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作者:越州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  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085、照片(18-07-11)      084、麵基(18-07-11)      083、大公(18-07-11)     

007、血脈專長滄鯨


    塔洛斯能感受到一種特殊的力場以萊昂哈德為中心向四麵八方散開,這種力場很淡,淡到無法被尋常人感知。

    如果不是同為冥古宙滄鯨血脈者,他也不可能發現。

    在這股力量的呼喚下,海水速做出回應。

    起初,一波又一波巨大的海浪高高揚起,好像整片海被突然煮沸,隨後是一道旋轉的海柱衝天而起,足足有四十高。

    伴隨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一團巨大的陰影分開海水,躍出海麵。

    “天啊”

    因為見識了萊昂哈德的強大,理查德強迫自己船上唯一一位人類盡可能的安靜,像隻乖巧的鵪鶉。

    但眼前的畫麵實在太具視覺衝擊力,在理智克製住類似驚訝、震撼之類的情緒前,他的身體率先背叛了靈魂,高聲呼喊出來。

    幸好,沒有人在意他的無禮,因為船上所有黑海騎士同樣非常震撼,盡管沒有他那麼明顯。

    那是一頭人類血脈騎士從來沒有見過的鯨類魔獸。

    它有著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巨大身體,長度起碼在200以上不知道比剛剛女性四臂娜迦利用魔法借助海水塑形製造出來的巨鯨大多少倍長著類似巨龍但又相對狹長的巨大頭部,強壯的顎與尖銳的牙齒,以及四隻鰭狀肢。

    在理查德看來,它過於龐大的身軀不但與笨重、肥胖、臃腫之類的形容詞沒有一點聯係,而且還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凶殘猙獰、遠古巨獸,甚至是海怪這類一看就知道頗具力量感的詞匯!

    更重要的是,這樣一頭仿佛史前巨獸一樣的鯨類魔獸並不是真的生命,而是完全由海水構成,承載著一種他無法想象的可怕力量與意誌。

    “冥古宙滄鯨!”

    理查德不認識,塔洛斯卻非常熟悉,這頭鯨類魔獸的模樣和他在激活血脈時看到的冥古宙滄鯨一模一樣,除了體型相對小一些。

    作為船上另外一位冥古宙滄鯨血脈者,塔洛斯還能感應到其他職業者無法察覺到的情況,比如說在這頭由海水組成的滄鯨內部,海水在萊昂哈德的意誌下保持著一種高速、層層推進的運動方式,像自然界最正常不過的潮汐運動,醞釀著等待爆發的力量。

    “吼”

    隨著一聲悠長響亮的鯨鳴,冥古宙滄鯨張開巨大的嘴巴沒有一滴海水因為這個從嘴巴濺射出來一口將那位男性四臂娜迦吞下。

    滄鯨內部高速運動的海水激起的每一朵浪花都蘊含著堪比二階血脈騎士的力量,層層疊疊,永無止境。

    啪啪啪!憑借良好的視力,塔洛斯看到滄鯨腹部閃過一連串防護派係法術破碎散發出來的魔法靈光,劇烈而扭曲,緊接著就是一片血紅。

    一開始隻是一兩道血跡,不用心看根本無法察覺。

    畢竟,和冥古宙滄鯨比起來,一隻四臂娜迦的體型實在是太渺小了。

    大概三秒後,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滄鯨腹部綻開一朵猩紅的血花,在一片蔚藍中格外醒目。

    剛才那位擅長水元素和防護兩個派係的高階娜迦法師,在冥古宙滄鯨血脈的力量下,堅持了不到三秒就死亡!

    嘩啦

    冥古宙滄鯨吞下男性四臂娜迦後,在空中劃過一道勉強算是優雅的弧線,再度落到海中,濺起大片破碎的海浪和巨響。

    可怕,這是理查德看向萊昂哈德眼神中唯一蘊含的東西!

    從開始到現在,這位大騎士站在船上,沒有移動分毫,光憑借血脈力量將一位高階法師遠程擊殺。

    和人類血脈騎士單純的恐懼比起來,塔洛斯的想法就簡單得多太酷了!

    從小到大,塔洛斯還是第一次見到萊昂哈德如此大規模動用血脈力量對敵,幹淨利落,和他傳統思想中的高手形象不能再符合。

    不知道他要到什麼時候才有機會覺醒這個血脈專長,希望不要是四階。

    “該死,該死,該死,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同伴的慘死,尤其是親眼目睹這一過程,讓女性四臂娜迦又慌又亂。

    她不止一次想要從空間指環中取出傳送術魔法卷軸,以最的速度離開這,但都被劍師盧西亞死死纏住,找不到一絲機會。

    這樣的結果就是僅僅在一秒後,冥古宙滄鯨再次從海中躍出。

    與動作極不相符,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巨大體型將月光都擋住,垂下一片駭人的陰影。

    在女性娜迦驚恐的目光中,冥古宙滄鯨風帆一樣的尾巴抽打在她身上。

    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女性四臂娜迦身上散出好幾道顏色各異的魔法靈光,那是在這一擊中幾乎是同時被打碎的魔法道具,然後重重摔在甲板上。

    這個時候,一直站著的萊昂哈德終於動了。

    鏘的一聲,大騎士抽出掛在腰間的一把彎刀,對著四臂娜迦的頭顱直劈而下!

    “啊”

    理查德預料中頭顱高高飛起,鮮血噴湧而出的畫麵並沒有出現,刀鋒劃過四臂娜迦臉上由水流製造而成的魔法麵具,剛好將它一分為二,重新化作海水濺射開來,露出她的真實麵貌。

    那是一張被恐懼支配的臉,從額頭到下巴,有一道剛好將皮膚刺破的血線。

    塔洛斯對她並不陌生,畢竟就在一個多月前,他們還在涅普頓家族沃爾特魔法莊園的會議室見過曾提議剝奪他繼承權的家族成員赫爾維希。

    “你……你不殺我?”從一位大騎士充滿恐嚇意味的動作中回過神來,赫爾維希顫抖著問。

    身為高階法師,她不可能感受不到剛才萊昂哈德身上幾乎要化作實質的殺機與恨意。

    萊昂哈德將彎刀插回刀鞘,沒有施舍四臂娜迦哪怕一個多餘的眼神:“我說過,要見你的是領主,而不是我。”

    “不過作為領主先生,我有一個建議,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將你知道的名字一個一個地寫下來。它直接關係到你死得有多慘,又或者餘生是否可以相對輕鬆一些。”

    “你應該慶幸你的姓氏是涅普頓,不然剛才那個無名娜迦遭遇的就是你的下場,明白嗎?”

    PS:渣作者不知道鯨的叫聲是怎樣的,有錯誤再改。

    

Snap Time:2018-08-21 23:28:49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