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作者:越州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  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085、照片(18-07-11)      084、麵基(18-07-11)      083、大公(18-07-11)     

028、副作用

  
  那種特殊的愉悅感支配了塔洛斯的感官整整一個上午在這期間,塔洛斯飄飄然的,覺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從身體到心靈得到前所未有的放鬆和滿足直到魔網指環傳來一陣信息提示。
  對方擁有和塔洛斯一樣的姓氏,莫堹鰳I普頓,塔洛斯姑姑弗洛倫斯和查斯特的兒子,比塔洛斯大三歲。
  他在黑鐵七階徘徊了三年,直到兩個月前才打開冥想空間。
  莫堹鱆澈H息構成非常簡單,一個鏈接,配上一個苦惱的表情。
  看到域名的瞬間,塔洛斯就大致猜到媊悛漱漁e,無非是瑞亞魔法學校內部論壇對自己冥想空間破碎的看法和評論。
  換做平時,塔洛斯一定不會點開鏈接,遭受“創傷”的人會下意識地選擇逃避來保護自己。
  但現在塔洛斯還沉浸在那股特殊愉悅感的餘韻中,精神極為放鬆,毫不猶豫地點開鏈接,他十分迫切地想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評價。
  鑒於塔洛斯身份的特殊性,帖子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塔洛斯涅普頓”這個名字,全部用“他”來代替,好像他是一個可怕到連名字都無法被提起的神秘人。
  “作為一名校友,我對他的遭遇感到非常遺憾,從來沒有想過一位在法師領域注定有所作為的年輕法師居然會以這種方式離開……”
  “真是太可惜了,我們失去一位誌同道合的夥伴和朋友。”
  這是為他遭遇感到遺憾和可惜的,與此對應的是夾雜在一眾留言中對塔洛斯遭遇報以冷嘲熱諷的。
  “我得說這是命運的安排,事實證明能跑到終點的不一定是最的,而是能堅持到最後的。”
  我很慶幸周圍沒有像你一樣的人,不然我會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有多自卑,才會在這種情況下歡欣鼓舞。
  “他為自己的傲慢和無知付出了代價,戰場不是學校,顯然,籠罩在他身上的光環並不能為他擋下一個高階法術。”
  為你這種想法感到羞恥,當校友和同胞被美人魚法師攻擊而無法繼續在法師道路上繼續前進下去的時候,我不奢望你能站出來聲援支持,但這種毫無意義的惡心言論,真讓人懷疑你是不是美人魚與魚人聯合王國的臥底!
  塔洛斯一開始還抱著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結果發現連對他冷嘲熱諷的人都十分拘束,僅僅停留在最基礎的羨慕嫉妒恨上,讓他大失所望,很就沒了興趣。
  退出頁麵,塔洛斯回複道:“你是想讓我知道在瑞亞魔法學校究竟有多少人生活在我的陰影下,直到我遭遇意外他們才有勇氣站出來說心婺隉H如果是,那麼你成功了。”
  “不過這毫無意義,因為我從來不在乎他們的看法。狹隘的目光和不經思考的言論注定他們在法師道路上一直平庸下去,我從來不和平庸者對話。”
  三秒後,莫堹鱆漲^複通過魔網傳遞過來:“你有沒有想過他們討厭的並不是你這個人,而是你過人的天賦,這點我深有體會,真的。”
  從小到大,莫堹鬙是生活在艾瑪的光環中,後來是塔洛斯的陰影下,作為對比,他永遠是最不起眼的那個。
  尤其是當比自己還小三歲的塔洛斯順利打開冥想空間晉升正式法師時,那種從心底最深處源源不斷升上來的挫敗感和自我否定,簡直讓他痛不欲生。
  塔洛斯有多成功,他就有多失敗,並且對方的存在時時刻刻地提醒著他這個事實。
  今天和塔洛斯對話,莫堹鬫釵h種方式和選擇,但最終他決定將這幾天學校論壇上最火的一個帖子發送過去作為開場白。
  莫堹髐ˊT定自己是嫉妒心作祟還是出於一種扭曲的幸災樂禍心態,就像論壇上那些冷嘲熱諷的雜碎一樣。
  總之,他這麼做了。
  但隨後,莫堹髐S受到良心的譴責和靈魂的拷問,再怎麼說,塔洛斯都是他的弟弟!
  “如果你是來嘲笑我的,我們的對話到這奡N可以結束。再次申明,我不和平庸者對話。”
  你是在質疑我也是一個平庸者?
  再也沒有比這更能讓莫堹鷐垂膋漱F,不過在怒火將理智吞沒前,大腦先行一步回複道:“別,塔爾!我沒有……隻是……好吧,其實我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那就告訴我。”
  莫堹髐j概猶豫了兩秒鍾,繼續回複:“部分擁有席位的家族成員正在提議取消你第二順位繼承人的繼承權,在下一次家族會議上!”
  每月45日,當滿月和新月同時掛在天空的時候,曆史悠久的涅普頓家族會在古老的海底沃爾特魔法莊園沃召開例行家族會議。
  今天是14月42日,距離下一次家族會議還有三天。
  “理由呢?因為他們無法容忍堂堂涅普頓家族和黑海領主第二順位繼承人居然是一位無法再釋放一個法術的非職業者?”
  在愉悅感的餘韻中,塔洛斯迅速放飛自我,就連破解“胎中之迷”後掩飾的很好的憂慮、不安和隱藏在蜜汁自信下塔洛斯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焦躁都在此刻全部通過語言發泄出來。
  另一邊的信息接收人,莫堹驉A哪怕隔著一張魔網都能從字埵瘨◎P受到塔洛斯強烈的負麵情緒。
  作為堂兄,他開始有點後悔將這個消息告訴塔洛斯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塔爾,不過公允的說,他們……”莫堹鰴戽蚳M定用一個委婉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看法。
  “得了吧,我實在想不通他們就不能在實驗室發泄過於旺盛的精力麼?非得在家族會議上上躥下跳,像個小醜,來彰顯他們那點可笑的權力。難道他們到今天都還沒有看清不管我是否擁有繼承權,將來繼承族長和領主位置的人都不會有任何改變艾瑪!”
  “族長”、“領主”以及對話中幾個特殊的字眼刺痛了莫堹鱆熔晰,他將本來準備發送的安慰話刪除,重新輸入:“我想領主大人一定會有辦法的。”
  “當然。”塔洛斯將意識從魔網指環中退出來,沒有繼續理會莫堹鱆漁灡均C
  桑德拉當然有應對策略,不過他有一個更好的。
  

Snap Time:2018-10-21 03:11:46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