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36、難度-絕望!


    “千鶴,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有趣的小家夥嘛?”

    此時的擂台上,一頭金色短發,身著白色襯衫外加一身黑色西服的king顯得英姿颯爽,看著擂台上被抬下來的陳國漢,臉上滿是詫異。

    神樂千鶴坐在king的旁邊,臉上也是詫異滿滿。

    “這個小家夥,強的有的過頭了啊!”

    “……有趣的小家夥。”

    而在另一邊,不知火舞手中拿著折扇放在了嘴前,臉上笑意連連,一身時尚半身裙穿在身上,更是凸顯了豐滿的雄偉和誘人的身材,引得周圍的觀眾一陣陣的側目。

    ……

    “有點意思了!”

    “不過金家潘那家夥,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了。”

    另一邊,比利不斷擦拭著手中血紅的長棍,臉上帶著怪笑,滿是滿跋扈和蠻橫。

    在他的兩旁,瑪麗雙手交叉的放在胸前,麵無表情;而山崎龍二則不由的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嘴唇。

    ……

    叮咚!

    【提示:你完成了連環任務“格鬥之王-第十輪”!】

    【提示:你獲得了2000點經驗值!】

    叮咚!

    【提示:你的連環任務“格鬥之王”第二階段已經完成,進入第三階段!】

    【提示:你獲得了額外獎勵:經驗值+2000,抽獎+1!】

    ……

    艾布納全身放鬆的躺在台下的躺椅上,任憑周圍的醫護人員在自己的身上不斷的止血、包紮,再纏上厚厚的繃帶。

    掃了一眼屬性麵板,生命值已經直接掉落到不到80點,而精力值也由於不間斷的使用著霸氣的緣故,掉落到了90點。

    這一戰雖然順利的擊敗了陳國漢,但艾布納付出的代價也堪稱慘重。

    “有巧克力嗎?”

    將視線從屬性麵板上收了回來,艾布納朝著在自己身前忙碌不停的女護士問道。

    這個女護士年輕看上不並不大,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烏黑的頭發紮成了一個馬尾,看上去青春而又靚麗。

    “啊?”

    正忙著給艾布納纏著繃帶的護士小姐顯然沒反應過來。

    “沒有嘛……”

    艾布納眉頭一皺,沙啞的聲音中滿是失望。

    “不……我這還有一顆,你要不嫌棄……”

    女護士被艾布納殺氣未褪的眼神一掃,頓時猶如一隻受驚嚇的小鹿一般,手忙腳亂的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塊,慌亂的撥開了皺巴巴的包裝紙,塞進了艾布納的嘴中。

    和艾布納之前吃過的巧克力相比,現在口中的這顆顯然質量低劣了不少,但是隨著那股熟悉的甜膩感在舌尖綻放,頓時那繃緊的神經速的舒緩了下來。

    艾布納不由的閉上了雙眼,享受著這難得的休息時間。

    “艾布納,這最後一場交給我們吧!”

    扭頭看向一臉嚴肅的麥克,艾布納不由的咧嘴一笑。

    “嘿嘿嘿,麥克大叔,這種熱血沸騰的戰鬥,我可還沒有享受夠呢!”

    “可你的身體……”

    “放心吧,我先上了,你們做好接棒的準備吧!”

    看著不遠的官方人員已經朝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艾布納直接打斷了麥克的話。

    隨手將上身破破爛爛的T恤直接扯了下來,露出了纏滿了繃帶的精壯上身,邁動著渾身酸痛發麻的身體,直接朝著場中奔去!

    ……

    叮咚!

    【提示:你觸發了新的任務-“格鬥之王:第十一輪”!】

    格鬥之王-第十一輪!

    【任務描述:擊敗金家潘!】

    【任務難度:絕望!】

    【任務獎勵:+4000經驗值!】

    【任務懲罰:-4000經驗值!】

    【任務時限:挑戰失敗則任務終結!】

    以艾布納的重傷之軀體,迎戰金家潘這種頂尖格鬥家,果然是夠絕望的!

    看著界麵上顯露出的新任務,艾布納心底暗自吐槽著……

    ……

    整個混凝土擂台上麵是坑痕、裂痕遍地,滿地都是飛散的石子刮痕,擂台的邊緣地帶更是整個的坍塌下去,這麼個擂台自然不能繼續當作對決的場地。

    但是舉辦方在地獄樂隊對決餓狼隊的比賽之後,就果斷的在體育場內又額外的修建了另外兩個混凝土擂台,生怕再次遇到擂台被破壞的情況。

    未雨綢繆之下,現在果然是派上了用場。

    金家潘:韓國跆拳道的宗師!國人對他的評價是“十年內沒有人在跆拳道的造詣上可以超過他”,腿法精湛。

    他的兩個徒弟原本都是越獄的重犯,韓國政府無力抓捕求到他麵前,結果金家潘一出手,手到擒來,武藝之精湛由此可知。

    站在擂台上的金家潘,一身灰白的無袖武道服,麵色冷峻而嚴肅。

    哪怕自己的一個徒弟死在艾布納之手,而另一個徒弟在艾布納手上重傷,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緒,盡顯其宗師風範。

    兩腳跟合並,前腳尖分開,肘部彎曲,金家潘上身向前傾斜,對著麵前的艾布納幹淨利落的行了一個禮。

    “跆拳道-金家潘!請指教!”

    “形意拳-艾布納!請指教!”

    艾布納也是抱拳,對著麵前的金家潘行了一個拱手禮。

    這是真心誠意的行禮,隻論金家潘對正義的堅持,就值得艾布納行這一禮了。

    飛燕斬!

    禮節剛畢,金家潘就是麵色一整,雙腿在地麵輕微一點,頓時猶如兩把刀子一樣朝著艾布納踢了過來。

    剛一接觸艾布納就是叫苦連連。

    論速度敏捷性,金家潘遠遠不如蔡寶健;論力量,金家潘更是遠遜於陳國漢。

    但是敏捷和力量的結合,金家潘卻堪稱完美。更為重要的是,和自己的兩個徒弟憑借身體特性戰鬥不同,金家潘在跆拳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而其中的腿法,更是被金家潘運用的出神入化。

    金家潘的步法靈活,力道強勁,剛一交手就猶如千丈山峰落下的瀑布一樣,強勁、爆裂而有川流不息。

    隻是霎那間,艾布納就在金家潘幾腿之下踢的中門打開,之後更是連連踢在了胸口、肩膀、腰腹間。

    其中數次,艾布納感覺金家潘的腿都已經掃到了自己的太陽穴、後腦這些要害了,但還是速的掠了過去,顯然是手下留情了。

    饒是如此,幾個呼吸之間,就是十幾腿踢在了身上,護身的霸氣更是被直接踢散,整個人更是被直接踢飛了出去,癱倒在地……

    

Snap Time:2018-06-24 18:51:04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