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作者:越州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  娜迦神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娜迦神族最新章節085、照片(18-07-11)      084、麵基(18-07-11)      083、大公(18-07-11)     

002、娜迦(2)


    “阿克斯,你真的確定塔洛斯剛剛醒來過?”這是一個帶著疑惑的女聲。

    要知道,從涅普頓家幼子、黑海領主第二順位繼承人被送到這到現在已經整整過去三天,外傷早就治愈,但期間一直昏迷不醒,絲毫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連海神殿的祭司都束手無策。

    過道中,一位身形優美的女性娜迦借著水流一邊速向前遊動,一邊嚴肅地問一旁努力跟隨上來的男性娜迦。

    “我向您保證,約瑟芬大人,我一直守候在涅普頓先生旁邊,一察覺到動靜就立刻上前查看,而且真蛸修複艙上也有數據記錄。不過……”

    男性娜迦猶豫了一會,最終決定將後麵的話說出來:“涅普頓先生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妙……我是說,他看起來十分不安,不到十秒鍾時間就重新昏迷過去,我猜可能是因為……”

    當然不妙了,名為約瑟芬的娜迦在心底長長地歎了口氣。

    可憐的塔洛斯涅普頓,在執勤兵役的時候被聯合王國的兩位高階職業者聯手偷襲,正麵承受了一個比他自身實力高出整整兩個大階位的死靈派係高階法術,死亡波痕。

    當時娜迦陣營的負責人都瘋了,涅普頓家族的幼子死在她麵前,她恐怕會成為世上最合適的出氣筒。

    幸運的是塔洛斯並沒有直接死掉正常人被死亡波痕擊中後一般是直接死亡在治療法師和海神殿祭司的救治下幸存下來,不得不說是海洋女神保佑和命運垂青。

    隻是接下來的情況,或者說一個噩耗,讓她們感到十分不安和棘手,塔洛斯的冥想空間破碎了!

    冥想空間是任何法術型職業者的根本,不管是被稱為法師、巫師、奧術師、德魯伊的施法者,還是被稱為牧師、祭司、薩滿的神職者,一律不能除外。

    冥想空間破碎這種情況非常罕見,但絲毫不影響約瑟芬或其他負責人得出一個誰都不願意接受的結論,前途暢通無阻的天才法師從此再也無法釋放哪怕一個初階法術。

    這不管是對塔洛斯本人,還是對涅普頓家族,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旁觀者尚且如此,身為當事人的塔洛斯無法接受自己從一個眾星捧月的天才法師變成無法施法的普通人而再度昏迷並不值得大驚小怪。

    約瑟芬皺著眉頭,心情沉重地進入房間,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個橢圓形的巨大肉團,大約15長,周圍長著一圈觸手,正隨著海水舒展擺動。

    “阿比蓋爾,匯報塔洛斯的基本情況。”約瑟芬對肉團命令道。

    肉團伸出一根觸手,纏繞在約瑟芬的指尖,一股特殊的精神波動在兩者間速傳輸。

    大約五秒後,約瑟芬從娜迦王國永潮汐發明的真蛸修複艙中了解到塔洛斯的最新情況。

    “阿克斯,你去通知琴將軍,塔洛斯已經醒過來一次,預計今天可以完全清醒過來。讓海神殿的祭司也過來一趟,如果可以的話。”

    “是,約瑟芬大人。”

    吩咐助手通知娜迦王國前哨斯特拉斯堡負責人後,約瑟芬幹脆停留在房間中,耐心等待修複艙中的塔洛斯清醒。

    “海洋女神在上,你可一定要清醒過來啊。”約瑟芬雙手握拳放在胸前向娜迦一族信仰的神明海洋女神祈禱。

    塔洛斯所在的涅普頓家族在娜迦王國十分顯赫,如今涅普頓家族族長的幼子在執勤兵役中受到不可挽回的傷害,她作為娜迦王國和聯合王國前哨斯特拉斯堡的治療法師雖說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但整個斯特拉斯堡被涅普頓家族責難遷怒是無法避免的。

    尤其是在娜迦王國蒂斯王朝女王垂垂老矣,即將退位,長公主和三公主兩位殿下矛盾加劇,王國各大勢力蠢蠢欲動,而外部聯合王國又突然試探開戰的情況下,要是涅普頓家族因此成為不穩定因素,那麻煩就大了。

    “王國形式紛亂,真的是比舒爾茲家族的族譜都還要混亂。聽說涅普頓家族的繼承人已經在前來斯特拉斯堡的路上,不知道到時候……”

    約瑟芬心煩意亂,好在真蛸修複艙傳來塔洛斯醒來的信息讓她心情暫時好轉。

    ***

    “嗯……”羅斯呻吟著睜開眼睛,身體依然在那個封閉容器中,纏繞在身上的觸手在檢測到他正常清醒過來後迅速鬆開,縮回粉色的肉壁中。

    真蛸修複艙,莫名其妙的,一個十分陌生但又極其熟悉的詞匯在羅斯腦海中閃過。

    真蛸修複艙是娜迦王國最高魔法組織永潮汐在十年前研究出來的一種大型生物魔法道具,外形像是一個長著觸手的橢圓形肉團,擁有一定智慧,能分泌一種特殊的營養液結合法術或者神術速治療病體,並能全程記錄病體的生理情況和相關數據。

    因為造價高昂,加上維護、供養一台真蛸修複艙需要大量的金幣和魔法材料,因此真蛸修複艙在娜迦王國十分罕見。

    整個斯特拉斯堡都隻有一台真蛸修複艙,是將軍琴哈布斯所有,現在被借出用來醫護羅斯。

    他媽的夢境居然是真的!

    勉強接受這個可怕的事實後,羅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自己的身體。

    兩條手臂比以前粗壯不少,但肌肉線條並不明顯,皮膚是前世非常羨慕的古銅色,上麵沒有多餘蛇鱗存在,和人類相差不大。

    至於下半身……

    羅斯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汗毛炸起,連呼吸都十分急促。

    直到這時,羅斯才發現原來他一直在進行水下呼吸,娜迦的一種特殊天賦。

    從腰部開始,下半身是比前世腰還粗的巨蟒,大概有七長,上麵密布著斑斕的紅、黃和黑色的角質鱗片,組成讓羅斯毛骨悚然的圖案,蛇尾正麵的鱗片顏色要淺一些,鱗片也更加粗糲。

    此時,七長的斑斕蛇尾正安靜地躺在真蛸修複艙中,隨著羅斯的呼吸以肉眼可見的幅度輕微起伏著,意識一動,巨大的尾巴按照羅斯的心意輕輕甩動了一下。

    盡管如此,羅斯還是速收回目光,盡量不讓目光與蛇尾正麵接觸。

    明知那是自己的尾巴,可羅斯就是無法控製心底不斷升騰起來的悸動、恐懼和惡心,以及發麻的頭皮,他甚至有一種強烈的惡心和嘔吐感。

    他一定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才會受到如此殘酷恐怖的懲罰。

    在羅斯自怨自艾的時候,真蛸修複艙緩緩分開,從外麵照進更多的光線。

    將羅斯包裹在中間的粘稠透明液體有一部分流向兩邊,因為密度比水大的原因很就沉落下去。

    羅斯本能地遮擋著光線,眯著眼睛看向外邊。

    這是一個完全由石頭砌成的房間,頂上點綴著不少散發著微光的碩大珍珠,還長著幾叢海草,隨著流動的海水緩緩擺動他現在在海底。

    “你覺得怎麼樣,塔洛斯?”羅斯的視線中出現一位女性娜迦,正微微彎下腰,關切地問。

    理所當然的,羅斯又一次看到一截顏色鮮豔無比的蛇尾,在心底痛苦地哀嚎一聲。

    緊接著,“塔洛斯”這個名字仿佛一道閃電劈進他的腦海,炸開一段段記憶碎片,在心頭流淌。

    羅斯捂住腦袋,鑽心的疼痛讓他暫時將對蛇尾的厭惡和恐懼放到一邊,至於女性娜迦著急的安撫他更是沒有多餘的精力關注。

    大約一分鍾後,那股鑽心的疼痛才漸漸散去,羅斯則躺在真蛸修複艙中,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因為來自身體的記憶告訴他原來在十七年前,他就已經穿越到這個世界成為一隻娜迦了。

    

Snap Time:2018-08-21 23:26:05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