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24、欽佩


    這麼一番追逐之後,艾布納才屹然的發現,論起絕對速度來,前麵奔襲的牌皇最少比自己上三成。

    太陽光線!

    眼見著牌皇的身影速的拉遠著,艾布納不敢懈怠的左手屈指一彈,頓時一道亮光直接從艾布納的指尖噴射而出,直接朝著牌皇急射而去。

    轟隆!

    幾乎是在艾布納抬起左手的瞬間,牌皇就仿佛未卜先知的一般,身體直接的就往旁邊一側,艾布納手中轉眼即至的太陽光線擦著牌皇的肩膀打在了一根巨大的柱子上,轟隆的一聲巨響之後,直接將這根木柱炸成了兩截,帶起了無數的煙塵。

    這近在咫尺的爆炸產生的衝擊波,讓牌皇也不由踉蹌的連退了幾步,隨即心有餘悸的掃了一眼那被炸成兩截的木柱,再看向艾布納的眼神不由的就顯露出了幾絲慎重之意。

    要不是十幾年戰鬥本能的警示之下提前就做出了反應,憑著那古怪光線比閃電還要上不少的速度,自己壓根就沒有躲閃過去的可能性。

    在這霎那間無數的心思從腦海中飛的閃過,牌皇也是直接收起了心的輕視之意,隻憑著猶如閃電一般的古怪光線,麵前的這個大塊頭就擁有了直麵自己的資格了。

    不過現在……

    牌皇謹慎的後退了幾步,隨即一轉身,一邊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一邊再次速的朝著餐廳的方向奔行而去。

    現在最重要的可不是收拾麵前的這個大塊頭,盡的救下派遣來的波伊爾三人,才是最重要的。

    要知道波伊爾三人的戰鬥力在地獄火俱樂部當中雖然不屬頂尖,但也是處在中等偏上的位置,哪怕以地獄火俱樂部的底蘊,這種好手也是不多的。

    而對於艾布納來說,既然已經對上了地獄火,那麼牌皇要做的事情自己自然是要毫不猶豫的阻止一番。

    況且麵對這種噩夢級別的高手,艾布納更是沒有留手的資格,因此麵對著再次速奔離的牌皇,艾布納用那沙啞異常的聲音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怒吼聲,兩隻手掌更是重重的拍到了地麵的甲板上。

    轟隆隆!轟隆隆!

    砰!砰!砰……

    哢嚓……哢嚓……

    伴隨著一陣讓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音以及遊艇的猛烈晃動,甲板下的一層金屬板塊在艾布納的操控之下,直接的從餐廳處斷裂開,隨即好似掀地毯一樣被直接的掀了起來,就朝著牌皇席卷而來。

    “該死的,這個家夥到底覺醒了多少種能力!”

    麵對著席卷而來的這一片片金屬板,牌皇一邊心底暗暗吐槽著,一邊略微放緩了身形一腳就踹到了自己麵前的金屬板上。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牌皇麵前的金屬板瞬間就好似被施加了無盡的動能一樣,直接崩裂的脫離飛射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遊艇的餐廳牆壁上,帶出了一道恐怖的裂縫。

    “嘿嘿嘿!我抓住你了!”

    就這麼略微的一耽誤,艾布納變化的巨漢大手一張,已經速的抓住了牌皇的腳脖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就待使力,就覺得手上好像抓在了一個滑不溜的泥鰍一樣,瞬間就直接的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FUCK!”

    艾布納臉色難看的爆出了一聲粗口,這種易筋縮骨的技巧現在已經爛大街到這種程度了嗎,是個人都能隨便的掌控?

    脫離了艾布納的掌控之後,牌皇更是瞬間就突破了那無數飛揚鋼板的阻擋,繼續堅定的朝著金並、波伊爾戰鬥的方向飛奔而去。

    砰……

    轟隆……

    幾乎就在牌皇落地的瞬間,一聲巨大的轟隆伴隨著一股輕微無力的哀鳴聲再次從餐廳當中傳了出來,而遊艇更是在這股巨力之下一陣猛烈的搖晃。

    隨著那輕微無力的哀鳴聲直接傳入了牌皇的耳中,頓時讓他的腳步一緩,一腳踢在了甲板上的一塊破裂木頭上。

    驟然就見這塊平平無奇的木塊在牌皇的一腳之下,一股強大的動能直接的注入其中,木塊的速度霎那間就飆升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落到了餐廳的大門上。

    轟隆一聲,乍一接觸木塊當中隱藏的力量就爆發了出來,那厚實而又豪華的大門頓時在這陣濃煙當中四分五裂的爆裂開來……

    呼……

    隨著那一陣陣的海風吹散了煙塵,餐廳之間的景象這才緩緩的呈現在牌皇的眼前。

    被打的支離破碎的餐桌、椅子還有那散落一地的銀質餐具,緊緊抱著頭躲在拐角處低聲抽泣的服務員,躺在血泊之中的霍恩比,被打進了牆壁當中,渾身被白骨所包裹死不瞑目的阿格尼絲,以及站立在餐廳當中魁梧的金並和他腳下的那攤肉泥……

    顯而易見的,哪怕是覺醒了攻擊無雙的空間係次級異能,被金並抓住破綻的波伊爾還是沒能躲開死亡的命運。

    金並畢竟是在生死當中翻滾了十幾年的黑道梟雄,在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丁點的破綻,就足以致命了。

    “哈哈哈!沒想到居然是牌皇閣下親臨,實在是有失遠迎啊!哈哈哈……”

    緩緩的站起了身體,順便撿起了地上的一塊毛巾,隨意的擦拭了下沾滿了粘稠血液和白花花不明物體的雙手,麵對著站在餐廳門口臉上麵露陰沉怒意的牌皇,滿是殺氣的臉上顯示閃過了一絲訝異,隨即笑容速的湧現到了臉上,就好似地上的那攤肉泥壓根不是他的傑作一般。

    咚!

    艾布納緊隨牌皇的腳步,也是速的落在了他幾米開外的地方,銳利的眼神隨之一掃。

    波伊爾身為地獄火的高手,果然還是有兩把刷子。

    金並上半身從左肩一直蔓延到右腰的那一道險些將他分成兩半的劍痕,不用問也能知道到底是誰的傑作了。

    掃了眼那露出森森白骨、皮肉翻開的傷痕,以及腹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的內髒、大腸,鮮血流的遍地都是的傷口,又掃了眼金並那沒有露出絲毫異色滿是笑容的臉龐,哪怕是艾布納,在此刻心也不由的生起了一絲欽佩之意……

    嘎吱吱……

    

Snap Time:2018-06-24 18:48:52  ExecTime:0.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