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李初一的缺陷

  
  看著陸仁賈那看髒東西似的眼神,李初一又尷尬又委屈,有心發作卻又發作不出。
  好在裁判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第二場比試開始了,這才緩解了他難看。
  看著李初一鐵青著臉走上台去,陸仁賈摸了摸額頭的冷汗,其實他也很尷尬。
  想了想,他湊近小雨:“陸師妹,初一師弟不會生氣了吧?”
  小雨笑著搖搖頭:“放心,他不會生氣的。就算真生氣了,你請他去石劍鎮的百味酒樓吃一頓就沒事了。要知道他可是個大吃貨,隻要有好吃的,什麼事情都不會放在心上的!”
  陸仁賈有些不信。
  吃貨?修士還有貪吃之人嗎?
  小雨見他有些不信,便將李初一當初吃霸王餐的事情講了一遍,聽的陸仁賈目瞪口呆,看向李初一的眼神更加怪異了。
  好半天,陸仁賈才搖搖頭,苦笑道:”自古奇人多怪癖,古人誠不欺我!”
  不知道小雨猛揭他老底的李初一鐵青著臉來到台上,正準備好好拿對手撒撒氣,望向此輪的對手時卻不禁一愣。
  姐姐!
  還是個長得挺漂亮的姐姐!
  看著對麵的美貌女修,李初一的臉色不由得緩和了下來。從小受到道士熏陶的他,自然知道對女子、特別是美麗的女子態度一定要好一點,要表現出風度。
  臉色瞬間一變,堆起滿臉的乖巧,李初一甜甜的道:“這位漂亮姐姐你好,我叫李初一!”
  對麵那女弟子先前見這小胖子黑著臉上來還有些納悶,不知自己怎麼惹著他了,卻見他看到自己後瞬間變得一臉的乖巧,轉變之間毫不僵硬,頓時被他逗得直笑。
  “嘻嘻,初一師弟你好,我是飛雪峰的陶紫,你可以叫我桃子姐姐。”
  說完看了看一臉正經卻兩眼放光的李初一,忍不住又是一陣輕笑,打趣道:“沒想到初一師弟小小年紀,竟然還是個小色鬼咧。”
  李初一聞言胖手輕搖,一臉正色的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李初一雖然年紀小,但也是個君子,自然不能免俗了!”
  正經的樣子逗得陶紫又是一陣大笑。
  “那麼就請小君子師弟手下留情嘍~!”
  “自然,姐姐放心,我手下很有分寸的!”李初一認真的點點頭。
  陶紫微微一笑,擺出了一個起手式。
  “那麼就請初一師弟賜教了。”
  說完斂起笑容,臉色專注的連連打出幾個法決,最後揮手向李初一一指,一團如同濃霧的寒氣脫手而出。
  “嗯?結丹後期?”
  李初一一驚,沒想到這個大美女竟然是結丹後期的修士,見那團寒氣還未臨近便有森森寒意逼麵,他更是臉色一凝。
  沒有拔劍,李初一毫不猶豫的祭出兩張道符,手中法決一展,向著寒氣搖搖一指。
  “去!”
  兩張道符瞬間化作兩道火光衝向了寒氣團。
  火符飛出,李初一看也不看,毫不猶豫的閃身衝向陶紫,半途中反手握住掛在背後的長劍劍柄,但並未拔出。
  “呦,小師弟除了劍道還會火行符術呢,真不簡單呀!”
  陶紫輕輕一笑誇讚了一句,見李初一快速的向自己靠近,臉上毫不慌張,一雙素手微微提起,森森寒氣湧現其上。
  “寒溪掌!”
  一聲清喝,陶紫不待李初一臨近便雙掌猛推,兩道呈現掌形的寒氣迸發而出。
  兩道寒掌齊至,李初一不再猶豫,“噌”的一聲長劍出鞘,帶起一道長長的劍芒斬在了上麵。
  見寒掌被長劍打散,李初一剛要轉開心神,卻猛然心中警鈴大作。
  “不對!”
  念頭剛起,隻見兩道寒掌被擊散後並未消散,而是化為兩團寒氣速度不變的想自己轟來,瞬息間便到了眼前。
  李初一大驚,抽見回防已然來不及了,情急之下趕忙施展遊龍劍步躲閃,同時瞬間給自己連拍幾層防護。
  說時遲那時快,兩團寒氣瞬間臨身,他靠著遊龍劍步躲過了一道,但另一道怎麼也無法完全躲開,極力躲閃之下仍有小半擦在了他的左肩上。
  李初一身體一震,身周的防護瞬間連破幾層,隻有最有一道搖搖欲墜的保護著他的肉身,但兩人的修為畢竟差了一個小境界,撞擊處的反震力仍讓他胸口一窒,悶哼一聲飛了出去。
  半空中翻了個跟頭穩穩落地,李初一剛要再次攻上,卻猛然發現左肩的寒氣竟然還不消散,膏藥一般的黏在他的身上,陣陣寒意湧來,李初一感覺自己的左肩連同左臂都有種快要結冰的感覺。
  “這麼邪門!”李初一心中大駭,趕忙掐了個火決拍在左肩,這才讓寒氣徹底消散,左臂也漸漸恢複了知覺。
  剛處理完傷勢,他又突然感覺勁風襲來,眼角的餘光瞥見陶紫已經趁機攻來,嚇的他趕忙施展遊龍劍步,左一搖右一扭的拚命躲閃。
  “太大意了!太年輕了!太不應該了!”
  一邊躲閃,李初一心中一邊反省,他發現了自己的問題。
  以前在道士的保護下,他雖然看過不少戰鬥的場麵,也知道很多細節理論,但是他幾乎從來沒有親子出手過。
  而後來的葬王死地、火雲坑血戰,他也是靠著外人的幫助和自己的聰明才智才險險挺過,可以說目前的他空有修為技藝,但實戰經驗極度缺乏,特別是這種一對一的對敵經驗更是幾乎沒有。
  方才陸仁賈一戰他看似勝的極為輕鬆,但那是因為他們二人修為相當,而且陸仁賈專修劍道,劍道境界低於他的情況下又被他占了先機,自然必輸無疑。
  直到此時的陶紫一戰,麵對陶紫這個修為境界高於他、實戰經驗更是碾壓他幾條馬路的老手,李初一就顯得相形見絀了。
  麵對陶紫連綿不絕的洶湧攻勢,李初一如怒海扁舟風雨飄搖,但他卻毫不氣餒。
  他是個善於總結的人,知錯能改是他的優先,亡羊補牢的道理他更是懂得。
  因此雖然被陶紫占了先機之下隻有躲閃之力,但他的眼中毫無放棄之意,反而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不因為對方是個美女他才盯著看,他是在學習,學習對方的戰鬥技巧,學習對方的招式轉換。
  因此,雖然十幾個呼吸間陶紫攻勢連連,打的李初一毫無還手之力,但卻一直無法拿下他,二人竟是逐漸呈現僵持之勢。
  陶紫越打越驚奇。
  方才一動手她就看出對麵這個可愛的小胖子師弟實戰經驗很少,被自己壓製之下按理說早應該投降認輸了,但自己幾番加強攻勢竟然一直沒有拿下對方。
  “看不出來,小師弟你還是個很頑強的人咧!”
  陶紫誇讚了一句,隨後一聲輕笑。
  “但是光靠頑強是沒有用的,小師弟,你輸定了!”
  說著掌勢一變,原本如溪流般綿綿不絕的掌法突然變得大開大合,帶著森森寒意如要開山裂石一般。
  “寒雹裂土!”
  清喝聲中,陶紫素手仿佛變大了幾倍,帶著一股冰寒刺骨的勁風猛然拍下。
  李初一趕忙閃身避開,卻見沒有擊中的寒掌沒有如之前那般收回後再攻來,而是好不停頓的一拍而下,重重的拍擊在了地麵上。
  !
  一聲巨響,經過特別煉製十分堅固的地磚在這一掌之下出現了絲絲裂紋,一股冰冷的勁風從掌擊處掃出,瞬間刮在了還未多遠的李初一身上。
  李初一隻感覺身上一股巨力襲來,沒有絲毫準備的他下盤一鬆,頓時被掃飛。
  噗!
  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李初一飛在半空中還未落地,卻突然感覺到有人想自己快速接近,不用想正是陶紫。
  追來的陶紫臉色有些蒼白,這招的消耗很大,便是以她的修為也隻能施展出兩次,因此輕易不會使用。
  但此時用出是十分值得的,她成功的讓李初一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破綻。
  她看似輕鬆,其實在李初一詭異的身法躲閃下,遲遲無法取勝的她心中也越來越煩躁。
  她隱隱有種感覺,若是保持這個狀態僵持下去,那麼她很可能到時間結束為止也無法拿下這個有趣的小胖子,因此才會使出這絕招。
  此時的結果令她很滿意,看著因為還不能飛行而在半空中無處借力的李初一,她毫不猶豫的閃身追上。
  “李初一!”場邊的小雨一聲驚呼,她沒想到李初一竟然在第二輪就輸了。
  而旁邊的陸仁賈以及其他觀戰的修士雖然惋惜,但毫不奇怪。
  因為在他們的思維中,境界有差、哪怕隻是小境界有差別的兩個修士,戰力都是不相等的。跨小境界一戰而能取勝的人不是沒有,但太少了,那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至少在他們身邊幾乎不可能會出現。
  半空中的李初一見陶紫飛身衝來,他的心竟然沒有慌亂,反而詭異的冷靜了下來。
  《道典》經文不知何時在腦海中反複閃現,丹田處的道種急速旋轉下,《道典》氣息幾乎瞬間遍布全身,一雙陰陽道眼更是不自覺地施展開來。
  黑白色的視野中,他周圍的一切仿佛都慢了下來。
  望著動作慢了幾倍的陶紫,李初一的大腦急速運轉,不斷地生出一個個對於她進攻路線和手法判斷。
  同時,伴隨著腦海中《道典》經文的轟鳴聲,一個個過往的畫麵不斷閃過,麵是他曾經的記憶,是他所學所會的一切。
  根絕自己的判斷和以往記憶的經驗,他知道正麵硬抗是不可能的,境界相差之下硬拚一招,半空中無處借力的他不死也得重傷。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好辦法,就在他忍不住想要認命的時候,一段曾經的記憶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畫麵中有兩個人,一個極為英俊的年輕道士,一個胖嘟嘟很是可愛的小男孩兒。
  “師父,你說的那個叫飛機的法寶,沒有法力怎麼可能飛啊?”小男孩兒拉著道士一臉的好奇。
  “,那是科學,是噴氣式發動機產生的推力讓它飛的!”道士一臉的高深莫測。
  “啊?飛跟咳血有什麼關係,是那個叫飛機的法寶生病了打噴嚏,然後咳血了嗎?”小男孩一臉的迷茫,感覺道士說的比他教自己的經文還難懂。
  道士翻了翻白眼:“什麼生病咳血打噴嚏,你這小腦子想什麼呢!來來來,讓為師給你講講什麼是牛頓的第三定律,我跟你說這東西整個三界就你師父我知道,別人我還不告訴他呢!”
  雖然李初一到最後也沒弄明白燉牛肉為什麼會綠,也沒明白咳血為什麼能飛,但是他至少弄明白了一件事情什麼是反作用力。
  “無處借力?”
  半空中的滿嘴是血的李初一嘴角一咧,露出一個有些森寒的微笑。
  “那就自己創造!”
  

Snap Time:2018-11-22 04:02:50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