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作者:黃泉落日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  一切從貞子開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切從貞子開始最新章節57、悲劇的維克多(下)(18-03-26)      55、悲劇的維克多(上)(18-03-24)      54、直麵維克多(二合一)(18-03-23)     

10、蓋倫.伯克


    和瑞秋已經艾丹兩個普通人不一樣,哪怕是沒有艾布納一樣超過40點的精神屬性,唐希夷也仍然敏銳的察覺了一絲威脅。

    “好重的怨氣!”老爺子的眼中也不由的顯露出一絲凝重!

    “什麼怨氣?我們現在該去墓地找到瑟姆拉的骸骨,她的骸骨上,肯定有解開艾丹身上詛咒的秘密!”

    “瑞秋小姐,前麵現在非常的危險,已經不適合你和艾丹前去了,我建議你遠離這,等我們的消息!”唐希夷嚴肅的說道。

    “唐師傅,我的兒子現在被瑟姆拉給纏上了,這個時候你卻讓我站在外麵,等著你們的消息,艾丹是我的兒子,我的!”

    嘎!

    “女人啊,真是一種麻煩的生物……”

    咀嚼著巧合了,品嚐著那滑膩的口感,艾布納看著麵前激動的瑞秋,低聲自語道。

    “的確是這樣,所以……”

    噗通!

    瑞秋眼中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表情,就這麼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唐希夷淡定的收回了手掌:“所以就要刀斬亂麻!這種時候誰有功夫跟她瞎扯淡!”

    能在混亂的唐人街打下一間武館,唐希夷自然殺伐果斷之輩,不是那種迂腐之人。

    要不是這次正好關係到自己這最小的關門弟子,哪怕是事關兩條人命,唐希夷也不會搭理這個女人。

    “………………師傅你真夠的……”

    艾布納嘴角直抽抽,看著唐希夷掃過來的眼神,艾布納的脖子一緊,又看著瞪大了雙眼看著二人的艾丹。

    ……

    一番威脅、收買、討好、賄賂之後,艾布納一臉肉痛的掏出了一半的巧克力,和這個雖然貌似懂事、聽話,實則異常腹黑的小正太達成了協議。

    留在旅館,照顧昏迷媽咪:瑞秋!

    ……

    咚!咚!咚!

    艾布納站在唐希夷的身後,看著老爺子敲響了房門。

    嘎吱!

    老舊的房門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嘎吱聲慢慢的被打開了,一個年約五十歲上下,身形壯碩、一臉絡腮胡子的男人,身穿普通的單衣,站在了門口。

    雖然頭發已經有點灰白,但看上去卻是異常的強壯,眼睛上帶著一副墨鏡,神情略顯頹廢。

    “你……你們?找誰?”

    艾布納伸出了右手在他麵前揮了揮,卻沒有引來任何的反應。

    “不過是瞎了,不過……”

    看了看他那高高鼓起的肌肉,又掃了一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果然抱緊師傅的大腿是明智的!

    “伯克牧師?”

    “我是伯克,可惜的是,我已經沒法再為你祈禱了……願全能的主保佑你們!”

    伯克露出了一絲傷感,右手在胸前畫出了一個十字,粗狂的臉上滿是慈悲。

    這個時候如果是一個正宗的教徒在此,肯定是一起讚美起耶穌來。

    但可惜的是,師徒二人都是萬惡的無信仰者。而且真要論起來,多半也是三清、如來……

    “伯克牧師,我們是為了瑟姆拉而來的,聽說是你主持了她的下葬儀式,所以我們找你了解一下情況。”

    一直注意著伯克的艾布納,在聽到唐希夷說出“瑟姆拉”三個子的時候,身體略微的顫抖了一下。雖然是一閃即過,但卻被艾布納全部看在了眼中。

    “瑟姆拉啊……那真是個可憐的孩子,願她的靈魂回歸上帝的懷抱之後,能夠得到安息!”

    “靈魂?我好像聽到什麼東西在笑啊!”

    艾布納不由的發出了一聲嗤笑,聲音雖小但卻清晰的傳到了伯克的耳中。

    “……外麵風大,兩位進來坐吧!”

    “那就打擾了!”

    ……

    一進屋子,頓時就是陰寒的氣息鋪麵而來。

    艾布納遍目望去都是漆黑的一片,就連那明亮的燈光,也無法衝破這股黑暗,被壓縮在丈許範圍之內。

    再朝伯克望去,就見伯克的身後,補充了怨氣的瑟姆拉小姐,再次幻化為長發禦姐的模樣,麵露猙獰的不斷朝著伯克撲咬過去。

    撕咬、咆哮、嚎叫,奈何每次貼近伯克的身體之後,就被直接的彈了出去,如此這般,持續不懈!

    這種陰寒的氣息連艾布納也沒法承受,連忙運起了霸氣護身,又靠近了老爺子的身邊,身體才慢慢的暖和起來。

    再看唐希夷,此刻在凳子上坐了下來,麵色如常似乎什麼都沒有察覺。

    但在艾布納眼中,老爺子此刻的氣血猶如狼煙一般,從頭頂直接的奔騰而起,發出了一陣陣恐怖的熱浪。

    那恐怖的怨氣在接觸到這熱浪之後,猶如滴入油鍋的水滴一般,瞬間沸騰起來。霎那間的功夫,老爺子身邊的怨氣就為之一清,化為虛無。

    “瑟姆拉是個可憐的孩子,警察將她的骸骨送回來之後,也跟我說過她的事情。”

    “在井底整整掙紮了七天才痛苦的死去!”

    “因此我收到她的骸骨之後,將她放到了教堂,整整為她祈禱了七天,希望她能放下心中的怨念,重新回歸吾主的懷抱。”

    “七天之後,我將她葬在了墓地。”

    “往後的日子,我有了時間就會去她的墓前為她祈禱,希望她早日能夠回到天堂。”

    “天堂?瑟姆拉現在還沉淪在地獄中,日日夜夜都在想著報仇,並為此遷怒他人汲取怨氣,她怎麼可能上的了天堂!”

    又是一陣難言的寂靜。

    “唉,迷途的羔羊啊!”

    “伯克先生,我剛剛看了下這,好像沒看到電視啊!”

    “我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也就用不上電視,所以就送給別人了!”

    “不關是電視,似乎連鏡子都沒有?”

    “是的,我連鏡子也用不上了。”

    艾布納臉上的嗤笑之意更勝三分,用那充滿嘲諷的聲音繼續說道。

    “那真的太遺憾了,我聽說瑟姆拉死了之後,充滿了怨氣,但又沒有身體,就特別喜歡從電視啊、鏡子麵鑽出來,可惜了……伯克牧師你這都沒有!”

    艾布納話音剛落,又是死一般的寂靜,半響之後伯克才笑道。

    “看我這記性,兩位上門,我卻連杯水都沒準備,我給兩位倒點茶吧!”

    “麻煩了!”

    

Snap Time:2018-06-24 18:48:05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