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四章 爛到家的演技

  
  五羊城分東南西北四個城區。
  北城區乃城主府及五陽城守城官兵軍營所在之地,除了極少數的酒樓餐館,其他任何勢力均不得在此駐紮。北城門常年關閉,非遇戰事或其他危及全城的重要時刻,北城門是不得開啟的。
  南城區則濱臨官道,平日不論江湖豪傑,還是路人商賈路過五陽城,如想入城基本都從南城門進出。因此,南城區是整個五陽城最為繁華的市井之地。白天整個南城區人聲鼎沸,熙熙攘攘,到了晚上,各個青樓牌坊花枝招展,更是夜夜笙歌。
  東城區和西城區則主要為五陽城居民居住之地。其中西城區主要是普通百姓居住之地,而東城區,則居住著大量的達官貴人,富豪巨商。甚至很多別的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也在此地添置產業。身份地位或者財富家產不夠一定層次的人,是無法在東城區立足的。
  五陽城的許多普通百姓都將能進入東城區居住作為自己一生的奮鬥目標。
  因此,當馬車緩緩駛入東城區一座占地頗為不小的宅院之時,李初一便知道,對麵這個叫梁以文的人,絕對不止是一個普通酒樓東家那麼簡單的人。能在這購置宅邸,單單是有錢是不夠的。
  再看進門時門口牌匾上“梁府”兩個大字,旁邊的落款上分明寫著“餘時雨”三個字,李初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梁以文不光是不簡單,很可能還是個手眼通天之人。
  餘時雨乃當朝有名的書法家,一身的傲骨。他自幼習文,詩詞歌賦無所不通,其中尤以書法見長,想向他求字之人不知凡幾。但他寫字全看心情,凡想求他字者,不論你是何身份,哪怕是當今的皇帝,如果他看你不順眼,那麼不管你如何威逼他,都是無用的。以他在當今文壇的盛名,除非你想被天下學子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否則是不會有人這麼做的。況且他也有幾個赫赫有名的江湖朋友,真不怕被唾沫淹死想要來硬的,也得掂量掂量硬不硬的起來。
  李初一暗暗掃了一眼身旁的道士,見道士眼睛已經眯了起來,知道道士也明白了這梁以文的身價,估計這不要臉的道士又在盤算等下怎麼能掙的更多點了。
  如李初一所料,道士心卻是在盤算等下要價幾何,但更多的卻是在想別的問題。看著眼前的梁府,背在身後的右手手指快速掐動,似乎在算著什麼。
  “藏得挺深,是誰呢?”良久,一無所獲的道士心中暗道,隨即便輕輕搖頭不再多想。
  “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直我也給他掰直了。算計我?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不要命。”
  眼睛深處泛起一絲冰冷,臉上笑容不變,幾人進入府中。
  跨過前院,來到後院門口,梁以文揮退了一路跟隨的下人。
  “道長,這便是後院,我夫人便在此處,因我夫人之疾,時常反複,甚至近期竟有傷人之事發生,因此後院除了幾個貼身丫鬟,其他人平日是不允許接近此處的。道長請隨我來。”說完,梁以文當先引路,李初一跟道士跟隨其後。
  梁府後院布置的極為雅致,山石林趣,樣樣不缺,不愧是大戶人家,不管有錢,品味還不錯。李初一從小跟著道士走街串巷,大戶人家請道士做法事之類的夥計也著實做過不少,順帶著也見識過不少園景,還是有幾分眼力的。眼前這個院子的布置就比較入李初一的“法眼”,至少一般的鄉紳野士是搞不出來的。
  但是,景色雖雅,卻透著一股子奇怪的味道。明明日落西山之時,應仍有餘暉灑落,但院卻仿佛籠罩了一層灰蒙蒙的薄紗,連餘暉的光芒也給擠兌了出去。特別是邁入後院的那一瞬間,仿佛有一陣涼風掃過似的,又好似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感覺出來了嗎?”此時,道士突然傳音問道。
  李初一點點頭,剛要說話,便見道士微微搖頭,傳音道:“別說話,先別急,到了地方,看看情況再說。這次可能真是個大活呢。”
  聞言,李初一微微一點頭,便跟著道士繼續前行。
  “什麼時候我也能傳音入密啊!”李初一默默地想著。
  穿過幾間廂房,來到了正屋門前,幾人停下了腳步。
  梁以文剛要開口說話,便聽屋突然傳出淒厲的嘶喊聲和打罵聲,夾雜著幾個丫鬟帶著哭腔叫喊聲。
  “夫人,夫人您冷靜點,我是萍兒啊!”
  “嗚嗚,夫人您怎麼了,我是丁香啊,夫人您別打了,再打東兒就要被您打死了,嗚嗚嗚~~”
  “我打死你,打死你們,你們都該死,啊啊啊啊!你們都該死!啊啊啊啊~~!”
  挨打的那個好像叫東兒的丫鬟,毫無聲音傳來,不知是被打死了還是被打暈了。
  梁以文頓時麵色大變,大喊一聲“夫人”,一腳踹開房門,急步向屋內走去。李初一跟道士緊隨其後。
  屋內,共有四個女子,其中兩個扭在一起,一個衣著華貴的女子騎在另一個一身黃色丫鬟服飾的女子身上,一手掐著身下女子的脖子,另一隻手不停地廝打著身下的女子,她身下那名女子臉色已經醬紫,眼看是快要被掐死了,想來這就是剛才喊聲中快被打死的“東兒”了,而騎在她身上的華服女子則是染疾的夫人了。
  另外兩名丫鬟服飾的女子滿臉淚痕的拉扯著夫人,看樣子是想要將其拉開,但是不知是二人力氣小還是華貴衣著女子的力氣大,不論二人怎麼用力,夫人就是紋絲不動,滿臉的猙獰,死死地掐住東兒的脖子,嘴還不停的喊著“打死你,你們都該死”之類的字句。
  梁以文見狀趕忙上前拉住夫人,想跟丫鬟們一起將兩人拉開,但是夫人好似吃了大力丸一般,仍是紋絲不動。
  “含秀,我是以文啊,我是你夫君啊,你看看我啊,你快放手,你這到底是怎麼了啊!”梁以文急的淚流滿麵。原來夫人的小名叫做含秀。
  不知是聽到了梁以文的聲音,還是聽懂了梁以文的話語,夫人突然轉過頭,死死地盯住梁以文,突然大喊一聲“你也該死”,便一把掐住了梁以文的脖子。
  梁以文突然被襲,剛想反抗,但又怕傷著自己的愛妻,左右為難,隻是雙手死死地抵住掐在脖子上如鐵鉗一般的雙手,眼神悲傷的看著夫人的雙眼。
  “邪魅!”李初一腦海立刻泛出這兩個字,剛要出手,便見身旁的道士向前一步。
  隻見道士袍袖一甩,冷哼一聲,喝道:“大膽妖魅,不好好去輪回修成正果,竟在此間害人性命,你好大的膽子!”言罷,隻見他左手一翻,掐了一個道決,並起的食中二指上好像亮起一道淡淡的毫光,一指點在發狂夫人的背心正中。
  被點中的夫人身形一頓,嘴一聲嘶嚎,緊接著便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屋的頂梁柱上,一口黑血噴將出來。
  梁以文被救下,沒有顧及自己的傷勢,而是跑向吐血的夫人,想去看看她受沒受傷,卻被道士一把拉住。
  梁以文頓時急了:“別拉我,道長,我請你來是救我夫人的,不是讓你打死她的,你放開我,我要去看看她怎麼樣了,你放開我!”
  道士見梁以文掙紮的厲害,掐了一個清心訣,輕輕點在梁以文頭上,梁以文一個激靈,激動地深情頓時有所平緩。
  道士說道:“你別急,我沒想打死她,我是想救她。準確的說,現在的她不是你的夫人了,她已經被妖魔附身了,你就算過去,她也不會認識你的。”
  梁以文聞言,逐漸平緩下來,道士見狀,接著說道:“你夫人被妖魔附身,目前六親不認。但那妖魔也需借助你夫人的肉身才能活動,所以她不會讓你夫人的肉身有損的。等貧道先製住此妖,我們再想解救之法。”
  便在此時,方才吐血的夫人似是緩過神來,凶狠的雙眼盯向道士,厲喝道:“哪來的狗道士,你敢傷我?!”說完合身撲了過來。
  “切,屈屈妖魅也敢在貧道麵前張狂,就是你老祖宗來了,見著道爺我也得老老實實的跪著,待本道爺收了你這小妖,看招!”說完手掐道決,也是向夫人撲去。
  一時間,兩人拳來腳往,法術道道。
  旁邊幾人看的焦急不已,李初一卻是無聊的想打哈欠。
  他知道,青樓道士又在演戲了。
  對付這麼個小妖怪,還拳來交往,虎虎生風,當年去十萬大山找虎妖王聊天的時候,老頭也不過隻出了一拳一掌而已,那凶煞駭人的虎妖王便直接懵圈了,眼淚都撲簌簌的往下直落,哪有這般費勁的。
  看看,這家夥演的,還挨了一拳,真像啊!這拳明明打的是臉,怎麼就打在身上了呢?有本事你讓他打在臉上啊?演戲演全套啊大哥,有點職業道德好嗎?
  李初一跟著眾人一臉的“焦急”,心卻是暗暗腹誹。
  道士對自己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但是抽眼一看,發現閑在一旁的李初一,頓時火起。奶奶的,老子演戲是讓你看的?你不知道幹點正事兒嗎?
  “初一我兒,快快助為師降妖除魔,找出此妖的本命之物在哪!”道士一聲大喝,眯眼看了李初一一眼。
  得,沒戲看了。李初一暗暗撇嘴,轉身向屋內走去。
  如果喜歡本書,請收藏支持,謝謝!
  

Snap Time:2018-11-21 19:50:18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