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十三章 山崖

  
  看著李初一一臉的淫|蕩的笑容,道士冷冷一笑,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是不是覺得為師很強大了,你有了個大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李初一還在那美呢,沒多想直接點點頭,忽然發覺不對,看著道士一臉冷笑的看著自己,趕緊又搖搖頭,但是又覺著搖頭不對,那不是說師父不強大嗎?便又點點頭,又覺著點頭也不對,那不是說自己擺明了要靠著師父仗勢欺人了?於是又搖搖頭。
  又是點頭又是搖頭,最後李初一也不知道自己該點頭還是搖頭了,隻能苦著臉,低聲喊了聲:“師父......”
  道士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你啊!為師跟你說過多少次,勤加修行,東西掌握在自己手才是真的,依靠外力永遠成不了大器。”
  李初一趕忙低頭應是。
  道士又道:“你以為師父很強大嗎?這世間之廣大不知凡幾,隱世潛修的高人能士何其之多,不說旁人,便說這五羊老怪,就不是為師目前所能及的。方才那雷雲隻是因為為師言語間對這老天不敬而引起的小天劫而已,為師都要施法將其逼退,若是換做那五羊老怪,估計隻需要一個眼神,那雷雲便會散去了。”
  李初一聞言,低頭沉默不已。連自己心中法力驚天的師父都說自己及不上五羊老怪,那這五羊老怪得多高深的修為啊!而連五羊老怪都沒有扛過自己的天命,那這天命得是多麼強大的人才能敵得過啊!
  道士見李初一神色略顯暗淡,轉念一想便知他在想些什麼,於是微微笑道:“好了,今日有些事情於你說的有些深了,你也無需多想。你還年輕,才修行了多久?這些事情離你還遠得狠呢。有些事情,你知道便罷,心有個準備即可,無需多寡於心。眼下,你還是好好修行為主,明白嗎?”
  “徒兒明白。”李初一應道。
  見李初一口中應是,但神色還是有些許芥蒂,知道這乖徒弟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但心思還是很細膩的,這些事情已經種在心中,隻靠自己隻言片語,一時半會兒的也消除不掉,隻能靠他自己想通。這也算是對李初一道心的一次磨礪吧。
  二人沉默半餉,李初一抬頭問道:“師父,剛才還沒說完呢,這五羊老怪與五羊鎮有什麼關係?難道五羊鎮是他建的嗎?”
  道士搖搖頭:“五羊鎮不是他建的,但是與他有關。五羊老怪死前,似是有所預感,便給自己修了三個墓,其中隻有一個為人所知,其餘兩個皆不知隱藏在何處。這唯一一個為人所知的,便是這五羊鎮以西的那座五羊墳塚,也是我們馬上要去的地方。”
  李初一撓撓頭,奇怪的道:“這老怪死了便死了,給自己修個墓也就罷了,為何還要修三座呢?”
  道士微微搖頭,說道:“具體原因,為師也不甚清楚。隻是曾在古籍中見人提過,五羊老怪給自己修了三座墓,一座葬著自己的肉身,一座葬著自己的殘魂,還有一座葬著自己生前的隨身物品。這五羊鎮以西的那座五羊墳塚,據說便是葬著他隨身物品的那座,麵不但有五羊老怪生前所用所藏的兵器衣甲,還有五羊老怪生前所修煉的功法秘籍,以及他所收藏的其他一些古籍秘本。最主要的,據說五羊老怪生前著有一本他自己的修煉心得,也是藏於此中。這次這麼多人來此,便是因為時辰已到,五羊塚開,來奪寶的。”
  “難道這五羊墳塚隻有特定時候才開嗎?”李初一問道。
  道士點點頭:“沒錯。五羊老怪生前曾布下奇陣,遮掩住了這衣冠塚。這奇陣每六十年一開,每次陣開持續七日,時辰一到,便會關閉陣口,重新隱於世間。而且每次陣開之時,隻有從五羊鎮,也就是現在的五陽城所在地方作為起點出發,才能尋得到此陣入口,其他任何方法皆不得入內。”
  李初一恍然,怪不得道士突然帶著自己來到五陽城,怪不得五陽城這麼多的修行之人,原來都因為這個原因。
  想了想,李初一突然一臉詭異問道:“師父,五羊老怪的陣法,連你也破不了?”
  道士眼角一抽:“廢話,破得了我還用拉著你去五陽城?”
  李初一默默地望著道士,一臉的“原來你也有做不到的事情”的表情。
  看著李初一眼神淡淡的譏笑之意,道士頓時大怒:“你那是什麼眼神?老子我抽你你信不?老子我是人又不是神,我隻不過是所學頗雜,陣法之道小有所成而已,又不是精研此道,破不開不很正常嗎?再說五羊老怪修為通天,他死前耗盡心血布下的陣法,這天底下誰能破的開?”
  李初一有些不信的問道:“這陣法天底下真的沒人破的開?”
  道士怒瞪著李初一說道:“你豬腦子啊!能破開,還等你來搶寶?能破開,還等一甲子一次的開門之日?不早進去掃蕩了?”
  臨了,道士憤憤的加了一句:“你別忘了,五羊老怪有五個元神,五個打一個是天底下最厲害的功夫,五個腦袋想出來的陣法,能不是天底下最厲害的陣法嗎?”
  李初一頓時無語。
  道士說的沒錯,五個打一個確實厲害,五個腦袋想出來的東西也肯定很厲害。
  想了想,李初一又問道:“師父,你不是說修行之人修煉到一定境界就可以不吃不喝嗎,叫什麼,屁股,屁穀?反正就是這個意思啦,那麼能屁穀的人等到陣法關閉時,不出來留在麵,把好東西都搜刮幹淨,或者吧心法秘籍修煉成功,等到下次開門時再出來不就可以了嗎?”
  道士眼角又是一抽,冷笑道著伸出兩根手指,說道:“兩點。第一,不吃不喝的那個境界叫做辟穀,而不是屁股,你以為這是上茅房呢?沒文化。第二,你以為天底下就你聰明?你想得到其他人想不到?你知道以往那些故意留在麵的或者沒來得及出來的人,最後都怎麼了嗎?”
  “都怎麼了”
  “死沒死我不知道,但是留在麵的人,都不見了,不管是墓麵還是世間,都不見了,沒有人再見過這些人。但是這些人的隨身物品卻留在了墓麵,成為了新的寶物供人爭奪。你猜,這些人是死了還是活著?”道士把臉湊近李初一,陰陰的問道。
  李初一打了個寒顫。這還用問嗎?
  便在這時,前往極遠處的天空隱隱有星光墜落於地。待得飛近一看,卻是方才那些化作流星禦空趕路之人紛紛停下,落在了一處寬闊的山崖上,聚在一起。
  而那處山崖再往前約五十的地方,一片空闊的平原,地麵上隱隱泛出淡淡的熒光,打眼一看好像被一大片螢火蟲籠罩了一般,煞是漂亮。
  道士帶著李初一緩緩地在山崖上降落,尋了一處空地,兩人便盤坐下來。
  道士坐下後,便開始閉目養神,對四周事物毫無關心。而李初一平生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修士,這可比以前跟著道士算命抓鬼降妖有意思多了,便好奇地四處張望個不停。
  隻見寬崖上已聚集了約百十人,有熟識的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也有獨行的跟道士一般盤坐一隅閉目打坐,各自之間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互不關心。
  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陰狠,或淡漠,或正氣凜然,或目現狡詐。紮堆的大多是一些年輕男女,男的大多相貌堂堂、衣著俊朗,女的也基本都是年輕貌美、衣著華麗,聚在一起俊男靚女,好似神仙中人。而獨自打坐的則多是年齡偏大之人,這些獨行者大多都是一臉的滄桑之色,即是旁邊鶯鶯燕燕的嬉笑聲傳來,也不為所動,一臉的寵辱不驚。
  轉頭望去,山崖的另一側,則是許多妖修盤踞。他們有的化成人形,外表看去與人類並無二致;有的可能因為功力不夠或是其他原因,人形並不完整,還保留著獸首或者獸身,看起來奇形怪狀,怪異無比;更多的則是直接保持著野獸本體,盤踞在那,目露凶光,虎視眈眈的掃視著四周,其中一條至少十餘丈長的大蛇就令李初一驚奇不已,隻見它盤踞在一處,周圍丈許之內空無一物,無一隻妖獸敢置身於其身側。
  雙方之間隔了極大地一塊空地,偶爾顧盼之間,眼神相交之時,似有火花閃過,濃濃的敵意散於其間。雖然敵意濃烈,但是雙方各安一隅,並無造次。
  “別亂看,老老實實坐著,也別說話。”道士的聲音傳來,李初一連忙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
  “奇怪,這道士轉性了嗎?這麼多美女,這好色如命的青樓道人怎麼可能坐得住,視而不見呢?”一邊打坐,李初一一邊暗暗地想道。
  這時,不遠處聚集的最大的一群人群中,走出一個男子,向李初一兩人走來。
  來到近前三米之處,男子停下腳步,抱拳朗聲說道:“這位前輩,這位道兄,在下打擾了。”
  李初一聞聲看去,隻見此人麵容俊朗,一臉的英氣,頭戴鑲金小冠,腳踩紫雲步靴,一身的白衣,腰間的鑲玉的腰帶上,別著一把三尺見長的長劍,長劍的劍鞘也是白色,上麵玲琅滿目的鑲著一顆細長的寶石,不知是天生如此還是後天雕琢,總之看著便不是凡品。
  “好一個美男子。”李初一心想,“真他嗎騷氣!小白臉!二皮臉!”
  看著男子衣著華麗,英氣逼人,再看看道士和自己一身的粗布道袍,土不拉幾的樣子,李初一瞬間感覺自己師徒倆跟眼前的男子一比,就跟倆逃荒的難民似的沒啥兩樣。
  “這小白臉穿得這麼騷性,肯定是想出來禍害良家婦女的。哼,小爺我褲襠還揣著兩萬兩呢,等此間事了,一定要做一身比他還騷氣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這人還是要打扮啊!”
  李初一心這般想著,臉上卻是露出了羞澀的笑容,仿佛一個不諳世事孩子,略顯拘謹的點頭回禮。而他旁邊的道士則絲毫不為所動,似是當他不存在一般。
  

Snap Time:2018-11-21 05:38:13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