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2、亂象


    PS:哄閨女睡覺差點把自己哄睡著了,差點沒趕上更新。。。

    “這幾年來,變種人犯罪的問題是越來越多,而參議院一直在商量針對變種人的立法問題!”

    說到這喬治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身體微彎前傾了些許。

    “而在這過程中,有的參議員主張強硬,而有的主張和平解決,而我們紐約州的參議員雷蒙德先生則屬於中間派。”

    “你喬治叔叔馬上就要繼任紐約警察局局長的位置,雷蒙德參議員在後麵幫了很大的忙!”

    這個時候,塞門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喬治要當紐約警察局的局長了,艾布納頓時一驚,今天要不是塞門提起,自己壓根就不知道這個消息。

    而且喬治這個局長後麵是站著雷蒙德參議員這種大佬,那麼喬治的麻煩多半就來自於這個雷蒙德身上了。

    “在昨天下午的時候,一夥四人團夥的劫匪衝進了雷蒙德先生的別墅區,當然雷蒙德閣下沒有任何的損傷。”

    看到艾布納臉上的震驚之色,喬治連忙加了一句。

    也不怪艾布納震驚,紐約州可是美國經濟最發達的州之一,而身為紐約州唯二的參議員之一,可以說是紐約州權利和人脈最為龐大最為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而喬治居然能搭上雷蒙德的關係,難怪原劇情麵,在紐約警察局局長位置上坐的穩如泰山。

    “雷蒙德先生當時並不在別墅,所以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但是這夥劫匪打死了別墅區麵三名保安,將整個別墅區席卷一空之後揚長而去!因為這麵涉及到雷蒙德閣下,所以我們將這個消息給壓了下去。”

    “你是想讓我將這四個人給抓到,然後將這位參議員的財物找回來?”

    “不!”

    出乎艾布納意料之外的是,喬治居然給予了否定的回答。

    “事實上,雷蒙德閣下對於這四個劫匪到底能不能抓回來,他的財物能不能找回來根本不關心,他關心的是劫匪搶走的一根銀項鏈!”

    “項鏈?還是銀的?”

    “不錯!那跟銀項鏈是他的亡妻留給他的,是雷蒙德閣下最珍貴的東西!”

    “這種小事,你們自己解決就好了,還來找我幹嘛?”

    “唉,如果真的這麼簡單就好了!”

    喬治一把靠在了沙發上,右手苦惱的揉著眉心。

    “艾布納,下麵的我來說吧。”

    一旁的塞門直接接過了話茬。

    “事實上在三個小時之後,我們就查到了那夥劫匪!由於雷蒙德閣下親自打了電話過來,我們都很重視這件事情,所以我、麥克、卡斯帕三個人親自動手進行了圍捕!”

    “總共四個劫匪,其中三個是慣匪,而剩下的一個……是變種人!”

    變種人?艾布納臉上帶出了一絲笑意……事情變得有點意思了。

    “一連幾十道風刀打到了那個變種人身上,那個家夥居然是毫發無損!”

    “該死的……塞門,你該收斂點心思放在開發血脈上麵了!這大蛇之血給你用,真是有點糟蹋了。”

    看著塞門滿臉的慎重之色,艾布納不由的翻了白眼,忍不住吐槽道。

    “咳……咳……”

    “這個也怪不得塞門,因為當時身處鬧市當中,我怕繼續戰鬥會傷及無辜,而且現在正是全美討論變種人法案的關鍵時候,塞門在紐約的知名度也不低,再加上涉及到雷蒙德閣下,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當時我就讓他們撤下來了!”

    “所以喬治叔叔你的意思就是……”

    “東西要拿回來,可影響不能太大,或者說哪怕是影響大點,但是也不能扯到變種人這個問題上來。”

    “不錯!就是這個意思!”

    叮咚!

    【提示:你觸發了新的任務!是否接受?】

    清剿劫匪!

    【任務描述:一夥由變種人率領的劫匪,奇襲了雷蒙德參議員的別墅,並搶走了雷蒙德亡妻留下的遺物,請擊殺或者抓捕全部的劫匪,並幫雷蒙德參議員取回遺物!】

    【任務難度:普通!】

    【任務獎勵:+800經驗值!】

    【任務懲罰:-1600經驗值!】

    【任務時限:48小時!】

    艾布納撇了撇嘴,又是普通級別的任務,一點做任務的動力都沒了……

    接受!

    就在艾布納接受任務的瞬間,冥冥之中那神秘的第六感傳來了一股訊息,似乎……任務中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

    ……

    “塞門、喬治,招呼孩子們吃飯了!”

    卡麗莎透過廚房的玻璃,眼見客廳沙發上的三人,臉上的表情逐漸的由嚴肅轉為麵帶微笑,這才對著客廳的方向大聲的說道。

    晚餐很是豐盛,而卡麗莎的廚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優秀。

    剛剛叉起一片牛排放入了嘴中,艾布納就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一動不動的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艾布納哥哥,你真的參加過日本的拳皇大賽嗎?”

    一抬頭就見格溫睜著她那大眼睛,饒有興趣的問道。

    “奧……參加過九七年的那一屆。”

    “後來的八強賽怎麼不打了啊,聽說那一年的比賽打的好精彩的!”

    “是啊是啊,艾布納那一年是第一個打進四強的呢,而且打敗的就是那個白胡子老頭的超能力隊,當時我還在看台上呢!”

    坐在格溫身邊的露西,連忙炫耀一般的說道。

    “那後來艾布納哥哥怎麼沒有參賽了?”

    被引開了話題,格溫連忙朝著露西問道。

    “還不能那個家夥!”

    狠狠的瞪了一眼艾布納,露西恨恨的說道。

    “九八年的時候,艾布納都收到邀請函了,結果他非說什麼那些格鬥家們傷的傷死的死,參加拳皇大賽一點挑戰性都沒了,然後就把邀請函給賣了!”

    “露西,我記得你當時用我賣邀請函拿到的錢,買了個大大的芭比娃娃,表情可不是這樣的啊。”

    “哼……”

    “艾布納哥哥,聽露西說你去年爬上了珠穆朗瑪峰,還在那待了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那風景怎麼樣?”

    “風景?珠穆朗瑪峰的頂峰一地的屍體,哪有什麼風景可言!”

    想起去年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回憶,艾布納不由的出了神,半響之後才幽幽的說道。

    “不過那的確是磨練意誌的好地方!”

    “當你站在峰頂的時候,四周一片寂靜,唯有狂風席卷、冰雪肆虐,從峰頂往下望去,一片雲霧繚繞,可以感受到一切都在你的腳下,你能感受大地的震動,世界的脈搏……”

    

Snap Time:2018-06-23 08:44:1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