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二百零四章 大胖子

  似是認識李斯年,攤位上的夥計見李斯年這麼放肆也不著惱,恭敬地拱手一拜,隨後便來到大胖子身邊輕輕拍了幾下。
  “四爺?四爺!醒醒啊四爺,李前輩來了!”
  連拍了幾下大胖子才有反應,嘴不清不楚的咕噥了幾句什麼,壓得搖椅發出幾聲更加“痛苦”的嘎吱聲,翻了個身繼續睡去。
  旁邊的夥計滿臉尷尬,李斯年更是一腦門的黑線,而李初一則是目瞪口呆。
  要不是大胖子確實是煉神中期的氣勢無疑,李初一甚至懷疑這貨到底是不是個修士。
  有這樣的修士嗎?嗜睡也就不說了,警惕性還這麼差,連被人拍都毫無感覺的繼續睡下去,這哪是修士啊!就是頭豬,也比這大胖子警醒!
  “嗎的,這豬逼我是吧?行,夥計你讓開,我來!”
  李斯年急了,揮手掐訣召出一團水汽,瞬間凝為臉盆大小的一團清水,二話不說向著大胖子一指。
  旁邊的夥計嚇了一跳,趕忙閃到一邊,水團直衝著大胖子兜頭落下,眼看就要澆在大胖子腦袋上了,卻見睡得死沉的大胖子突然一抬手,比常人大出兩圈也肥出兩圈的大手淩空一抓,水團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籠住,老老實實的被他抓在了手中。
  “哈唏~~~!”
  大大的打了個哈欠,大胖子慢慢睜開了眼,迷茫的眼神像是沒睡醒似的,耷拉著眼皮四處望了望,良久才有了點點神光凝聚。
  當他看到抓在手中的水球時,剛有點清醒的眼神又迷茫了,大手狠狠的撓了撓腦袋,大胖子疑惑的自言自語道:“這什麼玩意?我尿了?不上火了,尿色這麼清澈?”
  李斯年直翻白眼,李初一則“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旁邊的夥計臉色更尷尬了,趕忙走上前去低聲說道:“四爺,李前輩來了。”
  “李前輩?哪個李前輩?”大胖子還沒回過神來,聞言更迷茫了。
  夥計一臉苦笑,剛要開口解釋,這邊廂李斯年卻坐不住了。
  “郝胖子,是老子來了!”
  大胖子聞聲看來,見到李斯年後迷茫之色盡去,眼神終於清醒了過來,“哈哈”一聲大笑,洪亮的聲音隔著老遠都震得李初一耳膜發疼。
  “哈哈哈哈,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老不死的!怎麼,你還活著?”
  “廢話,你都沒死呢,我怎麼可能會死!”白眼一翻,李斯年沒好氣的道。
  一笑,大胖子也不著惱,就這麼舉著水球從搖椅上跳下地來,雙腳落地時一聲悶響,李初一有種地都顫了幾下的錯覺,看著地麵上被他踩出的兩個深深地腳印默然無語。
  大胖子看了看腳下,好像也有點尷尬,又是聲音洪亮的“哈哈”大笑了幾聲。
  “抱歉抱歉,剛睡起來沒把持住,用力有點猛,見笑了!”
  李斯年卻好像見怪不怪,隻是衝他撇了撇嘴,一臉的無所謂。
  邁著“咚咚”的腳步聲,大胖子來到二人身前,看著李斯年舉起了手中的水球。
  “這是你扔的啊?”
  “是啊!”李斯年理所讓然的點點頭,旁邊的李初一則把心提了起來,他怕這大胖子要出手打人。
  但是好像與李初一是一個爹養的,大胖子見李斯年承認好不著惱,反而露出一臉的微笑。
  “嗯,我朋友不少,這麼貼心的就隻有你一個,知道我睡起來後會口渴,連水都給我準備好了,謝謝啊!”
  說完把水球往嘴邊一貼,胸口微微收縮,一口將水球吸了個幹淨。
  看著大胖子就跟喝茶似的把那麼一大團水給喝完了,李初一目瞪口呆,看他的眼神跟看怪獸似的。
  那團水球可不是普通的水啊!看上去跟清水無異,但因為是被李斯年用法力催出的,麵其實混雜了許多混亂的法力亂流和李斯年的法力氣息。
  這種水常人喝了倒沒什麼,但是換做修士的話,若不加以煉化使其變得純淨,而是直接像大胖子這樣一飲而下,很可能會引起自身的法力紊亂,甚至會傷及丹田氣海的根基。
  但李初一看的很清楚,這大胖子吸食水球前根本沒有任何煉化,就是這麼直接一飲而下。就算跟李斯年相熟,知道對方不會害他,但就這麼直接吞了人家的法術喚取物,這也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幹的事兒!
  因此,李初一看著他的眼神中,滿是詭異與震撼。
  這就是個變態啊!
  大胖子倒沒有身為“變態”的自覺性,喝完之後咂了咂嘴,有些意猶未盡的看著李斯年。
  “不夠啊,還有嗎?”
  李斯年一腦門子的黑線,大胖子哈哈一笑,揮手招過放在躺椅上的茶壺。
  “小氣樣,我自己有!”
  說完對著茶壺嘴就猛嘬起來,那茶壺顯然也不是凡物,被他這麼個嘬法竟然沒有任何枯竭,好像麵的茶水無窮無盡一般,源源不斷的湧起大胖子的嘴中。
  好半天,大胖子終於喝飽了,醞釀了半餉打了個飽嗝,這才一臉滿足的看著李斯年。
  “老不死的,今天怎麼這麼好心情來看我啊?難不成是混不下去了,終於想通來來投奔我了?”
  “放屁,老子八麵玲瓏,又有三寸不爛之舌,怎麼可能混不下去!今天來是找你做生意的,順便打聽點事情!”
  一聽李斯年如此說道,大胖子立刻來了興趣,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幾眼,臉上露出了一個揶揄的笑容。
  “哎呦,這綠灘上還有你李斯年不知道的事情,這簡直是山無棱天地合,太陽西邊出了呢!”
  李斯年黑著臉不理他,衝旁邊的李初一遞了個眼色。李初一心中了然,心中一動,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張毛皮遞了過去。
  那是一張狼皮,是草原上特有的妖狼所有。這種妖狼本身就有妖獸血統,又在這草原上受天地靈氣恩澤,時間久了已然成了精,體格不但有常人近兩倍大小,更是凶惡無比,一身妖力堪比練氣期甚至築基期的修士。而且狼喜群居,成群結隊之下,連一些普通的結丹期修士都不願招惹。
  但是對於李初一和李斯年來說,這些狼再厲害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急於掙路費的李初一,跟著李斯年一路走來,著實獵殺了不少妖狼,此時儲物袋中的狼皮加起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此番來這泗曲集的其中一個目的正是準備賣了這些狼皮。
  攤開來比李初一大上三四倍的狼皮,在這個比常人高了近一半的大胖子來說,也不過是略微大了些罷了。接過狼皮抖手攤開,大胖子上下掃了幾眼沒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了身下的李初一。
  十幾歲的李初一本就不高,在這人高馬大的大胖子麵前跟像是個布娃娃似的,此時一大一小兩個胖子互相對視,一個拚命仰著脖子一個使勁低著頭,場麵很有喜感。
  打量了李初一半天,大胖子眼睛精光一閃,嘴角露出一絲讚歎。
  “好家夥,小小年紀竟有如此修為,往日那些狗屁的天才在你麵前估計連頭都抬不起來。老不死的,這是你的親戚嗎,還是說這小娃娃是你私生子?”
  小胖子臉色一,李斯年卻嚇的小心肝撲撲直跳,下意識的看了眼被李初一掛在腰間的伏魔鏡,急忙搖頭擺手。
  “你別亂說,這位小友是我新近結識的,來曆很是不凡,你可別給我惹禍上身,連帶著你自己也給燒沒了!”
  大胖子聞言心中一動,眉梢輕輕一揚,隨後便一臉和善的衝李初一點點頭。
  “道友莫怪,我就這麼個脾氣,方才玩笑之言還望莫要放在心上。”
  李初一自然不以為意,聞言也是微微一笑,一臉乖巧的道:“大胖子你放心,大家都是胖子,體胖則心寬,玩笑罷了,有什麼可生氣的。”
  見李初一如此爽快,性格更是不錯,一番話簡直說到了他心坎,特別是那句“咱們都是胖子”,直說得他心花怒放,好感頓生。
  哈哈大笑了幾聲,伸出大手在李初一肩上拍了拍,李初一早有準備也被拍的顫了幾下。
  “哈哈,好!好久沒見到如此爽快的道友了!這綠灘敢直呼我大胖子的沒有幾個,你很好,我很喜歡!咱們認識下,我是郝宏偉,家中排行老四,外人都叫我四爺,不過我很喜歡你,你修為也不低,你直接喚我郝胖子就行!”
  我去,好胖子?這丫啥口味!
  李初一心中直撇嘴,臉上卻更為乖巧了。
  “你好,我叫李初一,今年快十六歲了,外人叫我的叫法很多,什麼少俠啦、小英雄啦、小爺爺啦、小可愛啦,不過我也很喜歡你,你叫我小胖子,我叫你大胖子好了!”
  郝宏偉臉色更怪異了,眼前這個小胖子看似乖巧,實則極為腹黑,絕對是個不吃虧的主兒。不過他不在意,反而還很對他的脾氣,特別是一聽他今年才不過十幾歲,看向他的眼神更加的詭異了。
  十幾歲的煉神,別說見過,聽都沒聽過,也就是史書上有過那麼幾個記載。這種人隻要不死,最後基本都是稱霸一方的絕世強者。巨大的潛力,加上極為對脾氣,大胖子頓時好感爆棚,結交之心大盛。
  笑的點點頭,又伸手拍了李初一幾個趔趄,大胖子高興地說道:“行,以後我就是大胖子,你就是小胖子,咱們就是綠灘雙胖!”
  綠灘雙胖?這是什麼腦子想出來的名字!
  李初一滿心腹誹,但是臉上卻不露聲色,而是一臉的歡喜連連點頭。雖然對這大胖子的品味不敢苟同,但是至少目前來看,這大胖子的脾性還是很符合他胃口的,如今他孤家寡人,這大胖子又與李斯年相識,未嚐不可結交一番。
  兩個胖子你來我往的互相一頓吹捧,都是臉皮如城牆的主兒,吹捧之下兩人之間好感頓生,大有相見恨晚、難得知音之感。而旁邊的李斯年則臉皮隻抽抽,看著周圍人怪異的眼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認識這麼兩個不要臉的胖子,他也是齊天的鴻運了!
  

Snap Time:2018-11-21 20:10:16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