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默示錄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風鄰  從默示錄開始最新章節  從默示錄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從默示錄開始最新章節第五百二十三章帝皇般的待遇!(18-08-07)      第五百二十二章沒有一個穩重的人(18-08-07)      第五百二十一章底牌!(18-08-07)     

第二十八章櫻花盛開


    第二十八章櫻花盛開

    夜晚。

    氣溫降低,寒風呼嘯著。

    餐桌上,宮本麗和鞠川靜香,以及小蘿莉三人看著豐盛的晚餐,都驚歎不已。

    “哇!好豐盛啊!”

    “沈光醬好厲害啊!”

    毒島訝子,也微笑著看著,也同樣驚歎不過,這一刻,她沒有了禦姐風範,看起來隻是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讓人倍外的憐惜這一點,不隻是沈光發現了,宮本麗和鞠川靜香兩人也發現了,隻是兩人很配合,裝作沒有發現。

    島國人不喜歡給別人找麻煩回來之後的毒島訝子一直裝作沒事,不給他人帶來困擾。

    毒島訝子的變化,也隻有小蘿莉不知道。

    “哥哥好厲害啊!”

    小蘿莉眼巴巴的看著,口水都流出來了,卻沒有動手偷吃東西愛麗絲是好孩子,愛麗絲不能偷吃的!

    在她們旁邊,是那隻小狗在轉悠著,看著桌上的食物,搖晃著尾巴,哼哼的小聲叫著,不斷的討好幾人,希望得到食物。

    宮本麗和鞠川靜香仿佛才認識了沈光一般,兩人沒想到沈光居然會做如此豐盛的料理。

    小蘿莉注意力完全被這些豐盛的食物所吸引就差點對沈光說,好想吃啊!哥哥!開動吧!開動吧!

    看著三人讚歎而期待的樣子,沈光也很高興作為一個廚師,最高興的就是得到食客的認同,沈光雖然不是專業的廚師,但他還是希望他的作品得到認同的。

    今晚的晚餐,也不是沈光故意賣弄——少了毒島子準備,鞠川靜香兩人晚飯都成了問題。宮本麗廚藝還可以,鞠川靜香完全是天生黑暗料理大師,經過她的幫忙之後,宮本麗也製作出了黑暗料理來。

    沈光不想拿自己的肚子開玩笑,隻好自己動手了。

    “別客氣!那就開動吧!”

    “嘻嘻!那我就不客氣了!”

    “開動!”

    晚餐的氣氛還算是愉,晚餐之後,宮本麗和鞠川靜香默契的負責收拾殘局,而沈光則拉著毒島訝子,來到溫暖的樓上。

    樓上,地板上鋪著羊毛毯子,整個房間都是暖色調。

    沒有其他人,毒島訝子跪坐著,一動不動,整個人表現出從未有的柔弱來。

    沈光根據記憶中,以及現在所掌握的判斷,什麼話也不說,上前,直接抱住她。

    毒島訝子驚呼掙紮,但沈光這一刻表現很霸道,柔弱的少女,如同水一般,無力而柔弱。

    沈光並沒有管柔弱少女的掙紮,而是把她抱起來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後雙手捧著她的俏臉打量著。

    正在掙紮的毒島訝子也不掙紮了,整個人如同一個害羞的小姑娘一般,臉生紅暈,長長的睫毛顫動,如同一個小白兔一般的可愛。

    “真漂亮啊。”

    沈光輕輕撫摸著毒島訝子的俏臉說。

    毒島訝子整個人酥了,身上也熱了起來,如霜雪的肌膚,逐漸染成了粉色來。

    星眸如春水,吐氣如蘭。

    看著沈光熾熱的目光,毒島訝子溫順環住沈光的脖子,抬起俏臉,顫抖著睫毛,吻上來。

    笨拙的吻,卻很主動,動作笨拙生澀,卻很熱情。

    沈光安西,化被動為主動,整個人翻身,霸道的壓了上去,在她身上實驗者自己之前所學習的的相關知識。

    手伸入了對方的衣襟中,撥開蕾絲胸圍,毫不遲疑的抓住那飽滿……

    單薄的上衣滑落在地毯上,短裙從修長的美腿間滑落在腳腕,又被主人不自主的給蹭掉,隨後,兩片蕾絲衣料被殘忍的丟出去,飛落在地毯上……

    兩條紫色絲襪的美腿,情不自禁的纏繞著,最後一塊紫色蕾絲羞羞答答的被一隻手扯下……

    兩人在地毯上滾動著,男士的長袖落下,長褲,以及短袖體恤……

    外麵,春寒料峭,狂風呼嘯。

    室內,低吟淺唱,銷魂酥骨,春光無限……

    樓下。

    宮本麗很煩躁的看著外麵,然後站起來,接著又坐下來。

    坐下來之後,又站起來,在客廳中走來走去。

    “麗,不要走了,再走下去,我的腦袋就要暈了!”

    正在拿著手機,想自己的朋友電話號碼的鞠川靜香被宮本麗弄的心煩意亂,索性也不想了,哼哼著向宮本麗抗議。

    抗議的鞠川靜香,一點威脅力都沒有,讓人忍不住去欺負她。

    “靜香老師,之前他們發生了什麼?毒島學姐好像出事了。”

    宮本麗直接就忽略了鞠川靜香的抗議,以及她想電話號碼的事情。

    “出事?沒受傷,有沈光醬在,應該不會出事的。”

    鞠川靜香困惑的說。

    宮本麗氣壞了,我問的明明不是這個意思!

    “靜香老師,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是想說,他們兩個去上麵那麼久,是在幹什麼?”

    看到鞠川靜香還是一副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宮本麗索性就直接問出來了。

    “這還不簡單,想要知道,直接上去不就行了。”

    鞠川靜香一副你真傻,這麼簡單就想不到的蠢萌樣子。

    “被你氣死了!”

    宮本麗伸出手,揪住鞠川靜香蠢萌的臉扯著。

    “麗醬!嘻嘻,不要這樣嘛!”

    鞠川靜香一臉無辜,卻不反抗,神態像極了無賴的賤二哈——以為主人和它在玩耍,反過來“玩”主人。

    “可惡!”

    宮本麗惱了,伸出手抓向鞠川靜香那個比較顯眼的部位,狠狠的揉搓了起來。

    “啊!”

    鞠川靜香驚呼,驚呼聲帶著顫音,聲音勾火撩人,聽的宮本麗都想入非非,俏臉生暈。

    樓上,沈光此刻正抱毒島訝子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之中。

    沈光感覺,整個人如同火爐一般,熱的讓他爆炸,十分的想要找一盆冰水把自己身上的高溫給降下來。

    毒島訝子,就是一汪深潭,潭水清涼,不斷的湧出清流來,雖然不能不解除他的燥熱,卻讓他感覺十分的舒服。

    這股清流帶來的一絲絲清涼,冷熱相交,冰火兩重天。

    冰與火,好像是洪水一般,在他身上蔓延開來,讓沈光舒服的同時,又立即讓他陷入極痛之中。這痛很短,隻是那,痛過之後,整個人通透很多,渾身充滿了幹勁,接著整個人如同爆發的火山,更熱了,從到外的一種熱,熱的讓他狠狠的抱住了眼前的能給他帶來清涼的深潭。

    屬性板出現,出現提示,也被沈光看了一眼之後就忽略了。

    毒島訝子感覺自己向一艘大海上的小船一般,被狂暴的大海肆虐著。

    麵都大海,小船隻能被動承受著,浪來,她升入浪頭頂端,浪落,她跌落下來。一升一落之間,讓她很樂,樂讓她不能自拔,好像永遠停留這一刻。

    她實現了,海更凶猛了,讓她持續的攀升,而且如同海浪一般,洶湧不停。

    轟!

    一股滾熱的大浪打來,毒島訝子感覺,靈魂好像被融化了一般。

    要死了!要死了!

    整個人陷入了迷離之中。

    (ps:這東西真的折磨腦細胞,勉強寫出了,也不知道算不算開車,心驚膽戰,求票票壓壓驚……)

    

Snap Time:2018-08-22 03:19:56  ExecTime: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