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42、班納?班納?


    雖然艾布納的動作猶如扔鉛球一般粗俗,但是這枚巨大的鐵球卻也是如願的獲得了初始的動力,拖動著赤紅色的尾焰,在空氣中留下了道道殘像。

    艾布納利用強大的磁場,奮力操控這巨大的鐵球不斷加著自身的速度。

    三倍音速……五倍音速……八倍音速……

    隨著速度不斷的加,這枚鐵球和空氣的摩擦更是變得恐怖異常,整枚鐵球變得一片赤紅,表層甚至在這摩擦中,化成了一滴滴的鐵水滴落下來。

    十來秒的時間稍縱即逝,就在這枚鐵球的速度以超過二十倍音速的速度飛出幾十公之後,奮力操控的艾布納隻覺得身上的那股強大力量直接一泄,一股異常空虛的感覺傳入了心頭。

    艾布納身體一個踉蹌險些從這高峰上摔了下來,從腦海中傳出的那股劇痛讓艾布納冷汗直流,臉色更加蒼白了幾絲。

    “該死的!腦力消耗過度了!”

    低聲的咒罵了一句,對於腦海中的這種劇痛艾布納並不陌生。

    在被瑟姆拉糾纏的那幾年中,艾布納壓根就沒法入睡,不得不不分晝夜的運轉霸氣來地獄瑟姆拉的侵襲。

    兩三天下來之後,腦海就會傳來這種熟悉的劇痛。

    但是和現在腦海中傳來的劇痛相比,也就相形見絀了……

    雙手捂著腦袋過了幾十秒鍾的時間,艾布納才站穩了身體,勉強抬起頭來朝著六號基地的方向望去。

    幾十秒的時間,應該到了出結果的時候了!

    強忍著腦海中的劇痛,艾布納甚至是踮起了腳尖伸長了脖子,就等著六號基地中傳來些許的聲響。

    左瞧瞧右瞧瞧,一直到脖子發酸,艾布納卻仍然沒能聽到預想中的聲響。

    “難道是打偏了?不過我明明瞄的準準的……”

    艾布納一邊皺著眉頭一邊揉著腦門,一邊嘀咕著。

    眼見著的確是沒有任何的異狀,艾布納也就將這個事情丟到了腦後。

    畢竟最後這記模仿琴姐的電磁炮也隻是一時的心血來潮,中了固然不錯,沒中也沒什麼大的問題。

    畢竟這次出來的目的已經是基本達到了。

    塞門安然無恙,罪魁禍首羅斯雖然還不知生死,但是在自己的一道太陽光線之後,就算不死下場也好不了多少。

    也六號基地的損失也是不小,十幾隻的機械化步兵班,一個坦克連,將近十架的阿帕奇武裝直升機,以及四架戰鬥機。

    就這些還不包括艾布納那一記電磁脈衝的攻擊,那麼剩下就隻有一件事情了。

    看了眼任務欄中仍然閃現的隨機奇遇任務,顯然的大衛.班納哪怕在幾千度的火焰之中,仍然是堅強的存活著。

    深深的憋了一口氣,艾布納縱身一躍,直接跳進了這無邊的火焰之中。

    幾分鍾之後才見火焰中人影閃現,艾布納右手拎著一個赤裸著上身的高大男人跳了上來。

    就見這個高大的男人差不多三十歲上下,超過一米九的身高,渾身上下隻穿著一條肥碩的褲衩。

    四方臉,微微卷起的短發,手臂腿部的肌肉鬆弛,一看就不是那種經常鍛煉的人。

    大衛.班納!

    一位天才核物理學博士,著名的核物理學家,一次意外中被大量的伽馬射線擊中後,身體產生異變,每當他情緒激動心跳加速的時候就會變成名為浩克的綠色怪物。

    事實上在艾布納還是李思言的時候,對於這位浩克的印象就非常不錯。

    但是現實就是現實,而不是電影。

    哪怕是再欣賞這位綠巨人,但是班納的地位也無法和塞門相比,從他出手差點傷到塞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二人的立場。

    班納的自愈能力堪稱恐怖,之前身上的累累傷痕以及那條斷裂的胳膊,在這短短的時間就已經恢複了過來。

    “不過!到此為止了!”

    艾布納嘴角帶出了一絲冷笑,右拳高高舉起對著班納的腦袋就待一拳落下。

    “艾布納!你在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塞門的聲音遠遠的從身後傳了過來。

    心念飛轉之下,艾布納拳頭的落勢不減,直接一拳就重重的打在班納的腦袋上。

    砰!

    哢嚓……

    一拳落下伴隨著哢嚓的骨裂聲,嫣紅的血液飛的從班納腦下流淌了出來。

    “住手!”

    不等艾布納的第二拳落下,降落在艾布納身旁的塞門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拳頭推到了一邊,緊張的蹲下身來看著不停抽搐的班納。

    先是探了探鼻息,又是摸了摸他的脈搏,眼見著班納的呼吸逐漸的衰弱下來,臉色不由變成鐵青起來。

    “塞門,你不是走了嗎?”

    艾布納裝作才發現塞門的樣子,驚喜的說道。

    自己的這個養父自己是太了解了,也許是跟卡麗莎待久了的緣故,塞門行事雖然並不迂腐,但卻也不會隨意下殺手。

    要真的停下了自己的拳頭,那等到他到了身邊,自己的拳頭基本上也就沒機會落下了。

    “不會留點手嗎?那麼重的殺氣!”

    “幸虧這沒有目擊者,不然你的麻煩就大了!”

    緊張的朝著掃視了一周之後,塞門才認真的問道。

    “這家夥是誰?又怎麼得罪你了!”

    艾布納看著仍然不停抽搐的班納,有掃了掃仍然沒有反應的任務,正在猶豫著是不是找個什麼借口,再補上一拳的時候,就聽到了塞門緊張的聲音。

    “大衛.班納啊,就是之前一直追著你的那個綠色大塊頭。”

    “大衛.班納?他不是叫布魯斯.班納嗎?”

    未曾想艾布納話音剛落,塞門就疑惑的問了起來。

    霎那間艾布納就愣在了當場……

    大衛.班納?

    布魯斯.班納?

    父子兩相互對視了一眼,艾布納頓時就尷尬的笑了出來。

    不會……真的認錯人了吧?

    怪不得這個任務完成起來這麼輕鬆。

    要知道這個任務的難度可是高達噩夢!

    想到了噩夢級別的任務難度,有想了想這個班納在戰鬥中的表現,艾布納頓時更是尷尬。

    原來鬧了半天功夫,自己是找錯了任務目標。

    這麼一想,再看看躺倒在血泊中的班納,頓時就順眼了不少……

    

Snap Time:2018-06-23 08:50:3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