一世重重地歎了口氣:“果然有些麻煩。”
  塔洛斯一愣,用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由光影組成的中年男人用一種非常讚許的目光看著兩人:“一個小小的謊言,根本沒有剝離魂火的方法,那是連部分強大神力都在覬覦的特殊力量,否則我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簡死在我麵前。”
  那剛才為什麼……
  塔洛斯恍然大悟,那是一個考驗!
  烏爾班一世接下來的話證實了塔洛斯的猜測:“我的身體和靈魂已經湮滅,這是最後一道藏有生前秘密的靈魂,不過消散在即,才迫使黑龍化作龍脈吸引其他人前來,本想隨意將秘密鎖在某個人的靈魂中傳遞下去。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命運,再也沒有比天選者更有資格知曉這個秘密的人了。”
  “不過”烏爾班一世話鋒一轉,用一種異常嚴肅的口吻說,“你們兩人中隻有一人才能知曉。”
  這也是一開始他見到塔洛斯和布魯斯兩人後說心情矛盾的主要原因,隻有一個人才能活著從冰霜聖冠中走出去,並成為冰霜聖冠的新主人。
  塔洛斯點點頭表示理解,不過還是忍不住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剛才我點頭了呢?”
  “我會真摯地向你道謝,因為你幫我解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烏爾班一世咧開嘴笑了,指著布魯斯,“然後將你禁錮,讓他用一個法術殺了你,吸收你的魂火,完成你們兩個人的廝殺宿命。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我已經感受到秩序與騎士之神等其他神職人員的靠近了。”
  塔洛斯不由被烏爾班一世的話驚出一身冷汗,他一點都不懷疑這位前傳奇法師對冰霜聖冠的掌控程度,幸好他剛才把持住自身,沒有被權勢美色誘惑。
  “不過不用擔心,我會為你們安排最公平的決鬥,分出勝負。”
  大概是王後簡的緣故,即便明知隻有一人才能存活下來,烏爾班一世看兩人的眼神至始至終都沒有太大變化。
  “公平?”塔洛斯眼珠一轉,想到一個主意,指著被定格在空中,本該遭遇連鎖閃電攻擊的石像鬼,“它們應該被雪崩埋了的。而且”
  塔洛斯臉上綻開一個得意的笑容:“這位天選者的姓氏是芬奇,是一位高貴的皇子呢。”
  布魯斯臉色大變,老實說在猜到中年男人的身份後,他便一直在擔憂對方追問他們的姓名來曆當初烏爾班一世就是被他的先祖,黃金帝國的開創者阿爾伯特擊殺現在突然被塔洛斯揭穿,自然驚恐萬分,連忙捏住手中卷軸。
  不過他最終沒有離開,因為烏爾班一世並沒有因為塔洛斯的挑撥對他進行攻擊。
  布魯斯困惑地看著中年男人,塔洛斯也不解地看著他,四臂娜迦本來還奢望能憑借多年前的恩怨讓布魯斯提前出局。
  烏爾班一世似笑非笑地看著塔洛斯:“凡物間的爭鬥、恩怨對我來說隻是一段無可更改的過去,早就無法影響我的決定。況且,我記憶中的這段信息太過重要,我隻能交給有資格知道的人。真要說起來,比起血脈騎士,我更喜歡法師。”
  “哦,天,我有麻煩了是嗎?”
  “不,並沒有,我說過會保證決鬥公平進行,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
  布魯斯深吸一口氣,問出最後一個問題:“那麼,您打算用什麼方式來完成呢?”
  “欲望。”烏爾班一世說,“你們會同時進入一個幻境,誰能率先從各種欲望沉淪中掙紮出來,誰就是勝者。”
  “不過,我不排除幻境中提前引發原初欲望詛咒的可能。”
  

Snap Time:2018-10-24 06:29:43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