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349章 崩

  驚愕再次暴露了記憶的瑕疵,李初一的本我意識再次掙紮起來,可同時也失去了對身前的陰陽球的掌控。
  原本還算穩定的陰陽球忽然融化,混沌氣如一團煙塵般塌陷後散逸向四方。掃過李初一時李初一無礙,可其他的物事卻遭了大殃。
  空間開始湮滅,大地不斷的消失,完美無瑕的人界被混沌氣霸道的侵蝕處一個不斷擴大的空洞,湮滅的空間對麵露出的不是虛空,而是虛無。
  此處對於整個陰陽扣來說隻是不起眼的一點,可引起的連鎖反應卻極為劇烈。
  混沌氣可不僅僅是將空間破碎掉,而是將所遇的一切全部解離融入混沌,化為真正的虛無,整個陰陽扣的天道法則都因此而紊亂,進而邁向崩潰,三元道人精心創造的天道輪回也因此遭難,永夜的天空上很多人都看到了冥河的出現。無窮無盡的靈魂結合天道大則所形成的河水橫天而過,散發著讓人顫栗的氣息。
  對此,李初一一無所覺,逃走的那些“邪魔”他也毫不在意了。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記憶上,拚命的集中精神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了,自己到底是誰。
  忽然,他的身後虛無中出現了一道裂縫,如洪荒猛獸的巨口般一口將他吞沒了進去,而後消失不見如同從未出現過一樣。
  感覺身周有異,李初一這才不得不回過神來,四周一瞧目露疑光,兩份不同的記憶力都對此處有極深的影響。
  “三元境?”
  言罷定睛一瞧,發覺有人在惡戰,每個人他似乎認識又似乎陌生,費了半天勁才好不容易想起了一人。
  “臭道士!”
  “臭道士是誰?”
  “我師父!”
  “你師父?”
  “也是你師父!”
  “......”
  “對,也是我師...不對,他不是我師父!你是誰?”
  “我是李初一,你又是誰?”
  “我......”
  “你是心魔!”
  猛然一個激靈,渾渾噩噩的意識忽然清明起來,混亂的記憶讓李初一頭疼欲裂,可他終於認清了自己,想起了自己究竟是誰。
  他釀的,小爺生出心魔了!!!
  李初一心頭巨震。
  漫長的時間以來,心魔這兩個字一直離他極其遙遠。本源初魂不受心魔所擾這是常識,再加上陰陽道眼的犀利,世間的諸般幻象在他麵前幾乎全都無所遁形,再逼真也能被他瞧出破綻。
  而糾纏在神魂周圍的那縷混沌氣息更是讓心魔無立足之所,即便心潮起伏過劇,最多也就是生出一些困惑和雜念,想要化為心魔侵擾他的神魂,不等臨身便會被混沌氣吞噬一空化為虛無。
  可現在,他竟然生出心魔了!
  不但如此,他還深受其擾,那一份不屬於他卻無法擺脫的記憶證明心魔已然根植神魂,若非他道心穩固本心難滅,怕是早已被其鳩占鵲巢淪為奴身了。
  與此同時,這些日子來的累累血腥也不斷的回憶起來,無盡的戾氣溢滿全身不斷的威逼他的神魂,僅有的那縷混沌氣息竟都被壓製在角落不得冒頭,唯有本心的那點靈光仍在驚濤駭浪中苦苦支撐。
  顧不得反思自己的所為,想明白關節後他趕忙集中精力壓製心底的殺意。
  此事與睚眥劍脫不開幹係,如今睚眥劍又趁他失神侵入他的體內,他無力分心尋找,隻能勉強分出一縷心神禦使沉寂在識海中的道胎神兵日暮,以日暮之威將自己的從上到下層層剖解,哪怕拚著修為盡廢也要將那禍根找出來。
  “真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啊!”
  身前,道衍明忽然出現,搖頭晃腦的輕笑數落。
  “你不是答應我要聽話的嗎,怎麼,要食言嗎?”
  日暮一滯,李初一悚然驚醒,此時他才想起道衍明這茬。明老賊要複活三元道人,而自己多出的那份記憶明顯也屬於三元道人,雖然不知道這老賊怎麼會有三元道人的記憶並且還將其植入了自己的腦子,但這顯然是老賊複活三元道人的其中一個關節。
  自己,還要繼續反抗嗎?
  “不要信他!這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他在搜斂所有師尊留下的痕跡,情網中的每個人都在此列,誰也不可能獨活!”
  道衍玄遠遠的大聲說道,話音未落更加猛烈的絕仙神光便轟落在他的頭頂。
  冷冷的看了眼道衍玄,道衍明不屑的笑了笑,轉頭衝李初一問道:“你信他,還是信我?”
  為了郝幼瀟,為了葉之塵,為了自己所有的親人和好友,這根本沒得選。
  深感無力的李初一剛要回答,卻見道衍明不等他說話便緊接著輕笑起來:“其實你信誰都沒有關係,原本不想食言的,要怪隻怪你的本源初魂太頑固,我也是逼不得已。”
  “你要幹什麼!”
  李初一心感不妙,道衍明用行動印證了他的預感。
  隨手一抓,一個又高又胖的身影出現在他的手中,看著驚慌失措的郝宏偉,道衍明笑的將他遞到了李初一眼前。
  “來,殺了他。”
  看瘋子一樣的看著道衍明,李初一一動未動。
  此時他神誌清醒,怎會對自己的好友下毒手?
  “不肯?沒關係,馬上你就肯了。”
  另一隻手朝李初一輕輕一點,一條條情鎖登時蜂擁而來不由分說的沒入體內,其中一條最粗大的鎖鏈自天靈直貫而入。密密麻麻的鎖鏈插入體內的樣子看著就讓人生疼,可李初一去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不由的疑惑望去。
  道衍明則衝他展顏一笑,下一刻,一股發自靈魂的痛苦爆發開來,瞬間淹沒掉他的整個意識,讓他痛苦的哀嚎起來。
  “這些是你惹下的緣,因為孽緣太多所以才會如此痛苦。想要舒坦一些很簡單,殺了他,以善緣調和,否則,你會一直像現在這樣痛苦下去。”
  “休...想...!!!”
  李初一變了聲調的咬牙道,死也不肯屈服。
  這種痛苦他之前嚐試過,麵並非單純的痛,而是將情網內所有人死前的感受和死後殘念匯集一處加之於身。當時道衍明牛刀小露便已讓他差點崩潰,此時萬鎖穿心,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如果可以,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換取一絲的喘息,可他不能。
  不僅因為郝宏偉不能殺,更是因為這是個口子,萬萬開不得。
  道衍明自己不殺人反而讓他動手,擺明了是要摧毀他的心智,並且規避誓言的反噬。他倆是約定過放這些人一馬,可直到此時李初一才發現自己被這老雜碎給玩了。
  老雜碎說自己不會殺這些人,並且會護著他們不受外人加害,可是卻沒有說李初一不可以殺這些人。作為約定的另一方,老雜碎對他說過隻要他願意想要殺誰都可以,換句話說他自己出手殺了自己的親人和好友道衍明並不算違背約定,千防萬防誰料還是被這老雜碎給坑了,誰能想到這廝如此陰損。
  約定已成,無力回天,李初一隻能苦苦的拖著。如今他也想不出解決的辦法,隻希望道士能有妙招。
  “師...師父!!!”
  李初一嘶喊,道士聽在耳急在心,可他現在也無能為力。
  不動手不知道,親自接戰才發現覺醒後的道衍明究竟有多強。陰陽扣原本就是道衍明的本體,自其覺醒後此間天道大則便不斷的自行回歸他的掌控當中,道士拚盡所能也隻能勉強保證自己所掌控的那部分天道之力不失,想要爭奪控製權還得靠道衍玄三人。
  這是道行的差距,並非一顆奮勇的心就能力敵的。
  所幸他還有九厄葫蘆傍身,不屬於陰陽扣的九厄之力對陰陽扣的損害也不小,這才牽扯住了道衍明相當一部分精力。否則隻憑自身,道衍玄渡給他的那點天道之力早就被其奪回去了,他自己也得慘死當場。
  現在小徒弟有難,他著實有心無力,抽手望向道衍玄三人,卻見三人臉上也陰沉似水,想救但被道衍明死死攔住。
  “你師父救不了你的。”
  回頭望了一眼,道衍明輕蔑的說道,心卻暗暗惱怒。
  若非為了塑造極厄之人,他真不想將九厄靈根牽扯進來。這顆天生地養的靈根比九鳳之心還邪乎,連他也無法掌控,誰能想到會被道士得了去並且還煉化到如此地步。若非道士異軍突起,隻憑道衍玄三人根本無力阻他,那樣的話他早就奪回了陰陽扣的全部控製權,屆時直接血祭掉陰陽扣內的一切融入李初一體內,哪還用像現在這樣麻煩。
  隻能說好事多磨,師尊歸來不順利也在情理之中。
  冷哼了一聲,道衍明決定再加一把火,本源初魂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堅韌,再加幾分力道是不會讓神魂崩潰的。
  心念一動,李初一登時失聲,難言的痛楚直欲讓他即刻死去,可這隻是空想。他那該死的神智始終清晰無比,想昏都昏不過去。
  放棄吧。
  如此念頭悄然興起,旋即便被狠狠壓下。
  不行!
  這地底線,無論如何也不能逾越!
  想是這麼想,可他的本能卻漸漸脫離他的掌控。
  費力的眯開一道眼縫,李初一驚恐的發覺自己的手在緩緩伸出,緩緩的貼到郝宏偉的身上,在兩人同樣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點點的穿了進去。
  鮮血順著手掌滑落,身上的痛苦也隨之一緩。
  難得的輕鬆感沒有讓李初一高興,他驚恐的看著含笑望來的郝大胖子,猛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
  “不!!!!”
  

Snap Time:2018-11-21 20:04:04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