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二百八十一章 誰比誰囂張

  
  P“這個...這個...,這個不好說啊這個..."
  支支吾吾了半天,李斯年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他沒法兒選,也不敢選。
  兩邊都是大族,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現在兩邊打起來了,他跟李初一無意中闖了進來,不論他怎麼選,總會得罪一方。
  若是選贏了也就罷了,若是選輸了站錯了隊,那麼今天他倆頭上的這三兩三也就交代在這了。
  再說,就是選對了也沒什麼好果子。輸的那一邊也是大族,今日之事他們肯定會查個清楚。要不了幾日,他李斯年的大名便會被擺在人家宗族執法堂的書桌上,到時候是殺是剮就由不得他了。
  他就是一個小散修,無門無勢的,最多也就是認識幾個類似於郝宏偉這種大族的年輕子弟。可認識歸認識,他可沒有歸附任何一方,一旦出了事人家可沒有任何理由保他,最多也就是交情深點的幾個衝著道義略施援手罷了。
  況且,就算人家想保也夠嗆保得住。他就算投靠了某個家族,就比如說郝家,麵對著柳家和方家這兩個龐然大物時,就算是郝家也夠嗆能夠出麵保他一命。他隻是一個依附者,郝家家大業大,幾乎不可能為了他而去得罪兩個比他們還強的大家族,最有可能的結果時郝家會直接綁了他把他交出去平息此事。
  剛脫鳥口又入虎穴,麵對似笑非笑的柳高陽和虎視眈眈的方景爍,李斯年的嘴苦澀無比。
  李初一雖然不了解其中的這許多道道,但看李斯年的臉色也能猜出個一二來。
  本來大難不死他還挺高興的,沒想到剛落地就碰見這麼幾個主兒,明明沒砸死他們的人,他們竟然還想要為難自己,小胖子頓時不願意了。
  他李初一是誰?
  他李初一是道士的徒弟,從小跟著道士走遍四方,從來都是他們欺負別人,那還輪到人家欺負自己了。
  現在道士不在身邊,竟然有這麼多宵小之徒蹦出來裝大頭蒜。李初一這一路上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剛才跟李斯年小打小鬧的隻是略作發泄,此時看著柳高陽那一幅吃定他們的表情,小胖子頓時被點著了。
  一把將支支吾吾的李斯年拉到身後,在柳高陽差異的眼神中,小胖子冷冷一笑,嘴角一撇擺了一副比柳高陽還欠揍的表情,歪著臉斜挑著眼角看著他。
  “我說你這小白臉,我家老頭都說了不想摻和你們的破事兒,怎麼著,你還想逼我們不成?”
  “找死!”
  “小鬼,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哪家出來的野孩子,這般沒有家教!”
  柳高陽沒說話,他身後的家仆們搶先出演怒喝。
  這小胖子言語輕挑,竟然敢辱及自己少主,自詡為柳家忠仆的他們哪能人,急忙爭先恐後的開口怒罵以表衷心。
  柳高陽也不說話,隻是微笑著站在那,隻不過他看向李初一的眼神滿是輕蔑與嘲笑,似乎在諷刺他的自不量力和年少無知。
  “什麼狗東西也好意思張嘴,你們主子都沒說話,你們急著亂叫什麼?丫幾個三月開春發情了不成?”
  罵街李初一可從來都不怕,立馬拿出了舌戰群儒的本事。特別是那群家仆中一個身形魁梧的壯漢,此人方才敢罵他“野孩子”,這讓從小便是孤兒的李初一給徹底記恨上了,一雙明滅異芒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那個壯漢正是卯力,被李初一那雙幽幽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心一陣陣的發毛,渾身都不舒服。看其隱隱露出的氣勢波動不過煉神期,元神期的自己修為明明遠勝於他,但不知為何,卯力仍是被他愁得陣陣不安,好像這小胖子有什麼詭異的地方能威脅到他似的。
  這不是理智的思考,這是身後的閱曆積澱出來的本能反應。本能雖然未必理智,但對修士來說旺旺卻比理智更為重要,它會讓修士提前預感到一些能威脅到自己生命安全的事情,就比如現在。
  所以,很相信自己直覺的卯力雖然臉上不變,但心底卻對李初一留上了幾分心思。
  常在河邊走,他可不想陰溝翻船。
  卯力被盯得不說話了,換個人也能也就算了。但是李初一是個從來不吃虧的主兒,哪能這麼容易就放過這個罵道他心底的人。是以卯力不說話,他卻冷笑幾聲,撇嘴繼續開罵。
  “喂,你,就你,別看別人,就是你,那個長得跟個蠢牛似的大個子。以前人家跟我說傻大個兒傻大個兒的我還不信,今天見著你,我算是信了!你說我跟你家小白臉說話呢,你沒事兒帶著你身後那幾個慫包亂插什麼嘴?表忠心啊?你表忠心也分分時候啊?我一個小煉神你們來勁了,這要是來個道胎期的大哥你們這幾個慫貨敢張嘴?一幫傻缺!”
  “你!你找死!”
  卯力臉色一黑,他身邊的幾個手下也是氣的頭都快冒煙了。
  他們確實是在表忠心,這是誰都知道的。但是知道歸知道,被李初一這麼**裸的說出來,那味道就變了。按李初一這麼一說,說好聽的他們是忠心不二互主心切,說難聽的就是狐假虎威、欺軟怕硬,這讓他們幾個怎麼能忍。
  卯力濃眉一豎,就準備帶著手下斃了這個口無遮攔的小鬼。隻是身形方動,卻被一直微笑不語的柳高陽伸手給攔了下來。
  “好了,小孩子嘛,你們跟他置什麼氣,都多大的人了。不怪人家說,你說你們丟不丟人,人家一個小小的煉神期,值得你們幾個元嬰期的一起動手?好看嗎?我柳家雖為邪道,但一向以雅士自居。如此行事,你們是想給家門抹黑嗎?”
  卯力等人一聽臉色大變,趕忙停手抱拳連道不敢。
  柳高陽的話可大可小,若傳回祖宗讓執法堂的那些頑固給知道了,到時候再給他安上個辱沒家族的罪名,那他們可就冤死了。
  不理色變的家仆,柳高陽扭頭看著李初一,仔細的打量著他的表情,半天後點點頭,臉上似笑非笑。
  “不錯,不是裝的,你這娃娃膽色不錯。當著我的麵敢罵我柳家之人的,找遍漠北也找不出十個。而煉神期的小修士麵,就你這麼一個,你膽子真的很大!”
  “裝什麼大頭蒜,腦子不好!”
  李初一白眼一翻,絲毫不給麵子。
  柳高陽被他噎了一下,臉皮微不可查的收了收,輕輕地長吸了口氣。
  他不知道這小胖子究竟是真傻還是假傻,他都把話點的這麼明了這小鬼還是這麼囂張,到底是不怕死呢還是真有什麼依仗?
  看起來這小鬼像是知道自己今日的結果,因而破罐子破摔,但柳高陽卻不這麼想。
  一開始他以為這兩人主事的應該是那個瘦高的青年,但直到他逼迫其做出抉擇時李初一橫插進來,他這才猛然驚覺那兩人真正主事的是這個年紀不大的小鬼。
  這小鬼一直叫囂不停,按理說身為長輩的李斯年早就應該出來阻止了,但是事情卻恰恰相反。李斯年不但沒有阻止,反而還默不作聲的站在其身後,看他所站的位置和雙腳隱隱擺成的丁字赫然正是一副隨時準備動手的架勢。
  李斯年臉上雖然極力掩飾,但神色間還是隱隱流露出了一絲服從之色,似乎對李初一極為信服。哪怕這個小胖子如今得罪的是他們柳家,李斯年也毫不猶豫的站到了他的身後。
  種種跡象,柳高陽若是再看不出什麼來,那麼他也就不配在柳家的元嬰期中享有那麼高的聲譽了。
  李初一明知自己來曆,而且雙方實力相差如此懸殊,他竟然還敢這麼狂妄,這讓柳高陽不得不產生懷疑。暗暗回想著漠北各大勢力中的後起之秀,柳高陽皺起了眉頭。
  方景爍在一旁冷眼旁觀,此時見到柳高陽眉頭深皺,不由暗暗冷笑。
  他現在的人手沒有柳高陽多,一旦開打很可能會吃大虧。現在有李初一這麼個愣頭青出來攪局,他自然樂見其成。
  有李初一拖著,他方家的援軍就能多一些時間趕來。最好這小鬼一直拖到他方家援軍趕到,到時候兩廂匯合,他很有信心將柳高陽給留在這。
  一遍暗暗冷笑看著柳高陽吃癟,他一遍仔細打量著李初一,心也在默默回想著這個囂張的小胖子到底有可能屬於哪一宗哪一族。如此年輕就有如此修為,為人又這般狂傲,不可能是個默默無名之輩。
  柳高陽沉默了下來,李初一可不能不開口。他可不是沒啥正事兒有那閑工夫在這陪著這幾個貨聊天,他屁股後麵還有一大群的穿雲雀緊緊地追來呢。算算時間,被這幫人拖了這麼久,穿雲雀追兵隨時將至。
  “喂,沒什麼事了吧?沒什麼事我就走了哈!”
  一拉李斯年,小胖子轉身就走。
  “等等,你們不能走!”
  柳高陽一聲冷和,元嬰期的氣場毫無掩飾的擴散而出,李初一和李斯年呼吸一窒,身體僵在了原地。
  被其氣勢所激,氣息瘋狂流轉,沿著經脈瞬間流遍全身。李初一微微一晃,重新控製住了身體。
  在柳高陽愕然的目光,他歪著腦袋轉過身來,一雙道眼散發著幽幽的光芒,冷冷的看了過來。
  “怎麼,不讓我們走?你是想請我們吃飯嗎?”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Snap Time:2018-11-21 19:52:33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