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70、息吹暴風-塞門


    最終神樂千鶴還是黑著一張臉離開了艾布納的病房,而艾布納則是滿臉雀躍,神清氣爽,就連旁邊不斷傳來的嘎吱嘎吱的聲音,也悅耳起來。

    “瑟姆拉,看我來教你,堅果是要這麼吃的!”

    ……

    而艾布納的便宜老爹塞門,則是在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出現在了艾布納的病房中,而且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

    曼哈頓警局的幾個身手矯健的好手、律師、外交官、顧問以及兩個身著黑衣的普通白人男子。

    一見艾布納,塞門就是一臉緊張的打量了艾布納一番,眼見艾布納似乎沒有什麼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

    支走了其他的人,隻留下了身後的兩名黑衣人,塞門直接開口問道。

    “艾布納,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東京帝國酒店,還有宣布取消的拳皇八強賽?”

    眼見著艾布納一臉惑色的看向自己身後的兩個黑衣人,塞門不著聲色的豎起了中指,往上點了點,艾布納頓時恍然。

    “這次的事情主要是由地獄樂隊的三個人引起的。”

    “他們三個人,都是隸屬於擁有大蛇血脈的八傑集,而他們的目的就是……”

    ……

    “……所有的事情,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毫無忌諱的將事情經過全盤說了出來,就連草京被擄走這件事情都沒有隱瞞,說罷艾布納直接看向了塞門身後的兩人。

    其中一人對著艾布納微微一笑,又低頭對著塞門說了兩句,隨即轉身離開了病房。

    “塞門,他們是什麼人啊?”

    聽著二人的腳步聲逐漸走遠,艾布納才往前探出了身子問道。

    “不知道!他們的保密等級太高,我還接觸不到。他們兩是我們臨上飛機之前,喬治局長直接塞進來的!”

    “這樣啊。”

    “艾布納,那個大蛇真的有你說的那麼恐怖嗎?”

    對於艾布納所描述的大蛇,塞門顯然是心存疑惑。要知道他差不多當了有二十年的警察了,也算見多識廣,變種人、異能者也都見過不少,可也從來沒聽過這種非人的存在。

    無奈的苦笑一聲,艾布納說道:“你要是到了東京帝國酒店的現場看看,就知道我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了。”

    說話間艾布納猛然想起,再過幾年就到了超級英雄噴發的高峰期,各類超級英雄、超級罪犯層出不窮。

    鋼鐵俠、蜘蛛俠、綠巨人、毒液、x戰警、地獄火、沙人、九頭蛇……

    紐約更是這些家夥戰鬥的重災區,而紐約警察更是飛身一躍成為了世界上最危險的職業,而塞門身為其中的普通一員,實力還是有些弱了。

    “塞門,大蛇被封印之後,我從他身上得到了一件東西,我拿給你看看!”

    艾布納先是關上了病房的門,然後又隨意的打開了一個抽屜,手伸進去裝作拿東西的樣子。

    提取!

    一個小孩拳頭大小透明的水晶瓶出現在艾布納的手中,水晶瓶中嫣紅的血液正散發著淡淡的威勢。

    更為奇特的是,哪怕是放在手中平穩不動,瓶中的血液仍然是微微飄蕩的,好似被清風刮過一般。

    “塞門,這是封印大蛇之後,我從大蛇身上得到的大蛇之血,喝下這個就能得到大蛇血脈了!”

    艾布納炫耀一般的將手中的水晶瓶塞到了塞門手中。

    “塞門當警察實在太危險了,塞門趕喝了吧!可惜我這隻拿到了一份,不然給卡麗莎、露西也是一人一份!”

    “大蛇之血?那不就成變種人了嗎?”

    看著水晶瓶中那晶瑩剔透的的嫣紅血液,塞門不由的麵露遲疑。

    雖然喝下這大蛇之血能獲得強大的實力,但是從正常人類到變種人的轉變,還是讓塞門遲疑起來。

    “是血脈!不是變種人!這是兩種概念!”

    苦惱的撓了撓頭,艾布納深知塞門在曼哈頓警局時,見識過不少的變種人,而且對變種人的印象並不是那麼友好。

    “血脈差不多就是……草剃京、八神庵這種能夠運用火焰的格鬥家……這個塞門你知道高尼茨嗎,就是去年在拳皇大賽搗亂的那個高尼茨!”

    “高尼茨啊,我看過當時的錄像!”

    “你喝下這瓶大蛇之血獲得大蛇血脈之後,能力就和高尼茨差不多,擁有操控風的力量。”

    “既然這大蛇血脈這麼厲害,艾布納你就用了吧!你身為格鬥家再擁有了大蛇血脈,對於實力的提升應該比我更高!”

    塞門略一遲疑還是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水晶瓶,重新遞回到了艾布納的手上。

    “嘿嘿嘿……塞門你看!”

    艾布納咧嘴一笑,對著塞門就伸出了右手,撲騰一聲一團赤紅色的火焰猛然間從手心騰起,那灼熱的溫度讓塞門不由的後退了一步。

    “這……”

    看著塞門眼中無法掩飾的震驚之色,艾布納麵露得意的解釋道。

    “一千八百年前,草剃京、八神庵、神樂千鶴的先祖封印了大蛇,從大蛇的身上獲得了蒼炎、紫炎和封印的力量!”

    “而在前幾天封印大蛇的戰鬥中,我也從大蛇身上獲得了操控火焰的血脈。”

    艾布納一本正經的瞎扯道,反正是一千八百年前的事情,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眼見艾布納掐滅了手心的火焰,塞門閉著眼睛思慮片刻之後,才猛然睜開眼睛,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水晶瓶,將瓶中的嫣紅血液直接倒入了口中。

    隨著大蛇之血進入體內,塞門身體直接一個踉蹌,眼中顯露出一絲迷幻之色,手不由的捂著腦袋腳步淩亂起來。

    呼……

    一陣柔和的清風從窗戶刮進了病房中,直接遍布纏繞住了塞門的身體。

    隨即風聲越來越大、越來越猛,刮得病房中紙片、雜物到處飛舞……

    眼見病房中的狂風越來越大,艾布納連忙緊緊的守住了房門,任憑外麵的醫生護士怎麼叫門也不理會。

    狂風刮了有五六分鍾的樣子,才慢慢的停息下來。

    而此時的病房中已經是一片狼藉,各種器械家具倒了一地,被子棉絮更是漫天飛舞,但這一切都不影響艾布納的好心情。

    看著塞門麵色呆滯的看著自己的手心,在他的手心一團微小的颶風不斷飛舞,不斷的席卷這周圍那細小的棉絮。

    “塞門……我以後應該稱呼你為:息吹暴風-塞門……”

    ……

    

Snap Time:2018-06-24 18:37:23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