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54、歐皇附體


    五彩斑斕的彩色光芒升起,艾布納頓時就是精神一震,以往抽獎的時候可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這次難道真是的非酋遠遁,歐皇附體了?

    隨著艾布納的心念一動,這枚古樸的女士吊墜項鏈就出現在手心當中。

    【堤喀的祝福】

    【類型:飾品】

    【品質:傳說】

    【耐久:10/10】

    【屬性:真實幸運】

    【特效:無】

    【需求:無】

    【注:這是一副被命運女神堤喀祝福過的項鏈,佩戴它你將永久的受到堤喀的祝福。】

    ……

    【真實幸運:在命運女神堤喀的注視下,你將持續的受到她的祝福,並且將永遠不會遭受厄運的侵襲!】

    ……

    “傳奇?真實幸運?”

    手中握著這枚項鏈,感受著女神木雕那猶如玉石一般的圓潤手感,疑惑的神情不由的浮現在臉上。

    真個真實幸運難道就是那些小說中主角們攜帶的幸運光環,效果真的有描述的那麼好。

    砰的一聲脆響,就在艾布納沉思之際,後院就傳來了東西掉落的聲音。

    推開院門一看,艾布納不由的就揉了揉鼻子,就見在後院當中,厚厚的一疊富蘭克林掉落在地麵上,數量足有上百張。

    “我這是……撿錢了?”

    哭笑不得的撿錢了這疊厚厚的鈔票,要知道武館前後百米範圍內都是空無一人,這疊鈔票難不成真是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嗖……

    在艾布納的注視下,又是一疊鈔票從空中掉落了下來,這次直接掉在石桌上,連艾布納彎腰的功夫都省了……

    欣喜的拿起了桌子上的這疊鈔票,這又是幾天的飯錢到手了啊,繼續抬著頭朝著天上望去,期待著再掉百八十疊鈔票下來。

    可惜的是艾布納的好運到此為止了,直盯盯的看了幾分鍾,盯的眼睛發酸也沒有鈔票再掉下來。

    “那麼……真實幸運似乎隻能增強幸運,卻沒有心想事成的能力!”

    “找機會再測試一下……”

    隨手將這串項鏈掛在了脖子上,雖然樣式破舊了而且還是女士的,但是塞在衣服麵誰能看見?

    手中拿著厚厚的兩疊鈔票,艾布納滿臉微笑的返回了屋子當中,就待叫過來瑟姆拉,然後返回學校當中。

    但是隨著瑟姆拉的呼叫聲傳入耳中,艾布納不由的心中又是一動。

    步的上了樓,推開房門邁入了瑟姆拉的房間當中,果然就見她在操控著水管工,和一群烏龜們奮戰不休。

    這個水管工遊戲,艾布納用一隻手都是能夠直接通關,但是瑟姆拉顯然沒有艾布納的水平。

    就見她咬牙切齒的好像麵對什麼仇人一般,手中的手柄按的啪噠作響,艱難的躲開了一隻烏龜的襲擊。

    “瑟姆拉,又在打烏龜啊,我們該回學校了!”

    艾布納難得的用柔和的聲音朝著瑟姆拉說道,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的將脖子上的項鏈取了下來,掛在了瑟姆拉身後的村正上。

    一掛上了項鏈,艾布納立馬就將視線轉到了屏幕上,看看真實幸運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瑟姆拉的操作一如往常的稀爛,而屏幕中瑟姆拉操作的水管工也是和往常一般,前後猶豫不決,不時的停滯下來觀望片刻。

    猛然間瑟姆拉操作的水管工,麵對奔襲而來的烏龜軍團,驚慌失措之下手上的動作一亂,直接變成亂按起來。

    水管工一個起跳將其中的一個烏龜踹成了烏龜殼,直接將其它的烏龜一掃而空之後,速的撞到水管上從飛了回來,直接在兩個水管之間速的來回飛馳的。

    瑟姆拉一通亂按之下,水管工接連跳躍,居然成功了躲開了這波襲擊,之後更是一帆風順的進入了下個關卡。

    “耶……過了過來,終於闖過這關了!我打的比韋德厲害多了!”

    一過關瑟姆拉頓時就發出了驚喜的歡呼聲。

    而艾布納則淡定的取回了項鏈掛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看樣子,堤喀女神並不歧視靈體。”

    看著自己取回項鏈之後,瑟姆拉操控的水管工在關卡開始就直接慘死在小蘑菇之下,艾布納直接拽起了瑟姆拉,收拾了行李就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艾布納,你放開我,我不要去學校,我不要去……我要玩遊戲,我幫你看家啊……”

    “想都不要想,乖乖的跟我走吧,等回校了我再給你買台遊戲機就是了。”

    “我還要獨立房間!”

    砰……

    “不要得寸進尺了!”

    ……

    回到學校當中,成功的銷了假,艾布納的生活又重新的恢複到平靜當中。

    第二天一早艾布納如往常一般八點半準時的爬了起來,洗漱之後小跑到操場上,開始了一天的鍛煉。

    緩慢的打著形意拳,十二形不斷圓潤的轉換著,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香風從身旁速的飄過之後,又速的扭轉了回來。

    “艾布納,你事情辦完了嗎?”

    “是啊,昨天事情就辦完了,昨晚才回來了。”

    艾布納連眼睛都不用睜開,這熟悉的氣息,不是米奇又會是誰。

    而米奇見到艾布納之後,也沒有繼續跑步的意思了,就站在了艾布納的身旁,一邊閑聊著一邊看著艾布納緩慢的打著這套古怪的動作。

    一直到半個小時之後,艾布納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睜開了眼睛看向了一旁的米奇。

    和往常一樣米奇仍然是穿著簡單的T恤和短褲,臉上紅撲撲的顯露著別樣的青春活力。

    “艾布納,你這打的什麼啊?打的這麼慢還有氣無力的。”

    見到艾布納睜開了眼睛,而且渾身上下是汗流浹背,米奇立馬就好奇的問道。

    在自己眼中艾布納的動作緩慢而又無力,但是偏偏他還出了一身的汗,這明顯的不符合常理。

    “有氣無力?米奇你再看看!”

    麵對米奇好奇的追問,艾布納速的朝著四周掃視了一遍,眼見四周沒人之後,才用那緩慢的拳頭一拳打在了身後的一顆碗口粗的半大樹上。

    嘩啦嘩啦聲中,幾片樹葉飄落了下來,在米奇驚詫的眼神中,艾布納手指輕輕一點,頓時這顆半大大樹直接斷為了兩截,艾布納拳頭擊打的一截更是化為了無數的齏粉隨風飄揚……

    霎那間,米奇的眼睛就瞪大到了極限……

    

Snap Time:2018-06-24 18:52:2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