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22、噩夢高手-牌皇!


    如果這個波伊爾覺醒的變種能力真的就是空間裂縫的話,那接下來的戰鬥可就有的瞧了。

    不論在什麼時代,空間與時間兩種能力都是處在最尖端的地位,哪怕是從中衍生出來的次種能力,也是不容小覷。

    而波伊爾附著在西洋劍上的空間裂縫,很顯然就是空間能力衍生出來的次種能力。

    別的方麵也就罷了,唯有那幾乎無視防禦的攻擊性,就足以讓金並焦頭爛額了。

    事實上別說是金並了,哪怕此刻的艾布納的防禦已經高達五六百點,能夠硬抗高爆手雷乃至導彈的攻擊,但是也不敢硬接波伊爾的攻擊。

    “果然不愧是能夠和X戰警、兄弟會三足鼎立的地獄火,隨手派出來的三個人就有如此強勁的實力!”

    心中雖然對於地獄火所擁有的強大實力又升起了幾絲警惕,但是此刻的艾布納反而是不緊不慢的靠到承重柱上,看著金並是如何應對的。

    ……

    此時的金並,被波伊爾接連壓製之下,頓時心也是暗暗的惱火起來,而通過眼角的餘光掃過艾布納眼中那打量的神色之後,心中更是隱隱的一寒。

    地獄火俱樂部派出來的三個人,其中兩個在艾布納的手中都是沒走出三招,反而是自己被這個老家夥給壓製住了,而這到底會不會降低自己在艾布納心中的印象,誰也沒有底。

    想到這心中還殘留的一些想留手的念頭,頓時就被扔到了九霄雲外。

    “你這老東西是在找死!”

    一聲爆吼之後,金並的速度猛然之間就是暴漲了一截,躲開了波伊爾預先判斷而刺出來的一劍,一那間就突進到了泊伊爾的身前,巨大的拳頭猛然一揮,帶動著周圍的空氣都是猛然的一震,朝著泊伊爾就是打了過去。

    波伊爾也是身經百戰之輩,哪怕是被金並近了身也是沒有絲毫的驚慌與懼意,左手飛的擋在伸出,露出了手臂上的散發著淡淡銀色金屬光澤的護臂,直接的擋在了麵前。

    哪怕金並那爆炸式的身體看上去威懾力十足,但是波伊爾自恃憑借著變異X基因改造後的身體,哪怕沒法對抗金並的近身攻擊,但抵抗個一招半式的,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隻要能抵抗片刻,嘿嘿嘿……什麼紐約的地下黑幫老大,幾劍之下還不是一樣的成一堆爛肉!

    已經將一切都設計好的波伊爾,此時要做的僅僅是抵抗住金並的一次突襲而已。

    金並那碩大的拳頭凶猛的轟在了波伊爾的護臂上,艾布納微微眯起的眼中清晰的看到,在這一瞬間金並原本就已經恐怖異常的力量屹然的暴增了五六成的樣子,一股輕微的暴虐氣息更是緊緊的裹挾在他的拳頭上……

    砰!哢……哢……哢……

    時間在這瞬間仿佛陷入停滯當中,波伊爾眼中湧現出的驚駭,速崩裂開了的護臂,在金並拳頭之下軟成一遝的手臂,全部化為了一聲巨大的爆響,以及一道席卷到整個餐廳當中的恐怖衝擊波。

    抓住了這稍縱即逝的戰機重創對手之後,金並又是一聲怒吼,臉上也顯露出了罕見的瘋狂暴虐之色,巨大的身體一個騰躍,一腳又是對著波伊爾飛踹而去。

    而此時冷冷注視著二人對戰的艾布納,臉色卻是猛然的一變,隨即扭頭朝著遊艇甲板的方向望去。

    在他的電磁感應當中,有一道人影就這麼貼著水麵飛奔而來,而從心底升起的那淡淡的危機感,更是在不斷的提醒著艾布納,似乎是有一個強大的家夥過來了……

    “有點意思了!”

    一邊推開了餐廳的大門,艾布納一邊饒有興致的小聲嘀咕道,能夠讓艾布納感覺到危機感的,最低也是綠巨人、吸收人這種程度的強者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家夥,是友?還是敵?

    “大人!”

    門一推開一直守在門口處的靶眼等人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來,無法抑製的眼神更是不斷的朝著餐廳麵望去。

    “金並這個家夥,倒是有點手段啊。”

    對於靶眼等人的衷心艾布納略感詫異,不過此刻和金並到底還是合作關係,因此艾布納難得的提醒了一句。

    “有個狠角色過來了,不想被殃及池魚的話,就躲遠點吧!”

    說罷無視了眾人眼中那疑惑的眼神,直接的走到了甲板上,朝著遠處那隻露出黑影的高樓大廈方向望去。

    艾布納心底的疑惑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不到一分鍾的功夫,海麵上一道人影就已經踩踏著海水飛的奔襲而來。

    過人的視力讓艾布納清晰的看到了來人的樣貌。

    來人差不多三十歲上下的樣子褐色的三七分頭發,一張線條極為明朗的臉龐搭配著紅色的眼睛,下巴上短短的胡須以及額頭上的黑色頭帶,顯露了超過常人的魅力。

    黑色的長褲搭配著皮靴,外加上身的緊身體恤和那暗紅色的風衣,隨著他的飛奔更是不斷的飄逸著。

    哪怕是再為自信的艾布納,這是一個極有魅力的男人。

    噗……

    輕輕一躍落到了甲板上,此人先是飛的掃了一眼速湧上來的眾多護衛,隨即無視了他們手中的輕重槍械,將眼神凝聚到了艾布納的身上。

    在艾布納的眼中,這個男人右手仿佛是一個虛幻,厚厚的一疊撲克牌就出現在他的手中。

    隨即他的右手一甩,那撲克牌在空中連成一片速的飛舞起來。

    嗖……嗖……嗖……

    男子幾個探手之後,這成片飛舞的撲克牌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唯有三張撲克牌停留在他的手中。

    “愚者!魔術師!戰車!”

    看著手中的三張撲克牌,此人顯然是極為的差異,那低位的聲音更是清晰的傳入了艾布納的耳中。

    “你就是這次的變數了嗎?似乎是遇到了一個了不得的家夥了。”

    男子右手又是一晃,三張卡片又再艾布納的眼中消失的無影無蹤,隨即就見此人對著艾布納略一鞠躬:“在下米艾蒂安勒博,還請閣下多多指教了!”

    “牌皇!”

    “我們死定了,牌皇來了!”

    “怎……怎麼可能……”

    “這種怪物,我們……”

    隨著此人的話音落下,艾布納頓時聽到了身後一連串倒吸冷氣的聲音,牌皇的聲音更是不斷的傳入了他的耳中。

    牌皇!

    噩夢高手-牌皇!

    

Snap Time:2018-06-24 18:43:07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