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怎麼又這樣

  方景爍怒視著柳高陽,咬牙說道:“你以為我怕了你嗎?”
  “怕不怕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們要死了。動手!”冷冷一笑,柳高陽伸手向前一指,柳家眾修士頓時一聲齊喝,利箭般向前衝去。
  “嗎的,來就來,今天看看到底誰死!”
  啐了口唾沫,方景爍扔掉傳訊的玉符,帶著方家修士悍然迎上。他已經將消息傳了出去,但並沒有讓附近側援的那支隊伍趕來相助,而是讓他們向外撤離。這附近方家的人馬隻有他們兩隻,合起來也拚不過柳家,隻有讓那支還未被發現的隊伍撤出去,將消息帶給其他地方的方家人馬讓他們趕來支援,這樣才有生存的可能。
  想到這,方景爍看向方峻楠的眼神更加的憤恨了。
  若不是方峻楠,他怎麼落得如此田地?若不是方峻楠,他怎麼會貪功冒進,連招呼都不打的就隻帶了兩支人馬趕來追捕?
  方景爍自小聰穎,一直是眾人的焦點,很少有什麼挫折。直到方家有個比他年齡還小方峻楠橫空而出,不但修煉比他晚了那麼多年,竟然還勢如破竹的一路追上,將早已成為方家元嬰期第一人的他死死地壓在身下不得動彈,方景爍怎麼也抑製不住自己對方峻楠的排斥與嫉恨,哪怕以往方峻楠幾次示好也是如此。
  在他眼中,方峻楠的示好不過是惺惺作態,是勝利者在他這個失敗者眼前的耀武揚威,方峻楠越是如此,他越感覺到侮辱。
  如今,他帶人被柳家圍困,明明是他自己貪功冒進,但一牽扯到方峻楠,往日頗為理智的他有再次被自己的感情衝昏了頭腦,腦子想的都是始作俑者方峻楠,也難怪柳高陽說他壞就壞在性格上,不是沒有道理的。
  “楠哥,我們怎麼辦?”柳明秀臉色蒼白的問道。
  方峻楠也是臉色難看,如今兩邊都要殺他們,他們幫哪邊都隻是死路一條。而逃跑更是不可能的,兩邊加起來幾十個人可不是吃素的,而且這附近被柳家布置了禁空法陣,不能飛行的他們隻靠兩條腿跑,那是根本跑不掉的。
  眼看兩邊戰事將起,方峻楠剛想說靜觀其變,卻赫然發現兩邊竟然同時方向一轉,向自己二人衝來。
  方峻楠臉色大變,他知道兩家的想法了。
  方景爍雖然色厲內荏,但生性穩重的柳高陽卻仍是吃不準,猜不透他是不是故意如此表現。兩邊都對對方的人馬摸不透底細,與其不明不白的戰上一場,還不如先把正事兒辦了。
  畢竟,他和柳明秀兩人,才是兩家相會於此的根本原因。若是自己二人趁亂跑了,他們就是把對方全殺光了,那也是失敗無疑。
  所以,方景爍和柳高陽兩個主事之人,才會不約而同的將真正目標放在了他倆身上。隻要抓到了他倆,到時是戰是走,還不都由他們說了算。
  一把拉起臉色慘然的柳明秀,方峻楠剛準備向後退去,一道破空聲伴隨著幾聲慘叫傳來。
  “我去你道士的,誰他嗎在這布置的禁空法陣!”一個少年的聲音首先響起。
  緊跟著,一個成熟了許多的男聲也跟著傳來:“我他嗎說不能走這邊,你非要走,現在好了吧,咱倆都得摔死!”
  少年的聲音立馬不願意了,高聲叫道:“放屁,小爺我是發現這邊有不尋常的波動,過來準備求援的,誰知道竟然是個禁空法陣,這不坑你家爺爺嘛!”
  成熟的男聲沒有跟腔,而是忽然轉為平靜。
  “小胖子。”
  “啊?”
  “最多十息,咱們就掉地上了。”
  “哦,嗯?我擦,我忘了,你趕緊想辦法!”少年的聲音頓時急了,這貨剛才竟然光顧著鬥嘴,忘了自己的處境了,地上的眾人即便是劍拔弩張中,也忍不住一陣無語。
  這什麼人啊?
  “啊~~~~~~~~!”
  隨著兩道高亢嘹亮的叫喊聲,地上眾人的動作不由得都是一緩。轉頭望去,卻見一點亮光出現在天邊,轉瞬便來到了近前,仔細看去,確實一大一小兩個修士從天而降。
  估算著他倆的落點,預估位置附近的修士默默地後撤了許多,將那空了出來。隨著“通”的一聲巨響,煙塵四起、砂石漫天,一個大坑出現在了空出的地麵上,位置剛剛好。
  劇烈的咳嗦聲傳來,兩個修士突然躍出大坑,沒來得及看周圍的情況,先是上上下下檢查了自己一遍,發現沒有任何損傷後,頓時摟在一起大呼小叫。
  “咱們沒死,沒摔死!”高個兒修士激動地又蹦又跳。
  “你這不廢話嗎,小爺我吉人自有天相,又有法寶相助,這種事兒我經曆的多了,怎麼可能摔死!”
  少年修士一臉的淡然,隻是哆嗦個不停的身體和臉上層層抖起的肉浪表明著他顯然不像他表現的那般平靜。
  “是,你牛,你牛你別哆嗦啊!你牛你能害的咱倆變成這樣?差點沒命了不說,還差點摔死!兩個摔死的煉神修士,咱倆絕對能名揚天下你信不信?!”高個修士一點麵子都不給,指著小胖子的鼻子破口大罵。
  小胖子也不願意了,跳腳指著高個兒修士的鼻子回罵道:“好你個小老頭,一把年紀了還裝嫩我就不說啥了,膽子竟然還這麼小!誰哆嗦了?你說誰哆嗦了?!小爺我這是激動地,這麼刺激的事情我多激動一會兒不行嘛?!再說怎麼是我害的了?還不是你告訴我那個掙錢,咱倆才去的?再說當初你也是同意的,很自願的跟我去了,現在出問題了你就全賴我,憑什麼啊!”
  “你才是老頭,你全家都是老頭!你是豬,沒腦子的豬!”高個兒修士很年輕,但是與小胖子比確實算是叔叔級的了,但是絕對沒到老頭的層次。如今被小胖子如此“羞辱”,高個兒修士立馬憤怒了,比從天上掉下來還讓他憤怒。
  “我是豬,你就是老不死的蚯蚓、蛆蟲!我是豬我還有腦子,你丫連腦子都沒有!”雙眼一瞪,小胖子不甘示弱。
  “哎呀,今天我要教訓教訓你這個沒大沒小的娃娃,讓你知道什麼是文明禮貌!”說著,高個兒修士一腳踹出。
  閃過一腳,小胖子高聲叫道:“你個臭不要臉的,竟然偷襲!小爺,小爺我跟你拚啦!”
  說著也是一拳打出,肉乎乎的拳頭上勁風獵獵,直直的向高個兒修士襠部打去。
  “我擦,你丫使陰招!”高個兒眼珠子一瞪,身體向上一縱,同時雙手向下一格,這才擋住了小胖子的來拳。但就這樣,他臉色也綠了,小胖子出手太陰損了。
  “這是你逼我的,今天就讓你知道你家小爺有幾隻眼!”小胖子哈哈一笑,順勢又是一拳上搗,目標還是高個兒的襠部。這回別說那高個兒了,在場其他人也都臉色發綠。
  修士相爭,雖然也有很多類似這種攻人襠下要害的殺招,但是像小胖子這樣招招不離,確實極為少見的。這種人往往都會被人所不齒,哪怕自己陣營的人也是如此。因為這種人,毫無修士的尊嚴可言。
  高個兒也怒了,法力一催身體再次拔高,天降神鵬一般從天上一拳打來。
  “小胖子,我今天要讓你哭!”
  兩人頻頻碰碰對了幾招,突然“啪”的一聲脆響,小胖子突然捂著臉跳開。
  “哎呀,好你個李斯年,你敢打我臉!你知不知道我還要靠臉吃飯?!今天我打不死你!”
  又是幾招之後,李斯年突然捂著屁股嗷嗷慘叫,一邊叫還一邊喝罵。
  “李初一你大爺!有你這麼髒的修士嘛!你有種別使陰招,咱們堂堂正正的打一場!”
  “行啊,有種你鍋下腰來跟我打!小爺我用的就是堂堂正正的招式,誰讓你長得比我高,活該你倒黴!”
  一句話說的理直氣壯,別說李斯年了,就是柳方兩家修士也是一時無語。小胖子說的沒錯,他用的還真是堂堂正正招式,隻是他人小個兒矮,打李斯年的上半身比較費勁,所以才直來直去的衝著自己的中路,也就是李斯年的下路猛攻。
  但話是如此,小胖子的攻勢中怎麼看卻怎麼透著一股猥瑣,甚至還有點興高采烈,這點讓眾人都很無語,不知該說什麼好。
  李斯年揉著屁股剛要再說,卻突然眼睛一轉看了看四周,一張還算俊秀的臉突然慘白。
  方才大起大落,逃出生天又被小胖子一陣鬥嘴所激,加上周圍煙塵彌漫有些看不清楚,李斯年竟然一時間忽略了周圍的情況。此時塵埃漸落,周圍影影棟棟的人群讓他瞬間渾身冰涼,心不由暗暗驚醒:“跟著這小子時間太長,怎麼連警惕性都這般差了!”
  見小胖子又咧著嘴要攻來,他趕忙伸手比停,指了指四周。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小胖子一眼望去,看見四周目無表情的柳方兩家修士,頓時一臉慘白,大顆大顆的汗珠滾滾滑落。
  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大坑,又轉頭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小胖子嘴一撇,差點沒哭出來。
  “怎麼又是這樣!”
  新書上架,需要訂閱支持,望各位道友相助!
  

Snap Time:2018-11-22 04:01:29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