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逃脫

  
  “好是好,就是修煉起來太費勁了,這不是光靠聰明就能練的。”
  想著自己幾次的領悟,除了自幼開始堅持不懈的努力下領悟的那一小部分,後麵的幾次重大進步都與環境脫不開關係。
  第七篇是虛空中觀察空間裂縫時有所領悟的,這次是整個人被東城冰坨了才略有寸進。而最讓他心動的第三篇,則是他幾次重傷垂死時在恢複的過程中才有所精進。
  “這要是想把第三篇全給弄明白了,我得玩死自己多少次啊!”
  李初一臉色陰晴不定,光是想想就讓他不寒而栗。
  感覺到體內寒氣消失的速度越來越快,他趕忙收斂心神,按耐下雜亂的思緒,開始專心體悟五篇三章的經文奧義。
  這次機緣巧合下才有此良機,等到下次再想碰到這麼好的機會可不知還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可不想有事兒沒事兒的就找個元神期大能把自己凍成冰棍。
  不斷地默誦中,體內的寒氣消散得越來越快,而他修煉出的那股氣息也在不知不覺中多了一抹極淡的藍色。
  可能是領悟不夠,這抹藍色並未像領悟第七篇時那樣凝聚成一絲,而是如氤氳一樣繚繞在道種四周,變換不定。
  當體內的寒氣不足以讓他有新的領悟時,李初一停了下來。
  此時寒氣已然被吞噬了大半,而迷香的藥勁不知是不是隨著寒氣一起被吞噬了,竟然也減弱了好幾成效力。
  重新感覺到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感,李初一心中微微一鬆。
  雖然還是渾身冰冷刺骨、骨頭都麻酥酥的使不上勁,但至少不像之前那樣動都不能動一下了。
  “至少不用當藝術品了。”他的心暗暗開心。
  眼皮微微一動,李初一微微的睜開了一絲眼睛。
  悄悄的打量了下四周,船一樣的法器上二十三和二十五圍坐在他兩側,一個一身灰袍的中年修士獨自坐在船首,三人都在閉目打坐,沒有發現他的異樣。
  想了想一路上聽到的內容,他知道自己身邊的應該是玄字二十三和二十五了。而坐在船頭的那位氣息讓他喘不過氣的中年修士,應該就是被兩人稱作“五長老”的地字五號冷秋寧了。
  不敢起身張望,但他知道葉之塵肯定一直追在這艘船的後麵。
  想到葉之塵不離不棄的一路追來救他,李初一就不禁感到心中一暖。
  默默盤算了下,李初一重新閉上眼睛開始行功。
  他現在餘毒未清,身體還不能掌控自如。在這三個任何一位都能將他輕易碾成渣子的高手包圍下,如此狀態就算他動用底牌也很難逃得出去。
  他要將自己調到最佳狀態,然後等待一個機會,一個讓他的成功幾率大大增加的機會。
  “小爺不發威,你當我是肘子呢?哼,讓你們先得意一會兒,等下小爺恢複了之後,就讓你們知道小狗也有小乳牙,小爺不是你們想抓就能抓住的!”
  憋著一股悶氣,李初一一邊默誦《道典》經文,一邊暗暗催動所學的諸多功法。
  道種在不引起三人警覺地情況下運轉到了極致,混有《道典》氣息的法力重新流轉到身體各處,殘餘的寒氣和藥勁被一一吞噬殆盡。
  因為是吞噬而不是逼出體外,加上李初一的刻意壓製,三個閉目調息的修士竟然毫無察覺。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再無一絲異狀,李初一偷偷睜眼看了看二十三和二十五,確認兩人沒有反應後迅速的將手捂在胸前。
  “嗯?”二十三似乎有所察覺,睜開眼睛看向李初一。
  “怎麼了?”二十五也醒了過來,奇怪的看著二十三。
  “這小子好像動了。”二十三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二十五一驚,趕忙湊到李初一身前仔細的端詳了半天,又拿神念掃了幾下,方才放心的吐出一口氣。
  “沒醒,不過化了。”
  二十三還是有些不放心,眉頭一皺說道:“化的有些快啊。”
  “是挺快。”二十五點點頭,“不是天賦異稟就是玄十沒下死手。”
  說著他衝二十三遞了個安慰的眼神道:“放心吧,就算解凍了,咱們特製的迷香也會讓他動彈不得。再說就算他真醒了,就他一個結丹期的小修士,咱們誰不能一巴掌給他拍成渣。”
  聽二十五這麼說,二十三也放下心來。
  看了看周圍的虛空,又看了看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那個身影,二十三歎了口氣。
  “不知道還要飛多久,這葉之塵一直吊在後麵,我心還是有些擔心。”
  二十五微微一笑,不以為意的道:“放心吧,五長老不是說了嘛,他的速度也就比咱的這艘虛空舟快上一絲,等追到了咱們早到大衍地界了。再說咱們有虛空舟的保護,那葉之塵是肉身強渡,虛空中空間亂流何其多,他再強也隻是個飛升初期,就算空間亂流殺不死他也會拖慢他的速度,沒事的。”
  說著,二十五眼睛一亮,伸手向虛空中某處一指。
  “你看,這不來了嘛。”
  果然,一陣隱約的波動從二十五所指方向傳來,幾息之間便來到了他們周圍。
  隨著波動的來臨,周圍虛空形成了道道褶皺,一道道空間裂縫切割在虛空舟的周圍,在它的防護光幕上打出了道道漣漪。
  感受著座下隱隱傳來的震動,二十五陰陰一笑。
  “這波亂流挺強,夠後麵那位喝一壺的了。”
  二十三也是一笑,滿臉的戲謔。
  空間亂流中,虛空路引化成的虛空舟一路乘風破浪,任亂流怎麼拍打都巋然不動,速度不減的向前急行。
  看著恐怖的亂流,在虛空舟的保護下二十三和二十五心中都滋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而夾在兩人中間一直裝昏迷的李初一則滿心竊喜。
  他等的時候到了。
  “讓你們見識下什麼叫‘道士的精品’!”
  將爛葫蘆從儲物袋中召出,李初一一躍而起。
  二十三和二十五見狀微一錯愕,隨後臉色一變,同時出手向他抓去。
  “小子,你還敢掙紮?”
  “乖乖躺下吧!”
  獰笑聲中,兩人的手就要抓到李初一,卻見後者露出一絲冷笑,手中的爛葫蘆輕輕一舉。
  “起!”
  爛葫蘆應聲而動,一道璀璨的光幕出現,將李初一牢牢地籠罩在麵。
  兩隻手掌同時打在光幕上,卻未能將其打穿,反而還被光幕傳來的巨大反震力震得手掌生疼,二十三和二十五不由得一聲痛哼。
  “什麼東西!”
  二十五一聲驚叫,二十三則直接拔劍出鞘,陰沉著臉一劍刺出。
  劍若流星,瞬間打在了光幕上,卻見光膜隻是微微一凹,隨後便恢複了原狀。
  二十三見狀剛要回劍再攻,卻猛然感覺到一股比方才更大的巨力自長劍傳來,手掌一麻差點長劍脫手。
  冷秋寧這時也已醒來,看見了二十三出劍的一幕,臉色也是一變,二話不說直接飛身過來一掌拍出。
  “給我破!”
  !!!!!
  一聲巨響之後,冷秋寧倒飛而出,途中一口淤血忍不住噴出,滿臉驚駭的看著李初一手中的爛葫蘆。
  “這是什麼法寶!”冷秋寧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是被自己的攻擊給震傷的。
  滿懷信心的一掌之下不但沒能破開這葫蘆行程的防護屏障,反而還將自己打出的勁道係數返回,這讓他的腦海有一時間有些空白。
  光幕中,李初一謔笑的看著三人,滿臉的得意。
  “我這法寶可厲害了,你們想知道他叫什麼嗎?”
  見三人眼中閃過一絲好氣,他嘿嘿一笑,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道:“記住了,它叫‘就不告訴你’!”
  “混蛋!”
  “小鬼,你死定了!”
  見李初一敢耍他們,三人都是怒容滿麵,齊齊怒喝一聲再次攻上。
  輪番攻勢下,光幕被打的凹陷連連,但卻一次次的不斷恢複,甚至還發出了一道道閃電回擊過去,逼的三人手忙腳亂的躲閃。
  這葫蘆便是道士留給李初一的保命之物,根據道士留下的玉簡所言,這葫蘆吸收了雷劫的力量轉為成它自身的法力儲備後,可以讓李初一催動三次。
  秘法催動後,葫蘆形成的光幕可以保護他抵擋住飛升期之下的修士攻擊,而飛升期的修士若要破開也至少要在幾次全力攻擊之後。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道士說的那般厲害,但目前來看眼前三人確實是無法破開葫蘆的保護。
  見三人發瘋一樣的不停轟擊,雖說對葫蘆很有信心,但李初一怕九拖有失。
  秘法一催後葫蘆瞬間變大,李初一躍然其上,找了個舒服的坑坐了下來,滿臉得意的向著三人揮揮手。
  “這次小爺我累了,下次咱們再玩。走了,不送!”
  說完催動秘法在葫蘆上輕輕一拍,葫蘆立刻如飛箭一般向外飛去,虛空舟行程的防護在它麵前如薄紙一般被一穿而過,瞬間被撞出了一個大口子。
  “別想走!”
  冷秋寧一聲暴喝,剛要追擊卻發現空間亂流從葫蘆撞出的空隙中湧入,頓時臉色大變,身形一頓在身周打出數重防護,隨後飛身越到虛空舟上的一個陣法處盤膝坐下,想要將漏洞重新補全。
  

Snap Time:2018-11-21 05:40:44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