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341章 太弱了

  神劍峰,斷情崖。
  李初一默立崖畔,眼睛沒有眺望遠方的風景,而是恍惚的凝望著身旁的地麵。
  別人眼,他所望之處毫不稀奇,跟周圍的山石沒有什麼兩樣,可在他眼中那卻極為不同,因為那是餘瑤曾經俏立過的地方。
  隻是,當時站在自己位置上的不是自己,而是於浩。
  隻是,故地猶在,伊人香消。
  多少次,他捫心自問,如果當初他不是躲在遠處的那片樹叢,而是跳將出來把心意說個明白,就像海無風那樣,後麵的一切會否不同?
  如今舊地重遊,眼前恍惚出伊人的虛影俏立身前,李初一再次自問,答案依舊。
  不知道。
  逝者已逝難再回,時光流水不覆收,無論人和事都已注定,想探尋改變條件會否有另外一種結果根本不可能,哪怕再逼真再複合邏輯也隻是空想,永遠不可能變成事實取代如今的境況。
  好在他還有一絲補救的機會,無論真假,道衍明都給他提供了一絲希望,而且是唯一一個如此做的。
  “如果有那麼一天,希望我還是我,還能記得你是誰...”
  輕捂著胸口,淡淡的聲音流露著點點哀傷。
  他很慶幸自己將餘瑤“帶”在了身上,也很憂傷自己幾已注定的結局。
  這時,腳步聲起,有人緩步走來。
  李初一沒有去看,人仍沉浸在傷感的情緒當中。直到來人在他身邊兩丈左右的位置停住腳步,他這才緩緩回神,將情緒一點點的壓回心中重重冰封。
  “你不該來。”檀休說道,語氣淡然自若,眼神卻無比凝重。
  早在趙義派人之前他和步穎便得到了消息,百劫道人外出不在,作為新祖的他們毫不猶豫,當即動身向百草峰趕去。
  熟料半道驟聞噩耗,百草峰失守,被那人屠盡滿山。震驚之餘,兩人根據幸存弟子的話推測出了那人的身份極有可能是李初一,並且還推測出了李初一的下一個目標極有可能是神劍峰或飛雪峰,於是乎兩人當即改道兵分兩路,步穎去了女弟子眾多的飛雪峰,而檀休則來了可能性更大的神劍峰。
  結果,檀休來對了。
  可也來晚了。
  未到神劍峰便接到求救的急報,等他趕到時,這已半山抹紅。
  按著驚魂未定的神劍峰弟子的指引,他一路尋蹤追到了斷情崖,終於見到了那個虎臉遮麵的熟悉身影,也看到了對方手那把讓他記憶猶新的三尺青鋒,這時他也終於確認了自己所料不錯,來犯者,真的是李初一。
  震驚於對方身上隱隱散發出的那股深不可測的強烈威壓,檀休靠近前去下意識的說出了那句話。
  短短四字既像警告又像宣判,他也不知道哪種含義更多一些。理智上來說李初一作惡太虛他必須殺之示眾以振門威,可本能的直覺卻總讓他心頭一陣陣發緊,於心底深處不由自主的盼望著對方能就此離開最好,可以的話他不像與之交手。
  況且百劫道人不在,如今的李初一他不知是可殺,還是該留。
  聽到問話,李初一緩緩轉頭,虎麵下一雙冰冷的眸子讓檀休心頭一緊,若非親眼所見他很難相信這人會是以前那個頑劣跳脫的小子,如今的李初一讓他感覺像是看到了剛來太虛宮時的葉之塵。
  不,葉之塵都不如他冷漠。
  “百劫老賊呢?”李初一問道,比檀休更加淡然自若。
  扭頭望望四周像是在找尋百劫道人的蹤跡,片刻後沒發現人影,他微微眯了下眼睛,冰冷的目光再次對準檀休。
  “沒來?”
  雖然震驚對方的威壓,可身為當代老祖的檀休還是很不滿李初一的不敬,根深蒂固的印象和尊卑觀讓他不喜的皺起了眉頭,態度冷淡的道:“師兄事忙,對付你還用不著他出馬。束手就擒吧,念在你與我太虛宮以往的情...”
  “師兄?”
  毫不客氣的打斷話頭,李初一的眼神閃了閃,旋即露出恍然。
  “原來是高升了,難怪底氣這麼足,眼也跟著瞎了。”
  言罷不待檀休怒斥,李初一再次淡淡的問道:“最後一次,百劫呢?是不是在淩霄峰?”
  “不知悔改的小子,等我製住你,自會帶你去向師兄認罪!”
  含怒出手,檀休絲毫沒有放鬆警惕,一出手便是全力。
  虛影原處未散,人已欺近李初一身邊,雙手掐訣祭出虛天之法,扯動周遭的天地之力隨著雙手向李初一擠壓而去。
  “跪下!”
  中氣充足的暴喝聲威嚴而自信,檀休自信製不住這到現在還一動未動的托大小子至少也能給其一個下馬威。而他的雙手也切切實實的落在了李初一身上,但是結果出乎意料,因為根本沒有結果。
  除了身子輕輕晃動了一下,李初一平平淡淡的站在遠處,冷冷的看著他,一點受傷的樣子都沒有。
  檀休心頭巨震,剛要撤身變招再攻,眼底餘光卻瞧見一抹黑影直奔自己咽喉而來,未等他反應便覺喉嚨一痛脖頸一軟,腦袋不由自主的耷拉下來。
  神念一掃,檀休驚駭,他發現自己的喉嚨連同頸骨一起被掏空了,失去支撐的腦袋隻餘下些皮肉連著勉強的掛在身上。換成一般人早就死了,即便以他的修為這也是一時片刻恢複不了的重傷。
  拚命催動著丹田閃身疾退,同時一連數道求救的密訊傳遞而去喚步穎速來營救,可小腹忽然一痛疾退的身子被硬生生扯了回去。斜墜在肩上的腦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丹田被李初一徒手掏空,修行了一輩子的道種被其當成糖豆一樣丟入嘴消失不見,檀休的腦海霎時間空白一片,微微失神了一瞬後趕忙默運秘術元神出竅,放棄肉身隻求神魂能逃出生天。
  神魂離體還未遁走,一隻大手便將其握在了手中,同時李初一那平靜得讓人心寒的淡然聲自頭頂響起。
  “太弱了。”
  看著手掙紮不休的神魂,李初一平靜的表麵下百感交集。
  記得上一次來,檀休打他跟打孫子似的任意揉捏,而這一次,他們的立場卻調換了,當初讓他焦頭爛額的檀休如今在他眼中就像個強壯一點的螞蚱,能飛能跳,卻夠不成什麼威脅。
  力量的感覺從未如此清晰,平靜的心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絲激動和自得。以往麵對的人都強他太多,很難有機會讓他像現在這樣赤
  裸
  裸的炫耀著自己的武力,如今揮手間便將檀休輕易拿下,他發覺自己並非自己所想的那麼弱。
  可旋即,激動和自得便被冰冷所取代。正因為有檀休的對比,他才更加清晰的感受到道衍明的強大,深深的無力感充斥心頭。
  他看著檀休的樣子,就是道衍明看著他的樣子。
  他可以隨心所欲的揉捏檀休的命運,要其生就生要其死就死,可道衍明眼中自己又何嚐不是一件玩具呢?
  同病相憐的感覺油然而生,但他一點放過檀休的意思都沒有。
  道衍明要他殺人,檀休也是人,自然在屠戮的名單當中。而他們以前又有過節,李初一更是不可能放過他。
  “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這句話是對檀休說的,同樣也是對自己說的,言罷神念探出強行搜魂,片刻後神念裹挾著殘破的神魂返回識海默默煉化,李初一的眼神越發冷了起來。
  百劫道人跑了。
  雖然檀休以為百劫道人是有事外出,但李初一很清楚,老家夥是一早料到他會回來,提前偷偷躲藏了起來,就如金龍一樣。
  隻不過金龍是想置身之外,百劫道人則是道衍明的走狗。李初一不知道這其中有沒有道衍明的授意,但不管怎樣百劫老賊一時半會兒間是殺不成了。
  低頭看看地上的殘屍,李初一輕聲一歎緩緩搖頭。不知是嘴變刁了還是吃太撐了,自從得了九鳳之心後他的肉身對外物的生機不再如以往般那麼渴求。
  不用繼續“吃人”固然是好,但每次殺完人都無法毀屍滅跡,任由屍體保留著死前的慘狀表情各異的望著自己,善念和良知總是強冒出頭來讓他心多少有些不舒服。
  每當這種感覺冒出來的時候,他都會想想自己,旋即便釋然了。
  比起他來,這些人要幸福太多了,他們死了就真死了,不用像他一樣想死都由不得自己。
  每次這樣想,他心都會舒坦很多,就像現在,搖搖頭看了檀休最後一眼,他便了無牽掛的轉身離開,起身向血陽峰行去。
  血陽峰有隻牛妖還被封著,飛雪峰下麵也有隻冰蠶,但比起屠戮一群女子,還是去血陽峰禍害一番更讓他舒坦。
  這,或許便是他心底最後的一絲良知了。
  他走後又過了一陣,接到求救的步穎終於趕到了神劍峰。在血跡斑斑的山路上一路疾行,等到尋至斷情崖時她猛然一頓,僵立原地。
  血,慘不忍睹的屍體,還有渙散的瞳孔中殘留的恐懼與不甘。
  是檀休。
  看著相識數百載的摯友破布娃娃一樣的癱在地上,步穎渾身冰冷兩腿發軟,微微搖晃了一下後才重新鎮定下心神。
  檀休的修為她太了解了,能將老友傷成這樣,那人的實力可想而知。
  這時又有弟子前來稟告,先是衝著檀休的慘狀狠狠一怔,拚盡力氣勉強壓製住心底的驚駭後趕忙深深低頭急聲稟告,將李初一現身血陽峰的消息詳加傳達。
  說完,在步穎的點頭應允下,他逃也似的飛速離去,自始至終都不敢再看那灘紅白之物一眼,可心底卻又一個貫耳的聲音反複回蕩。
  檀休老祖...死了!
  不知有意無意,步穎也未警告他不要外泄這的消息,任其離開口獨自一人默默的看著檀休的屍體發呆。
  李初一殺入血陽峰,血陽峰告急,趙義趕赴的同時也向她提出請求,希望她能和檀休一起去血陽峰助戰鎮壓李初一。
  趙義還不知道檀休死了,她也剛知道,所以才猶豫起來。
  身為太虛老祖她理應前去,可身為修士...
  

Snap Time:2018-11-21 05:38:49  ExecTime:0.093